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留言本  加入收藏夹
注册   |   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  >>  台剧  >>  爱在有情天
爱在有情天
5.5分(2人评分)
爱在有情天在线观看列表1:
爱在有情天分集剧情(仅供参考,请以实际视频为准):

片 名:爱在有情天
片 长:40集
导 演:李慧珠 蔡兴平
编 剧:陈十三
主要演员:
马景涛--饰沈悠然 陈秀雯--饰阮曼清
马苏 --饰孙秀冬 李香琴--饰孙二奶奶

分集剧情:
  第1集
  由肇庆向南行,经过白桦树林、妃子湖,再向日落的方向行一日,就可以见到心泉小乡,小乡的村长沈悠然,正背着行动不便的母亲斤嫂,跟弟弟沈自然、四叔公、十三叔公、只八岁的廿七叔公、众男乡民,斗快的往山坡上跑去,最后悠然胜了。沈家祠外空地上,举行祭祖仪式。众村民举起火把,跳舞唱歌,还喝最后一酲心泉小乡的特产心泉清酒。喝罢清酒,就抽老婆签,虽然六十岁的四叔公抽中了,但他却让给村长悠然。媒婆兰来提亲,就是岐山村的私塾女教师阮曼清,二人素未谋面,悠然托煤婆兰带了一封信给曼清,曼清看过信后,对想象中的悠然蛮有兴趣,决定连夜赶路,带同弟弟翰滔,前往心泉小乡见悠然一面。曼清来到小乡时,刚碰到蝗虫来袭,悠然带众村民用火驱虫,怎料稻田却给全烧光了。曼清想见悠然,悠然为了不想连累曼清捱穷,叫人对曼清说,把婚事取消,曼清心有不甘,扰攘不休,廿七叔公赶她走,若坚持要嫁的话,就嫁四叔公好了。
  
  第2集
  曼清无奈地走了,悠然想亲自和曼清道歉,追了上去,二人虽然近在咫尺,却无缘相见,在近距离擦身而过。悠然同弟弟自得来到六合镇,准备以蕃薯作利息,望孙家能将田租拖延点时间,此时正是孙家二老爷孙立六十大寿。孙家下人庆龙,将大小姐孙秀冬用木桶偷运出外,准备私奔,却被孙家舅老爷江亮仁发觉,押着他们去见孙家当家二奶奶,二奶奶给了庆龙一笔钱,打发他走了。秀冬推了未婚夫宝军落楼梯,被悠然亲眼看到,秀冬要悠然守口如瓶。刘省长大兴问罪之师,因孙二爷祝寿时辰刚到,二奶奶承诺,事后会给刘省长一个满意交待。二爷因早年中风,痊愈后变得有点痴呆;二奶奶正领着众人向二爷祝贺之时,下人忽然传来噩号,孙家长子孙秀风,在归家途中,被贼匪所杀,尸体正在门外。玄天居士指出,要将秀风葬在岐山村的风水地,二奶奶着亮仁去办,赔钱将岐山村的居民迁走。孙家大老爷孙鸿,要立戏子陆世康为继子,代替死去的秀风,二奶奶只道一切都要等过了尾七再算。
  
  第3集
  亮仁带着手下来到岐山村,要众人三天之内迁出,每户赔偿五个银元,以作搬迁之用,曼清与之辩论,只得五个银元委实太小,又所有人如何能在三天内搬得走,亮仁通通不理,三天后若然还留在岐山村的话,一定会用武力来赶他们走;曼清和父亲商量过后,决定自己带领着一班村民,走去六合镇孙家,直接和二奶奶对话,辩之以理,感之以民情,望二奶奶通容一下。曼清与村民来到孙家灵堂内,与二奶奶讲道理,为何只给五个银元那么少,叫那班村民如何去处理日后生活,二奶奶瞥了亮仁一眼,原来二奶奶之前曾说过,会给五十银元,作每户的赔偿,这时下人又来报,秀冬逃走了。秀冬逃离孙家,遇上岐山村村民,被掳走时,刚巧悠然自得经过,便跟着去了;悠然自得跟到一间石屋来,偷偷潜入石屋,将秀冬救了出来;悠然背着秀冬回到孙家,二奶奶大喜,望着二人,似有所感。孙大爷谈及孙家后裔的事,二奶奶决定替秀冬入赘夫婿,大爷追问找何人入赘,二奶奶淡淡然的说道,她自有分数。
  
  第4集
  孙二奶奶找来悠然,要他与秀冬成亲,入赘孙家,改姓孙,以后所生的子女,均为孙家的人,悠然大愣不已,二奶奶承诺,只要他肯入赘,只要有孙家一日,心泉小乡世世代代,每家必会丰衣足食,悠然需要时间考虑。悠然心情忐忑不已,回到心泉小乡,却见廿七叔公因饥不择食,误吃有毒草菇,正在发热发病,又没钱找大夫,悠然只有整夜陪着廿七叔公,希望他能渡过难关,而其它村民亦正在继续捱肚子,苦不堪然,悠然这时想起了二奶奶的说话,心内更为惆怅。廿七叔公捱到天明时死去,悠然悲痛莫明,这时古叔带着大量美味食物来到心泉小乡,送给小乡村民吃,村民当然欣喜若狂,再没有食物的话,就会活活饿死,悠然为了全村村民的生命,遂应承入赘孙家。悠然在沈家祠堂向众村民告别,放弃祖姓,众人泣不成声,悠然母亲斤嫂更是哭成?人。古叔带悠然来到孙家,二奶奶着悠然先住下来,习惯一下,各人都对悠然冷言冷语,秀冬更加是毫不理睬,唯一对悠然好的就是大爷的妻子思雨。
  
  第5集
  悠然对曼清退婚之事有愧,遂亲自前往岐山村,欲向曼清说声对不起;曼清此时,正赶往六合镇,去见清华大学的教援,就在途中,和悠然遇上,曼清驾着的单车,飞快的经过悠然,二人近距离互望了一眼,又再擦肩而过。悠然来到岐山村,见到曼清父亲阮怀文,才知道曼清刚走了;而曼清往六合镇途中,遇见媒婆兰,才又知悠然去了岐山村找她,二人始终无缘相见。孙家举行悠然入赘的婚礼,进行了一连串隆重仪式之后,夜里孙家大排宴席,众亲属宾客借故向悠然灌酒,怎料悠然酒量惊人,众人折服,二奶奶面上有光,此时孙大爷却追打思雨而出,大爷怒不可歇,直指思雨与人私通,有了身孕,思雨豁了出去,折穿大爷原来是太监的身份,一场婚宴几成闹剧收场。秀冬叫悠然宽衣洞房,待悠然脱光衣服就赶了悠然出房,还关上了房门,不许悠然入去,下人报知二奶奶,二奶奶吩咐上下,谁都不要理;悠然光着身子,在后花园游荡之际,来到大爷的住所清心斋外,忽然听到思雨惨叫声,遂寻声而去。
  
  第6集
  悠然来到清心斋,听到惨厉的叫声,遂声找去,见到大爷正在毒打思雨,悠然忙上前阻止,却被大爷逐离;这晚悠然无处可去,就在大厅睡了一晚。翌晨,孙家各人急往大爷住处清心斋,见思雨已然上吊死去,二奶奶脸色铁青,大爷若无其事,徒剩悠然为思雨而悲。悠然见二爷胡言乱语,又说笼中雀给放了,要去追,就这样走了,悠然追着二爷去。悠然几经辛苦,终于追到二爷,循着二爷的目光,悠然看到思雨被曝尸荒野,二爷大哭,悠然悲不忍睹,二人合力把思雨埋葬;英姑和洪权来到,便把二人拉了回去。曼清正在学校教书之际,失踪多年的母亲戚绮花竟然回来,怀文开心不已,曼清和翰滔反而对这个母亲有些不悦,因当年一声不响,绮花就抛下他们一家三口,远走去了。秀冬以为悠然带了二爷出走,弄得二爷害了病,更加对悠然不揪不睬,悠然忍无可忍,竟将秀冬赶出房外,这间房悠然是有份儿的,秀冬可选择留与不留,却不可不让悠然在房中睡,秀冬大发脾气,竟将花盘掷向悠然。
  
  第7集
  秀冬对悠然一贯冷漠,悠然最后只有决定离开孙家了,他拿着行李,在六合镇街上,刚遇上正为绮花事郁郁寡欢的曼清,二人这次被此相认了。这是悠然和曼清第一次见面,二人互道衷情,各有各表达心中的不快,二人同时释怀,便各自归去各自原本要行的路。悠然回到孙家,秀冬竟想悠然带她去见思雨的墓;秀冬来到墓前,禁不住流下眼泪来,悠然明白秀冬心情,还说大家既成夫妻,不如想办法开开心心生活下去,秀冬伏在悠然身上饮泣起来。绮花去了河边,欲投河自尽,怀文、曼清和翰滔来到河边,和众村民合力,把绮花救回,一家人终和解团聚,冰释前嫌。孙家早饭的时候,秀冬对悠然态度已经完全改变,二奶奶知道秀冬终于肯接受悠然,和二人成为了真正的夫妻,当然开怀极了,且希望二人早生贵子,二奶奶更让悠然在孙家的生意上,做一点差事。春去秋来,已过了一年,一天,丫鬟兴奋来报,说道秀冬已有身孕,孙家上下都高兴莫名,但秀冬却忧从中来,悠然奇怪问她何以如此担心呢?
  
  第8集
  原来秀冬的身孕是中了空宝,秀冬大发脾气。大夫来为悠然诊治,大夫不敢武断悠然不育,提议送悠然往广州找西医检查,还暗示秀冬也一起检查,二奶奶有些明白了。曼清在学校正在教学生,忽有三个流氓虎、威、成来到,原来是绮花的债主找了上门,要捉绮花走,幸其它村民也来帮手,才将流氓赶走。怀文为免连累村民,着曼清和绮花远走广州,暂时避一下风头。来到广州,悠然已被扒了银包,英姑介绍她的得力助手庄宁给悠然认识,庄宁拍心口保证,一定帮他找回的。西医帮悠然检验完毕之后,护士又叫秀冬去验,秀冬愕然,但英姑和古叔极力提议秀冬去验身,秀冬不胜其烦,答允入内检查。众人回到旅馆,庄宁已替悠然找回银包,悠然佩服庄宁之能事,庄宁说带他们四处游玩,秀冬当然雀跃。曼清和绮花来到广州没多久,已被虎、威、成遇上,追逐一番,二人终被捉着,还饱尝了拳脚。二奶奶收到电报,原来不育的竟是秀冬,二奶奶在二爷面前诉苦之余,还立下决心,不会给这头家散的。
  
  第9集
  二奶奶知道秀冬不育,随即决定,要亲自去广州一趟;来到广州后,找着英姑,已有打算,叫英姑去找一个身家干净的女子,二奶奶的打算,正是要借腹生子!庄宁替英姑找来了刚被流氓捉着的曼清,二奶奶十分满意,就要借曼清的肚,来替孙家继后香灯,庄宁便利用殴打绮花,来迫曼清就范,虽然曼清被绑上双眼,但仍听到绮花被流氓们打得死去活来,曼清百般无奈之下,只有答应。英姑找来悠然,二奶奶向他讲,真正不孕是秀冬,现在要悠然和另外一个陌生女子结合,生下孙家的后代,承继孙家,悠然只觉太过荒谬,夺门而去。悠然本来准备和秀冬去旅行,也借此避开二奶奶的迫逼,但二奶奶抢先一步,跟秀冬说出她不育的真相,秀冬开始时没多大反应,只是不想旅行,要返旅馆休息。夜兰人静的时候,秀冬真的伤心了,是一个女人不能生育,发自内在的伤心,悠然只有紧拥着秀冬,尽力的安抚她,还应承会带一个孩子回来给她。庄宁来到一间荒僻的石屋,正是安置着曼清的地方。
  
  第10集
  石屋内,曼清却吃不下咽,只求能发一封电报回岐山村,向爹及弟报平安。悠然终于要屈服,在一个冷雨晚上,瞒着秀冬,跟随古叔离去,开始承受封建下安排的七个借腹生子的晚上。黑暗的石屋房间内,悠然和曼清同样被绑着双眼,二人都不准开声和揭开眼布,就这样,两个本有夫妻缘份的一对男女,共处一室,却是对面不相逢。这时,悠然手刚触着曼清,曼清已经怕得要命,悠然不敢再进一步,第一晚未能成事;第二晚悠然入到房中,才用手抚摸曼清面部,就知道她被打伤了,悠然大怒,冲出房外,跟流氓们推撞喝骂,曼清心下一动。二奶奶得悉悠然未依计行事,竟找来斤嫂和自得以作要挟,悠然即使满腔悲愤,却是无可奈何,被迫屈服。第三晚,悠然替曼清搽药酒,曼清感激;悠然回到旅馆,秀冬竟然大发脾气,变得横蛮无理,悠然对秀冬失望,更思念石屋中的女子。斤嫂临别时给了悠然一瓶心泉清酒,悠然就在第四晚,给曼清喝这酒,曼清对悠然已经不再那么抗拒,二人就在此晚,成其好事。
  
  第11集
  悠然和曼清就在酒精的催促下,好事已成,曼清忍不住哭了,悠然也觉得心中有愧,便在墙角上刻了「对不起」三个字。悠然走后,曼清也看到这三个字,这一份歉疚和心意,却把两人的感情再推进一步。二奶奶知道悠然和曼清已成好事,开心不已,此时秀冬常常因为小小事情,就对悠然大发脾气,二奶奶劝她,以后要好好注意夫妻关系。孙家内,世康来到粮仓,说要接管大部份帐目,亮仁当然不允,大爷来到,要世康查帐,果然发现帐目有异,亮仁心虚,会尽快追回所欠债项之事,而孙家管帐之权,顺理成章落入了世康之手。孙家三姑娘孙美娥,知道大哥孙大爷可能会手握大权,便主动巴结,希望大爷给多一些工作给她的丈夫贺永年去做,大爷却说已全由世康接管,美娥大感没趣。第五晚,曼清捉着悠然的手去触摸墙角,摸到「明白」二字,悠然心下释然,二人这晚忘情的再次发生关系。二奶奶警告悠然,七晚过去之后,不能再记挂着石屋那个女子,若再纠缠落去的话,二奶奶是不会放过她的。
  
  第12集
  不知对方身分的悠然和曼清,在石屋内第六晚,已经打破所有隔膜,忘我尽激情。剩下最后一晚,终归包不住火,借腹生子的事终于被秀冬知道了,秀冬激动得无以复加,悠然正往石屋途中,二奶奶只得派快马追截悠然。悠然回到旅馆,秀冬二话不说,便上前怒掴悠然!另一边厢,曼清就在石屋内,空等了一晚;七晚虽已过去,但曼清已是心中受创,一直食不下咽,就算勉强吃了下去,都全部呕吐出来,绮花心痛不已,庄宁也怕这样下去,会影响曼清怀孕,便把曼清带到一处花街柳巷的地方,叫三元里,庄宁找着一个叫乔姨的老太婆,请求她收留曼清,还希望能在这处生仔。二奶奶刚回到六合镇外时,已经见到被大爷辞退的老帐柜茂叔,他在此等候着二奶奶,二奶奶愠怒,带茂叔回孙家,和大爷再来一次角力。秀冬不在众人面前揭发悠然的丑事,算是给足了面子,但和悠然独处时,怨恨之情就表露无遗,悠然百般劝解亦没有用处,刚巧世康经过见到,秀冬又和悠然像演戏般,扮成恩爱夫妻一样。
  
  第13集
  世康布下天仙局,使亮仁输了大钱,迫使亮仁回孙家偷取地契来扺押,美娥、永年和洪权带着手下,伏击着刚从账房内出来的亮仁,还大叫大嚷捉贼,孙家上下都被惊动而出来,大爷和世康直指着亮仁手上的地契为证,二奶奶不发一言,亮仁狡辨,不是偷东西,只是拿来看看而已,二奶奶扮无知。亮仁一事,最后虽然不了了之,可是大爷已成?令世康取代亮仁地位,在账房掌权。大爷险胜一着,二奶奶只得伺机再动。庄宁将曼清交给乔姨,不断迫曼清进食,曼清苦不堪言。但乔姨岂是寻常辈,一番手段,曼清肯乖乖的进食,随即又迫曼清干苦活,此时曼清这才惊觉,乔姨竟是个盲的!曼清心绪不宁,常打烂东西,乔姨将一樽打胎药交给她,不想要孩子的话,不如打掉算了,曼清心神恍惚,终决定放下打胎药。这时一个雏妓美凤逃到曼清这里,曼清想救她,但乔姨一杖就打断了美凤的手肘,还把美凤带回妓院。乔姨在妓院拿了赏钱,便往赌场走去,结果将赏钱全都输掉了。
  
  第14集
  世康往找二爷,欲想将二爷的印章哄骗到手,二爷不肯,世康辱骂二爷,被秀冬经过听到,双方吵骂声,惊动了众人,但二爷口齿不清,无法指证世康,秀冬气极,但也让秀冬明白到,若再坐视不理,大权一旦落入世康手中,将不堪想象。秀冬决定还击,假装已有身孕,亦即是孙家终于有了真正血脉,二奶奶喜上眉头。另一边,大夫替曼清把脉,曼清果真有孕,英姑将此消息告知二奶奶,二奶奶大悦,亦将这个消息,说给悠然听,却要悠然守秘密,暂时不可让秀冬知道,免生枝节,悠然答允,但心里面,却更是思念这个共渡六晚,同病相怜及从未谋面的女子。曼清时常与乔姨闹气,每日还要读报给她听,这次读到上海富商杜金荣儿子交通意外受伤的新闻,乔姨却万分紧张,还独自出门去了。等了一整天仍不见乔姨回来,曼清出去找她,找到一间观音庙,原来乔姨正在为亲人祈福,曼清问乔姨与杜金荣的关系,乔姨面色大变,与曼清继而口角起来,乔姨叫曼清不要多管闲事。
  
  第15集
  曼清在观音庙内和乔姨吵架,不欢而走,在庙外初遇庄宁,曼清只道庄宁是乔姨的朋友,却不知道庄宁正是借腹生子的幕后黑手,攀谈之下,庄宁还说出乔姨身世,乔姨曾是花国名妓,曾与富商杜金荣相好,奈何遭富商妻子阻挠,乔姨为了富商和儿子,甘愿牺牲,且弄瞎自己的一对眼睛,曼清这才知道乔姨竟是重情重义的一个女子。大爷虽然半生和二奶奶争权夺势,但始终心系孙家,秀冬若有了孙家血脉,其实是一件好事,于是世康便失宠了,无法接受冷待的世康,竟愤而把秀冬推落楼梯,秀冬晕倒地上,美娥经过,看到一切,世康一不做,二不休,把美娥打晕,跟着立刻就走去清心斋,偷了大爷的钱,准备远走高飞,这时美娥已醒来,带了洪权及一众手下来,将世康当场捉住;孙家众人公审世康,大爷怒不可遏,用棍打断了世康的手,将他逐出孙家。乔姨听到收音机播出,中国之光杜狄伟将会莅临广州,为居民免费医眼,曼清知道此事,去找庄宁,请他帮忙,去广州医院拿一个看眼病的筹来。
  
  第16集
  曼清带乔姨来到医院,见到杜狄伟,他替乔姨检查双眼,告之无法可医,但乔姨欲要求想摸一下狄伟的面,摸完后就静静的离去。再见亲儿,乔姨更添神伤,曼清好心做了坏事,乔姨且说出卖仔莫摸头的道理。这番话使到曼清心里一动,有所决定,写了一封信,托乔姨代交给那个共渡六夜的男人。悠然收到一封信,照着信上地址找到一间屋内,果然有一个女人的背影出现,悠然向那女子表白思念之情后,那女子现身,竟是秀冬,悠然顿时百辞莫辩,秀冬伤心绝望而走。曼清对绮花说,不想把肚内孩子给别人,绮花明白,二人便乘虎、威在门外不觉,拆开墙上砖头,逃走去了。虎、威追了出去,乔姨用拐杖打了房内木箱几下,叫曼清二人出来,原来她们并未逃走,只躲在木箱内,绮花跪地求乔姨放她们走,乔姨遂带她们离去;来到广州市郊,乔姨向她们道别,叫她们走得愈远愈好,曼清对乔姨真是万般感激,此时别过,尽是依依不舍。悠然拿着一封信,以为又是秀冬戏弄他,来质问秀冬。
  
  第17集
  曼清两母女在山间走着,曼清忽地腹痛,以为是作动,绮花急忙去找人来,留了曼清在原地,时虎、威又来到,曼清走避开去,慌不择路,奔进丛林中,曼清开始有些支持不住,茫茫不知路向的她,此时竟给她看到一颗偌大的树根下,恭奉着一尊小菩萨,虎及威的叫声已在后面传来,曼清已不理那么多,立刻跪在菩萨面前,闭上眼睛,心内不停请求菩萨,助她逃出生天,过了大约一刻钟的时份,曼清已听不见虎、威的声音,张开眼一看,竟不见了二人的踪影,曼清庆幸万分,便回去找绮花,但已经再找不到绮花,母女二人失散了。秀冬知道悠然对借腹女子思念未忘,气得疯了,且用自己性命去要挟二奶奶,不能再留那女人在世上,二奶奶只有答应。曼清来到石屋,虎、威、成已追到,刚巧曼清要临盘,虎、威便急出屋外,曼清生了一男一女,随即被成抱走。时悠然终于来到,却被虎、威拦阻,且声言曼清已难产而死!大爷在秀冬房外,嚷着带大夫来,要看秀冬,危急之间,婴儿声向,众人不禁一愕。
  
  第18集
  英姑抱了一个男婴走出秀冬房外来,大爷一见到男婴,顿时软化了下来,二奶奶舒了一口气。秀冬要男婴,不要那女婴,悠然被家丁们拉着,欲救无从;英姑把那女婴弃于荒野,罪疚合什,不愿再看,转身就走了。六年后,悠然的儿子长大了,名叫天柱,这天正是天柱六岁生辰,孙家上下聚集在孙家祠堂外,观看着天柱上香,自得、四叔公和十三叔公也来贺天柱的生日,自得送天柱由斤嫂做的棉袄给他,但天柱不肯穿,还抛在地上用脚踏,悠然正要发作,二奶奶帮着天柱,悠然也无办法。自得见到亮仁和月影之独女江忆珊,自得问忆珊婚后生活如何,忆珊直说不好,自得也不知如何安慰她。天柱竟去火烧四叔公的须,悠然要严加管教他,天柱不听,还掴了悠然一巴,悠然大怒,正欲要打天柱之际,二奶奶又来到阻止,天柱顿时撒娇,悠然想教天柱,亦苦无办法。悠然和二奶奶理论,要严厉教导天柱,二奶奶不悦,刚巧孙家在湖南的矿场发生事故,就派悠然前往办理,第二天就要起程,悠然有被孤立的感觉。
  
  第19集
  悠然来到矿场,得悉事情始末,原来是矿洞穴设施不足,导致死伤无数,是以工人坚持在安全措施未准备好之前,不肯采煤。悠然肩负重任,便自告奋勇亲自和工人们谈判,却不料到,竟再次重遇义务为矿工争取权益的曼清。经过了多年的磨练,悠然已学会孙家那套为人做事的方法,懂得在矿场以强硬手腕要矿工复工,令曼清与之斡旋倍感吃力。众矿工感谢曼清为他们出力,遂问她的出身,曼清顿时百感交集,回忆起当年生下一双儿女之后,已经昏迷不醒,待得转醒过来,一双孩儿已被抱走;及后曼清回去找乔姨,想打探一下儿女的下落,但连乔姨也不知道。亮仁认为曼清即岐山村那顽强的女教师,但已改姓乔,惟悠然并不介意﹔反倒是矿工自倒塌的煤矿坑内掘出尸体,令悠然久已消失的同情心再起。原来矿场安全设施不足,亮仁一味拖延,连坑内的尸体都不肯挖掘。当亮仁知道曼清对悠然有影响力时,就不惜买凶劫走曼清。乔姨因罹绝症,自知命不久矣,便常到观音庙赠医施药,希望在有生之年,积一点阴德。
  
  第20集
  乔姨与庄宁在赌档内,赌曼清子女的下落,庄宁输了。乔姨带了美凤来矿区找曼清,且更从绑匪手中救出曼清。小孩阿宝入矿坑未几,即生塌坑意外,曼清闻讯飞奔入洞,悠然随后,他们把阿宝找到,并将他送出洞后,矿洞随即塌下。洞口被封,乔姨向矿工呼吁,一定要救出曼清,更读出曼清写给她的信,告诉众人曼清一直在为矿工的生活吃苦努力。她留在矿区,因为她想见他们有个安全的工作环境。矿工们深受感动,于是努力挖掘。悠然和曼清也在洞内挖掘。悠然想放弃,因他对回到孙家去的意欲并不大,但曼清斥悠然不再是沈悠然而是孙悠然,这令悠然大受剌激,终于发奋跟曼清挖洞。且说孙家,收到电报知道矿坑塌了,秀冬知道后,坚持要带天柱去找悠然,此时不但秀冬才知自己对悠然有情,连二奶奶都惊觉,原来秀冬与悠然果然有夫妻情。洞内空气渐稀,曼清和悠然生命危在旦夕,为了维持生存下去的意识,互相以思念心中至爱推动生机,且不约而同地想起那七夕情人,直至昏死过去。
  
  第21集
  被封的洞口终于被挖开,所幸曼清和悠然被及时抬出救治,二人都没有生命危险。亮仁要求工人依合约所限,在一个月内交足三百斤煤。悠然提出反对,坚持先把安全措施做好才可开工。曼清当然和悠然站在同一阵线,但二人却因有心疏远对方而刻意讲话都客客气气。曼清为乔姨和美凤安排住处,问乔姨为何会来矿区,乔姨不肯说。但入夜,乔姨却和矿工开赌,曼清责乔姨在矿区这么苦的地方搞破坏,乔姨却语重心长的说,真正苦的地方是充满笑声的三元里,反而矿区的苦只是穷,所以她才能为他们化作欢笑。悠然面对孙家的压力和亮仁的阻力甚是烦恼,故乔姨要悠然陪她去矿区小镇,即欣然前往。并向乔姨吐露婚姻不如意及有意中人等,更喝得酩酊大醉而回。曼清不满乔姨和悠然去喝酒,还弄得悠然醉了,乔姨劝曼清做人要多一点女人味,才会有男人喜欢的,怪不得这么大还嫁不出去,做女人一生起码要令一个男人为她醉倒,才算是不枉此生的,曼清辩说如果她遇到心中所爱,她就会妆扮的。
  
  第22集
  乔姨明白悠然和曼清心中正相爱,但苦于没有机会跟他两人说明,就在矿工为她举行的饯别宴上,乔姨吐血,但她临死都未能把实情告诉二人,终于,乔姨在看到曼清和悠然共舞之后含笑而逝。大家都为乔姨的去逝伤感,曼清更是难以释怀,悠然只有陪着她看着日出想着当年,就当悠然和曼清经过思念乔姨而将彼此的距离愈拉愈近时,风尘扑扑的秀冬突然来到,把曼清和悠然拉回了现实。但也?正是缘份,秀冬并未发现曼清和悠然有何不妥,她更因见到曼清能收服天柱而跟曼清投缘。天柱既无知又任性,在乔姨的灵堂追狗吵闹,曼清用戏法收服天柱,要天柱向乔姨灵位鞠躬和道歉,令因天柱吃尽苦头的秀冬大为佩服。秀冬因天柱的问题,而跟悠然夫妻关系改进,并支持悠然要关闭矿场的提议。她更为天柱的前途而提出请曼清回六合镇办学,悠然只有把心中情感收起,跟曼清保持一个好朋友的关系。庄宁在赌场嬴了一间公司,就在接收之际,收到乔姨死讯,勾起他当年被乔姨营救的往事。
  
  第23集
  庄宁在赶往矿场的途中,不禁回忆当年往事,庄宁自幼已是孤儿,无依无靠,后得孤儿院收留才得以活命,长大后辛辛苦苦才赚F点钱,便买了一部黄包车来拉,自食其力,却遭到地痞流氓的压榨,生活无以为计,更被打成重伤,庄宁自觉生无可恋,准备轻生之际,乔姨此时出现,用负面的态度与语气,帮助庄宁重新站立起来,庄宁有今日的成就,乔姨在他的心目中,是再生的父母及恩人。庄宁赶到矿区迎接乔姨的灵骨,才发现曼清竟然在场,当年安排借腹生子的英姑和庄宁理论,责庄宁留下手尾要跟,被庄宁以不讲就没人知为由带过。然而,此番重遇,也燃起庄宁对曼清的爱火。短短时间内,天柱竟被曼清教得对人接物都甚有礼貌,秀冬直觉曼清和天柱有缘,而且还可以教好天柱,便邀曼清到孙家作天柱的私人教师,条件是会请求二奶奶不要关闭煤矿场,曼清只有答应。贺永年第一次负责押货,还找了洪权保镖,但半路仍遇土匪,整车盘尼西林被洗劫一空,此事传到二奶奶耳中,二奶奶大愕。
  
  第24集
  二奶奶听永年说土匪有纹身,想起秀风被杀,土匪也有纹身,于是重赏追缉。志恒找庄宁帮忙,庄宁正遇陌生刀客兜售盘尼西林,知是同一伙,但二奶奶又悬重赏引土匪出洞,只有出招买通记者发假消息,称南洋发生瘟疫,急需大量盘尼西林,这才引土匪上钓。土匪为求脱手无风险,于是中了庄宁圈套。二奶奶亲自拷问,证实果然是杀秀风的那伙雷氏三兄弟,下令杀之而后快,庄宁一力应承,表示会落海。孙家已知秀冬、悠然因火车延误而要在心泉小乡附近停留,大爷、二爷都觉得家中人少冷清,但已嫁出去的忆珊,却和丈夫司徒少游又打又吵。少游仗着有个省长父亲,婚后生活一样随便,令忆珊大为不满。本已任性的忆珊,见少游讨好月影,月影对她又施加压力,更是吵闹得如火上加油。家无宁日的同时,志恒却已和庄宁铺下与孙家合作生意的大计,首先以南洋作饵!庄宁原来是要来向孙家讨债的,当他来到被孙大爷害死的妻子思雨坟前,喃喃自语,他就是当年思雨的男人,他要向孙家仇。
  
  第25集
  悠然与众人回到心泉小乡,自是喜不自胜,英姑为了要回去向二奶奶报告而提前离去。将近小乡时,全体村民都涌出来欢迎,令悠然十分感动。只是秀冬和天柱却不习惯乡下人的好奇抚摸,也无法忍受乡下的茅厕和居屋。曼清不断为秀冬解说乡下人的习惯和生活方式,好教想做好悠然妻子的秀冬可以渐渐投入,也教天柱融入乡村生活。同时,悠然的母亲斤嫂也因自知病入膏肓,跟秀冬相处,不由得长话短说,力求能在有生之日,把心中想讲的都讲出来。终于在一次跑山的游戏中,为秀冬分析夫妻之道及小乡村民的做人道理。斤嫂的教导,令秀冬明白事理,她特?已入孙家门的悠然,以沈姓人的身份入内拜祭祖先。村民为表达谢意,取出最后一酲心泉清酒来庆祝,但大家都不舍得喝,最后决定由秀冬带回孙家珍藏。曼清失去由清酒认出悠然的机会,古叔劝曼清回岐山村跟父亲一起教书,也被曼清以教育天柱比较重要为由拒绝。斤嫂对秀冬语重深长,秀冬明白为人妻子的道理,斤嫂心愿已了,安然与世长辞。
  
  第26集
  亮仁回孙家报告矿场事后,英姑又向二奶奶请罪,因当年庄宁未曾将曼清铲除,担心秀冬要请曼清任天柱家教,问二奶奶怎么做,二奶奶不置可否,英姑只有在六合镇口等悠然等人回,抢先要古叔将她送回岐山村。曼清不知内情,回到岐山村,与怀文缅怀往事不胜唏嘘,又因见到古叔的侄孙女小蓉,不单只觉得投缘,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亲切感,便想留下来,心想并不一定要到孙家任教的。古叔以为大事化小,不意天柱不喜欢二奶奶代选的前朝举人范明镜,还对范老师捣蛋,竟走去烧光范老师的须,二奶奶向范老师赔个不是,秀冬此时又提起曼清来,但二奶奶坚决不肯让曼清当天柱的老师,宁愿送天柱去寄宿。送天柱去寄宿,秀冬百般不愿,叫二爷装病,被二奶奶看穿,怎料下人来报天柱又病了;这次天柱竟真的生起病来,秀冬在旁帮口,天柱只为想念曼清,二奶奶无奈,只有答应请曼清回来当教师。曼清当着众人面前,和范老师较量,范老师力有不及,还被天柱揶揄要变走他。
  
  第27集
  曼清在孙家教导天柱,天柱学习得很快,秀冬高兴之余,还自责自己不懂去教天柱,曼清安慰及提议,送天柱到岐山学校读书,好让有其它小朋友陪天柱学习,秀冬赞成。庄宁探大爷,感怀思雨的死,但在被二奶奶质问为何不杀曼清时,推说不知何故未死。反问二奶奶若不再信他可拆伙。二奶奶因生意正在赚钱,只有哑忍。悠然因知曼清怕黑,命丫环为她送灯油,令曼清感动,但忆珊以为曼清是少游情妇,酒后突闯入客房掌掴曼清,被曼清挡住。曼清忍不住出花园透气,见悠然也在。悠然这次回到孙家,正感百感交集,二人不由约定一切从头开始。美娥和月影因都是孙家外眷,所以互不相让,连拜神都要单打,令二奶奶大感无趣。趁着南洋生意赚钱,二奶奶决定年前大派红包,希望大家有了钱就可开心过年。美娥跟永年说,二奶奶当年二话不说,就收容他们至今,想好好送份礼给二奶奶。而月影和亮仁亦有鉴于此,感动于二奶奶要忙家族生意还要作和事佬,太辛苦了,所以商量着要送礼给二奶奶。
  
  第28集
  在亮仁和永年二人买礼物途中,美娥见到亮仁与一美妇走入珠宝店,而月影又见永年偷偷入赌档。天柱在曼清的教导下,已很有规矩,但二奶奶却因曼清的严格而对曼清有些不满,只是有口难言。而自得因思念母亲,在小乡住得不开心,终于来投靠悠然,但跟丈夫吵架而搬回娘家来住的忆珊却坚持要自得替她画像,自得怕当年他画思雨而思雨自杀死的历史重演,故画一团黑,以示忆珊黑口黑脸。忆珊忽躲起来哭,自得安慰,忆珊不准自得跟人说她哭过。孙家往年都为六合镇举办元宵灯谜大会,谜题由二爷包办。其后因二爷老人痴呆,二奶奶独力支撑,加上秀风之死,所以已停办。但今年因生意好,二奶奶要重开,只是谜题不容易想出来,秀冬知二奶奶最后一定会找曼清帮手,果然,二奶奶不断想到题目就要曼清先猜,曼清一猜中,二奶奶就又要再去想过一题。曼清在孙家已住定下来,但悠然因见庄宁事业如日中天,惟仍孤家寡人,就趁庄宁找二奶奶谈公事,安排他和曼清相会,令曼清啼笑皆非。
  
  第29集
  美娥和月影抓了自得来替她们去跟?老公,自得果见永年去赌,亮仁则与美妇同行。美娥找到赌档抓到永年;月影也亲眼见到亮仁和美妇人一起。两个女人分头跟老公理论,才知永年一心想嬴了钱带美娥搬出去﹔而亮仁找的美妇,其实是珠宝商,亮仁要买珠宝给月影。孙家上下忙元宵,二奶奶派人到处找曼清,因曼清答应代出最后一个谜。古叔第一次带小蓉到孙家,小蓉跟天柱一起找二爷,令本无心机的二爷心情大好。兴致高张的大爷和二爷等不及曼清已将灯谜推出要众人竞猜﹔原来曼清和自得正设计以酒为题的灯谜,自得画出除酒饼外所有酿酒的工具和材料,要人猜少了甚么。众被难倒,二奶奶着众出去玩,晚上回来吃饭时再猜。大家都去赏灯,悠然和秀冬要曼清去酒馆,曼清知二人又要拉拢她和庄宁而婉拒。美娥负责煮饭,永年相陪,被美娥赶,回房却见永年在等,并剖白在孙家的心情,两夫妻终能言好。大爷买给天柱一盏大花灯,天柱却将花灯转送给小蓉,小蓉开心不已。
  
  第30集
  月影要少游来,但少游没来,忆珊失望之余难免添恨,曼清强邀她赏灯散心,忆珊始终都是闷闷不乐,曼清未能替忆珊释怀,就在此时,忆珊竟巧遇到自得,自得见到忆珊如此这般,便邀她往附近河边。尽管自得说尽好话,却未能打动忆珊郁闷的心,忽然之间,忆珊眼前一亮,漆黑的河边,竟见无数点点星光,由远而近,飘然而来,自得解释,原来是每逢元宵佳节,众村民都会将一支支燃点的蜡蠋,放在无数纸船上,带着村民的愿望,任意飘洋,忆珊竟嫣然一笑。曼清与庄宁在酒馆相遇,互喝了几杯,曼清走后,庄宁觉孤独,想起自己身世,原来因水灾,英姑妹妹小芬来投靠,却跟二爷相好,更怀了身孕,就是现在的庄宁。二爷给钱了事,小芬不甘,遗下庄宁自杀而死。庄宁长大后,邂逅大爷妻思雨,没想到思雨被迫上吊,令庄宁誓要报复。小乡来人急找自得说四牛出事,自得忙走,忆珊本要回夫家,但见自得走得?忙,竟到小乡一探究竟,始知原来四牛是自得自小照顾的一只母鸡。
  
  第31集
  忆珊见小乡纯朴温馨,竟不想离去,跟自得去听山风树语、挖蕃薯、饲四牛,穿斤嫂的衣服扮乡下女人。庄宁发现曼清对害苦了她的母亲全无恨意,更听曼清说要懂得去关怀他人,庄宁感动,但当他想宽恕出卖他的阿成时,阿成却在背后暗算他,令他大失所望。曼清终得悉过去七年间一直照顾她的人是庄宁时,大为惊愕,庄宁坦言喜欢她,要曼清放开过去,曼清反要求庄宁先放下心中仇恨,庄宁犹疑。忆珊在夜里回孙家,便说要和少游离婚,孙家上下哗然,二奶奶误会她妒嫉秀冬,其实她只是不想做秀冬,还觉秀冬可怜,令二奶奶大怒。忆珊被软禁,曼清知孙家不讲理,想悠然秀冬出面相救,二人反劝曼清勿理,曼清一气,往找庄宁,不料庄宁反而要曼清嫁给他,远走高飞离开是非地,曼清坦言自己心中已有人了。翌日,忆珊表示要回少游家,众人以为她回心转意,没想到她却说因孙家不出面去提出离婚,所以自己去,更透露之前那晚并未回夫家,大爷于是一口咬定忆珊必有奸夫,要严加拷问。
  
  第32集
  忆珊被二奶奶囚困在景德阁,苦不堪言,秀冬去找二奶奶求情也不果,大爷下令施以杖刑,打到人人闻声掉泪,月影和亮仁更是心如刀割。自得求助于曼清,坦言忆珊只是在小乡住了一宿。曼清再次找庄宁帮忙,庄宁仍然要曼清跟他走,气得曼清只有跟自得去想办法。就在大爷把忆珊关到景德阁,且连窗都用砖封起时,悠然终悄悄答应帮手。司徒省长带少游来孙家要人,亮仁求二奶奶不要送忆珊去受死,二奶奶明言不能得罪司徒省长,并着下人替忆珊梳洗好上路,因司徒要在两小时后来接人。原来就在这两小时间,司徒是应庄宁之约。庄宁介绍永年给司徒,同时又编造忆珊是非,要司徒为儿子来休妻。正在梳洗的忆珊,因丫鬟忽然打破了东西,触动情绪而突然崩溃,自杀未遂,二奶奶赶来,命洪权将忆珊绑起,以便司徒回来带走。没想到司徒回来说为儿休妻,且明言以后两家互不往来,生意上不作支持。永年于是趁机要二奶奶跟庄宁合作,并加大额以抗衡失去司徒的势力,二奶奶骑虎难下,终于答允。
  
  第33集
  古叔因鉴曼清介入太多孙家事务,提醒她不要好心做坏事,曼清终决心向二奶奶请辞,但想教完手中这几课,明言不会再生事,二奶奶答允。永年介入后令二奶奶对合伙的事多了信任,但庄宁见永年报复心态漾上脸,不由生厌,决定找曼清一诉。但曼清却因已提出要走,悠然依依不舍。庄宁等到曼清和悠然从外回来,毅然拉曼清去思雨墓前,向曼清道出思雨是他的至爱,而悠然则是曼清七夜情的男人,令曼清震惊!曼清回到孙家,来到观音阁,找着正在拜神的二奶奶,她极度痛恨眼前这个毁了她一生的人,这时二奶奶参拜完毕,却因年老而无力站立起来,曼清见状,竟上前去扶她起身,毕竟痛恨他人不是曼清的本性,二奶奶只是以为,多给她工资,打发她走就算了,最后还问曼清有何需要,曼清冷冷的道,想到就会说,二奶奶不禁心中一懔。
  
  第34集
  曼清知道了八年前七夜之事后,内心震恸不已,自己困在房里,难以平伏心情,就连秀冬找她去喝糖水她也推却不去。忆珊搬出孙家自己去住旅馆,以前的男友送她回去,想一亲芳泽,却她所被拒,独自出去找吃的,却见自得在等她,自得为她煮粥,又跟她共宿,但翌日,忆珊还是自己走了,她要自得不要再爱她,因为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已经因为知道真相而不能面对悠然的曼清,突然带着天柱离开了孙家,原来她忍不住想带天柱走,但在共处的时间,她发现天柱心中的母亲是秀冬,令她不忍心让天柱失去〔娘亲〕,最后还是把天柱带了回孙家。二奶奶因天柱和曼清出去而不放心,竟在永年递上的合同上随便就签了名,见天柱回来,也责备曼清不应自作主张带天柱出门,但曼清不以为已。庄宁又安排悠然,在曼清面前表现对当年七夜情的缅怀,令曼清知道悠然跟自己一样仍有心。为了不想破坏悠然和秀冬的婚姻,她终于答应嫁给庄宁。
  
  第35集
  曼清和庄宁的婚讯传出,令到二奶奶放心,秀冬可更是开心,只有悠然觉曼清有所改变。庄宁令二奶奶信任他,连志恒替二爷做新图章?文件都不虞有诈。永年富贵到令亮仁羡慕,终于也被诱而学他们买股票。怀文因曼清结婚赶来才知庄宁未订婚期,怀文觉庄宁没诚意,庄说容后自知。庄宁托词送礼给曼清,要秀冬作伴放进曼清房时却故意令秀冬发现悠然的玉坠及文件,令秀冬对二人关系生疑。秀冬偷翻曼清行李,见写给七夜情人的信,知她就是那女人,不由错愕。二奶奶跟南洋回来的朋友说起橡胶园,始知有诈,加上大批债主临门,方知一切是骗局。亮仁买股票发了小财,二奶奶见亲弟弟都不可信,与之大吵,亮仁终离家而去。庄宁写信给悠然及曼清,着他们去河边会面,秀冬竟然也出现,责问悠然,是否一直都记着八年前七夜情的那个女人,曼清却抢着回答,她不是和悠然在一起,她会切底去忘记这件事,这时悠然才恍然大悟,原来七夕之人就在眼前,二奶奶却带了人马来,捉了二人回去。
  
  第36集
  二奶奶要将悠然和曼清浸猪笼,而此时秀冬因为见天柱的全家福图画后面,曼清写有「永远是你的阮老师」的字句,才知曼清心意,毅然带了虎、威去把悠然和曼清从水中救出,并把天柱一巴掌打到曼清身边,要他跟他们离开六合镇。虎、威半路为悠然曼清松绑,并发还入赘纸,悠然及曼清始知秀冬心意。回小乡陈述事件,悠然还了本姓,仍是小乡村长。古叔交回小蓉,悠然及曼清始知小蓉原来是自己的女儿。但曼清不得天柱谅解,反而小蓉较能接受。悠然和曼清终能在心泉小乡拜堂成亲,但却在深夜里,漫步山野之间,在这一刻二人世界里,曼清却忽地流下泪来,因她感受到悠然过去多年在孙家的痛苦。二人来到田间,曼清提起,悠然当日就是在这里向她退婚,说着感触,怕好事多磨,但悠然很有信心,说他们经历过去这?多劫难后,有重聚一天,来日就算再有几多困难,也不用怕,命运要给他们甚么考验都即管过马过来!悠然带曼清来到酒厂,终于在荒废了的酒厂,找回他们一直都追寻着的七夜深情。
  
  第37集
  永年去找大爷,要大爷分家和照顾美娥,大爷欣然认同,二奶奶只有着古叔、茂叔把全部家当与大爷对分。家当一分,大爷即刻迁出,扬言要在西关买大屋。四婢之外更带洪权保镖!二奶奶这边被人追数始知志恒做的新印章令她血本无归。二奶奶仍不知庄宁另有企图,亲自去银庄借钱填数被拒,方知大势已去。日军入侵,家道颓败,秀冬精神崩溃,二奶奶钱财尽失。亮仁想找杀手杀庄宁,反被庄宁的人痛打,不由得与二奶奶相拥痛哭。二奶奶将「团聚居」牌匾挂在「清心斋」位置,喻意希望全家可以团聚一堂,挂新牌匾时,志恒竟同永年、庄宁、律师一起来收楼,美娥大责志恒反骨仔,连自己娘亲的外家都反,志恒却揶揄美娥,她姓孙又如何,那个二奶奶,宁愿找个外姓人来入赘,承继孙家,也不要他这个有孙家血统的侄子来过继,志恒提醒美娥,她在孙家是全没有地位可言,美娥无言怒极,二奶奶气定神闲要古叔自大爷床下抬出一口木箱,里面全是金子,原来二奶奶的最后一着。
  
  第38集
  孙家分家产,二奶奶将下人全体遣散,而大爷则带着丫鬟婢女、护院洪权、金银财物,浩浩荡荡,向着西关出发,在山路却又遇上雷氏三兄弟,原来当日庄宁并没有杀他们,还留为今日之用,三兄弟抢去四婢、夺走钱财、烧光地契之外,还抢去了大爷的宝贝锦盒,令大爷人财两空、痛不欲生。酒厂重开,悠然发动找寻新的水源,全村士气高昂。古叔因收数被劫,受伤遇救,道出孙家景况和时局动荡,甚至秀冬已是对甚么事都不感兴趣,悠然明白秀冬的感受,曼清亦希望他去孙家一趟,悠然便决定带天柱探望秀冬。大爷被劫后,孑然一身,行经茶店,更被庄宁戏谑,众人起哄,要脱大爷裤子,替他验明太监身份,危急之际,幸得悠然出来打救,还不记前嫌,背大爷回孙家。大爷承认自己的错,当初净身,只是拿了廿多元回来给孙家,而后来二爷为孙家是赚了廿多万元,孙家的财产是完全不关大爷的事,但悠然却为大爷辩白,大爷是用一生幸福来换取孙家的今日,大爷感激,二奶奶却不认悠然,也不准悠然见秀冬。
  
  第39集
  美娥不满永年欺骗孙家,要永年还钱,永年不肯。志恒、永年更要落去香港,悠然求永年回孙家帮手,却被志恒拒绝。下人来报说二爷失踪,原来二爷就在六合镇大街上行乞,还被无良街坊戏弄,幸得悠然相救,二奶奶见状伤心欲绝。庄宁来找大爷,出示大爷宝贝锦盒,大爷知道土匪是经他安排的,庄宁要来报思雨的仇,终于逼得大爷悬梁吊颈自尽。庄宁更在二爷等人面前,道出自己身份,竟是二爷与丫鬟私通的私生子,令众人都大为惊诧。土匪闯入六合镇,悠然要古叔英姑带二爷二奶奶逃命,自己去救秀冬,土匪来到,洗劫孙家,下人争相逃命,哀嚎哭声处处。悠然带住秀冬逃命,混乱人潮中,悠然秀冬遇上美娥,美娥带着天柱,正赶回孙家,美娥得知二奶奶与二爷已离开孙家,担心二人,遂把天柱交回悠然,便独自去找二奶奶和二爷去了。秀冬虽然终与天柱重逢,却在逃亡之际,三人被突然而来的人潮冲开,秀冬与悠然、天柱一再失散,悠然带着天柱寻找秀冬,却再遇土匪,更遭枪击受伤。
  
  第40集﹝结局篇

发表评论  | 回到页首  |  上一部:宋莲生坐堂   |  下一部:天下太平

  评论载入中,请稍候.....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夹 | | 友情链接:乐惠族
说明:视频均为互联网搜索结果,本站不制作、上传或存储任何视频。
2004-2013 飞时网——精彩影视,就在飞时 www.flydays.com [鄂ICP备050144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