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留言本  加入收藏夹
注册   |   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  >>  台剧  >>  爱情合约
爱情合约
5.5分(2人评分)
爱情合约分集剧情(仅供参考,请以实际视频为准):

片 名:爱情合约
片 长:23集
主要演员:
贺军翔 饰 古世奇(阿Ken)  林依晨 饰 成晓风(小风)
张睿家 饰 林 凯(阿凯)   郭妃丽 饰 成晓云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小风,一位活泼好动的女孩子,就像是个小男生一样;所以同班的男生们-阿都与她称兄道弟,虽然被人嘲笑小风是一个男人婆,没气质就算了还没胸部、没身材,不过剑道场上的小风真的好有魅力。
  一日,校园内贴出「游泳社招集社员」的公告,小风的死党阿凯、小白,贪游泳社可以清凉消暑,于是背叛小风的「剑道社」立即转入,让小风气急败坏觉得被人背叛。
  以为可以消暑一下的阿凯及小白,没想到游泳社的社长是个”怪脚”,不但话不多连个性也有点孤僻,他们非但没下水,还被操的很凄惨,于是回头请求小风原谅他们一时贪念。
  平日不用功的阿凯,在考试当天请求小风帮忙罩一罩,还在气头上的小风,原本不愿意帮助这个”背叛者”,但看他无奈的表情,她使计将答案写在黑板上,解救了阿凯的困境。
  心情不好的小风,忆起过去童年时,因没穿泳衣上游泳课时,被同学起哄推下水池,差点溺水的不愉快回忆而睡不着,于是她打开计算机,却发现ICQ的好朋友~阿水(木头)就在在线,向他说出最近心情不好。为了缓和小风的心情,木头向阿凯、小白提议,带小风去PUB去玩一玩散散心,一行人到The One,遇到在此打工的游泳社的社长~阿Ken,大伙正聊的起劲时,店内的大厨金刚,秀一秀喷火点酒的花招时,让非常怕火的小风突然抓狂,大声怒斥金刚之外,拉着阿凯他们就离开PUB……
  考完试,大伙到海边游玩,木头问生日即将来临的小风有什么愿望时,平常对于爱情感到不屑的小风,竟然在大伙面前,大声说出:「我想谈恋爱…!!」
  
第二集
  当小风叫出:「好想、好想谈恋爱」时,大家都没想到她的愿望竟然是这个,可是令人更惊讶的是阿Ken竟然从岩石边冒出来,原来喜欢夜游潜水的阿Ken正好上岸,面对小风他以不耐的口吻纠正她别鬼吼鬼打扰安静的海边,小风一看原来是抢走她剑道社员的家伙,或许是咽不下这口气,小风二话不说,就向阿Ken下战帖~希望”单挑”。
二人以剑道、拳赛相互较量,最后小风更跳上阿Ken的身上一阵乱打,阿Ken也不甘示弱的把这个蛮横女生就往海里丢,一旁看热闹的阿凯等人,看着从小就不暗水性的小风,被丢下水时惊慌叫着:「赶快救她,她不会游泳!>,将她救上岸的阿Ken以CPR方式将昏迷的小风救醒,渐渐清醒的小风发现是阿Ken,不分青红皂白便掴了阿Ken一巴掌。
  阿凯向大伙提出,即可完成送小风生日礼物,又可加入游泳社的想法,就是让阿Ken和小风二个人”谈总爱”,而小白更是集十多年的恋爱经验,设计出一张~【爱情合约】,小白去找阿Ken说可以帮他在期限之内找到社员重组游泳社,但有一个条件就是要他约小风去看电影。
  而木头则打电话约小风骗她说大伙要看电影,不知情的小风信以为真的依约而去,没想到在电影院门口却看到阿Ken,片时,二人电话同时响起,木头跟小风说临时有事无法来,而阿Ken则接到因医院打了一通电话说妈妈入院的消息,匆匆离去,留下小风一人……
  
第三集
  「刁钻、野蛮、任性、不可理喻、莫名奇妙…」,从未被人尤其是男生骂过的小风,竟然向一位十岁的小男生~哲荣请教,虽然只有十岁,却是位人小鬼大的哲荣,跟小风说:「这个人说的都是实话,你应该去追他!」,更让小风心里不服。
  阿凯手拿”爱情合约”要阿Ken履行约定,请小风看电影一事,阿Ken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去找小风,一来为昨天失约道歉,二来就是请小风看电影一事,小风当然不会错过可以好好整阿Ken的机会。
  小风的妈妈从美国回来,顺便告诉小风在LA找到了整型外科医师,可以将她身上的疤痕除去,小风一”整型”脾气就上来,当场不悦的回楼上,也回想起身上的疤痕,就是小时候妈妈与爸爸发生口角时,爸爸扔掷酒精灯所留下的烙印,现在再说要”整型”,就能平抚往尔后对火恐惧的心里障碍吗?
  对于阿Ken,小风已想好对策,她拉着阿Ken逃学,并扬称要看电影之前一定要先填饱肚子,于是故意到一家蛋糕店,点了许多蛋糕,最后拍拍屁股叫阿Ken记得付帐,人就走了。
  阿Ken无奈跟阿凯说游泳社没有成立也没有关系,他不想再履行什么”爱情合约”,阿凯告诉阿Ken小风或许喜欢整人,但这也是她诚真的一面啊,但阿Ken却表示敬谢不铭。
  恋小风的木头,心想终于可以取消阿凯这个”爱情合约”疯狂的想法,没想到心蕾却建议:「制造机会来撮合他们,还是可行的呀!」,这让阿凯和小白又燃起一丝希望。
  阿Ken的舅舅~服部干久来台湾,一来探望生病住院的姐姐泽理,二来也希望拍些不错的照片,三来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把马子”,对于这个舅舅阿Ken也没辄。
  一日,干久去阿Ken工作的PUB时,看到美艳Doris生心好感,因此向他提议希望也能在PUB工作打工,美其名是让阿Ken专心学业与照顾母亲,其实是可以接近老板Doris。
  小云劝小风不要再排斥妈妈的提议,接受整型也不件不好的事,尔后转身下楼时不慎滑倒,谁知引起小产,而赶到医院的小风妈妈大声斥责小云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情的同时,也怪罪小风的爸爸,看着在医院大吵的妈妈,小风心烦的逃回家…。
  
第四集
  姐姐小云的事情,让小风最近都没有心思去顾虑到其它事情,因为他很想知道是哪个混蛋害她姐姐的,于是阿凯与小白觉得要让”爱情合约”可以继续成型的话,必须从旁帮小风找出害她姐姐的”黑手”,所以他们分别跟踪小云姐及可能涉嫌的头号者Simon。
  阿Ken打工地方的老板Doris是个个性非常直率的女性,在得知她男友~Tom最近可能学成回国,并赶上她生日的消息时,她高兴的请全店的顾客喝饮料,对她率性的做法,大厨金刚及干久也赶到高兴,不过也因她的情绪反应非常直接,常常得罪客人。.
  分别跟踪小云姐及Simon.的阿凯、小白、木头,没想到竟然跟踪到他们二人去旅馆,阿凯、小白、木头三人还在想不知是否要将这个情况报告小风,他们去找正在照顾店的小风时,没想到电视新闻竟然播出”某位男艺人与某位成姓化妆师的不伦恋情”的诽闻报导,顿时小风像发了疯似得冲去摄影棚找姐姐,并大声斥责在棚内的Simon,在一阵混乱中阿凯、小白、木头及小风全都挂彩,而小云也决定与Simon分手。
  情绪低落的小风在街上游走时,碰到一个抢匪欲抢一位阿姨的皮包,她实时出手帮忙并制服那位抢匪,熟知这位阿姨就是阿Ken的妈妈,阿Ken的妈妈非常的感激小风,还她与小风约定改天要请她到家里吃饭,以答谢小风她拔刀相助之情。
  过了几天,阿Ken的妈妈打电话给小风,并请她到家里作客,而干久也做了许多的拿手菜请小风,此时阿Ken回家惊讶小风竟然是妈妈口中”行侠仗义”的女生,不过也因为如此,他趁机回报上次在糕点店的仇,以平衡一下心里。.
  小风的心里仍然无法平抚姊姊的事,她逗留在路边沈思,碰巧让骑车路过的阿Ken看见,不放心小风山一人游荡的阿Ken回头找小风,竟然看到她从便利店买啤酒走出来…….
  
第五集
  酒不醉人人自醉,才喝两、三罐啤酒的小风,就已经醉的不醒人事,阿Ken不得已只好将她带回家,并让她睡在自己的床上,第二天早上不知的舅舅照往常般钻进阿Ken的被窝,没想到却惊吓到小风,阿Ken的妈妈非常喜欢小风,也感觉出来儿子对小风有种特别的感情,于是故意说要小风当儿媳妇不然就收为干女儿,阿Ken为了不让妈妈在胡言乱语下去,他决定上学去,小风也赶快逃离尴尬的现场,而阿Ken妈妈的这一番话,却悄悄在阿Ken与小风的心里引起了化学变化。
  阿凯等人看到阿Ken送小风上学时,感到很诡异,于是想从旁偷偷探口风,他们之间是不是来电开始交往,而脾气倔强的小风,趁机好好的修理阿凯与小白,而两人想当然被整的很凄惨,最后心蕾频频帮阿凯擦酸痛软膏,木头则帮小白刮痧。
  小风父母不合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爸爸这十多年来,在外面一直有第三者的关系,而身受其害的小风对于姐姐是介入别人的第三者之事,相当在意无法释怀,心理苦闷的她不知该找谁散心,不知觉的走到阿Ken家,而阿Ken的妈妈看出这个小女生有心事,于是带她到游乐场抒发一下情绪。
  多亏阿Ken的妈妈,小风的情绪总算平息些,她独自来到体育场,原本想清静清静一下,却碰到在练跑的阿Ken......
  
第六集
  小风独自在操场沉思,巧遇阿ken随后开始竞争起来,两人互不相让拼命跑着,直到两人累到双双跑不动。之后他们在便利商店前面,喝起啤酒无形中打破之间的隔合。
  阿凯依旧关注爱情合约之事,即使木头愈来愈质疑他为什么要执着这种无聊的行为,但阿凯还是不管木头的想法,他与小白决定使出”孔明借箭”之计,他们假借小风之名,要剑道社的社员去游泳队加强体能训练,而对阿ken开始有好感的小风,却因为小白他们骗人的行为,而误解阿ken是为了抢自己的社员才会对自己那么好,她气愤的冲去游泳池,恨恨地数落阿ken一番,二人因此又互看不顺眼。
  阿ken的妈妈想去找小风聊天,于是到她家开的网咖店,没想到竟与小风的妈妈聊的非常投机,两人甚至觉得小风和阿ken非常速配,积极的想凑合两人,令小风尴尬又生气。
  小云手上一个服装发表会的case临时缺一位东方模特儿,在急需人员的情形下,小云脑筋动到小风的身上,百般不愿的小风,抵不过姊姊的要求她客串帮忙,而阿ken被阿凯、小白抢拉去看看这场秀,所有人都惊讶原来小风打扮起来还真是漂亮。
  小风撞见小云依旧与Simon纠缠不清,小风非常不能谅解,为什么姊姊还要跟那个烂人在一起? 为什么还继续要做人家的第三者? 她一气下离家出走,木头懊恼非常帮不了小风的忙,又生气阿凯他们那什么”爱情合约”,于是他去阿ken打工处,警告阿ken自己不会加入游泳社,也不希望他再进行那荒唐的”爱情合约”,更不淮他伤害小风。
  
第七集
  阿ken因为两个社团抢社员的事情向小风道歉,小风也知道这一切都是阿凯和小白在后面搞鬼,然而看在阿ken道歉的份上,她与阿ken协调二个社团的活动时间,而她的这个决定也让阿凯、小白高兴事情有个圆满结局,相反地也让木头心里非常不好受,因为他知道小风对阿ken有不一样的感觉。
  阿ken的妈妈请小风到家里来吃饭,另外要干久也请小云一起来吃饭,没想到把正在吵架的两姊妹凑在一起,虽然整个饭局气氛有点诡异,不过也因为这顿饭,姊妹俩冰释误会,另外干久也发现原来小云是他寻找已久的"背影"兴奋不已………。
  眼看小风和阿ken的感情越来越好,木头心里不是滋味,于是他想传简讯告知小风,阿ken接近她其实是因为阿凯他们的所立的”爱情合约”……
  
第八集
  木头想传简讯给小风,想告诉她有关爱情合约之事,却被小小即使发现而阻止了木头的行为,小小认为木头如果告诉小风这个事实,等于是背叛朋友,但木头觉得大家何尝不是欺骗小风。不过,小小也发觉木头喜欢上小风就像自己单恋小白是一样的,她鼓励木头去表白。...
  对小风有好感的阿ken约小风看电影,小风也发现自己对阿ken的感觉越来越奇怪了,害怕自己喜欢上他,小风开始把自己武装起来并恶整阿ken。害怕自己喜欢上他,她决定恶整他。小风,又开始把自己武装起来恶整阿ken..
  小白喜欢上心蕾,他约心蕾去玩,二人到游乐场玩还蛮高兴的,心蕾看到一个粉红色手表表示非常喜欢,而小白竟然偷偷的买下来,本来想送给心蕾,结果看到阿凯来找她,他一气之下将手表送给了小小,小小好高兴还以为这是小白送给她生日礼物。
  Simon的老婆给小云看Simon这五年来外遇不断的照片,并且告诉小云,或许Simon有给她什么承诺,但是绝对不会是他最后一个外遇的对像,小云怨自己太傻…………
  
第九集:
  因为姐姐的恋情,小风的心情变得非常不好,首先她在剑道社将心头气全出在与他对打的小白身上,尔后,又拿了一堆啤酒去PUB找阿ken单挑,看着喝醉的小风,阿ken情不自禁亲吻她,并将微醺小风送回家。
  隔天清醒的小风想起和阿ken kiss后,懊悔不已,于是又开始故装粗鲁,阿ken却不在乎反而频频找她,但木头心里非常不是滋味,他也展开追小风的行动,他偷偷买个午餐给小风,却佯称是某个不知名个爱慕人拿来的,大家以为是阿ken,可是阿凯直觉阿ken不会如此作。而阿ken隐约感觉到这些午餐全是木头买的,两人之间的冲突更大了…………
  阿ken找小风商量,希望二个社团一起联合集训,对阿ken小风心里有点矛盾,因为她不想让别人看出来自己对阿ken有别的感觉,而木头嫉妒心作祟他反对联合集训,更不愿小风对阿ken起好感,他到PUB告诉阿ken自己绝不会加入游泳队的。
  对感情女人的心思特别敏感,心蕾感觉到阿凯对自己的态度愈来愈差,动不动就发无名火或者嫌她烦,二人发生口头角的次数愈来愈多。
  
第十集
  小风最后想想其实剑道社和游泳社联合集训也什么不好,于是两社团一起到海边集训,出发一早小风就感觉肚子不舒服,到达目的地后又与阿ken为了谁先开始而起口角,无奈肚子痛小风决定休息,而阿ken认为自己好歹也是游泳社的社长,于是决定负起整个训练。
  休息时间,阿凯去看小风时,跟她告白说”自己喜欢上一股暖风”,结果被小风用竹剑打了一顿,小风警告他不可做出对不起心蕾的事。告白未成,加上心蕾跟他表示之前的种种事情皆可既往不究,阿凯决定与心蕾二人重新开始,小白内心突然落寞起来。
  集训时,因为阿ken太过严厉,引发部份队员演出夜奔事件,木头责骂阿KEN太过严厉,但阿ken并不认为,其它人在木头的鼓动下愤而离去,连小风也被强拉离去,最后只剩下阿ken一人。
  事后,干久替外甥大抱不平,他找小风说不可以这样对阿ken,小风对于自己那天跟着大家一起抛弃阿ken也觉得过意不错,为了弥补自己错误,小风带着阿ken回到那一天的海边,因而二人也打开心结。
  
第十一集
  向小风告白被拒后的阿凯,虽然很努力地压抑自己的情意和心蕾在一起,但是心蕾因为缺乏安全感变得特别黏着阿凯,受不了心蕾的阿凯,终于在酒精的作祟下,失手推倒心蕾害她受伤,犯下无可挽回的错事,阿凯的作为令所有人无法原谅,虽然他想找心蕾解释,可是小白一看到阿凯就生气。放排挤的阿凯独自一人在PUB里喝到烂醉。
  小白因为心蕾受伤,特别照顾心蕾令小小看在眼里非常不是滋味,木头安慰小小,另外阿ken想重新建立游泳社,不过这次他决定靠自己的力量来招收社员,小风从旁帮忙做海报,而阿ken趁机帮阿凯求请,他跟小风说:「被人孤立的感觉实在不好受,何况阿凯是妳从小的死党,有时候该适可而止!」,小风心里明白,于是想到在期中考后再举办一次集训,没想到心蕾还是不愿意面对阿凯,她跟小风说要退出剑道社。
  
第十二集
  小白向木头抱怨阿凯不懂得珍惜心蕾,可是木头告诉他感情这东西没有定数,如果没感觉早点说清楚也不是一件坏事,小白觉得也有点道理,刚好小小来找小白,他一想就直接跟小小直接跟小小说”明根本不喜欢她,请她不要再来纠缠不清”,小小一听难过的冲出去,木头骂小白对女孩子做这种事,用词上应该婉转些,不然跟阿凯没两样。
  木头劝小小,既然小白无法接受这份感情就别如此死心蹋地,「不浪费妳的时间,或许也是另一种体贴,就把他当朋友吧,更何况情人是一时朋友是一辈子」,小小一听反问木头:「那你能放弃小风,只把她当朋友吗?」。
  木头内心还是无法承受小风喜欢阿ken这件事,他将”爱情合约”影印下来,并转交给小风,结果这封信被姊姊小云阴错阳差的弄丢了。
  感情越来越好的阿ken和小风,在过平交道时,有了第一次心动的牵手,两人开始了甜蜜的恋情,就在两人准备要去看演唱会时,阿ken却接到金刚他们从PUB打来的电话,说DORIS出事了,阿ken依依不舍的离开小风。
  赶去PUB的阿ken,了解了DORIS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原来DORIS常常为她疯疯癫癫的男朋友TOM,早在两年前因车祸而死在L.A,一直无法接受事实的DORIS,和自己玩了一个游戏,她用TOM的名义不定时的写信给自己,没想到最后还是令自己崩溃。看着难过的DORIS,阿ken好心的安慰她,结果这一幕却让小风看到,因而产生误会。
  
第十三集:
  阿ken的妈妈和小风的妈妈相约一起去打保龄球,结果撞见小风的爸爸正和漂亮的美眉在一起,就这样小风的父母两人从保龄球馆一路吵回家,小风不解问小云为什么他们总有吵不完的架。
  DORIS把PUB收掉了,所以阿ken只好找别的地方打工,而金刚与干久二人,成了莫逆之交,爱美食、也会做美食的他们,决定开个便当店。
由于小风看到阿ken与DORIS在PUB亲密的一幕,她又开始害怕去爱人,可是内心又非常生气,于是刻意躲避阿ken,让阿ken觉得莫名其妙。.
  大家都觉得小风最近的行径怪怪的,阿凯他们以为小风察觉”爱情合约”一事,不过当阿凯知道小风的症结全在阿ken身上时,所幸当起两人的红娘,他将小风带到阿ken打工的海洋馆,让阿ken自己跟小风讲清楚,DORIS把PUB结束的原因与始末,小风才知道原来是自己误会阿ken,两人又开始两人甜蜜的恋情..
  小白受到阿凯的鼓励,大胆的向心蕾告白,没想到却被拒绝,另一方小小依旧偷偷地去小白的住处帮他整理房间。
  
第十四集:
  小风和阿ken因为误会解开,两人又陷入甜蜜的恋情,但却引起木头的醋劲大发,木头故意在BBS站上PO了篇”爱情骗子”的文章,虽然里面全都用匿名,可是阿凯一看就知道是木头做得好事,于是找木头问清楚为何要如此做,两人为此还大打出手,木头起先辩驳说不愿看到小风受伤害,但后来被逼到终于说出自己喜欢小风的事实,阿凯早就感觉出木头喜欢小风,可是看到小风比以前快乐开朗,就觉得很高兴。
  阿凯和木头两人同样喜欢上小风,但是处理的态度却完全不相同,小小也劝木头,或许”爱情合约”起先是个玩笑,是当初硬塞给小风一个梦想,但因此她享受到渴望已久的爱情,为什么要残忍的去戳破它。
  
第十五集
  木头要小风上BBS站看一篇有关”爱情骗子”的文章,幸好阿凯及小白实时赶到拖着木头离开,小小劝木头如果喜欢小风,不该用这种方式拆散他们,之后又被大家唾弃不值得,要学会放下。
  金刚和干久,开始卖起”猛男便当”,他们决定从头做起为自己开店筹基金, 小风与阿ken的妈妈一起逛街中,得知阿ken一直不原谅抛弃他们母子俩的爸爸,但阿ken的妈妈却无怨无悔的等待对方回头。
  小风的母亲对于小风的父亲外遇事件不断终于忍无可忍,这一对多年貌合神离的夫妻终于决定要离婚,这却是小风最害怕的事情,原本一直用身上的烫伤,来绑住这个家庭终究要破灭了,这个结果让小风难以忍受。
  "你放过爸爸妈妈吧..."小云这么劝着小风,小云希望她可以接受整形手术去除伤疤,让父母可以安心离婚重新过他们的人生。小风的爸爸决定离开台湾去西班牙学斗牛,小风的母亲则将网咖店收掉,决定重新踏入职场学习追求自己的生活。
  
第十六集
  对于父母的异离,小风一直不能适应而郁郁寡欢,阿凯和小白这群人决定带小风泡温泉让她散散心,面对着温泉小风依然无法下水,小风想跟阿ken泄漏自己身上有疤痕的秘密,却迟迟无法开口。
  阿ken跟小风讲着:『以后,我们可以在海边开间咖啡厅,妳当老板娘,我当伙计,而且我连店名都想好了叫做”风的背影”,因为老板娘不太爱理人,所以客人永远只看得到她的背影。』,可是只要讲到未来,小风就有无限的恐惧感,她无法面对自己的伤疤,而且始终不知道如何告诉阿ken这件事情。
  另外一方面,阿凯和心蕾似乎已经走出心结,两人又可以继续当朋友了,小小也走出小白的阴影了,每个人似乎都成熟一些了。
  而阿ken为了让小风心情好转,与她玩着”抽牌当奴隶”的游戏,当然阿ken永远让自己是输的一方,永远当着小风的小奴隶希望她开心。
接到小风的爸爸从西班牙寄来讯息,知道他正专心学习斗牛和佛朗明哥舞,小风的妈妈也逐渐走出自己的人生,每个人都活得很有自信,小风渐渐释怀不少。
  
第十七集
  阿ken带小风到他的”秘密基地”,那是他父母相遇的地方,对此地阿ken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一再对小风说以后要在这里开店并组个深海游泳队,看阿ken诉说着未来的小风,心中又蒙上一层阴影。
  对于阿ken与小风,木头心中非常忌妒,看着阿ken”风中天使”的画,他拿起美工刀硬是将它割坏以泄恨。
  小风和一群死党正在阿ken家中庆祝他们的认识三周年纪念,而在外买东西的阿ken妈妈却在路上碰到,像是阿ken父亲的男人,她急忙追赶过去,却把自己的气喘喷剂留在路边,阿ken不断的打电话给妈妈,却没有人接电话,没想到电话那一头,阿ken的妈妈因气喘发作昏倒在路边...
  
第十八集
  阿ken妈妈的病逝,让阿ken家陷入一片愁云惨雾之中,干久心中百般不舍嚎啕大哭,但是阿ken的状况更糟,每天恍惚的为母亲准备三餐,一直与母亲相依为命的阿ken无法接受突如其来的意外,即使任凭小风如何的刺激他,阿ken都没有任何反应,他甚至带着母亲的骨灰单独来到”秘密基地”,深怕他会做傻事的小风,想到他可能会去的去处赶到海边果真看到阿ken。
  另外,阿ken的画被人割破,众人为了能够为阿ken做一点事情而努力想办法修复,良心过不去的木头,负责全部的修复金额。
  
第十九集
  阿ken终于在小风的安慰陪伴下,走出丧母之痛,也决定结束游泳队,而干久决定跟小云告白,没想到小云决定接受爸爸的建议去美国在进修。小风一方面舍不得一直是自己精神支柱的姊姊也要离她而去,二方面也怕姊姊在美国碰到像Simon的烂男人,但又知道不能自私的强迫把她留在身边,所以心情变的非常不好,又开始恶整阿ken。
  
第二十集
  小风和阿ken两人决定重新整理生活,两人重新粉刷墙壁,阿ken跟小风描述了未来的生活,但两人的心里都有刺,阿ken担心小风知道”爱情合约”,而小风则担心自己的伤疤。
  不过阿ken在干久舅舅的鼓励下,决定向小风坦承”爱情合约”的事情,但是小风却因为伤疤的事,情绪起浮阴晴不定。由于干久舅舅决定离开台湾去泰国学英文,众人又面临再一次的分离……
  
第二十一集
  小风再也无法压抑心理的负担,她歇斯底里的跟阿ken提出分手的要求,阿ken极力安抚她时,却让小风发觉了”爱情合约”。
看到”爱情合约”之后的小风,内心更加受伤,在自卑心作祟的情况下,她开始更加武装自己,无论阿ken和众人们如何的解释,小风全都听不进去。
  
第二十二集
  当小风知道原来阿水就是木头时,她又开始胡思乱想:『与周遭朋友之间的友谊,是不是也是大谎言,是不是也是都有定合约』时,而木头像小风解释,从以前就一直喜欢她,只是后来发现阿ken更适合,而且用情更深,对于这些解释,小风全听不进去。
  阿ken试图与小风谈谈,但都不得其门而入,万念俱灰的阿ken决定录制一卷告白的影带,托小白他们交给小风,众人决定撮合两人。小小提议租电视墙要让小风可以看见阿ken的真心,小白为了则奉令拐小风来到现场和小风比剑道,也好不容易打赢了他人生唯一一场的胜仗,载着小风准备赶到约定的广场,众人在广场一直守候,却一直等不到两人,没想到两人在来的路上发生严重的车祸,小白当场死亡,小风也成了植物人..
  
第二十三集
  阿ken为了唤醒小风,一年多来从不停歇的抽空陪伴她、看她和她说话,甚至带着小风去他们以前常常约会的地方,只可惜小风一直没有起色,但阿ken仍不死心地常常对着小风自言自语,时而狂骂、时而哭泣。
  或许成植物人的小风,在心灵上早就感受到阿ken无比的体贴与爱,或许小风无神的颜眼中,透着”我早就不生气了”的讯号,但阿ken思念小风的心再也承受不了,他决定带小风到一个只属于两个人的世界、两个人的海边...(全剧终)

发表评论  | 回到页首  |  上一部:宰相刘罗锅   |  下一部:天眼

  评论载入中,请稍候.....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夹 | | 友情链接:乐惠族
说明:视频均为互联网搜索结果,本站不制作、上传或存储任何视频。
2004-2013 飞时网——精彩影视,就在飞时 www.flydays.com [鄂ICP备050144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