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留言本  加入收藏夹
注册   |   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  >>  大陆剧  >>  大唐游侠传
大唐游侠传
0.0分(0人评分)
大唐游侠传分集剧情(仅供参考,请以实际视频为准):

片 名:大唐游侠传
片 长:31集
原 著:梁羽生
制片人:张纪中
导 演:赵箭、林峰
编 剧:刘毅、莫漠
主要演员:
黄维德 饰 铁摩勒  TAE 饰 空空儿
汤镇宗 饰 唐玄宗  王刚 饰 秦襄
胡庆士 饰 高力士  王建国 饰 郭子仪
侯京健 饰 安庆宗  路晨 饰 韩芷芬
涂 们 饰 安禄山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大唐,天宝十三年。
  天下太平,大唐首都长安,是世界上最繁华的都会,长安附近的一个小集镇,名叫鸡鸣镇,乃是进出长安的必经要道。
  镇上最大的一家酒楼,被一群神秘人全部包下,将厨师店小二全部赶走,就连客人也全部赶走,全部换成他们自己人化装担任。
  其他客人都乖乖离开,只有两个客人没有走远,在酒楼中潜藏下来:这两人是北方绿林盟主、飞虎山寨主窦令侃和他的义子铁摩勒。二人惯走江湖,一看就知道是官差要布置陷阱捉拿江湖好汉,窦令侃心中有事,原本不想多管闲事,但是铁摩勒看出神秘人是范阳节度使安禄山手下,决意要出手相助。
  铁摩勒没有想到,一帮高手伏击的目标,竟然是一个白衣飘飘的姑娘,铁摩勒错愕间,姑娘已经中了埋伏,被团团围困。
  铁摩勒和窦令侃急忙出手相助,这时夏凌霜冷笑,弹丸弹射,众人纷纷倒地——原来她早已经听出还有人埋伏,却不知是友是敌,要引出二人才肯显出真本领,突出重围。
  铁摩勒等三人突围,那姑娘颇为高傲,竟不感谢二人相助,只说自己姓夏,便已经绝尘而去,铁摩勒颇受打击,被窦令侃取笑:英雄救美人家可不领情啊。铁摩勒十分不服气:我只是看不惯她的傲气。
  安禄山手下王龙客等人铩羽而归,被安禄山大骂一通:原来夏姑娘身上有一封密信,密信内容对安禄山不利,所以安禄山一定要将密信截下。王龙客解释是因为有两个意外出现的江湖中人捣乱,自己不会再失手……安禄山再给王龙客一个机会。
  就在王龙客准备出发时,一个面如死尸的可怕人物出现,他就是安禄山手下第一高手羊牧劳,王龙客冷冷拒绝了羊牧劳帮忙:我一定可以抓到这三个人!
  铁摩勒和窦令侃赶路,前往拜会窦令侃妹夫段圭璋。段圭璋是当年河朔间最出名剑客,却在二十年前退出江湖,一直隐居在鸡鸣镇,铁摩勒对这位自己亡父的旧友十分倾慕,盼望能够早些见到他。
  铁摩勒见到段圭璋,十分失望:对方看来不过是一个文弱书生,丝毫不像身负上乘武功的人。段圭璋得知铁摩勒就是故人铁昆仑之子,不胜唏嘘。
  窦令侃此次来找段圭璋,是想请他帮忙:飞虎山遇上大敌,一个名叫精精儿的高手前来挑战,窦令侃不敌,想请段圭章上山相助。没有想到,段圭璋断然拒绝了窦令侃:我不想混到你们的江湖纠缠中去。
  窦令侃生气离去,窦线娘觉得对不起哥哥,追来解释,却被埋伏的王龙客抓走!
  王龙客带着窦线娘来见安禄山,安禄山一见大喜:原来他和段圭璋早年有仇,后来段隐居不知下落,安禄山一直耿耿于怀,现在有窦线娘在手,他可以安等段圭璋自投罗网!
  
  第二集
  段圭璋发现妻子失踪,大惊,根据留下的蛛丝马迹,判断是安禄山手下所为,窦令侃认为是自己连累妹妹,段圭璋却黯然说:不是,我和安禄山已经结仇多年。
  原来当年安禄山尚未发迹前,作恶时被段圭璋发现,段圭璋狠狠教训了他,安禄山一直怀恨在心,十八年前,安禄山发迹,暗中查到段圭璋住处,派出大军围攻,恰逢段圭璋和好友史逸如两家孩子满月,定下娃娃亲,铁摩勒之父铁昆仑也来道贺,全部被大军围困,段圭璋刚出生的亲生儿子失陷乱军之中,而他的好友史逸如、铁昆仑都死于乱军之中全家,段圭璋只救出了铁摩勒性命。
  经此一役,段圭璋心灰意冷,将铁摩勒交给窦令侃抚养,自己从此封剑,隐居在鸡鸣镇,不理江湖恩怨,没有想到,安禄山却还是不肯放过他。
  铁摩勒终于知道安禄山就是自己的杀父仇人,恨不能立即就冲去杀了安禄山复仇!段圭璋取出尘封已久的宝剑“破阵”,决心重出江湖。
  铁摩勒三人在路上拦截安禄山从范阳进京的车驾,想要擒贼擒王,没有想到安禄山早有防备,三人陷入铁甲军的围困中,若不是段圭璋的破阵宝剑突破铁甲,三人险些全军覆灭。
  窦令侃在突围时受伤,安禄山车驾已经进入长安,为了救妻子,段圭璋决定独闯龙潭,铁摩勒不肯错过这报仇机会,于是二人让窦令侃回山养伤,相约段圭璋大闹安禄山府,救出窦线娘后,再赶赴飞虎山。
  安禄山告诉王龙客:只要看好窦线娘,不怕段圭璋不来自投罗网。
  段圭璋决定只身进京,他劝谕铁摩勒:报仇的事情可以从长计议,不要冲动。在段圭璋再三劝说下,铁摩勒表面答应不去京城,等段圭璋走后,他自己悄悄摸进长安:依着他的性子,他恨不得立即冲到安禄山府去。
  铁摩勒在长安城的酒楼打探消息,遇上了王龙客,但是禁军将军秦襄帮忙,赶走了王龙客,而夏凌霜也赶来了:她身上的密信,就是要交给秦襄转给皇上的。
  夏凌霜帮铁摩勒,但是她还是一如既往的骄傲激怒了铁摩勒,当她问铁摩勒来长安的原因时,铁摩勒没有告诉他。
  铁摩勒回客栈,被安禄山手下衔尾追踪,铁摩勒江湖经验不足,懵然不知,暗探查勘到二人住处,要回去密报,多亏夏凌霜发觉不对跟来,在客栈外对付了暗探。
  夏凌霜将暗探交给铁摩勒,铁摩勒有些惭愧,但是还是不说自己进京的目的。
  铁摩勒夜入安禄山在长安的府邸打探情况,遇上了一身黑衣的女飞贼王燕羽,机灵顽皮的王燕羽以为铁摩勒也是同道中人,帮助铁摩勒摸清了安禄山府中情况,问他要偷什么,铁摩勒不说。
  
  第三集
  王燕羽缠着铁摩勒不放,跟他打赌,铁摩勒输了,只好践约说出自己的目的是要去救人,王燕羽大感兴趣,觉得比偷东西好玩,要一起营救,却被憨直的铁摩勒拒绝了。
  铁摩勒在王燕羽帮助下,找到安府地图,遇上了同样来察看的段圭璋。
  段圭璋深知行动危险,假意同意铁摩勒一起行动,却在行动前点了铁摩勒穴道,只身潜入安禄山府。
  段圭璋欲擒获安禄山,交换自己妻子,眼看就要成功,这个时候,一个黑影出现了:是安禄山手下第一高手羊牧劳!
  段圭璋武功盖世,却不是羊牧劳的对手!眼看要不支!
  夏凌霜来客栈,发现被点倒的铁摩勒,立即救起铁摩勒,了解端倪后,她要铁摩勒先去安禄山府,自己随后赶来。
  段圭璋不支之时,铁摩勒赶来了,虽然他明知不是安禄山府一众高手的对手,却依然苦苦支撑,要拯救段圭璋……羊牧劳跟他武功相差太远,根本不想认真出手,铁摩勒得以苦苦支撑,但是也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就在二人要命丧当场时,夏凌霜前来拜会安禄山,用一封假的密信,交换二人。
  安禄山发现上当,安府卫士一路追杀,夏凌霜要照顾昏迷的段圭璋,又要抵敌,应接不暇,正在危急时刻,一个在破庙中睡觉的老乞丐出手,吓退安府卫士,救了段圭璋。
  原来老乞丐便是江湖上消失许久的“西岳神龙”皇甫嵩,皇甫嵩知道铁摩勒身世,不胜唏嘘:我跟令尊铁昆仑是八拜之交……
  皇甫嵩行踪漂浮,救了三人后就悄然离去,夏凌霜带着铁摩勒,将段圭章安顿在秦襄府中:在长安,绝对没有人敢来秦襄府上罗唣。
  
  第四集
  铁摩勒决心只身潜入安府,要救出线娘,夏凌霜劝止不了,唯有同去。二人入府,却遇上王龙客亲自把守,夏凌霜引开王龙客,要铁摩勒下手救人。
  王龙客一见夏凌霜,惊为天人,手下却毫不放松,夏凌霜不敌王龙客,匆忙逃避,引开王龙客。
  铁摩勒在安府乱闯,再次遇上王燕羽,王燕羽帮助铁摩勒,施展调虎离山计,骗走王龙客,救出了窦线娘。
  夏凌霜和段圭璋等人集合,惭愧说自己不曾救出窦线娘,这时候铁摩勒、王燕羽带着窦线娘前来,众人松了一口气。
  夏凌霜在京城等候玄宗召见,亲口述说安禄山谋反的事情,没有想到,秦襄亲手将书信交给玄宗,玄宗却十分不满,原来安禄山早已经准备了若干封假信,在他面前说过郭子仪对自己的偏见,还大度地表示不计较,玄宗以为郭子仪的信也不过是假信,更加欣赏安禄山,要郭子仪守好边关,不要干预朝政。
  夏凌霜失望,秦襄告诉他:要郭令公做好准备,安禄山不出一年必反。
  段圭章被迫出手后,觉得坏人作恶,自己已经不能置身事外,于是决定前往飞虎山帮忙。夏凌霜知道飞虎山就在范阳,是安禄山辖地肘腋之间,想要联络作为反对安禄山的势力,于是一同前往。
  在前往飞虎山路上,他们发觉河朔一带绿林大盗都在向飞虎山聚拢,段圭璋深感奇怪,王燕羽巧妙施计,和铁摩勒一起打探出真相:安禄山就命令王龙客聚集绿林败类,要围攻绿林盟主窦令侃,一举铲除就在安禄山肘腋之间的绿林群豪。
  众人加快路途,赶往援救飞虎山,一路上王龙客手下多次骚扰,都被他们挫败。
  王龙客亲自出面阻拦众人救援飞虎山,被段圭璋以高妙剑法击败。段圭璋同时有些奇怪:为什么王龙客总是知道自己一行人的行踪。
  
  第五集
  快要到达飞虎山时,众人房间里连续出现怪事:铁摩勒东西被偷走,留下一把匕首威胁;夏凌霜的行囊中出现血书;王燕羽面上更是被墨汁画花……所有的东西都落款:空空儿。众人一席数惊,却连空空儿真面目都不曾见。王燕羽想起,曾经听人说过,江湖上新出一个高手名叫空空儿,武功高强,不禁有些担心。
  夏凌霜不服,站在屋顶上向空空儿叫阵,空空儿蒙面出现,夏凌霜拉开弓用弹子打他,却发现弹丸不知何时已经被换成了粪弹,大为恼怒。
  段圭璋要众人不要理会空空儿戏弄,赶快赶往飞虎山。
  众人赶到飞虎山时,飞虎山已经被王龙客带来的绿林败类团团围困,众人硬冲不进,却在敌阵中遇上同样是来助阵的天下第一点穴名手韩湛及女儿韩芷芬,一起撤了出来。
  韩湛和窦令侃交情甚笃,所以韩芷芬和铁摩勒是童年玩伴,情同兄妹,此时相见大家都分外开心。
  段圭璋说当务之急必须冲进飞虎山,铁摩勒见不能突围而进,带领众人从暗道进入山寨。
  众人商议对策时,王龙客带领手下精精儿等人前来“拜山”,其实是前来挑战,段圭璋提出要江湖规矩,一对一交手。
  这时空空儿出现,原来他是精精儿师弟,不过是个十八岁的少年,他激段圭璋跟自己单挑,输者必须离开这里,不再插手双方事情。
  段圭璋以为空空儿不过是轻功好而已,真功夫不是自己对手,没有想到,他和窦线娘、韩湛居然都不是空空儿对手,唯有守诺离开。
  
  第六集
  段圭璋离开飞虎山前,将自己剑法和破阵剑传给了铁摩勒。铁摩勒正式拜段圭章为师,终于得窥高深武功门径。
  虽然段圭璋等高手离开,但是窦令侃将飞虎山交给铁摩勒,铁摩勒严密防守,王龙客等人一时也攻不进来。
  没有想到,一夜之间,王龙客和精精儿等人从密道进入飞虎山,就连安禄山手下第一高手羊牧劳也出现了!这个时候,王燕羽终于暴露本来面目:她是王龙客的妹妹,接近铁摩勒等的目的就是为了击破飞虎山!
  羊牧劳出手无情,窦令侃死于羊牧劳手下!
  眼见窦令侃惨死羊牧劳手下,铁摩勒悲愤欲绝,要和羊牧劳拼命,被韩芷芬和夏凌霜救走。
  精精儿不肯放过铁摩勒,要斩草除根,一路追杀下来,夏凌霜不是对手,眼看败北时,空空儿挡住了他,虽然是师兄,但是精精儿对自己这个武功高强的师弟也十分忌惮,终于放过了铁摩勒。
  
  第七集
  空空儿救了铁摩勒,铁摩勒却毫不领情,要跟空空儿拼命,空空儿冷笑离去。
  其实铁摩勒对王燕羽已经暗生情愫,没有想到王燕羽竟然是奸细,更因为自己失误,导致义父被杀,铁摩勒心中无比悔恨,黯然要自杀谢罪,却又被空空儿救了下来。空空儿讥笑他不是男人,在空空儿激将下,铁摩勒顿悟,决心振作。
  夏凌霜看见空空儿激励铁摩勒,奇怪:你也会做好事,空空儿不理她:我乐意!
  这个时候,王龙客占据飞虎山,大开庆功宴,将头功给了王燕羽,但是王燕羽却似乎并没有十分开心。
  铁摩勒独自苦练段圭璋传授的破阵剑法,韩芷芬很是担心他的状态,悉心照料,劝他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铁摩勒说自己要和韩芷芬、夏凌霜一起去请来韩湛、段圭璋等,一起重新夺回飞虎山。
  韩芷芬为铁摩勒的振作开心,和夏凌霜一起上路,走到路上时,铁摩勒失踪了。
  原来铁摩勒支开韩芷芬和夏凌霜,只身前往飞虎山复仇。
  铁摩勒潜入飞虎山,摸回自己以前住的房间,发觉房间已经住了别人:正是王燕羽。
  铁摩勒看见王燕羽,分外眼红,王燕羽要铁摩勒找自己复仇,铁摩勒愤而出手,却不是王燕羽对手,被王燕羽打败。
  
  第八集
  王燕羽并不擒拿铁摩勒,只是讥刺他:你连我都打不过,怎么对付我哥哥?
  铁摩勒发狠,在山中僻静处发狠,王燕羽给他送来吃的,等他练好来跟自己过招……
  铁摩勒屡败屡战,一次次交手,终于在跟王燕羽交手过程中,领悟段圭璋剑法精妙处,三天之后,他终于战胜王燕羽。
  铁摩勒打败王燕羽,也不忍心下手伤她,他想要离开,去找羊牧劳报仇时,被王龙客发现踪迹!
  铁摩勒不是王龙客对手,被王龙客打伤,眼见被擒,被一个蒙面人救走。
  铁摩勒以为是夏凌霜或者韩芷芬救了自己,却原来是王燕羽。王燕羽将受伤的铁摩勒藏于自己闺房,为他治伤,铁摩勒不想领受这份恩情,却又不能反抗。
  这个时候,韩芷芬和夏凌霜知道铁摩勒只身前去复仇,找到段圭璋,段圭璋带领韩湛等众人急忙来救,赶到飞虎山外,遇上空空儿,空空儿欲出手阻止,却被段圭璋大义感动,决心不帮师兄。
  段圭璋等人大闹飞虎山,却没有救到铁摩勒:因为王龙客决定带着王燕羽离去,铁摩勒也被王燕羽带走。
  原来安禄山筹备谋反,从长安回到范阳,要王龙客到范阳城来帮助自己,受伤未愈的铁摩勒被王燕羽放在自己马车里,一起到达范阳。
  
  第九集
  安禄山看重王氏兄妹,让他们住在自己的节度使府邸中,铁摩勒也被王燕羽藏在自己房中,铁摩勒十分恼火,却又没有办法。
  安禄山长子安庆绪喜欢王燕羽,经常殷勤探望,铁摩勒躲在帐后,发现了羊牧劳踪迹:他辅佐安庆绪,一直跟在安庆绪身边。
  铁摩勒暗中寻找机会,想要等自己伤好后,刺杀羊牧劳。
  铁摩勒养好伤,向王燕羽告辞:我暂时不杀你,等我先杀了安禄山、羊牧劳,再来找你兄妹报仇!
  王燕羽为铁摩勒辞行,却被安庆绪发现,安庆绪吃醋,要打铁摩勒,被铁摩勒教训一通,安庆绪回来向羊牧劳哭诉,羊牧劳出手,抓了铁摩勒。
  与此同时,安禄山正在接待龙骑尉秦襄,表面客气,其实却暗藏杀机!因为他知道,玄宗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秦襄是前来考察的。
  铁摩勒被一个神秘人释放,并在神秘人指引下,发现安禄山已经做好玉玺、龙袍,准备登基,铁摩勒偷出玉玺龙袍,交给也被神秘人引来的龙骑尉秦襄:这是安禄山谋反的铁证。
  二人离开后,神秘人露出身影,居然是羊牧劳:他故意要二人发现,逼安禄山起兵造反。
  
  第十集
  秦襄匆匆向安禄山辞别,安禄山起疑,发现自己的玉玺龙袍被盗,立即命令王龙客,在路上假扮强盗截杀秦襄!
  铁摩勒知道王龙客计划,在重围中救出秦襄,秦襄受伤,要铁摩勒骑着自己的黄骠马,奔赴长安传信。
  铁摩勒一路狂奔,王龙客、精精儿等人一路追杀,铁摩勒被追上,关键时刻,皇甫嵩再次现身,救了铁摩勒。
  皇甫嵩不光救了铁摩勒,还传给铁摩勒一套心法,治疗他的内伤,铁摩勒修炼心法时,皇甫嵩又传给他一套配合的掌法,铁摩勒修炼这套“无尘掌法”,内伤痊愈,而且武功再次提升。
  铁摩勒因为身怀重任,辞别皇甫嵩,赶往京城,却再次遇上王龙客,王龙客发现他武功上升很快,更是毫不留情,决定要杀他。
  铁摩勒摆脱王龙客追踪,冲进长安,却发觉自己成了“杀死秦襄”的通缉犯,原来安禄山早已经安排这招,栽赃铁摩勒
  铁摩勒因为急于面圣,得罪杨国忠,根本见不到玄宗,铁摩勒情急之下,藏身在给贵妃送来的荔枝筐中,混入皇宫,向玄宗禀报:安禄山要反!却被杨国忠拿下,要将他斩首。
  关键时刻,秦襄赶回京城,说明情况。
  
  第十一集
  玄宗得讯大惊,立即派铁摩勒缉拿在京城的安禄山之子安庆宗。
  此时安庆宗已经收到父亲飞鸽传书,动身逃往范阳,在路上遇上接应的羊牧劳,羊牧劳却将安庆宗打晕,留给了追来的铁摩勒,露出他的另外一面:皇甫嵩。原来皇甫嵩就是羊牧劳的另一个化身,他两边用力,逼反安禄山,又趁机害死安庆宗,要推安庆绪成为太子,而安庆绪是完全在他掌握之中的
  玄宗立即以安庆宗为人质要挟安禄山,要安禄山即刻进京。
  安禄山犹豫间,羊牧劳杀死使者,逼迫安禄山不顾儿子生死,起兵造反。
  渔阳鼓动,范阳反情传来,玄宗大怒,杀死安庆宗。
  安禄山知道儿子死,立另一儿子安庆绪为世子,渔阳鼓动,以奉密旨讨伐杨国忠为名,发兵直指长安!
  唐兵承平多年,疏于训练,安禄山则谋划多年,士兵训练得力,匆匆招募的唐兵不是对手,安禄山军一路势如破竹,两个月攻陷东都洛阳,安禄山在洛阳称帝,挥兵杀奔长安而来,铁骑直抵潼关!
  前方交战不利,败报一再传来,秦襄回宫,在他举荐下,铁摩勒留在宫中担任侍卫,和秦襄成了朋友。
  前方吃紧,玄宗命令哥舒翰统领大军抵挡叛军,哥舒翰在潼关坚壁拒敌,暂时挡住叛军,让京城暂时松了一口气。
  铁摩勒不愿在宫中当差,主动请命前往潼关前线,辞别韩芷芬家人,前往潼关。
  铁摩勒在哥舒翰帐中意外遇到了夏凌霜,原来夏凌霜是奉郭子仪命来协助哥舒翰的,二人相逢,甚是开心。在潼关关头并肩血战。
  一日夜间,夏凌霜巡城时,一条黑影跃上城头,绝尘而去,夏凌霜大惊:是空空儿!
  夏凌霜告诉铁摩勒:空空儿来了!铁摩勒吃惊:他来这里干什么?夏凌霜说:只能有一个目的:刺杀哥舒翰!
  
  第十二集
  果然,空空儿的踪迹出现在哥舒翰中军帐中,要刺杀哥舒翰!多亏铁摩勒和夏凌霜早有准备,二人联手才挡住空空儿雷鸣电闪般的一击!空空儿一击不中,铁甲武士涌入,空空儿长笑而去。
  铁摩勒深知,哥舒翰是目前唐军抵挡叛军的中坚,如果哥舒翰一死,只怕叛军将长驱直入,无人抵挡了,他要哥舒翰暂避,但是哥舒翰却不肯回避:我要避他,怎么指挥战事?
  铁摩勒深知空空儿轻功卓绝,来去如风,他要下手杀人,自己和夏凌霜挡得住一次,却很难挡住下一次,夏凌霜和铁摩勒设计,要用智计对付空空儿!
  夏凌霜利用空空儿的骄傲,在中军帐的旗杆上悬挂告示,激将空空儿,要空空儿要盗取几人严密看守的大旗。铁摩勒担心:我们看守龙旗,要是空空儿趁机刺杀哥舒翰怎么办?夏凌霜很有信心:空空儿心高气傲,一定会接受这个挑战。
  果然,空空儿前来盗旗,夏凌霜和空空儿斗智,巧妙布置,虚虚实实;铁摩勒和空空儿斗勇,死缠烂打,不认输不放弃。
  空空儿始终不能得手,情急之下,失手伤了夏凌霜,虽然表面不以为意,暗中却悄悄送来特效伤药。
  空空儿终于盗得大旗,得意展开时,被旗中暗藏的毒针刺伤,夏凌霜要他立誓不杀哥舒翰,才给他解药,空空儿高傲,不肯受人要挟,挥刀要斩断自己胳膊!
  铁摩勒挡住空空儿,给他解药:暗器伤人不是君子,我们认输,你赢了。空空儿意外,服下解药。
  空空儿晚上携酒来找铁摩勒,二人在城墙高处喝酒,结为好友。
  
  第十三集
  空空儿是受师兄精精儿委派而来,他回去告诉精精儿,自己放弃了刺杀哥舒翰,精精儿告诉空空儿:不用杀哥舒翰了,因为现在他们有一个更大的计划:刺杀玄宗!
  空空儿不愿再助纣为虐,不参与这次刺杀,精精儿十分不悦,骂师弟糊涂,空空儿劝他回头是岸,精精儿表面答应,暗中和王龙客一起潜入长安。
  王龙客等人潜入长安,寻机下手刺杀玄宗,空空儿知道师兄不肯住手,赶来规劝,王龙客担心刺杀玄宗的计划消息走漏,要精精儿干脆杀了空空儿!
  前方战事告急,铁摩勒回长安报告军情,却收到一个神秘消息,铁摩勒由此发现了王燕羽的行踪!
  铁摩勒跟踪王燕羽,暗中调查,发现王龙客等人都潜入了长安,他明白了他们的目的:刺杀玄宗。
  
  第十四集
  王燕羽来皇宫踩点,被铁摩勒带到一边,铁摩勒告诉王燕羽:你们踪迹已经被发现,赶快离开长安,否则我就要抓你们!王燕羽摇头:我不能。
  这时候,精精儿在酒中下药,要暗害空空儿,空空儿喝下毒酒,精精儿要下手害他,空空儿大笑:你我师兄弟从此恩断意绝!用内力将毒酒逼出,喷到精精儿脸上,精精儿惨叫,脸上被烧出无数麻点。空空儿长啸而去。
  空空儿专门到潼关看望夏凌霜,说自己已经和师兄决裂,二人心中似乎有种情绪,却都高傲,不肯首先说出来。
  王燕羽等人变换住地避开铁摩勒,积极筹划,准备入宫行刺,铁摩勒缜密调查,发现了王燕羽藏身之地,这时候,他也被王龙客发现,双方交手!
  此时的铁摩勒练习了无尘心法,武功已经今非昔比,和王龙客打个平手,王燕羽不肯上来围攻,精精儿出手,却误杀了王燕羽!
  就在这时,秦襄赶到,在秦襄帮助下,铁摩勒将王龙客等人一网成擒。
  
  第十五集
  玄宗知道擒获了安禄山派来的刺客,要亲自审问,秦襄押送王龙客等人去见玄宗,铁摩勒黯然送王燕羽尸体回乡。
  没有想到,王燕羽醒来了,铁摩勒一愣,立即明白是阴谋!
  玄宗在偏殿见王龙客等人,没有想到,到了玄宗面前,王龙客突然发难:原来他刚才不过是假装受伤的!
  眼看玄宗难逃,危急时刻,铁摩勒赶来,挡在玄宗面前,受了王龙客一剑!
  眼见铁摩勒受伤,王燕羽心中震动,被秦襄一掌打伤!
  此时侍卫已经赶到,王龙客眼见不能得手,带着精精儿等人离去,王燕羽受伤,被围攻的侍卫抓住。
  铁摩勒身受重伤昏迷,秦襄将他送到韩芷芬家中,韩芷芬衣不解带,悉心照顾铁摩勒,终于照顾到铁摩勒醒来。
  这时段圭璋夫妻闻讯前来看望,看见此时情状,笑着向韩湛求亲:铁摩勒父母双亡,养父也死了,我这姑姑姑父是他唯一的长辈,可以做主,为铁摩勒和韩芷芬定亲。
  铁摩勒心中不想和韩芷芬定亲,却又没有任何反对的理由,在定亲酒宴上,表情木然。
  铁摩勒好转后,到天牢看望王燕羽,王燕羽因为弑君,要被处斩!
  王燕羽从天牢中提出处斩,秦襄亲自监斩,就在这时,空空儿现身救走了王燕羽。
  空空儿说自己是受人委托救人,带她去看委托人:正是铁摩勒。
  铁摩勒放走王燕羽,他告诉王燕羽:从此你我互不相欠。王燕羽知道铁摩勒已经定亲,黯然离去。
  铁摩勒回头,却看见了韩芷芬。
  
  第十六集
  韩芷芬表示理解铁摩勒:其实王燕羽不是坏人,只是不幸生在王龙客家。
  王龙客胁迫朝中官员杜乾任送假信给杨国忠,诬陷哥舒翰故意闭关不出,意在邀功。玄宗听信杨国忠谗言,命杜乾任担任监军,逼迫哥舒翰出关迎战。
  铁摩勒身体好转,段圭璋开始张罗他跟韩芷芬的婚礼,铁摩勒无奈,只能答应。就在铁摩勒要成亲时,空空儿出来破坏,铁摩勒有些恼火:你为什么要捣乱?空空儿大笑:我只是不想你铸成大错,你问问你的心,可是真心要娶韩家姑娘?
  铁摩勒愣了。
  王龙客设局,假意让一个士兵被夏凌霜擒获,从他口中说出包围潼关的叛军是有三四千人。杨国忠趁机向皇上禀告,李隆基大怒,下旨让哥舒翰出兵。段圭璋等人来到潼关助战,发现叛军粮草藏地,准备一举烧毁粮草。不料被奸细事先通报了消息给王龙客,布下陷阱,反被围困。激斗中,羊牧劳出现,打伤窦线娘。
  羊牧劳杀死窦线娘,因为她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铁模勒悲痛万分,誓杀羊牧劳为姑姑报仇。
  军中奸细估计放走杜乾运,然后将他杀死,陷哥舒翰于危难。消息传到杨国忠之处,再进谗言,诬陷哥舒翰为第二个安禄山。李隆基连下六道金牌,命哥舒翰出战。
  
  第十七集
  杨国忠使计让哥舒翰出兵,哥舒翰明知出关必败,却不得不洒泪出关。果然全军覆灭,潼关失守。哥舒翰被擒,王龙客对外宣称哥舒翰已降,动摇大唐军心。
  为保哥舒翰家小,铁摩勒赶回长安向李隆基禀明一切,玄宗大怒,迁怒杨国忠。
  潼关失守,长安就危急了,安禄山大军压境,玄宗唯有西行避祸。叛军攻入长安,段圭璋等人到九原郭子仪处。
  铁摩勒和韩芷芬正要成亲时,接到开拔指令,立即出发,婚礼作罢,铁摩勒松了一口气,他此时知道:自己真的不想娶韩芷芬。
  玄宗西行避祸,杨国忠兄妹此时还要作威作福,引得军士极为不满。
  车仗到了马嵬坡,大家休息时,浑身浴血的夏凌霜追上车驾:她要杀了奸臣杨国忠,为哥舒翰报仇!
  杨国忠大惊,喝令卫士擒拿,已经苦斗脱力的夏凌霜根本没有力气抵抗,被杨国忠卫士抓住,杨国忠要处斩夏凌霜!
  杨国忠要处斩夏凌霜,铁摩勒夺下杨国忠手中剑,向众军士大声说出杨国忠逼死哥舒翰、致使潼关失守。顿时六军鼓噪,放了夏凌霜,诛杀杨国忠。这时军士又担心杨贵妃以后为哥哥报仇,要求赐死贵妃,包围了玄宗所住的房子。
  
  第十八集
  玄宗以为军士造反,大惊失色,铁摩勒向玄宗表达士兵意愿:要诛杀杨贵妃。
  玄宗无奈,玄宗万般舍不得,但是又无可奈何,只能赐死贵妃。一代名妃,香销玉陨。
  诛杀杨国忠和杨贵妃之后,大军终于开始向前,但是玄宗却对铁摩勒怀恨,赐给他毒酒,要毒死铁摩勒。
  铁摩勒发觉酒中有毒,愤怒而拒绝接受,要离开玄宗而去,当他扶着夏凌霜出来时,却被羽林军重重包围!
  羽林军包围铁摩勒,铁摩勒背负夏凌霜,无法突围,夏凌霜要他放下自己,但是铁摩勒却不肯,渐渐无力……
  秦襄眼看情况危急,无奈之下,他做出了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行为:挟持玄宗!
  玄宗只能答应放走铁摩勒,秦襄将自己的黄骠马送给铁摩勒,要他快快离去。铁摩勒要秦襄跟自己一起走,否则玄宗不会放过他,秦襄拒绝,打马,黄骠马一声长嘶,带着铁摩勒和夏凌霜离去.
  铁摩勒离开后,秦襄放开玄宗,跪地请罪:自己不得已挟持君王,罪不可赦!秦襄拔剑,自刎谢君!
  铁摩勒带着夏凌霜,前往郭子仪大军,帮郭子仪抵抗安禄山。
  
  第十九集
  各路英豪纷纷赶来郭子仪军中,这时皇甫嵩也前来,帮助铁摩勒打通经脉,令他武功更上层楼。
  夏凌霜逐渐恢复,这时段圭璋、韩芷芬等人也先后来投义军,共同抵挡安禄山叛军。这时皇甫嵩悄然离去——他似乎不想见段圭章等故人。
  太原告急,夏凌霜铁摩勒等人带兵前去救援,夏凌霜和空空儿吵架后,独自在营外散心,被王龙客抓走!
  王龙客抓到夏凌霜,要强逼夏凌霜嫁给自己。
  
  第二十集
  铁摩勒、空空儿深入敌营,要拯救夏凌霜,却遇上了王燕羽。
  二人相见,心中无限感慨,但是都不曾说出口,王燕羽知道铁摩勒是来救夏凌霜的,于是二人只谈救人,不谈风月。
  王燕羽给夏凌霜带来空空儿口信,夏凌霜和铁摩勒等人串通了计划……
  夏凌霜答应王龙客成亲,但是在成亲前,先要到铁佛寺烧香还愿,王龙客大喜,但是还是在铁佛寺暗中布置了人手:他害怕夏凌霜跑掉。
  夏凌霜到铁佛寺烧香,铁摩勒和空空儿前来接应,却被已经有安排的王龙客包围,堵在万丈悬崖边。
  空空儿哈哈一笑,取出早已经准备好的滑翔伞,从悬崖上飞翔而下!
  在王燕羽帮助下,铁摩勒和空空儿救出夏凌霜,并且利用这个机会,调开王龙客兵马,里应外合,解了太原之围。
  众人救到夏凌霜,都十分高兴,最高兴的是空空儿,他终于和夏凌霜心心相映,相互表白。
  庆功宴上,铁摩勒开玩笑要空空儿和夏凌霜定亲,空空儿拿出自己随身的玉簪作为媒定,段圭璋看见空空儿怀中的玉簪,大惊:原来空空儿就是他失散十八年的儿子段克邪!
  原来十八年前,段克邪在乱军中失散,被精精儿的师父收养,并且学得一身本领,他虽然是精精儿师弟,但是武功却远远高于精精儿,不过师父死后,精精儿继任掌门人,空空儿的师父本来就是介于正邪之间的人物,从来不曾教给空空儿正义道理,所以空空儿也帮着师兄做了写坏事,但是结识铁摩勒和段圭璋后,逐渐明白了人间正义,终于和精精儿决裂。
  大家恭喜段家全家团聚,段圭璋高兴之余,告诉空空儿,你和夏凌霜不能成亲,因为当年我们帮你给史家女儿史红梅定亲,虽然史家全家下落不明,但是我们要信守承诺……空空儿却根本不买账:其他事情我可以听你的,这件事不行,我喜欢夏凌霜,就要跟她在一起,为什么要跟一个我根本就没有见过的人成亲?父子二人闹翻!
  
  第二十一集
  夏凌霜不忍看他父子反目,留书一封,前往睢阳守城。
  段圭璋父子闹翻,韩芷芬来做和事老:现在史家小姐死活都不知道,那么婚约是否有效就更加不知道了,一切等有了史家小姐消息再说吧。
  段圭璋将此事暂且寄下,空空儿的话却极大震撼了铁摩勒,他也开始思考:我明明喜欢王燕羽,为什么却要和韩芷芬在一起?
  段圭璋暗中提醒空空儿:要解决这问题,只要找到史家小姐消息就可以,安禄山手下有一位叫王伯通的武将负责当日的行动,他知道下落。
  铁摩勒和空空儿要出发前往洛阳,路上遇见一名叛军军官耀武扬威,铁摩勒愤而诛杀之,才发现此人是史思明侍卫,前往安禄山皇宫担任侍卫,段圭璋心中生出一计,要身形和军官比较接近的铁摩勒以这个军官的名义,混进皇宫,寻找王伯通。
  铁摩勒以该军官身份进入洛阳,到皇宫当值。
  铁摩勒费尽周折,找到了王伯通消息:王伯通已经死了。
  
  第二十二集
  铁摩勒叹息:王伯通已经死了,线索又在这里断了,丧气,建议离开皇宫。空空儿不肯走,说他总觉得还会有什么事发生。
  这时候,安庆绪向安禄山提出要迎娶王燕羽,安禄山答应。安禄山心中另有计划:他要在婚宴后废去另立太子。
  安庆绪得知安禄山的计划,在羊牧劳的唆使下,决定学李世民,发动政变,逼父退位。羊牧劳说最好的时机就在婚筵之上??
  圣旨下,封王燕羽为太子妃,王燕羽惊呆,想要逃走,被王龙客追上,王龙客叹气,放她走,王燕羽害怕自己走后牵连哥哥,哭着答应,留了下来。
  
  第二十三集
  铁摩勒知道情况,在空空儿协助下摸进王府,要问个究竟,却无意中发现王燕羽的亡父就是王伯通,觉得其中大有蹊跷,王燕羽的奶妈终于说出真相:王燕羽是王伯通从战场上带回来的,其实她就是史红梅!
  王燕羽听闻消息,知道其实王伯通和安禄山是屠杀自己全家的敌人,不再留恋,跟铁摩勒一起逃走。
  安庆绪亲自带兵追赶,奶妈受伤,为了要王燕羽逃走,奶妈不惜自杀身死!
  王燕羽痛不欲生,被铁摩勒和空空儿救走。
  安庆绪没有追回王燕羽,心中郁闷,羊牧劳隐瞒王燕羽逃走的消息,继续筹备婚礼:他要借婚宴除掉安禄山。
  
  第二十四集
  王龙客要见妹妹,却被拒绝,他心生怀疑,暗中调查,发现了羊牧劳的阴谋,王龙客大惊,要密报安禄山,却被精精儿出卖,落入羊牧劳手中。
  王燕羽在段圭璋面前,解除了和空空儿的婚约,空空儿大喜,前往睢阳通知夏凌霜。这时候,王燕羽听说哥哥的消息,决定回洛阳救哥哥。
  铁摩勒想去帮王燕羽,却又担心韩芷芬的态度,韩芷芬知道他心事,劝他去帮王燕羽。
  王燕羽回到洛阳,找到精精儿,将自己带给羊牧劳:放了我哥哥,我愿意配合你。
  其实这时候,王燕羽下了决心:她要在婚宴上刺杀安禄山,为自己父母报仇,然后自杀。
  婚宴开始前,羊牧劳放了王龙客,王龙客要通报安禄山,安禄山却已经出发了——一切已经无可挽回。
  在王燕羽前往东宫的路上,铁摩勒杀出来,要救王燕羽,王燕羽却不要他救,怀着必死决心前往太子府。
  婚宴之上,王燕羽要刺杀安禄山,却被精精儿制住。
  这时候,羊牧劳的计谋发动,安禄山其实早有防备,但是还是羊牧劳狡猾,控制局面。
  羊牧劳要安庆绪亲手杀死安禄山!然后宣布王燕羽刺杀安禄山,安庆绪登基。
  安庆绪登基,封羊牧劳为国师。
  王燕羽因为“弑君”,要被处斩,铁摩勒和王龙客联手劫法场:原本是死敌的他们,为了共同所爱的人,第一次联手。
  二人救出王燕羽,此时羊牧劳出现拦截,王龙客拼死抵挡,身手重伤,铁摩勒挡住羊牧劳,要王燕羽带着哥哥离开。
  
  第二十五集
  王龙客伤重,死在妹妹怀中。
  铁摩勒落入羊牧劳手中,正当他准备慷慨赴死时,羊牧劳摘下了一直戴着的面具,他就是皇甫嵩!
  铁摩勒呆了,羊牧劳说:我真正的身份,不是羊牧劳,也不是皇甫嵩,而是你的父亲铁昆仑!
  18年前,乱军之中,铁昆仑并没有死,而是身受重伤,被安禄山救醒后,卖身投靠了安禄山,因为愧见往日朋友,所以改换身份,以羊牧劳的面目出现,成了安禄山手下第一高手!
  铁摩勒第一次大闹安禄山府,铁昆仑就已经认出他,所以后来几次用皇甫嵩的身份救了铁摩勒,并且传他武功。
  一瞬之间,铁摩勒的世界彻底崩溃:杀死安禄山、为父母报仇是他人生的第一目标,杀死羊牧劳,为义父报仇是他的人生第二目标,现在父亲没有死,而且父亲就是杀死义父的凶手……铁摩勒的人生一下子全部空了!
  铁昆仑要铁摩勒做自己的助手:权力才是这个世界最好的东西,现在安庆绪对我言听计从,只要我们父子联手,利用安氏叛军打败唐军,天下就是我们的!
  铁摩勒拒绝了父亲,被羊牧劳一掌打死!
  铁摩勒被埋在乱葬岗,幽幽醒来,原来羊牧劳只是要他知道死亡的滋味。铁摩勒说自己宁死也不会跟他合作。羊牧劳放他走。
  铁摩勒逃到一个小村,被铁匠一家收留,他留下来打铁,决心退出江湖:他不会与父亲沆瀣一气,但是也不能与父亲为敌。
  
  第二十六集 
  韩芷芬担心铁摩勒,前往洛阳寻找,没有找到摩勒,遇上同样找摩勒的王燕羽,二女落入精精儿手中,紧急关头,被从睢阳赶来的空空儿所救。
  此时睢阳告急,夏凌霜突围向郭子仪求救兵,被一路追杀受伤,被皇甫嵩所救,夏凌霜将告急文书给了他,叫他帮自己前去搬救兵。
  空空儿根据蛛丝马迹,判断摩勒已经离开洛阳,三人一路追寻,遇上夏凌霜,四人找到了铁摩勒藏身的村庄,铁摩勒躲避不见。
  四人终于找到铁摩勒,铁摩勒不肯出山,宁愿在山中隐居打铁。
  但是乱世之中,安有桃源?叛军强征收留摩勒的善良铁匠入伍,铁匠不从,被全家杀死,铁摩勒赶回来时,已经是一片火海!
  铁摩勒伤心之余,杀死叛军,这时又听夏凌霜说皇甫嵩搬救兵的事情,大惊:他就是羊牧劳!
  铁摩勒带着她去通知郭子仪,当他们赶到郭子仪大帐,已经迟了一步:郭子仪已经派出一万救兵,要皇甫嵩带领前往援救。
  铁摩勒大惊:必须赶去通知张巡,否则睢阳可能会被出卖!
  铁摩勒和空空儿手持郭子仪调兵虎符,立即赶往睢阳,但是为时已晚,皇甫嵩已经将来援的一万唐军带入叛军包围圈,唐军全数被歼,尸横遍地,陪同的韩湛也死于羊牧劳之手。
  
  第二十七集
  铁摩勒悲愤难平,后悔不已:要是我早点说出皇甫嵩的真面目,就不会……但是他还是不能说出,皇甫嵩就是自己的父亲,就是坏人……
  铁摩勒化悲痛为力量,和空空儿冲入叛军的千军万马之中,跟段圭璋、夏凌霜等人一起退入睢阳城。
  睢阳城已经被围许久,城中已经粮绝,全靠树皮草根充饥,但是张巡却依然苦苦坚持,铁摩勒和空空儿深刻领会了“为国为民,侠之大者”的道理。
  铁摩勒等人协助张巡守城,浴血奋战,一次次打败叛军进攻,但是段圭璋也看出来,没有援军的情况下,很难再坚持。
  铁摩勒自告奋勇,突出重围前去搬取救兵。
  铁摩勒千辛万苦突破重围,冲回灵武,此时郭子仪已经出征攻打长安,铁摩勒向皇上求救兵,皇上不肯发兵,铁摩勒激愤之下,咬断自己手指头!皇上无奈,给了铁摩勒兵符。
  铁摩勒点兵,才发现皇上给自己的,不过是一千老弱残兵。
  铁摩勒明知无济于事,仍然带着一千军冲破重围进城,进城之后,兵马已经所剩无几。
  张巡看见这么一点援军,明白已经是最后关头。张巡小妾为了节约粮食,自杀身亡。夏凌霜被深深感动,
  
  第二十八集
  王燕羽看见铁摩勒平安归来,欣喜,韩芷芬看出二人关系,黯然,强忍难过,决心成全二人。
  这时,叛军大举来攻,羊牧劳、精精儿等武林高手首先进城,在城中四处放火,制造混乱,段圭璋等人和羊牧劳缠斗时,睢阳城终于被敌军攻破!
  段圭璋和羊牧劳大战时,铁摩勒原本要上前相助,但是面对羊牧劳,终不能动手,导致段圭璋被羊牧劳掌力所伤,生命垂危!
  段圭璋临死,铁摩勒悔彻心肺,段圭璋说其实自己在动手过程中已经知道羊牧劳就是昔日故人铁昆仑,但是天下大事,岂能因为私人感情就改变?
  铁摩勒终于明白,抛开个人恩怨,以社稷为重!
  段圭璋生命垂危,弥留之际,一直不肯叫他“爹”的空空儿终于叫了,段圭璋含笑而去。
  众人安葬段圭璋,准备投奔郭子仪大军,为平叛冲锋。空空儿却决定前往洛阳,刺杀羊牧劳,为自己的父亲复仇。
  铁摩勒犹豫良久,决心协助空空儿,杀掉羊牧劳这个恶人。
  此时羊牧劳已经完全控制燕国朝政,安庆绪不过是个傀儡,安庆绪已经看出,羊牧劳下一步,一定是要废掉自己,即使是性格懦弱,他也要垂死挣扎:他设下埋伏,要杀死羊牧劳。
  
  第二十九集
  安庆绪的埋伏早在羊牧劳预料中,他轻松地解决了安庆绪的伏兵,逼安庆绪将皇位禅让给自己,安庆绪惊惶答应,羊牧劳正在得意时,没有预料到的两大高手出现:空空儿和铁摩勒!
  因为事发突然,铁摩勒有机会杀死羊牧劳,但是面对自己的父亲,他这一刀就是劈不下去!
  对于羊牧劳这样的绝顶高手,一旦机会失去,就不可能再制服他。空空儿和铁摩勒唯有逃跑。
  空空儿质问铁摩勒为什么不下手?铁摩勒只得说出实情,空空儿冷笑:好,等你爹做了皇上,你就是太子。
  空空儿生气离开,铁摩勒黯然买醉,却中了毒药,武功全失,落入精精儿手中。
  羊牧劳授意精精儿百般折磨铁摩勒:他要儿子承受自己当年承受的痛苦,要他理解自己,最后变成和自己一样的魔鬼!
  精精儿百般折磨铁摩勒,要逼出他人性中最恶的一面,铁摩勒却始终正气凛然,羊牧劳无奈,只有使出最后一招:他抓了王燕羽,给王燕羽灌下慢性毒药,逼迫铁摩勒就范。
  铁摩勒为了救燕羽,被迫承认了羊牧劳这个父亲。但是仍然不肯替羊牧劳卖命,羊牧劳不急:你会变成我的。
  此时郭子仪大军收复长安,围攻洛阳,要收复东都。空空儿和韩芷芬潜入洛阳,要寻机救出王燕羽,却发现铁摩勒已经认了羊牧劳这个父亲,空空儿一气之下撒手离开,韩芷芬混入羊府做丫鬟,发现了中毒昏迷的王燕羽,知道了铁摩勒的苦心,她决心救醒王燕羽。
  
  第三十集
  兵临城下,羊牧劳放弃登基,决心牺牲安庆绪这个傀儡,和郭子仪达成投降协定。
  双方约定在城外受降,羊牧劳却早有阴谋,要将郭子仪等人骗到山谷中烧死,自己从暗道逃走。
  铁摩勒知道了羊牧劳的阴谋,假意归顺父亲,暗中通知空空儿,空空儿明白铁摩勒是伸在曹营心在汉,定下了计谋!
  会见当日,郭子仪做好埋伏。空空儿身背杀父之仇,决意跟羊牧劳拼个你死我活。羊牧劳带铁模勒出现,要求郭子仪到谷中受降。
  
  第三十一集
  韩芷芬为了救醒王燕羽,不惜以身试毒,以自己的生命,救醒了王燕羽,成全她和铁摩勒。
  铁摩勒要跟随羊牧劳出发,却被羊牧劳制住:原来他知道铁摩勒会通知郭子仪,所以故意要铁摩勒知道自己的阴谋,其实阴谋背后,还有更大阴谋!
  山谷之中,受降之时,羊牧劳放火,郭子仪等人早有准备,抢先进了暗道,要烧死羊牧劳,没有想到,他们上当了:羊牧劳就是要他们进暗道,将郭子仪等人全部困在暗道之中!
  羊牧劳趁唐军三军无帅,大举进攻,眼看胜利,郭子仪带着安庆绪等人出现了:铁摩勒及时赶到,救了他们!
  安庆绪决定投降,羊牧劳当然不允,他要抓回安庆绪,控制局面,铁摩勒拼死抵抗,不是对手。
  羊牧劳抓住安庆和精精儿时,精精儿暗算羊牧劳,铁摩勒为羊牧劳挡了一剑,身中剧毒!
  羊牧劳用全身功力,救了儿子性命,全身武功尽散,什么皇图霸业,也都彻底心灰意冷,从此绝迹人间,下落不明。
  郭子仪大军进攻,攻克洛阳!
  洛阳收复,一片欢快,铁摩勒和王燕羽等人参拜了段圭璋等人陵墓,深深感叹:其实真正大侠,乃是以天下太平为最高境界。

发表评论  | 回到页首  |  上一部:天龙八部(胡军版)   |  下一部:流氓大亨

  评论载入中,请稍候.....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夹 | | 友情链接:乐惠族
说明:视频均为互联网搜索结果,本站不制作、上传或存储任何视频。
2004-2013 飞时网——精彩影视,就在飞时 www.flydays.com [鄂ICP备050144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