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留言本  加入收藏夹
注册   |   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  >>  韩剧  >>  嫂嫂十九岁
嫂嫂十九岁
1.0分(1人评分)
嫂嫂十九岁分集剧情(仅供参考,请以实际视频为准):
片 名:嫂嫂十九岁
片 长:20集
出 品:韩国SBS
首 播:2004年
主要演员:
金载沅--饰姜敏在  郑多彬--饰郑慧英
尹继尚--饰姜承在  金敏喜--饰崔秀芝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幼年的慧英有着幸福的童年,父亲郑俊锡是某大财团老板的儿子,他因违背父亲的意愿与女工朴缨子结婚并生下慧英,而与家里断绝了关系。
  俊锡因母亲去世,在回家探望的途中出了车祸,从此丧失了记忆。俊锡的父亲对缨子慌称俊锡已决定回家继承家业,并给了他们母女一大笔钱。不堪打击的缨子一病不起,而同他们生活在一起的宋女士和金女士为了谋夺她的财产,在缨子死后把年仅四岁的慧英扔在了远去的火车上。他们的阴谋被宋的女儿秀芝偷偷听见。
  转眼十几年过去了,金女士凭着当年谋夺的财产成为一家公司的老板。大儿子敏在按照母亲的意愿做了外科医生,而小儿子承在却是个叛逆的家伙,为了自己的理想不肯向母亲妥协。这次,承在又和母亲吵翻,他打算离家出走却身无分文,于是想出绑架母亲的爱犬莎莎勒索钱财的主意。
  当年被抛弃的慧英被一户渔民收养,改名为韩贞敏。她的养父在一次出海中丧生,而她的养母不堪忍受艰苦的生活出走,慧英成了养父母的儿子韩江彪唯一的亲人。江彪从小患有严重的肾病,慧英要定期带他去医院做透晰,为了弟弟的高额医疗费用,十九岁的慧英不得不辍学去做各种各样的工作。
  承在驾着心爱的摩托携母亲的爱犬出逃,没想到半路上他的狗打翻了贞敏的鱼。被贞敏揪住索赔,身无分文的承在只好在贞敏的小饭店里打工还钱。
 
  第二集
  俊锡的父亲病重不起,叮嘱俊锡一定要找到女儿,但失忆的俊锡对过去的一切已没有半点印象。在回家的路上,一辆货车迎面而来,使俊锡想起当年车祸的场景,记忆中女儿的模样在眼前若隐若现。
  贞敏对弟弟的主治医生敏在心生爱慕,经常尾随在他身后,弄得敏在苦笑不得。但敏在的心中却一直放不下不辞而别的女友素妍。
  贞敏偶然看到报纸上重金寻狗的启事,照片上的狗分明就是自己扣压的那条莎莎。正为钱发愁的贞敏急忙联系狗的主人。敏在接到电话来领狗和承在,贞敏见自己暗恋已久的敏在医生竟是承在的哥哥,大吃一惊。就在敏在要将酬金交给贞敏时,满身是伤的江彪跌跌撞撞地回来,原来他在路上出了车祸,已经车毁狗亡。承在为自己的摩托心疼不已,而金女士为了心爱的莎莎痛打了承在一顿。
  当年另一位谋夺贞敏家财产的宋女士因为挥霍无度,时常在破产后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女儿秀芝自幼得不到父爱,又有这样一位母亲,家庭的环境造成了她自卑而又虚荣的性格。这一次宋女士破产后再次来到金女士家求助,在以当年丑事的要挟下金女士只得就范。而秀芝却被金女士的小女儿艺琳狠狠挖苦了一顿,寄人篱下的秀芝只能满脸陪笑。
 
  金女士逼着敏在去相亲,已心有所属的敏在只好慌称自己已有女友。为了不让自己的谎言露馅,敏在想起了贞敏,希望请她暂时冒充自己的女友。
 
  第三集
  贞敏听敏在说要她做女友,不禁喜形于色。但敏在表示她只是契约女友,自己早已有了心上人,并且答应付给她可观的报酬。尽管如此,贞敏仍很开心。
  敏在对贞敏进行一番精心包装后,带着她来见母亲。19岁的贞敏冒充22岁的富家小姐,席间漏洞百出,金女士看在眼里却不动声色,她要求敏在与贞敏在一星期内订婚。敏在被母亲弄得措手不及。金女士正是要以此让敏在知难而退。
  承在见哥哥带来的女友竟是贞敏,大吃一惊。他奚落贞敏为了钱什么都肯做。但贞敏却对他的少爷作风反唇相讥。两人不欢而散。
  自从贞敏要与哥哥订婚,承在心情烦乱,上课也无心听讲,脑子里竟都是贞敏的影子,连自己都觉得奇怪。结果溜号的承在被老师惩罚打扫厕所。
  俊锡一番调查后,终于找到秀芝,向她询问当年的往事。秀芝见到幼时待自己如亲生女儿的俊锡惊喜异常,但当她得知俊锡已经失忆后,却对知道的往事只字不提,心中盘算着独占俊锡的父爱。
  天突然下起了大雨,承在想起了无处栖身的江彪。当他赶到江彪的小帐篷,看到他正在发抖,立即把他背到了医院。在哥哥敏在的抢救下,江彪脱离了危险。从江彪口中他们得知贞敏已经出海捕鱼一个星期了。承在默默地为江彪付清了拖欠的医药费。
  敏在对贞敏姐弟的境遇十分同情,他提出想让他们搬到家里来住,承在高兴地赞成。在他们两人的一番斗争下,金女士终于妥协,同意让贞敏姐弟搬到家里。
 
  第四集
  贞敏搬进敏在的家里,遇到也暂居这里的秀芝。秀芝偶然看到贞敏的玩具熊,令她想起了童年的情景,猜想贞敏就是当年的慧英。但贞敏的自我介绍又让秀芝不敢确定。
  江彪为了让姐姐贞敏继续学业,决定自食其力出去打工,并且已为姐姐联系好学校。能够继续读书令贞敏十分开心,但没想到江彪为她联系的学校竟是承在、艺琳和秀芝就读的同一所高中。报道的第一天她就遇上了秀芝,害怕穿帮的贞敏转身就跑,却一头撞在承在身上。贞敏苦苦哀求承在为她保守秘密。抓住贞敏把柄的承在这下终于扬眉吐气,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
  贞敏回去痛扁江彪,责备他害自己与承在他们同校。江彪为帮姐姐隐瞒身份,向秀芝和艺琳编了一套谎话。他的谎言骗过了艺琳却骗不过秀芝,江彪只好向秀芝道出贞敏的真实身世,秀芝更加确定贞敏就是当年的慧英。
  秀芝与艺琳一同参加设计比赛,技高一筹的秀芝却因为艺琳的母亲动用关系被取消资格。心情烦闷的秀芝想起了童年如父亲般的俊锡,她找到已是建筑公司社长的俊锡,一起痛快地玩了一天。
  承在接到几个自以为是男生的挑战,要他证明一道数学难题。自幼就颇有数学天份的承在当众作出了证明,贞敏见了十分钦佩。
  艺琳听了江彪编造的谎言,开始对贞敏另眼看待。而贞敏的开朗勤快也渐渐取得了金女士的好感。
 
  第五集
  秀芝为独占俊锡的父爱以及能在事业上得到他的帮助,慌称是自己的母亲收养了慧英,但她在十年前就已意外身亡,请他不必寻找自己的女儿。俊锡闻言心中痛苦万分,决定报答养育慧英的宋女士母女。
  俊锡开车送秀芝回家,宋女士远远望见俊锡急忙躲避。秀芝向母亲说出自己的打算,宋女士对女儿的想法感到惊讶,希望劝阻女儿。但秀芝却说出她当年的丑事,并告诉她贞敏就是慧英,令宋女士大吃一惊。秀芝让母亲想办法把贞敏弄走,宋女士只得从命。
  因为贞敏在学校与帅气的承在来往密切,几个嫉妒的女生打了贞敏。承在得知后教训了那帮女生,并令她们向贞敏赔罪。秀芝看出承在对贞敏的感情不同寻常,警告他不要爱上贞敏,否则一定会后悔。
  金女士请贞敏帮忙劝导承在学习管理,以便将来帮助自己管理公司。贞敏虽不情愿,但还是勉为其难地答应。贞敏发现承在真正喜爱的是数学,只是因为少年时的一次挫折使他对数学产生了敌意。她鼓励承在继续深造自己喜爱的数学,承在倍受感动又燃起对数学的热情。
周末,敏在兄弟和贞敏姐弟等人一起出去旅游。承在向敏在询问他是否真的喜欢贞敏,敏在却没有直接回答。而与此同时,宋女士将贞敏只是十九岁高中生的事情告诉了金女士,金女士听后十分吃惊。
 
  第六集
  金女士对旅游归来的贞敏大发雷霆,责骂她小小年纪就为钱勾引敏在,不堪受辱的贞敏跑出了家门。
  宋女士得知金女士已将贞敏赶出家门,为自己的成功洋洋得意。秀芝告诉母亲已安排她与俊锡见面,让她做好准备。正在此时,承在领着贞敏来访,他恳求秀芝收留贞敏几天,秀芝虽不情愿但又不好拒绝。心中有愧的宋女士面对贞敏不禁战战兢兢。
  在秀芝的安排下,俊锡见到了宋女士。宋女士声称自己当年收养了慧英,并对她的意外身亡不住道歉。俊锡听后十分感激,表示将资助秀芝出国留学,给她最好的教育。秀芝和母亲暗暗高兴。
  不愿拖累他人的贞敏到学校办理了休学手续,在找到一间棚屋栖身后悄悄离开了秀芝家。贞敏留言拜托秀芝将她遗忘在学校的玩具熊寄往新的住址,秀芝却将玩具熊和留言一起烧掉,以毁灭慧英在世的一切证据。
  敏在兄弟听说贞敏不辞而别,发疯似的寻找,却始终一无所获。但在他们心底都始终忘不掉那个纯真活泼的可爱女孩。
  转眼五年过去了,秀芝在俊锡的资助下留学归来,俊锡安排她在自己的建筑公司担任设计室长的重职。同样学习设计的艺琳央求她也把自己弄进俊锡的公司,已是今非昔比的秀芝对她不屑一顾。
  秀芝约承在见面,坦言他是自己的初恋。而承在却表示他也在等待自己的初恋回来,秀芝明白他指的是贞敏,心中不是滋味。
  承在不愿到母亲的公司做事,而要继续研究自己喜爱的数学,金女士断绝了对他的一切经济援助。收入微薄的承在又遇到骗子,走投无路的他只好来找哥哥敏在求助。
 
  第七集
  走投无路的承在来找哥哥帮忙,没想到敏在介绍给他的工作竟是去殡仪馆。害怕死人的承在只得硬着头皮回家去找母亲,没想到母亲不但不肯帮他,还没收了他的钱夹。
  敏在在医院巧遇贞敏,令他万分惊喜。敏在约承在和秀芝一起来吃饭,两人看到贞敏也大吃一惊。哥哥的缘分又抢在自己前面,令承在心中失落。席间贞敏表示在应聘俊锡的建筑公司,秀芝闻言不禁暗暗担心。
  宋女士在健身中心被金女士奚落一番,心有不甘的宋女士有意把金女士的锅炉产品介绍给俊锡,俊锡约金女士见面。突然看到眼前的俊锡,心中有鬼的金女士十分失态,宋女士见状却暗自得意。秀芝得知母亲带金女士来见俊锡,将她狠狠数落了一番。
  金女士见过俊锡后心神不宁,翻箱倒柜地找药时却在承在的钱夹里发现慧英儿时的照片,金女士惊吓过度晕倒在地。
 
  第八集
  金女士向承在询问照片上的孩子情况,承在当着哥哥的面不便说出那是贞敏,于是撒了个慌骗过母亲。
  江彪希望撮合承在和姐姐,他瞒着贞敏租下承在的房子,于是贞敏姐弟与承在及承在的朋友昌洙变成了室友。
  贞敏拿着江彪的病历来找敏在,却听说他生病在家休息。贞敏前往敏在住处照顾他,恰好听到敏在接听素妍的电话。敏在听说素妍已经订婚的消息,态度冷淡地挂断了电话。贞敏正打算离去,敏在却表示希望她能陪陪自己。
  俊锡对前日颇为失态的金女士感觉眼熟,依稀想起了过去的一些事情,命手下前去调查。宋女士听到俊锡命人调查此事,急忙找秀芝商量,秀芝得知后赶往工地去找俊锡。
  在工地视察的俊锡遇到意外,幸亏贞敏相救只受轻伤,但贞敏却陷入昏迷。承在在病房外询问敏在对待贞敏的态度,并强调素妍回来他们的契约订婚已经结束。但敏在却表示自己已真的爱上贞敏,所以他们的关系不再是契约,而是真正的订婚。闻讯赶来看望俊锡的秀芝听到他们兄弟的谈话,心中颇不是滋味。然而,更加令她吃惊的是搭救俊锡的人竟是她最不希望见到的贞敏。
 
  第九集
  金女士为了让宋女士对往事守口如瓶,不断讨好她,并把名下营业额最高的一家分店交给她经营。
  俊锡突然来见金女士,表示感觉与她似曾相识,金女士顿时不知所措。这使俊锡更加怀疑。
  贞敏在昏迷之中又梦到童年被遗弃的情景,敏在彻夜守在她的身边。贞敏苏醒后想起错过了建筑公司的面试,心情郁闷,独自到天台喝酒。敏在来到她身边,两人愉快地痛饮了一番。
  承在和昌洙都参加了俊锡建筑公司的面试,俊锡看到贞敏的履历表,知道她在医院无法参加面试,借探望的名义到医院进行了面试并正式录用了她。贞敏得知俊锡就是公司的社长,大吃了一惊。
  秀芝得知贞敏被录用,向俊锡表示贞敏没有经过正式的面试途径,公司不该公私不分。俊锡却回答说她一样没有经过正式途径进入公司,并对她此举非常不满。
  夜晚,承在到医院看望贞敏,却见到敏在正守在病床边,承在失落地默默离去。承在想起江彪说姐姐最怕一个人独处,特地买了一对娃娃偷偷放在贞敏身边。
  敏在得知贞敏被录用的消息,带她一同庆祝,在酒吧巧遇承在和秀芝。趁承在和贞敏不在时,秀芝警告敏在小心贞敏。敏在对她的话十分不满。但秀芝却说要告诉他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第十集
  秀芝说出承在的初恋对象就是贞敏,敏在闻言心情矛盾。
  承在、贞敏和昌洙一同到公司报道,被安排在秀芝的部门实习。秀芝有意刁难贞敏,令她工作到深夜,无法参加新员工的餐会。承在担心独自在公司的贞敏,偷偷溜走买了东西给她吃,却刚好听见贞敏打电话约敏在周日见面,承在闻听后落寞地离去。承在在公司楼下遇到秀芝,答应了同她交往的请求。
  秀芝拜访金女士,提出要和承在交往,请求能得到她的支持。金女士婉言拒绝,表示希望他们还是继续做普通朋友。秀芝却说出当年她遗弃慧英的旧事,令金女士大惊失色。
  艺琳在秀芝房间等她回家,无意中在抽屉里发现慧英儿时的家庭合影。艺琳想起承在钱夹内的女孩和照片上的一模一样,感到十分蹊跷。
敏在得知弟弟也爱着贞敏后,心情矛盾不已,开始有意疏远贞敏,并且没有赴周日的约会。贞敏事后得知敏在和承在一起打篮球而没有赴约,心情悲伤。而承在又总是言不由衷地奚落贞敏,更令贞敏感到自己在被他们兄弟俩玩弄,伤心得泪流满面。
 
  第十一集
  看着痛哭的贞敏,承在小心翼翼地为她拭去泪水,使贞敏渐渐感受到承在对她的关心。
  艺琳将在秀芝房间发现的照片拿给金女士看,金女士吃惊之余明白贞敏就是当年的慧英,心中十分愧疚。她立即驱车前往承在住处希望打听贞敏的情况,但承在却没有在家,此时他正与贞敏等一帮朋友放焰火,大家玩得十分开心。
  承在为成全哥哥与贞敏,有意疏远她,并开始与秀芝交往。秀芝好不容易买到舞台剧的门票,约承在一起去看,承在却把票分别给了哥哥和贞敏,希望可以帮助他们和好如初。
  俊锡交给秀芝一个大项目,命她负责设计员工的训练中心,但秀芝的设计却令他并不满意,这使秀芝倍感挫折。
 
  第十二集
  金女士不堪内心的煎熬,决定把真相告诉俊锡。秀芝得知后深怕她会说出一切,有意带着承在出现在她与俊锡相约的餐厅。金女士深恐子女得知此事后不会原谅自己,硬生生地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回家后,希望赎罪的金女士向两个儿子打听贞敏的下落,但他们却都推说不知。
  承在将舞台剧门票给了敏在和贞敏,与秀芝约会时只好带着她去郊外玩。敏在打来电话说他有事无法赴约,承在担心独自等待的贞敏,丢下秀芝驱车赶往剧院。
  承在安慰贞敏并劝她把握机会,同敏在把话说清楚,但当承在送贞敏来到敏在楼下时,却看到敏在正同素妍在一起,贞敏失望地转身离去。
 
  第十三集
  素妍请求与敏在重新开始,但敏在却回答说自己深爱着未婚妻贞敏。素妍伤心地诉说当年金女士如何逼自己离开他,敏在闻言,心中也很不是滋味。
  从素妍口中得知当年母亲的所作所为后,敏在告诉贞敏他和素妍之间尚有很多待解的课题,为了不使自己与素妍的纠葛伤害到贞敏,敏在提出终止契约。
  敏在因为素妍的事责备母亲,金女士却以为他已经知道了贞敏的身世,说了一大堆话让敏在不知所云。这时艺琳把从秀芝房间拿到的照片的事情告诉敏在。
  敏在渐渐理出了些眉目,他向秀芝询问此事,秀芝却让他回去问母亲。敏在追问贞敏的身世是否和俊锡有关,他的追问令秀芝十分不安。
  敏在打电话到公司找贞敏,秀芝接听了电话,她警告贞敏不能高攀的树枝连看都不要看。但贞敏却回答说感觉秀芝的心态似乎很有问题。
  秀芝在公司见到俊锡与贞敏聊得很投缘,为避免他们时常见面,秀芝派贞敏出差。贞敏为赶时间向承在借车,承在担心她驾驶技术不佳,亲自开车送她。途中贞敏发现他的钱夹中有自己幼时的照片,向承在询问原因。承在回答是江彪开玩笑放进去的。
 
  第十四集
  贞敏知道承在一直对数学有着浓厚的兴趣,她劝承在继续深造自己喜爱的数学。而承在也不希望继续夹在哥哥和贞敏中间,打算出国留学。
  敏在接到妹妹艺琳的电话,说母亲整日茶饭不思。恰在此时承在来到医院,他劝敏在珍惜贞敏,可敏在却心中矛盾。
  金女士因为害怕贞敏的事情曝光,整日卧床不起。承在回家一再劝慰母亲,却收效甚微。
  俊锡在与宋女士聊天时听她无意中说起只记得慧英四岁时的样子,这与秀芝的话前后矛盾。俊锡命手下拿着宋女士和金女士的照片到旧居附近调查,被告知最后带走慧英的是金女士而并非宋女士,这令俊锡感到疑惑。而渐渐恢复的记忆也令他拼凑出了一些往事。
  俊锡带着疑问突然拜访金女士,在他的一再追问之下金女士方寸大乱,终于说出慧英并没有死的事实。正当她要说出慧英的下落时,却在紧张之下突然晕倒,俊锡急忙将她送往医院。
 
  第十五集
  在敏在的抢救之下,金女士终于转危为安。一系列的事情让敏在心存疑惑,联想前后发生的事情,他怀疑俊锡可能就是贞敏的父亲,于是找了个借口让俊锡和贞敏到医院来抽血,暗自做了血亲检查。
  因为母亲生病一直处于昏迷之中,承在决定离开俊锡的建筑公司到母亲公司帮忙,临走时他将情侣戒指还给了秀芝,并告诉她一直只把她当作朋友。秀芝哭着不肯放手,但承在去意已决。
  血亲检查的结果证明俊锡和贞敏就是亲手父女,敏在拿着化验单心情矛盾,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承在接管母亲的公司,在他的努力工作下,公司业绩十分稳定,原本不服气的下属也开始对他另眼相看。
俊锡遇到即将要离开公司的承在,闲聊之中承在说起从未听说秀芝的母亲收养过别的女孩。俊锡几经思考,约宋女士和秀芝一起旅行,希望借此机会打听慧英的消息。
 
  第十六集
  旅行途中,在两个女人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俊锡突然问起慧英的情况,并指责秀芝当初为何撒谎说慧英已经死了。秀芝再次对俊锡撒了一个弥天大谎,并把一切都推倒金女士身上。宋女士虽然并不赞成女儿的做法,但迫于形势也只好暂且如此。
  金女士苏醒过来后,她把贞敏的身世告诉了敏在,并一再叮嘱敏在千万不要说出去。看着病重的母亲,敏在只好答应。
  承在不久就要出国留学,他买了贞敏喜欢的手机送给她,两人聊得十分开心。返回的途中,贞敏遇到承在的室友昌洙,昌洙不忍看着承在被感情折磨,他告诉贞敏承在一直暗恋着她,他做的很多事情其实都是为了她。贞敏听后十分感动,她约承在做完事后见面。
  贞敏问承在是否因为自己才选择出国留学,承在却鼓励贞敏和哥哥在一起。看着强忍心痛的承在说着违心的话,贞敏心中五味杂陈。
 
  第十七集
  俊锡听了秀芝的谎言,但他并不十分相信,命手下立即到各地警局调查当年慧英失踪时的资料。
  宋女士到医院看望金女士,责备她为何说出慧英还活着的事,并威胁她不要把贞敏就是慧英的事情说出去。这一切都被站在门外的敏在听见,听说是母亲当年亲手抛弃了贞敏,令敏在心中不安。
  敏在怕承在得知真相后感到痛苦,逼迫他尽快出国留学,不要再接触贞敏。承在忍着心痛答应了哥哥的要求。
  秀芝得知承在即将出国留学,哭着请求承在带她一起走,但承在还是没有答应她。
  贞敏打电话问候敏在,心绪不宁的敏在没有接听她的电话。她又打给承在,承在却推说公司太忙也挂断了她的电话。贞敏渐渐发现她内心的烦乱是来自承在。
  承在打电话给哥哥,请求他答应让自己出国前再见贞敏一次,因为他答应过贞敏要教她学开车和用手机。心情矛盾的敏在不知该如何回答弟弟的请求,也不知道该帮助弟弟与贞敏在一起还是该拆散他们,只有酒后向昌洙诉说心中的苦闷。
 
  第十八集
  承在、贞敏、江彪和昌洙一起出去玩,大家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周末,同时也算是给即将出国的承在送行。贞敏渐渐感觉到心底对承在的感情。
  素妍决定回美国,临行前约敏在见面。她告诉敏在当年金女士做的很多事情,其实都是出于对他的关爱。敏在听后渐渐平复了对母亲的怨恨,他劝母亲放下心中的重担,说出事情的真相,并表示自己会始终站在她的身边。金女士决定说出一切。
  敏在约俊锡出来,把贞敏儿时的照片交给了他,并把事情的真相都告诉了俊锡。敏在请求俊锡不要责怪母亲,因为她已经深深地忏悔。
  艺琳遇到秀芝,她问秀芝为什么她和承在都有贞敏儿时的照片,秀芝这才知道艺琳偷偷拿走了她抽屉里的照片。秀芝急忙打电话给敏在想要回照片,但敏在告诉她说已将照片交给了俊锡,希望她能把贞敏的人生还给她。秀芝闻言大惊失色。
  敏在也将贞敏的身世告诉了承在,冲动的承在却难以原谅母亲,大声地指责母亲后转身离去。得知母亲的所作所为后,承在满怀对贞敏的歉意,他跑到贞敏的住处紧紧抱住她泣不成声。
 
  第十九集
  承在慢慢诉说着贞敏的身世,贞敏不愿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自己爱着的两个男人的母亲竟是当年亲手抛弃自己的人。承在痛哭着请求贞敏原谅他的母亲,贞敏已是心乱如麻。这时,俊锡找到贞敏,两个人一起回忆着当年的点点滴滴,更加确定了两人的父女关系。
  俊锡难以原谅金女士对自己家庭带来的伤害,他中断了与金女士公司的所有合约,并开始着手收购她公司的股票。
  看着痛苦不堪的承在,敏在尽力开导他,希望他能放下心中的负担。两人又喝酒又唱歌,手足之情表露无遗。
  应金女士的请求,俊锡带着贞敏来到她家。金女士一再向贞敏道歉,但俊锡表示难以原谅他们一家人,所以希望以后跟他们不再有任何来往。
  江彪突然病发,昌洙急忙将他送往医院。江彪不想再麻烦姐姐,叮嘱昌洙千万不要将自己住院的事告诉贞敏,但昌洙还是打电话叫来了贞敏。
  俊锡开始全面收购金女士公司的股票,公司面临破产危机。承在瞒着医院里的母亲独自承担起挽救公司的重担,他发现暗中收购公司的正是俊锡。
  贞敏请求父亲放过承在,并表示如果承在因此受伤的话,自己也会感到心痛。俊锡答应了她的请求,但条件是再也不与承在一家人来往。
 
  第二十集
  俊锡因女儿的恳求,放宽了对金女士公司的政策,承在终于松了一口气。但贞敏因和父亲的约定,开始刻意疏远承在一家。
  金女士为了弥补过去的错误,决定将一个肾捐给贞敏的弟弟江彪,请敏在替她做组织鉴定。贞敏在病房外听见金女士在向弟弟打听她的生活情况,忏悔之情溢于言表。贞敏十分感动,在心底原谅了金女士。
  秀芝询问俊锡得知真相后为什么没有惩罚她,俊锡回答她罪恶的眼神就是对她的惩罚。秀芝提出辞职,表示找到童年时纯真无邪的眼神再回来见他。
  就在金女士手术当天,敏在告诉贞敏承在已经出国,贞敏才深深感到承在对于自己是多么重要。
  一年后,金女士为江彪移植肾脏的手术很成功,她和宋女士一起努力经营着公司,秀芝也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位置,承在在美国波士顿留学。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正在读书的承在突然见到赶来看望他的贞敏,两人相视而笑。

发表评论  | 回到页首  |  上一部:新娘十八岁   |  下一部:18岁,29岁(又名:爱的呼唤)

  评论载入中,请稍候.....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夹 | | 友情链接:乐惠族
说明:视频均为互联网搜索结果,本站不制作、上传或存储任何视频。
2004-2013 飞时网——精彩影视,就在飞时 www.flydays.com [鄂ICP备050144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