首页  留言本  加入收藏夹
注册   |   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  >>  大陆剧  >>  人生几度秋凉
人生几度秋凉
8.0分(1人评分)
人生几度秋凉分集剧情(仅供参考,请以实际视频为准):

片 名:人生几度秋凉
片 长:31集
编剧、导演:陈燕民
主要演员:
李诚儒 饰 乱世儒商--周彝贵
张铁林 饰 清室后裔--富嗣隆
李立群 饰 阴险小人--余旺财
史依弘 饰 女中丈夫--牡丹红

分集剧情:
  第一集
  一队大兵冲进了海王村古玩店尚珍阁。起因是掌柜的梁有德走了眼,为趋一时之利,把一幅仿作当真迹卖给了帅府。面对问罪之师,梁有德后悔不已,他将尚珍阁交给了大徒弟周彝贵,弃业还乡了。
  清室后裔富嗣隆不顾男女不能同台、京剧舞台上一直是以男旦撑台的老规矩,把由女旦撑台的京剧戏班子牡丹班接进了富府,他的这一举动引来了京城里各色人等的注目。
  富三爷的举动首先是在府里引起了轩然大波。牡丹班的两个当家花旦牡丹红和含玉既貌美又年轻,富太太觉得这两个人直接威胁着她在富府里的首眷地位,一场冲突蓄势待发。
  同在海王村开店的余旺财一直盘算着想把尚珍阁据为己有,本想趁着梁掌柜走眼之机盘下尚珍阁,可没想到周彝贵继师之业做了掌柜的,只好另寻机会了。
  一大汉拿着江米做的假人胳膊上门诈骗,余旺财上当赔钱。同样的事也发生在尚珍阁,却被周彝贵一眼识破。

  第二集
  大帅要为其母作寿,让富三爷帮他寻件象样的寿礼,富三爷依照以往的作法,把这个差使派给了周彝贵。周彝贵的师弟田守长听说有个败落了的大户人家正在卖祖产,便和师兄一起上门憋宝。
  大户人家姓董,少爷欠债出逃,只剩下一个老太太支应局面。周彝贵扮作个跑街打小鼓的小贩,从董老太太那里寻来了两件稀世之宝――宋代三足笔洗和明代白龙花插。
  田守长老实本份,但其妻对丈夫一直不满,她撺掇丈夫,瞅准机会,一定要当上尚珍阁的二掌柜。
  富三爷对周彝贵寻来的笔洗非常满意,不但高价收购,并且让周彝贵在他府里随便挑一件东西作为外赏。周彝贵看中了一件宋代定窑磁器,富三爷却说那是件仿品,好好笑了他一回。
  富府里的格格富储秀对牡丹班的到来感到无比新奇,被母亲严加训斥。
  牡丹班的小花旦含玉执意出门寻找失散多年的哥哥,牡丹红劝她从长计议。

  第三集
  余旺财一心想巴结上富三爷,他把富府的马师爷请到酒馆,托马师爷为自己铺就一条进身之阶。
  富太太和牡丹红含玉在府中遭遇,面对富太太的冷言冷语,牡丹红和含玉深感寄人篱下之痛。富三爷前来安慰牡丹班众人,让她们不必以富太太为意,专心练功排戏。
  洋人约翰来到富府,让富三爷继续为洋人寻找中国古玩。富三爷乐此不疲。他想靠古玩来取悦于洋人,用牡丹班拉拢好戏的帅府众人,以这两种手段取得自己进身政界耀祖光宗的资本。
  富三爷把帮洋人寻古玩的差使派给了周彝贵。周彝贵心里别扭,但又不得不替富三爷效力。余旺财见缝就钻,让周彝贵把富三爷派给他的活计分给自己一点儿,以便更快地攀上富府的高枝。
  富格格悄悄与牡丹班的两位当家花旦成了朋友,被母亲严厉训斥。富格格向父亲讨问缘由。富三爷对格格讲了自己年轻时与牡丹班的不解之缘。

  第四集
  富三爷在海王村街上被一小贩奚落,他一怒之下,叫家丁砸了那家店。
  余旺财等不及师爷的回信,硬着头皮闯进富府,对富三爷直言投靠之意。
  富太太见富三爷动不动就一头扎在牡丹班居住的后院里,与富三爷大闹一场。富三爷毫不让步,他告诉富太太,谁也别想拦住他想做的事,牡丹班在他手下要派大用场。
  余旺财刚赚了点钱,就到妓馆惊鸥院来会自己的相好小素贞。不想因为大洋没给足,被鸨母逐出门外。余旺财发下毒誓,一定要为小素贞赎身。
  余旺财回到自己店外,见一老叫花子正倦缩在店门前,他恶言赶走了老人。
  周彝贵救活了昏倒在自己店门外的那位老人,老人为表感激之意,将怀中的一只明代的青花大碗卖给了周彝贵。这只碗周彝贵花了一百大洋,但他心里明白,只要一出手,就能赚几百上千。余旺财知道了此事,后悔不已。
  田守长的女儿冬梅与周彝贵的儿子周子贵两小无猜,冬梅对周子贵早已心有所属,但田妻竭力反对,她要等丈夫当上尚珍阁的二掌柜以后再说这桩亲事。

  第五集
  约翰拿着一件磁器来到富府。富三爷请来周彝贵过眼。周彝贵一眼认出那是件出自官仿窑的东西,便向富三爷建议请儿子周子贵的师父,在宫里造办处做过活计的官仿窑正宗传人吴德章过过眼。余旺财立刻把事情揽到自己头上。在吴德章的居上坊,余旺财一通狐假虎威,被吴德章好一通数落。
  吴德章来到富府,对富三爷直言,约翰拿来的磁器不是件老东西,是出自他师父之手。富三爷对吴德章的学识大加赞赏,并让吴德章每出一窑活,都送几件过来,他将高价收购。
  含玉寻兄心切,但此事有如大海里捞针。富格格答应帮含玉的忙。两人悄悄出了富府,没想到在街上遇到一群喝醉的大兵。大兵们当众调戏二人,含玉以剪刀为刃,摆脱了大兵们的纠缠。

  第六集
  富格格和含玉逃回富府,众大兵竟然紧追而至。牡丹红不畏强暴,率领牡丹班的众弟兄,将寻衅的大兵们打得落花流水。
  此事闹得沸沸扬扬,帅府的王副官带着一大群大兵到富府里示威。富三爷疏财行义,保下了牡丹班众人。王副官让牡丹班为他演一场戏算做赔罪,富三爷只得应承。
  富太太又是一通大闹,想借这个机会将牡丹班逐出富府。富三爷仍未让步。
  一个叫丁二的人找上余旺财的门,拿出一摞铜钱要出手。余旺财一眼认出那都是些盗墓之物,他软硬兼施,从丁二口中得知一处大户人家的祖坟所在。
  牡丹班正在准备赔罪堂会。富太太来到后台,对牡丹红恶语相加。牡丹红气极不慎,将脚扭伤。含玉怀愤救场。在台上,含玉将戏词做了改动,语锋直斥台下那些大兵们。
  王副官大怒,牡丹班又面临着遭逐危机。富三爷好言相劝,总算保下了含玉。

  第七集
  富太太趁机再次对牡丹班下逐客令,牡丹班众人也觉得给富三爷添了麻烦,默默收拾行囊准备离开富府。富三爷力止众人,他表示就算牡丹班走到天涯海角,他要把大家寻回来。众人非常感动。富太太一怒之下回了娘家。
  富三爷知道此次想为牡丹班解脱决不是用钱所能办到,无奈之下,他求到了领事馆的买办华大人头上。华大人答应请洋人出面替富三爷解围。
  洋人替富三爷说了话,一场危机终于平息。
  周彝贵每天必到早市憋宝,偶然之中,他结识了一位饿昏了的老人。周彝贵帮助了老人,老人醒来之后周彝贵才发现,这位奎五爷原来是位瘾君子。他把奎五背到烟馆,老人终于恢复了神智。奎五对周彝贵千恩万谢,并提出让自己的侄儿德子拜周彝贵为师。
  人们发现余旺财突然不见了,没人知道他已经悄悄奔了那个大户人家的坟茔。
  吴德章出了一窑活,按照与富三爷说好的,让周子贵给富府送来一车精品。送完活计,周子贵听到后院的响动,循声来到牡丹班小院外。在门外,周子贵与富格格不期而遇,两人都被对方特有的气质所吸引。

  第八集
  余旺财跟着丁二来到老树湾,他以开砖场为名在王家坟附近扎下根来,看上去是取土烧砖,实际上一条暗道正慢慢向王家坟方向延伸。
  富三爷从格格口中得知女儿正在跟磁器作坊的伙计来往,不禁忧心忡忡。
  周子贵把与格格相识的事告诉了师父,吴德章明告诉他,他们俩不是一路人。
  奎五的侄儿德子来到了尚珍阁,拿来了几件精美的磁器。周彝贵和田守长都很兴奋,这无异于为尚珍阁打开了一扇取宝之门。
  大帅们又开了战,城里的大兵们又换了另一身军服。原先跟富府有过结的那拨人不见了,富三爷高兴地告诉牡丹班的人们,以前的麻烦都已烟销云散了。
  富三爷把周彝贵叫到府里听戏,向牡丹班的几位角儿介绍了周掌柜,并让周彝贵在含玉找哥哥的事情上伸手帮忙。

  第九集
  董家大院来了一位军爷,管家一眼认出,是前些日子躲债出逃的董少爷。董少爷已是现大帅的副官,正春风得意。他听说母亲临终前变卖了家中珍藏,发誓要把这些东西找回来。
  王家坟被余旺财挖开了,看着墓穴中目不暇接的奇珍异宝,余旺财大喜过望。
  他把盗墓所得之物装在几口棺材里,悄悄踏上了回京之路。
  让余旺财没想到的是,北京城里又换了大帅,对进出城的来往行人严加盘查。棺材里的东西被大兵们发现,余旺财挨了一通皮鞭,情急之下,他随口说出是受富三爷指使。大兵们找到了富府,富三爷竟然一口应承下来,救了余旺财一命。
  余旺财拿着一件东西让田守长交给周彝贵过眼,周一眼认出那是著名的大明成化斗彩鸡缸杯,是一件稀世之宝,已经久不见天日,如今面世一定是因盗墓者所为,田守长没敢告诉师兄真相。
  周子贵又到富府送磁器,富格格把他带到了牡丹班,认识了牡丹红和含玉。分别之际,富格格提出要看看磁器是如何制作出来的,跟着周子贵到了居上坊。吴德章看到亲亲密密的两个年轻人,欣慰之余,却感到一丝不安。

  第十集
  周彝贵把德子带到了古玩行商人经常聚集的陆羽轩茶馆,手把手地教德子行里的生意经。德子初涉此道,不由得诚惶诚恐。
  富格格来到居上坊看周子贵如何干活,无意中发现了一个没完成的瓷瓶,上面画的竟是自己,两人的感情越来越近。而吴德章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心里的阴影却越来越重。
  余旺财自视发财在即,到惊鸥院向鸨母开口要为小素贞赎身。可鸨母开出来的,却是余旺财力不能及的天价。小素贞非常伤心。余旺财又发下毒誓。
  丁二又找上门来,向余旺财索要红利,被余旺财臭骂一顿。
  董副官来到尚珍阁,周彝贵立刻知道从此以后,麻烦会接踵而来了。
  含玉又悄悄出门去找哥哥,路遇一群泼皮,落得个扫兴而归。
  在富府戏园里,董副官看到了富三爷身边的富格格,格格的相貌气质象磁石一般吸引住了他,他想尽办法要接近富格格。
  朴实厚道的德子从叔叔手里接过了一只铜簋,他出于好心把这件古玩“归置”了一下,没想到令这件非常金贵的东西变得一钱不值。周彝贵冲德子好好发了一通脾气。

  第十一集
  奎五见了被德子归置过的铜簋,盛怒之余,不由得哀叹自己身后无人。
  丁二悄悄出行,独自又回了老树湾,四处打听余旺财在这里的所作所为。
  周彝贵来到奎五家,用自己当年的亲身经历劝奎五爷原谅德子。奎五爷和德子叔侄俩重归于好。
  富格格拉着周子贵到富府后院,路遇在府中寻机谋面的董副官。富格格对这位大帅的红人丝毫不感兴趣。当董副官知道跟格格在一起的就是周彝贵的儿子时,不禁怒火中烧。
  丁二讹上了余旺财,一定要他给红利,余旺财自知理短,只好破财消灾。
  富太太从娘家回了富府,进门就听说了格格与子贵的事,家中大战再起端倪。
  富三爷应洋人之邀到了领事馆,与洋人讨价还价。
  富太太厉训格格,董副官上前解围,反被格格顶了回去。

  第十二集
  董副官来到尚珍阁警告周彝贵,如果周子贵再跟富格格来往,他就要施展极端手段。周彝贵知道董副官心里积怨已深,小老百姓根本抗不过帅府的人。吴德章劝周家父子出去走走,躲躲是非。
  富三爷对女儿与周子贵来往也非常不赞同,在他心里,女儿的亲事应该成为他谋划大事的一部分。
  丁二到了惊鸥院,把小素贞当成了发泄对余旺财一腔怨气的出气筒。小素贞独木难支,惨遭丁二凌辱。余旺财得知此事后不动声色做下手脚,丁二死于非命。
  田妻以贱行为名将周家父子请进家中,席间向周彝贵提出,在周家父子出门这段时间里,尚珍阁不能没有主事之人,让周彝贵答应由田守长做二掌柜。周彝贵当即答应。田守长如坐针毡,田妻却洋洋得意。
  洋人领事开门见山地向富三爷索要古诗帖,富三爷也毫不客气,提出让洋人拿权力来换。双方就此事一拍即合。

  第十三集
  董副官向富三爷传话,大帅要到富府来看戏。富三爷眼见着离自己的目标越来越近,越发喜不自胜。他安排牡丹班众人要拿出浑身解数,一炮打响。
  格格思念子贵,来到居上坊问吴德章子贵为何不见了,吴德章直言相告,是因为她而躲避董副官的威胁。格格倔强地表示,她决不会向董副官低头。
  周彝贵带着儿子在外面憋宝,无意中发现一位大嫂用来盛皂水梳头用的大碗,竟是难得一见的宣德雪花蓝。他买下了这只碗,并对周子贵细说端详。
  大帅亲临富府,全府上下如临大敌一般。在戏园里,大帅直言要为董副官和格格保媒,富三爷十分为难。富太太立即答应了大帅,当着大帅的面,与富三爷一通唇枪舌剑。
  余旺财趁周彝贵不在店里,在田守长身上下开了功夫。田守长不经诱惑,答应在自己店里帮余旺财出手他踅摸来的东西。

  第十四集
  富三爷婉转地把大帅来保媒的事告诉了格格,富格格坚决不从,并且告诉父亲,如果家里一定要她就范,她就会走得远远的。
  古玩行里的人们被尚珍阁里琳琅满目的东西吸引住了,但人们很快就发现,这些东西的来路让人不屑。田守长心里打开了鼓。
  子贵跟父亲在外地已有些日子,心里更加挂念格格。周彝贵心里虽然也为儿子着急,但他心里明白,儿子象自己当年自己选择婚姻一样,决定他自己这辈子的终身大事,成功的可能性几乎是微乎其微。
  周彝贵在街上发现了一位摆书摊的老先生,在那个小摊上,他意外地发现了前朝重臣孙中堂的手迹和雍正帝御赏的一方印。原来老先生就是孙中堂的后人,家已败落,靠典卖为生。周彝贵与老人成了忘年交。老人把那方印出手给了他。
  余旺财自己以为银票攒得差不多了,大模大样地到惊鸥院来赎小素贞,没想到鸨母天价又长,不但人没赎出来,反倒让人奚落了一番。

  第十五集
  富三爷总感到含玉象一个谜,他向牡丹红打听含玉的身世,牡丹红拒绝了他。这使富三爷心里更想知道他所不知道的一切。他到女儿屋里,让格格帮他这个忙。
  格格来看含玉练功,并不断询问含玉的身世。含玉也感到奇怪,因为格格问的,也正是她多年来想知道而师姐始终不告诉她的事。说到格格眼前的烦心事,含玉快人快语,她告诉格格,鸟儿只有飞出了笼子,才能知道天是自己的。
  周家父子风尘仆仆地回到了海王村。周彝贵一看到余旺财放在自己店里的那些东西,立刻说服了田守长,把东西坚决退了回去,把余旺财恨得牙根都疼了。
  吴德章劝周彝贵把年轻时的一些事告诉子贵,让他以之为鉴。周彝贵把自己和子贵母亲自定终身,后来被娘家索回,最后殉情自尽的经过告诉了子贵。劝子贵留心,千万不能让这样的悲剧在格格身上重演。
  田守长设家宴为师兄接风。冬梅问子贵的心里话,子贵只得合盘托出。冬梅从子贵嘴里听到了他喜欢格格的话,难过得泣不成声。两家人都显得十分尴尬。
  余旺财请董副官喝酒,替他追求格格出主意。他的主意就是把尚珍阁挤垮,来个釜底抽薪。两个人开始挖陷阱了。

  第十六集
  一个小贩捧着一只宋代的大渣斗走进了尚珍阁。周彝贵对这只只听说却从未见过真东西的宝贝爱不释手,两人当下成交。
  董副官见格格总到居上坊去,便派邱老八带兵前去监视。格格当面告诉董副官,他越是这样下做,越是得不到他想要的东西。
  洋人把富三爷到领事馆,提出要办一个鉴赏会,让富三爷帮助张罗。富三爷请来周彝贵吴德章和纪宗圣商议。大家不约而同地担心拿到鉴赏会上去的东西会有去无回。
  董副官忽然带着一群大兵上了门,说帅府里丢了一批珍贵之物,其中就有宋代的大渣斗。周彝贵心里明白,自己已经中了别人圈套。他和吴德章小心商议,最后决定将计就计。

  第十七集
  余旺财又在田守长身上下开了功夫,他让田守长把周彝贵经手的古玩悄悄造册,以便为算计周彝贵寻找口实。田守长一时短见,给余旺财写下一纸清单。
  周彝贵找到富三爷,把被人算计的经过合盘托出。富三爷对余董二人的伎俩十分不屑,当即让周彝贵把渣斗拿到富府,以备鉴赏会之需。周彝贵安然无恙,而董副官和余旺财却只落了个偷鸡蚀米。
  吴德章和周子贵一起,将一只仿得天衣无缝的渣斗交给了周彝贵。周彝贵担心吴德章会落下作假的名声。吴德章快人快语,他觉得用一只仿的,保住了老祖宗留下来的真东西不被洋人搂走,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周彝贵立时茅塞顿开。
  鉴赏会如期举行,大渣斗十分显眼。大帅亲临鉴赏会,见到了随富三爷一起到场的富格格。富格格当面告诉大帅,自己已心有所属,不会答应这门亲事。大帅恼怒异常。所有的人都替富三爷父女俩捏了一把汗。

  第十八集
  余旺财把田守长带进了惊鸥院,田守长半推半就地上了余旺财的贼船。
  田妻发现了丈夫的劣迹,到尚珍阁来找周彝贵告状。周彝贵一针见血地告诉田守长,余旺财拉拢他的目的,是要先拆开师兄弟,再夺走尚珍阁。
  又有人到田家提亲,冬梅悄悄跑出来,让周子贵替她拿个主意,周子贵明白地告诉冬梅,他喜欢的是格格。冬梅大胆地闯到富府,面对面地问格格是不是真喜欢周子贵。格格喜欢冬梅直率的性格,她告诉冬梅,自己就是喜欢周子贵。冬梅失望地离去。
  余旺财为赎小素贞,求到富三爷头上,富三爷答应余旺财,以成人之美。余旺财凑够了银票,来到惊鸥院,说定了为小素贞赎身之事。
  董副官上门催富三爷快些决定自己和格格的亲事,富三爷不敢得罪帅府,只好勉强应承。董副官走后,富三爷赶紧到了领事馆,说定以帖换官之事。

  第十九集
  富三爷兴致勃勃地来到牡丹班,告诉牡丹红他做市长之事已指日可待。牡丹红却觉得,这个市长等于是买来的,并不光彩。俩人话不投机。
  余旺财赎出了小素贞,把她带到新置的院子里,小素贞对余旺财深怀感激。
  华大人代表洋领事催富三爷赶快交出古诗帖,富三爷只得应允。
  董副官听说了富三爷跟洋人的交易,深夜造访富府,开门见山地告诉富三爷,要他与格格的事情上,富三爷若是再不答应,那在富三爷入主市府的事情上,他就会帮倒忙。
  富三爷把事情告诉了格格,格格请父亲容自己好好想一想。
  余旺财大办婚礼,请来到富三爷和周彝贵师兄弟,席间众人以诗为贺,师爷故意在诗中提到惊鸥院,使小素贞大为扫兴。
  德子拿着一只元青花瓶来到尚珍阁,不想被余旺财一眼盯上。

  第二十集
  周彝贵巧妙地将德子支走,没让余旺财得逞。德子来到居上坊,与周子贵聊得十分投缘。从德子口中得知,他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妹妹。
  富三爷履行诺言,将古诗帖放到了洋领事面前,洋人们如获至宝,答应立即力推他做市长。富三爷明白地说好了自己的条件,决不准洋人倒卖这本古诗帖。
  师爷来到牡丹班,告诉众人,一旦富三爷当上市长,这些人就得做好离府的准备。牡丹红问富三爷到底是怎么想的,富三爷十分恼怒,厉训师爷。
  富三爷离当上市长只有一步之遥,这一步就是大帅的支持。富三爷又来到格格房里,格格看着一脸为难的父亲,终于答应富三爷,她可以答应与董副官来往。
  余旺财左右打听,以收德子为徒之名,找到了奎五爷门上。奎五爷见余旺财如此精于算计,没敢应承余收徒之事。
  格格来到居上坊,告诉周子贵自己可能有一段时间不会来找他了,让他千万不要瞎想,因为她很快就会回来的。子贵大为不解。
  格格与董副官约法三章,董副官对自己的胜利得意忘形。

  第二十一集
  周子贵心中疑团不解。他悄悄来到富府门外,亲眼看到格格上了董副官的车。
  余旺财再闯奎家,被奎五爷一眼看破,落得个扫兴而回。他心生恶念,让董副官帮自己的忙。
  一群大兵闯进了奎家,一通明抢硬夺,从奎家搬走了两大箱值钱东西。
  德子秉承叔父之意,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周彝贵,并让他要抢在大兵们再来之前赶快去一趟,还有一些大兵们没翻着的东西,让周彝贵统统收走。
  周彝贵带着田守长赶到奎家,从炕洞里取出了不少东西。
  田守长深回家,未及进门,被余旺财拦住。董副官连唬带吓,田守长胆小怕事,只好将周彝贵与奎五交往的来龙去脉合盘托出。
  董副官为讨好富三爷,把手下人从奎家抢来的东西送进富府。富三爷让师爷请周彝贵过眼。周彝贵来到富府,认出是奎五爷之物,心中顿生疑团。当他从师爷口中得知,富三爷竟将古诗帖给了洋人之后,激动之情难以自制。

  第二十二集
  周彝贵当面问富三爷古诗帖之事,被富三爷敷衍过去。他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吴德章,二人深为又一件国宝落入洋人之手感到遗憾,同时二人暗下决心,有朝一日,要将国宝从洋人手里弄回来。
  周彝贵上门给奎五爷送钱,没想到已被余旺财盯上,他前脚出门,后脚大兵们就冲进门去,不光将钱抢走,还将奎五爷打成重伤。
  奎五爷奄奄一息,他把深藏在灶台下的最后一件珍宝――元釉里红交到德子手上,随即撒手人寰。德子悲愤交加,他要为叔叔报仇。
  德子把釉里红托给了周彝贵,身怀利刃闯进大营。他的匕首还没刺到邱老八,一颗子弹却打中了他的胸膛。德子的尸体被抛在城门外,以乱党之名示之于众,并且不准收尸。
  周彝贵满腔悲愤,不顾一切地安葬了奎氏叔侄二人。此举受到了人们的赞扬。

  第二十三集
  富三爷把周彝贵行义之事告诉了牡丹班的人们。听说死者是廊房人,一下引起了含玉的注意。
  含玉悄悄出了富府,找到墓地,打听到了奎氏叔侄的墓穴。哥哥的大名赫然刻在墓碑之上,含玉的心一下碎了。
  含玉来到尚珍阁,她跪谢周彝贵,表示从今以后,周彝贵就是她的大恩人。
  城里的大戏园张灯结彩,富三爷荣膺市长的庆典正紧锣密鼓。大帅亲临,富三爷顿觉面上生辉。大帅手下的吴团长看中了含玉,含玉坚决不从。大乱从后台直到园内。大帅震怒,富三爷低眉求情,庆典不欢而散。
  含玉为保住牡丹班,要自己承担一切后果。师爷提出,只有将含玉逐出牡丹班,才能对帅府有个交待。富三爷与牡丹红商议,将含玉送到城外的承露庵躲祸。
  富三爷到市府上任,迎面而来的是一群衙门首脑,要钱要物,闹成一团。富三爷立感身心疲惫,他没想到自己费尽心机换来的,竟是这样一个破差事。
  为让含玉有份踏实日子,富三爷让牡丹红劝含玉嫁人。含玉不从,直言自己如果要嫁,就要嫁自己选中的人,这个人,就是周彝贵。

  第二十四集
  董副官带人来到尚珍阁,以违抗军令为由,将周彝贵投进大狱。
  周彝贵进了大狱,被囚犯老大一眼认出,此人竟是行骗未遂,被周彝贵放过一马的那个大汉。大汉念财周彝贵救助之恩,力止众囚之衅,让周彝贵躲过一劫。
  含玉来到大狱内,要看望自己的男人。周彝贵心领含玉的好意,但决不应允含玉以身相许之念。含玉表示,她会等到周彝贵答应她的那天。
  余旺财再施算计,他让董副官耗住周彝贵,为自己寻机盘下尚珍阁争取时间。余旺财对田守长软硬施,意在盘店。田守长觉得对不住师兄,坚决不允。
  为救出周彝贵,吴德章上门求格格帮忙。格格闯进市府,请富三爷以市长身份为周彝贵做主。富三爷来到帅府,面斥董副官和余旺财的下做之举。
  一个绅士模样的人来到尚珍阁,让田守长看了身上穿的一件舍利子珍珠衫。田守长禁不住绅士的蹿掇,倾出店中所有,买下了这件稀世之宝。
  余旺财随即上门,说一个被官府通缉的大盗正四处兜售一件珍珠衫,让田守长小心为是。田守长自知上当,悔恨不已。

  第二十五集
  余旺财狐假虎威地陪着董副官进了尚珍阁,田守长扛不住欲加之罪,接董副官的意思,交出了尚珍阁的全部契据。董副官宣布,即日起,由余旺财为尚珍阁的新东家。田守长悔泪盈面,泣不成声。余旺财手持梦寐以求的契据,仰天狂笑。
  周彝贵出了大狱,尚珍阁已经易主的噩耗给他当头一击。他痛定思痛,决定凭着自己的一双法眼,从头再来。
  周彝贵转眼之间成了一个跑街的,他不顾人们的白眼,踏踏实实从头做起。路过尚阁门口,余旺财想羞辱他,让他回店里做伙计。没想到周彝贵毫不犹豫,重新走进了尚珍阁的店门。
  在洋人眼里,富三爷这个市长就是个古玩商人,他们变本加利地让富三爷为他们寻找中国古玩。富三爷请周彝贵到他身边做事,周彝贵谢过富三爷的好意,仍旧在尚珍阁做他的伙计。
  含玉到尚珍阁给周彝贵送饭,这使周彝贵十分不安。

  第二十六集
  小素贞的生日到了,余旺财带她进了一家首饰店。一对镯子被小素贞看中,但余旺财觉得价钱太贵,让小素贞扫兴而回。
  邱老八要带人出去砸明火,让余旺财去帮他们看东西,余旺财不敢得罪,只好应承。临走前,余旺财交待让小素贞在家守妇道,等他回来。
  余旺财一走,小素贞便从余旺财的藏宝柜里随手抄了一件东西出了门。首饰店掌柜请来了周彝贵,让他看看小素贞拿来的东西值不值那对镯子钱。周彝贵一眼认出,那竟是自己看过的稀世之宝鸡缸杯。
  首饰店掌柜把镯子给了小素贞,自以为发了一大笔幸运财。
  华大人上门要富三爷将古诗帖作价买给洋人,富三爷坚决不允。董副官带着一帮记者上门,要在富三爷是如何坐上市长宝座的原因上做文章。富三爷到领事馆请洋领事帮忙说话,可领事有事不在北京,一气之下,富三爷决定亲自到外地去找洋人领事把事情说清楚。
  富三爷刚离府,富太太就带着师爷闯进了牡丹班,勒令他们离开。
  余旺财回了家,藏宝柜里的鸡缸杯已不翼而飞。他得知那鸡缸杯已被小素贞换了镯子,盛怒之下,对小素贞大打出手。

  第二十七集
  余旺财召来一帮大兵,从首饰店掌柜手里强夺回鸡缸杯。
  师爷带着董副官派来的大兵,强行将牡丹班赶出了富府。牡丹班众人又流落街头。含玉说服了承露庵长老,将牡丹班接进庵中。大家总算有了个落脚之处。
  富三爷在洋人那里碰了钉子,沮丧地回到富府。他听说的第一件事,就是牡丹班已被逐出,生气归生气,他已无力回天了。
  华大人又找上门来,让富三爷帮洋人事寻找流落民间的鸡缸杯。富三爷把余旺财找来询问。余旺财不敢得罪,只得忍痛将鸡缸杯交出。得到了鸡缸杯,富三爷突然对自己成了为洋人搜刮国宝的帮凶感到悲哀,他决定留下鸡缸杯,不再出手给洋人。
  这件事把洋人彻底得罪了,华大人和董副官分别上门警告富三爷,不要与洋人和大帅作对,不然他怎么混到这个位置上来的,还会怎么滚下去。

  第二十八集
  格格来看父亲,富三爷对女儿讲了心中的苦闷。格格劝父亲来个快刀斩乱麻。
  富三爷来到承露庵看望牡丹班众人。牡丹红将含玉的身世告诉了富三爷,原来含玉是富三爷和他年轻时的恋人、牡丹班原台柱百花春的女儿。富三爷吃惊之余又非常高兴,他让牡丹红告诉含玉,他要把含玉接回富府去。
  含玉听牡丹红讲完自己的身世,表示决不离开教她养她的牡丹班。富三爷来接含玉,含玉没有和富三爷相认,她对这飞来的恩宠丝毫不感兴趣,这让富三爷大失所望。
  富太太见赶走牡丹班仍拦不住富三爷,心生歹意。师爷暗买凶手,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将牡丹红破了相。富三爷悲愤已极,大骂富太太,让她等着接休书。
  周彝贵向田守长交了底,自己能拉下脸以伙计身份重进尚珍阁,是为了以前存下的那几件宝贝,他要拿走,给师父送去。田守长当即答应。
  周彝贵把宝贝送到乡下师父家里,师父立即感到一定是店里出了事。周彝贵为不让师父伤心,没敢对师父直言相告。师父告诉周彝贵,这些东西先存在家里,日后用得着时,让周随时来取。
  余旺财发现周彝贵不在店里,逼问田守长。周彝贵突然出现,他告诉余旺财,他不会再回尚珍阁了,他要开一个新店。

  第二十九集
  周彝贵和吴德章的新店开张了,众人齐来祝贺。牡丹班全体前来,为周吴新店唱三天大戏。余旺财暗地挑唆董副官,大兵们赶来砸了场子,冲散了众人。
  余旺财仍觉不够解气,他出钱买通邱老八,一把火烧毁了周彝贵的新店。
  洋人和大帅府打算一起对富三爷下手,富三爷对此却处之泰然。
  富格格来到居上坊窑上,找到了周子贵。周子贵心里对格格仍存误会,出言冷漠,大伤了格格的心。格格向含玉一吐胸臆,含玉为格格出了主意。格格再次来到周子贵面前,二人和好如初。
  董副官感到被人愚弄,到富府问罪。富太太又逼格格出嫁。富格格深夜向父亲告别,和周子贵一起乘夜出逃。
  董副官带着大帅备下的彩礼来到富府,见到的却是富格格留下的一张字条,盛怒之下,他警告富府所有的人,他决不会对此善罢甘休。
  富三爷知道自己的好日子没几天了,他拿着鸡缸杯找到周彝贵和吴德章,商量着几人合力,赎回古诗帖。周吴二人立即答应。

  第三十集
  周彝贵再次来到师父家,准备取回几件宝贝。没想到迎接他的,竟是白幡似雪。周彝贵在师父的灵前发誓,一定要完成赎帖大事,以告慰师父在天之灵。
  周彝贵和吴德章凑出了几件国宝,全部价值连城。为不使国宝再流入洋人之手,他们请纪老前辈出面,从中国人手里以宝换资,确保国宝不落洋人之手。
  钱凑够了,周吴二人暗请约翰,利用约翰爱钱的弱点,许以重金,让约翰把古诗帖拿出领事馆。事情办成,周吴二人如释重负。
  新大帅手下的刘督办出现在富三爷面前,勒令富三爷交出古诗帖,富三爷面临危局,从容以对。
  师爷眼看等待多年的时机已到,一面让富太太稳住富府阵角,一面假意规劝富三爷,让他远走躲难。富三爷不知是计,一跺脚离开了京城。
  董副官见事情闹大,警告余旺财赶紧封住知情人的口。余旺财下手干掉了邱老八。随即,官府开始通缉周彝贵和吴德章。
  周彝贵找到在承露庵里藏身的周子贵,把古诗帖交到他手上,让他带着格格赶快远走高飞。
  战事又开,帅府内一片混乱,董副官如丧家之犬。余旺财给他出主意,让他反水投靠,以寻日后的进身之机。

  第三十一集
  大帅们开战的结果是京城易帜。董副官卖身投靠,又成了新大帅的副官。刘督办警告他,要把以前的事统统抹干净。董副官开始对知情人下手。余旺财见势不妙,逃之夭夭。
  富三爷以为王旗已换,新官不会再理旧账,一路风尘回到府中。没想到府中大兵林立。马师爷此时已是一副主子作派,他给了富三爷一纸休书,告诉他原先的富太太,如今已成了马夫人。富三爷才知道京城易帜,府中易主,他上了师爷的当,被小人算计了。
  富三爷被押监入狱,跟他同一监号的,就是周彝贵。两人狱中相见,感慨万千。知道有格格和子贵保着古诗帖,富三爷深感欣慰。
  董副官为保住那身新皮,要趁新大帅还未究问古诗帖事情之前,将知情人灭口。富三爷和周彝贵被押进法场。刘督办暗嘱董副官,灭富留周,以伺寻回古帖。
  牡丹班全体前来送行,准备动手行劫。富三爷一眼看见,他语重心长地告诉众人,要留住牡丹班,留住身上的艺,这样他在九泉之下,也能笑出声来。
  枪声响起,富三爷倒在血泊之中。周彝贵满眼悲愤,怒望苍天……

发表评论  | 回到页首  |  上一部:07梁山伯与祝英台(何润东版)   |  下一部:爱的掌门人

  评论载入中,请稍候.....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夹 | | 友情链接:乐惠族
说明:视频均为互联网搜索结果,本站不制作、上传或存储任何视频。
2004-2013 飞时网——精彩影视,就在飞时 www.flydays.com [鄂ICP备050144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