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留言本  加入收藏夹
注册   |   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  >>  港剧  >>  心花放
心花放
0.0分(0人评分)
心花放分集剧情(仅供参考,请以实际视频为准):

片 名:心花放
片 长:30集
出 品:香港TVB
年 份:2005年
监 制:梅小青
编 审:贾伟南
主要演员:
陶大宇 饰 林一江  苏志威 饰 林二洋
陈豪 饰 林三河/薛水 梁烈唯 饰 林四海
秦 沛 饰 纪天文  郭可盈 饰 纪开心
廖碧儿 饰 纪美丽  向海岚 饰 章碧芬
唐诗咏 饰 小湖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大厨师林一江与女友章碧芬分手后从外地返港,他本欲将积蓄开设私房菜馆,但事与愿违,他的计划被迫有所改变。江的邻居纪天文任职保安公司主管,自妻病逝后,他便肩负起照顾三子女的责任。文一直溺爱幼子聪明,因而引起长女开心及二女美丽的不满。薛水身兼数职,现时除了当装修工人及小贩外,更经营二水货店。一夜,水被当海关的丽误会是售卖翻版的疑犯,虽然最终只是误会,但二人均对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江发现二弟二洋经营的花艺行欠下财务公司巨债,四弟四海又辞去了酒店工作当上推销员,幼妹更被控告高买,江决定整顿家庭,暂时放弃理想,将积蓄借给洋解困。
  
  第二集
  业主立案法团主席朱邓雪君自担任主席一职后,便自觉地位超然,她喜欢强出头,更爱诸多批评别人。洋在江的帮助下,令花艺行渡过经济困境。洋的女友钱敏俐在花艺行当会计,她恐江入股花艺行而处处对他戒备。芬移民后,其旧居便租予纪家。心打算辞去杂志社记者一职,与男友马永田开设咖啡店。心对咖啡有敏感症,但为了田亦只好强迫自己接受咖啡。心租了合适的铺位后便向总编曹惠请辞,期间更开罪了惠。田以性格不合为理由向心提出分手,心情天霹雳。水探望养母薛陈喜期间不自觉向好友童仁流露了挂念失散家人的感觉。江有一心愿,就是寻回失散的弟三河。
  
  第三集
  水因为装修君的家居而认识她的邻居江及田,江感觉水处事认真,对他印象甚佳。文得悉心与田闹分手,爱女情切的他往找田理论,怎料心同时出现。心看到田的新女伴尹绮玲后,才明白田是移情别恋。心抑压伤痛,希望江能接手铺位,可惜江已将积蓄给予洋。心得知江回港的原因,她有感江亦同病相怜,二人互相勉励,渐成知己。江到花艺行工作,首次当上推销员,拿着丝花四处推销。心触起经营花茶店的念头,经过一轮资料搜集后,发觉此门生意大有发展空间。心多番议价,终找来水为新店装修。文见丽的工作危险,遂擅替她辞去工作,丽不满文的举动而与他大吵。
  
  第四集
  心以为水偷工减料,对他处处针对,而水亦感到心生性吝啬,二人不断为琐事而磨擦。心与丽恼怒文,父女连日来互不理睬,江好言相劝她们向文认错。心得知文私下替自己垫交装修费用,感激之余,更与丽买来文喜爱的盆栽向他认错。江一直保存着河喜欢的铁甲人玩具,可惜玩具当时因兄弟争执而破损。江多年来一直在寻找相同的铁甲人,希望在寻回河时送赠给他。心被玲当街揶揄,难受,水看不过眼大骂玲后便与心离去。湖差点遗失铁甲人,幸心及时寻回,江感激。水看见心吃「菠萝包」的喜好与母亲相同,不禁冲口而出叫了一声「妈妈」。
  
  第五集
  明无心向学,在游戏机中心流连时被丽发现,丽向文告发他,却换来文的处处维护,丽气结。江真诚待人的工作态度换来客人的赞赏,亦因此得来不少订单。心利用水以优惠价钱向海购得茶具,水觉心吝惜余,更称她为铁公鸡。自仁的父母去逝后,水便视他如兄弟般,与他一同到市区工作。仁协助水做装修工程,水便顺水推舟向心推荐仁当侍应,心见仁工作勤奋而答允。水无意间在江的家中看到父亲绘画的油画,得知江是失散的兄长。水一直以为父母遗弃他,更对江存有恨意,因此犹豫是否与他相认。江多次在旧居附近碰见水,心中不禁涌起莫名的感觉。
  
  第六集
  江凭着水的言行举止而确定他是失散的亲弟。江与水相认,水否认,更拿出证件来证明自己姓薛而不是姓林。水探问文有关江家的状况,得知父母已经去逝。心得悉江与水的关系后,主动帮手解开水的心结。心故意向水透露江父母灵位的所在,水遂暗中前往拜祭。江发现水拜祭父母,终肯定他是失散的弟。水终承认是河,江欲着他回家团聚,水婉拒。心的花茶店开业,洋赞助她丝花摆设,心则将他的咭片放在店铺中宣传,大家互惠互利。江力劝水回家团聚,一家人齐齐整整在父亲生忌时吃饭,可惜大家最后还是不欢而散。
  
  第七集
  洋、海为迁怒了水一事而向江道歉,江怒气未消,没有理会。君子朱力其在杂志社中任记者,他曾与心共事,二人亦师亦友。其瞒着惠在专栏介绍心的花茶店,心感激。惠大肆批评花茶店,心不满而与她起争执,水睹状大骂惠,惠最后没趣离开。水的衣服破了,心细心为他修补,水对她产生莫名的感觉。水惹上官非,幸江助他解困。江努力游说水,终令他答应搬回家。洋、海曾与水曾结怨,二人经常与水针锋相对,兄弟关系欠佳。花茶店生意欠佳,心苦恼。文与友人光顾花茶店,可是却弄巧反拙,将客人赶走,心无奈。心对江有好感,为讨好江而助他购得廉价家俬。
  
  第八集
  心病倒胃口欠佳,江为她弄来美食,心暗喜。水被保安员楷叔误会打破大堂的花瓶,君要求水赔偿损失,又责备楷管理不善。仁在水家借宿,因房间狭窄而睡在走廊,湖醒来绊到他而呼呼大叫,洋愤斥水带陌生人回家,水无奈。江为兄弟间的问题而苦恼,心开解他。心为解决仁的居住问题而让他在花茶店留宿,水感激。得心的帮助,江得以一家人齐齐整整吃晚饭,席上,水热诚的态度融化了兄弟间的恩怨,江喜。江为答谢心而请她看话剧,怎料心却接获文受伤送院的消息,心与江赶往医院。江重遇芬,得知她的外婆娟病倒送院。芬担忧娟的病情而拥着江痛哭,心目睹一切。
  
  第九集
  芬要求江对娟隐瞒二人已经分手,江答应。江休假陪伴芬,夜来在天台处理公司事务,心探问下得知芬已回港。文的上司要求他退休,文不愿。娟要做一项风险高的手术,芬担心。手术成功,江弄来美食逗她。江带芬选购花茶给娟,心从而得知江对芬余情未了。心苦思过后,决定悬崖勒马放弃追求江。水暗中送花给心,心却误会是丽所送,丽否认。水被流氓袭击,丽及时出现,凭着一副好身手将他们击退。娟得知芬与江已分手,亦明白芬仍喜欢江,遂鼓励她与江再续前缘。芬拜访江,江弄来她喜欢的美食,芬睹状忆起二人昔日的快乐时光。
  
  第十集
  湖早已视芬为大嫂,满心期待兄与她能复合。晚饭过后,江与芬在天台观星,翌日又一同重游昔日拍拖的地方,二人相处愉快。经过多番相处,丽与水由冤家变成好友。水求教丽追求心的方法,丽乐意替二人做红娘。芬重遇江后,发现他转变很大,不单跳出厨房的框框,眼光更比以前开阔了。水向心表白却遭她坦言拒绝,水失落。文不满上司逼自己退休而向公司告发上司假公济私。江与芬夜观星象,江在浪漫气氛下向芬表白,芬犹豫。江接获芬决定离港的消息,遂急忙赶赴机场。江欲挽留芬却失败,芬坦言没信心与他共处,江伤心离去。
  
  第十一集
  芬的离去令江黯然神伤,江尊重她的决定。文接获通知要他如期退休,同时间,上司亦派人接管他的位置。两女儿安慰文享受退休生活,更提议他到社区中心消闲。文退休后,闲时在天台打理盆栽。水仍未放弃追求心,更常常借故找仁来与心见面。水购来的二手办公室椅子令俐受伤,俐受伤未能上班,水为将功补过到花艺行帮手。湖为投身社会做自己喜欢的工作而决定退学,江得知后大发雷霆,因她退学亡父的心愿便不能实现。文投诉君管理不周令大厦问题丛生,君装作没事发生,文气结。台风高挂,心在店铺做防风措施,水得知后赶往协助。
  
  第十二集
  台风将招牌吹得摇摇欲坠,更将窗门打破,水以身遮挡保护心而受伤,心感激,对他产生好感。经丽的鼓励,心大胆向水表白,水喜,二人终走在一起。暴风过后,花茶店需要维修,心无奈。俐为了要水继续当免费劳工,故意隐瞒伤愈的消息。湖穿着性感在街上为模特儿公司拍照,江看见,强行带她离开,湖不忿,与江发生争执。江尝试了解湖的心态,终令他想通,答允让湖实践理想。心、丽察觉文对退休生活不适应,担心他患了抑郁症,后经证实只是虚惊一场。自水与心拍拖后,水决定发愤图强找一份安稳的工作,在江的安排下,水正式加入花艺行工作。
  
  第十三集
  水在花艺行当推销员,三兄弟同心协力工作。水提出重新印制宣传单张,俐却不愿花钱。洋满意水的新构思,重新印发单张。俐对水诸多挑剔,水不满,因而常与她斗气。其有空便陪伴文四处游玩,文的生活得以有所寄托。住客责怪君管理不善而引致大厦内鼠患严重,文认同。其一直对丽存好感,他终鼓起勇气向丽表白,感情空虚的丽便茫茫然与其交往起来。湖替惠的杂志社当模特儿,江路过到影楼探望她,惠见曾为自己解困的江,遂走到江面前再次答谢他一番。湖及水不断为江挑选对象,江明白他们的心意。
  
  第十四集
  惠看上江,千方百计找借口亲近他。惠向江提出为杂志社写专栏,江考虑。文有感君的管理不佳而引致大厦问题丛生,决定参选角逐新一任业主立案法团主席。花茶店重新开业,仁在街上大派宣传单张。江向惠提出在专栏介绍花茶店,惠无奈答允。俐因伤未能陪伴洋到外地出席展销会,水代替她出席。文成功当选,家人为他庆祝。惠借意着江到她家,幸心机警及时出现,江才得以保清白。江无意得知心曾暗恋自己,错愕。惠在专栏内抺黑花茶店,心无奈。心为店铺的生意而愁眉不展,江从旁提醒她要用心去经营,不要视花茶为生财工具,心此有所领悟,心锁解开。
  
  第十五集
  江不自觉的喜欢了心,但为了水亦只好将感情收藏起来。心改良了冲茶的方法,又接受江的提议用花茶蛋糕作招徕。君不满文夺去主席一职,不断中伤及挑剔文,文亦不甘示弱,一于兵来将挡,二人从此由邻居变成势成水火的冤家。其恐君发现他与丽拍拖而显得避忌,丽不满。明生活过得浑浑噩噩,继续读书只为不想面对社会的责任,心、丽在忍无可忍下强迫他出外工作。水买来与亡母相似的发夹送给心作手信,心难受。水察觉心对他的态度变得冷淡,不解。江与心研究花茶蛋糕的制法,二人尝试多次仍失败,心欲放弃,惟江却继续坚持。
  
  第十六集
  心发觉与水性格不合之余,又察觉他只是将对母亲的怀念投放到自己身上,因而决定向水提出分手。江研究出花茶蛋糕的制法后,将秘方交给了着名的贾师傅,以作为店铺日后制作蛋糕之用。水欲挽救与心的感情却不果,二人最后在和平的气氛下分手。心安排明跟贾做学徒,明满心期待第一份工作的来临。明返了半日工便辞去工作,回家后向文大叹工作辛劳,文心痛。业主委员会的会议上,君诬告文收受利益,文否认,二人冲突间,文突然晕倒。心为江预备花茶作为会客的礼物,江感动,二人的感情已在不知不觉间渐渐生长。
  
  第十七集
  其向君宣布与丽拍拖,君大为震怒,极力反对他与丽交往。君大骂丽勾引儿子,丽不忿,与她理论。文没有责怪丽与文交往,反在意丽不坦白告知。君向其施压,要他与丽断绝来往,其难做。水建议做工厂大厦的布置来开拓新门路,洋、俐反对,独江赞成,最终洋答应一试。江以为水介意自己追求心,故未能冲破心理关口向心表白。自心与水分手后,江处处逃避心,心大感迷茫。江成功向负责人何经理推销首宗工厦布置,何却诸多限制,要他们在一晚内完成布置,江答应。江、水等开始布置,期间俐不适,水见时间紧迫加上人手短缺,遂着弟妹及仁来协助。
  
  第十八集
  江意外受伤,水、仁等只好继续赶工。洋责怪水不自量力,在资源不足下接此生意才令江受伤,水不甘示弱反驳洋,二人争吵起来。君又与丽起争执,其欲调停欲不果。其最终不堪君的压力而向她提出分手,丽痛打他两拳后便离去。文着明到花茶店帮手,明不欲被监视而拒绝。江见洋与水为公事而产生误会,他痛心之余,更力劝他们言和。明找到新工作,两姊买来美食给他,谁知明又大叹辛劳而辞工,二人愤责明后,再责怪一切皆是文一手造成。丽失恋,水带她到元朗探望喜兼散心,喜对丽印象大好。心偶然发觉江原来一直对自己有意,心暗喜。
  
  第十九集
  心知道自己恋上江,又知道江是为了水的感受才不敢对自己表白,心苦恼。江得水的鼓励,终解开心结向心表白,一对有情人终走在一起。明被迫到花茶店工作,他故意烫伤自己令文劝他辞职,怎料文只着他小心工作,明气结。心胸狭窄的玲在花茶店对面开设咖啡店,正式与心打对台。君见丽与水一起,即指他们是奸夫淫妇,二人不甘示弱做了一场戏来戏弄她。玲一天到晚在煮咖啡,浓烈的咖啡味影响其它店铺的生意,心连同其它商户向业主投诉,最终玲被逼改善通风位置。心见芬突然出现而显得心绪不灵。
  
  第二十集
  芬回港是为了与江再续前缘,她送江他喜欢的巧克力。江主动向心交代芬的事,更将巧克力转赠给她。海被公司无理解雇,大受打击。海发现赔偿金额不足,遂连同几位兄长与经理理论。洋着海加入花艺行,海大喜。文见芬突然返港,大为紧张,他提醒心不要掉以轻心。江与芬陪伴娟到大屿山酬神,娟途中身体不适,三人被逼在大屿山留宿一夜。丽担心芬乘虚而入影响心,遂与水跟踪他们。丽扭伤脚,水只好背着她,怎料水失足跌倒,二人意外地亲了一吻。江激请芬见证他向心求婚的事,谁知芬突然携同小男婴出现,芬在心面前说出男婴是江的骨肉。
  
  第二十一集
  心望着小孩,深感难过,最后更伤心离去。芬向江解释是与他分手后才发现有孕,江面对儿子,一时未能适应当上父亲的事实。心期待江的选择,惟江的答案却令心失望,心只好江分手。娟见芬与江已复合,向二人提出在自己生辰当天结婚,实行双喜临门。心寄情工作,装作无事。自水与丽在郊外渡过一夜后,二人对对方产生好感。玲高薪聘请仁帮手,仁拒绝。明事事针对仁,仁却没有计较,反而处处忍让他。丽、水不约而同往探望喜,喜取笑二人有默契。因暴雨关系,丽在喜家借宿,水与丽闲聊时,不自觉的拥吻起来。
  
  第二十二集
  江虽然与芬结婚在即,但内心仍不断记挂着心。水无意激怒了丽,令她大发雷霆。丽对心隐瞒与水交往之事,但心却无意得知;心没有介意,反而着丽珍惜水。心在大厦碰见江与芬,强装欢颜的面对二人,心内心难过不堪。文欲挽救心的感情,遂请水协助取来男婴的毛发作亲子鉴证,希望证实男婴不是江的儿子。玲控告海刑事毁坏,海求她放弃起诉。玲要心向自己道歉才考虑海的要求,心为了海只好答应。玲深知心对咖啡敏感,却偏要戏弄她喝咖啡。江见心喝咖啡后胃痛大作,内心难过,他欲劝心放弃,惟她却坚持。
  
  第二十三集
  心喝罢咖啡后胃痛大作被送院救治,江得知后大为紧张。丽隐瞒心在哪所医院,江寻遍所有医院终找得着心;心坦言不想再见他,江难过。江为了逃避心,决定与芬及儿子到外地定居。在筹备婚礼的过程中,芬察觉到江仍深爱着心,而他在拍摄婚纱照片时,笑容亦没有在逗儿子玩时的灿烂,芬至此才明白江是为了儿子才与自己在一起。芬为了成全江与心,对江谎称儿子不是他的骨肉,续说出是为了挽救二人的感情才出此下策,江错愕。芬离港前在机场遇见心,她坦白向心告知一切,更希望心再次给机会予江,心犹豫。
  
  第二十四集
  江有信心能令心回心转意。丽喜欢吃零食,水取笑她肥胖,要她节制。心渡假返港,江往迎接,二人冰释前嫌。江向文及弟妹宣布与心的婚讯,众喜。文将心的婚讯传遍整所大厦,君感文太过夸张。文取得江的亲子鉴证报告,证实小孩是他的骨肉;文至此才明白芬是全心成全女儿。丽有孕,水愿负责任迎娶她。江、水决定一同摆喜酒。洋向俐求婚被拒绝,因俐想待公司业务稳定一点才结婚,洋尊重她的决定。丽有孕后被公司调派文职工作,丽不愿意,但为了胎儿而只好接受。文为方便照顾丽而着水结婚后与自己同住,君得知后嘲笑他招郎入舍,水难受。
  
  第二十五集
  水为日后的生活费而愁眉不展,丽见水苦恼的样子,以为他不愿迎娶自己,二人大吵一场。江弄来安胎补身的菜式让水哄丽,丽念及江的心意而原谅了水。江欲与贾经营菜馆,却突然接获洋需要资金扩充营业的消息,江遂决定借出资金,暂时放弃开设菜馆的念头。其与杂志社职员Tina拍拖,君起初大赞她细心体贴,后却嫌弃她性格过于开放,其无奈。水看楼盘广告,文误会他不想与自己同住,后才发现水打算置业,让家人有安定的居所。洋、俐误会水与友人经营私帮生意抢夺花艺行的生意,水否认,兄弟起争执。
  
  第二十六集
  水感不被洋信任而决定请辞,江欲挽留但不果。江喜欢小孩,故此不时买来婴儿用品送给丽。心不适呕吐大作,文以为她有孕而大为紧张,后才发是空欢喜一场。水转职当保险经纪,丽支持。仁为了增值而进修,水见状亦决定发愤。文在江家布下生子的风水阵,又串通江的弟妹离家,好让心与江在家中调情。湖当上其与Tina的红娘,她为了让君接受Tina而与其想出一计。田投资失利,输掉与玲的积蓄及咖啡店的租金,玲大为震怒。心意外怀孕,文大喜,因他以为有此筹码在手便不用怕芬回来抢夺江。
  
  第二十七集
  湖假装与其拍拖,目的是令君将Tina与自己作比较。湖不时顶撞及呼喝君,君亦不甘示弱与她对骂。丽为了让胎儿在健康的环境中成长,着家人改掉所有恶习。心怀孕后口味大改,一早醒来竟想吃火锅,江痛锡她亦只好顺着她。君与一外籍人士起冲突,Tina路过助她解困,君因此对Tina印象大改,其亦顺理成章与Tina安心交往。心、丽同样的紧张胎儿,愿花钱买来昂贵的育婴教材。两女儿怀孕后,文便全心照顾她们,明感被忽略而不欢。明与途人发生碰撞而起争执,文于调停时受伤,明因连累文而感内疚,答应交会重新做人。
  
  第二十八集
  仁觉湖心肠好又肯帮朋友,对她暗生情愫。仁向湖表白获接受,大喜。江责海处事不认真以致被客人何先生投诉,海反省。水向何推销保险期间,何向水投诉海。水好言相劝海改善处事的态度,海却误会他在何面前抹黑自己,兄弟再次不和。明一改恶习,在花茶店专心工作。明学制蛋糕,目的是希望将来为花茶店做饼,文见他痛改前非,大感安慰。咖啡店结业,玲将茶具送予心,并为以前的误会而道歉,二人冰释前嫌。何向水提出另组公司经营丝花生意,洋得知后以为他存心抢夺花艺行生意,水否认,与洋再起冲突。
  
  第二十九集
  水忙于筹备新公司,仁向心请假协助水。水的公司正式开业,他向客人阮先生推销期间巧遇海。阮批出布置工程予水,水却不愿为此生意而令兄弟反目,决定放弃与阮合作。水极力向阮推荐与花艺行合作,阮答应,洋成功接获生意。俐无意间开罪了阮妻,令合作计划告吹;俐恐洋责备而将责任推在水身上,说他从中作梗,洋、海震怒。海找水晦气;期间与仁起争执,仁受伤昏迷,海大惊逃去。水得知是海导致仁受伤,为了为仁讨回公道,水决定告上法庭。洋得知是俐的一句慌话令家庭关系破裂,一怒之下驱赶她离开花艺行。水终寻得海,海深感悔疚,决定自首。
  
  第三十集(大结局)
  仁渡过危险期,水放下心头大石。水见海决定改过自新,加上仁亦不追究责任,最后决定放弃诉讼,海感激。江喜见兄弟间的误会化解,一家人再次齐齐整整。江与洋商讨过后,决定与水的公司合并,从此兄弟同心为事业而奋斗。洋与俐分手后终日愁眉不展,兄弟见状为他重系红线,洋与俐终于修好。洋、水的事业渐上轨道,江亦达成开菜馆的心愿。芬回港相约心夫妇相聚,文紧张不已,终向心吐出芬的儿子是江的骨肉。心矛盾万分,犹豫是否将事实告知江……

发表评论  | 回到页首  |  上一部:西厢奇缘(稀世奇缘)   |  下一部:御用闲人

  评论载入中,请稍候.....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夹 | | 友情链接:乐惠族
说明:视频均为互联网搜索结果,本站不制作、上传或存储任何视频。
2004-2013 飞时网——精彩影视,就在飞时 www.flydays.com [鄂ICP备050144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