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留言本  加入收藏夹
注册   |   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  >>  港剧  >>  火蝴蝶
火蝴蝶
7.5分(2人评分)
火蝴蝶分集剧情(仅供参考,请以实际视频为准):

片 名:火蝴蝶
片 长:31集
出 品:香港ATV
首 播:2008.4..21
主要演员:
李彩桦 饰 霍心仪  唐文龙 饰 章学儒
曾 江 饰 章守仁  李龙基 饰 章守义
李凤声 饰 陶秀霞  詹秉熙 饰 章学廉
江美仪 饰 吕璧珠  陈彦行 饰 章学盈
鲍起静 饰 文素娟  陈少霞 饰 章学风

分集剧情:
  第一集
  被传媒形容为全港首席女富豪霍心仪,在风雨交加的一个晚上失去踪影,只留下一封似是而非的遗书,里面写着的却是首令人费解的美国民谣歌词。在此之前,心仪的丈夫章学儒在失踪多年之后,终被法庭宣布法定死亡。霍心仪充满传奇的经历被舆论大肆炒作议论,有人说她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为保家产不惜牺牲丈夫的性命,也有说她对学儒情深义重。霍心仪本是富商霍鸿基的掌上明珠。二十年前,心仪首次跟随鸿基参加慈善击R会,就邂逅久别多年的小学同学章学儒。两人在舞会上一见锺情。学儒亦生于大富家庭,父亲章守仁是地产发展商章氏主席。守仁有三个老婆,学儒乃二太太素娟的次子。二房向来受冷落,学儒亦得不到守仁的爱锡。时值一九八七年,鸿基在十月份的股灾中倾家荡产,章守仁拒绝施援手,更大力反对学儒与心仪来往。学儒力劝守仁助鸿基渡难关,反招守仁痛骂一顿,更连累素娟掉下楼梯受重伤。学儒唯有答应不再与心仪来往,远赴美国留学。鸿基不堪破产打击,在一晚醉酒之后引火自焚。心仪与妹妹心思、弟弟心毅顿成孤儿。心仪认定守仁见死不救,学儒见异思迁,从此断绝与他的关系。
  
  第二集
  心仪料理完鸿基身后事,带着弟妹,离开霍家大宅,搬进狭小的深水埔旧式大厦。为了维持生计和应付弟弟长期肾病的医药费,心仪以艺名「方菲」加入娱乐圈,期望能在短时间内赚取最多的金钱。心仪接拍第一部戏就吃尽苦头。转眼之间就过了六年,心仪在娱乐圈中成了专做大配角坏女人的电影演员。为了让读大学的心思和刚会考完的心毅有好一点的生活,心仪每天早出晚归,任何小脚色不肯放过。因为怀疑心思被街头骗子骗钱,心仪偶然认识了第一天到片场上班的助导章学礼,原来学礼乃学儒的弟弟,深得守仁宠爱。心仪知道学礼的身份,一方面记起前事,同时又认定他是二世祖,对他甚感厌恶。一次,电影老板黎公子请剧组去卡拉ok消遣,期间心仪被人非礼,学礼替之出头,心仪没有多谢他,反怪他不懂人情世故,令她无端得罪了老板,学礼不忿,两人大吵,最后学礼一时气愤出言不逊,被心仪掴了一巴。两人关系更恶劣。守仁知道学礼在卡拉ok受黎公子侮辱,决要在商战上挫一下黎老板的锐气,替学礼出一口气。
  
  第三集
  地皮拍卖场上,守仁以巧计令黎老板以破纪录高价投地,黎得悉一切皆因其子与学礼之冲突所致,着其子封杀学礼在电影中的参与,结果学礼被调任后勤助理,专门负责作跑腿工作。期间学礼与心仪天天在片场见面,不断为小事吵架。
  守仁的章氏发展集团将要上市,一家三房的人各为此而紧张筹谋。其中二房素娟心知学儒多年来与父关系疏离,极力拉拢学儒返港参与上市典礼,无奈学儒正忙于应付毕业论文。同时,楚云亦希望学礼放弃电影,到章氏上班,学礼不肯。守仁反而体谅。心思在大学里参加剧社活动,遇上来担任客席导演的学礼,学礼发觉心思与心仪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笑言心思比心仪好得多。心思说出家庭生变之后家姐如何独力支撑生活,学礼不禁对心仪有点改观。片场里,学礼见心仪为了赶拍不同组的戏,食无定时弄至胃痛,不忍,施以援手,两人关系缓和。章氏上市前夕,素娟接学儒电话告知终能赶及返港参加仪式,开心告知守仁。岂料守仁对此表现冷淡。楚云更向守仁进言,学儒一向是守仁剋星。上市当天,守仁全家出动出席上市仪式,学儒几经辛苦亦终于赶至酒会现场,但忽然传来内地宏调消息,章氏甫上市就跌破招股价,守仁不禁认同,学儒的确是自己的剋星。
  
  第四集
  楚云借章氏跌破招股价的事,乘机在守仁面前数说学儒脚头不好,建议将学儒调离香港。素娟因为学儒被看成是剋星的事感内疚,学儒安抚,更与素娟和亲姐学风一起回到以前外公的电子厂探望一班老员工。学儒眼见电子厂落入守仁手中后渐见没落,感痛心。心仪因一小事得罪了电影女星叶敏,叶敏竟向记者尽数心仪八宗罪,报纸大肆渲染,心仪百辞莫辩。其中一个记者钱美美,欲穷追猛打追访心仪,两人在片场饭堂里针锋相对,最后却因此事而惺惺相识,成了朋友。守仁问学儒毕业后有何打算,学儒直言想进章氏学做生意。守仁答允,却竟是要学儒打理章氏在毛里裘斯的分公司。素娟向大房的秀霞求救。秀霞看不过楚云的恃宠生娇,向守仁陈以利弊,直指他的迷信思想要不得。同时学儒鼓起勇气拒绝守仁建议,学儒说出想到以前外公电子厂一试。学礼在片场与心仪相处日久,对她生好感,决心追求,更找心思帮忙。岂料却令心仪误会,以为学礼在追求心思,对他严词警告。学礼最终无奈说出,要追求的是心仪,令心仪呆在当场。
  
  第五集
  学礼知道学儒不用到毛里裘斯,替他开心,更在他第一天到电子厂上班驾车接送,两兄弟虽然同父异母,感情却十分要好。学儒初到电子厂,发现厂内员工士气低落,且受内地宏调拖累,大量货品滞销,工厂面临倒闭危机。学儒欲找家姐学风帮手,但学风鉴于丈夫岑家强一向不喜欢她外出工作,只好婉拒。学儒唯有独力面对难关。电影公司准备开新戏,学礼提议开拍张爱玲传,监制以没有合适演员而否决。学礼无意中发现心仪甚有张爱玲气质,竟忽发奇想,要守仁出资开拍张爱玲传,守仁答允。学礼成新片导演,指定心仪饰演张爱玲,心仪初误会学礼为追求她,不惜大洒金钱,推却当主角机会。学礼向心仪再三保证,绝不会因私害公。最后心仪决定接拍张爱玲传。学儒知道学礼对女星方菲有好感,却不知方菲就是心仪。学儒正苦恼如何挽救电子厂之际,喜见美国大学的旧同学赵凯琪回港,两人聚旧,凯琪知学儒满怀抱负,一心要重振外公的电子厂,凯琪主动提出加入电子厂助学儒,学儒惊喜不已。两人终找到解决工厂困境的出路。张爱玲传开拍在即,举行电影发布会,学礼邀学儒来打气,学儒答允。发布会当天,学儒匆匆赶到,赫然重遇心仪,两人同时呆住。
  
  第六集
  学礼知道学儒不用到毛里裘斯,替他开心,更在他第一天到电子厂上班驾车接送,两兄弟虽然同父异母,感情却十分要好。学儒初到电子厂,发现厂内员工士气低落,且受内地宏调拖累,大量货品滞销,工厂面临倒闭危机。学儒欲找家姐学风帮手,但学风鉴于丈夫岑家强一向不喜欢她外出工作,只好婉拒。学儒唯有独力面对难关。电影公司准备开新戏,学礼提议开拍张爱玲传,监制以没有合适演员而否决。学礼无意中发现心仪甚有张爱玲气质,竟忽发奇想,要守仁出资开拍张爱玲传,守仁答允。学礼成新片导演,指定心仪饰演张爱玲,心仪初误会学礼为追求她,不惜大洒金钱,推却当主角机会。学礼向心仪再三保证,绝不会因私害公。最后心仪决定接拍张爱玲传。学儒知道学礼对女星方菲有好感,却不知方菲就是心仪。学儒正苦恼如何挽救电子厂之际,喜见美国大学的旧同学赵凯琪回港,两人聚旧,凯琪知学儒满怀抱负,一心要重振外公的电子厂,凯琪主动提出加入电子厂助学儒,学儒惊喜不已。两人终找到解决工厂困境的出路。张爱玲传开拍在即,举行电影发布会,学礼邀学儒来打气,学儒答允。发布会当天,学儒匆匆赶到,赫然重遇心仪,两人同时呆住。
  
  第七集
  学儒和心仪重逢,心仪对学儒仍充满怨恨,对他态度极冷淡,学儒碍于学礼,也唯有扮作不相识,学礼全然被蒙在鼓里。心毅会考放榜,因为成绩未如理想而致病发,晕倒街头。医生告知心仪,心毅要排期换肾。心仪方寸大乱,幸得学礼答应尽力安排心毅到美国治病。心仪开始感到学礼在身边原来有一份安全感。学礼找学儒帮忙找美国肾科专家。学礼约了学儒和心仪出来商量心毅治病一事,两人再重遇,心仪趁学礼走开之际,对学儒冷嘲热讽一番,坦言学礼正追求自己,学儒难受。张爱玲传拍造型照当天,美美不请自来要求独家专访,心仪有感美美曾帮她以报道澄清八宗罪一事,帮口说服学礼接受专访。其后美美独家报道出街,大获好评,美美获升职,庆祝时,却遇上旧情人家强,令美美情绪大受影响,心仪诧异美美竟与学儒的姐夫曾有一段情。学礼与心仪因为拍戏而吵架,学礼找学儒诉苦,要他帮忙想方法哄心仪,学儒一时口快说出了当年与心仪的小秘密。
  
  第八集
  学礼不知就里,照搬如仪,搭了一间小白木屋向心仪表白爱意,心仪感动之余,猜到是学儒献计。出于感动和对学儒的怒气,心仪终接受学礼。心思、心毅得悉心仪与学礼拍拖,开心不已。其实心仪自己也不知到底是否喜欢他。同时,学儒知道后,独自神伤,但又要在学礼跟前装作没事。学儒工作时不慎受轻伤,凯琪大为紧张,学儒知凯琪对自己一直有意,一时感动,邀凯琪一起参加章氏举办的慈善舞会。心毅离开香港赴美国治病和留学,心仪不捨,学礼从旁安慰。慈善舞会当晚,学礼带着心仪出现,顿成传媒追访焦点。而学儒亦携凯琪出席,心仪心生妒意,故意与学礼表现亲密,学礼邀心仪共舞,两人更夺得最合拍舞伴奖,更在众目睽睽之下拥吻,学儒越感难受。心仪独自去喝酒时遇上美美,无意中得知美美与家强的关系,当年家强为了挽救家族生意而放弃美美,选择跟学风结婚,令家族能跟章氏拉上关系,其实家强与学风婚后关系一直恶劣。尤其当家强的家族生意重上轨道之后,家强对学风只有冷寞、厌恶,学风只得哑忍。心思到片场探班时偶遇大明星方明亮,被他的风采风度吸引。
  
  第九集
  在凯琪的帮助下,电子厂终能渡过难关,在两人前往庆祝之时,凯琪乘学儒在车上睡了,偷偷吻他。原来学儒未真正睡着,知道凯琪对自己的心思,不觉怅惘。学儒有感工厂设备太落后,无法赶上现代生产要求,向守仁提出章氏斥资更新工厂设施,岂料守仁正打算改建工厂大厦为商厦,结束电子厂。学儒据理力争,最后守仁答应,给三个月时间学儒证明电子厂能赚钱。学儒、凯琪四出奔走,一方面寻找客源,另一方面找银行融资,在过程中两人更见合拍。心思决定追求明亮,主动找机会接触他,却刚好遇上他与女友吵架,明亮迁怒心思,令她难受不已。心仪拍戏不慎受伤,学礼大为紧张,学儒接到消息,忍不住到医院,学礼在医院门外遇上学儒,学儒唯有砌词是来接学礼的。学礼要求学儒未来数天代他照顾心仪,因为他要到内地拍戏。学儒欲推搪,但最后拗不过学礼。学儒替学礼探望心仪,心仪将埋藏心底里多年的怨忿全发洩出来,学儒无言以对,最后心仪怒掴学儒,将他赶走。
  
  第十集
  素娟偶然知道学儒代学礼探望心仪,担心二人旧情复炽,向学儒婉言相劝。学儒答应绝不会与心仪藕断丝连。素娟担心学儒口是心非,主动找凯琪,希望她能学儒主动一点。凯琪始知学儒与心仪的前事,又发现学儒偷偷探望心仪,忍不住找心仪,指她不应再令学儒为难。心仪从凯琪口中,才知当年学儒不辞而别的苦衷,错愕不已。心仪知道学儒当年的隐衷之后,心情忐忑。同时凯琪为令学儒远离心仪,与他更埋头于电子厂的工作里。学礼知道心仪即将出院,但自己又未能赶返,着学儒代他接送。学儒最终找章家司机去。心仪见学儒没有来,知他有心逃避,失落之余,忍不住主动找学儒,质问他为何不坦白说出苦衷。学儒反问,现在她与跟学礼拍拖,还能怎样,心仪哑口无言。学礼回港,第一时间去找心仪,却发现心仪态度变得飘忽,找学儒吐苦水。明亮为不慎令心仪拍戏受伤的事感内疚,欲上心仪家探望,遇心思。明亮再次为上次对她无礼的事道歉。心思要做街头访问,明亮竟提出帮手,过程中两人打破隔膜,玩得甚开心。一刻的浪漫情境,令明亮竟也对心思动起心来,明亮拥吻心思。两人正式拍拖,发展地下情。
  
  第十一集
  学儒明白一切与他有关,暗下决心,忘记心仪,并尝试与凯琪拍拖。凯琪以为学儒已能忘记过去,开心不已。心仪知道自己对学礼若即若离的态度令他甚痛苦,决定收拾心情与学礼好好发展下去。餐厅里,凯琪见学儒悉心安排了一系列拍拖节目,情动之下吻儒,正好这时学礼与心仪步进餐厅,心仪见学儒与凯琪拥吻,愕然不已。学儒、心仪、凯琪都尽力表现自然,只有学礼一个被蒙在鼓里,替学儒开心。心仪无意中发现心思与明亮拍拖,大力反对,指明亮是花花公子,心思指明亮是真心待她。心仪向明亮警告一番,最后心思唯有忍痛向明亮提出分手。终于有银行答应给电子厂融资,学儒、凯琪开心不已,守仁亦第一次赞学儒做得不错。明亮找心仪,希望她不要阻止他与心思拍拖,心仪不期然想起自己与学儒的关系。及后见心思的确很挂念明亮,心仪终决定不再阻拦二人发展。张爱玲传的试影会里,心仪的演技受同行赞赏,心仪发觉最想将她这份喜悦分享的人竟是学儒。街上,心仪与学儒偶然碰面,两人发觉,原来对方在自己心目中很重要。电影首映,章家全家总动员出席首映礼,学礼拖着心仪,学儒也拖着凯琪进场。电影播至中段,学儒与心仪受剧情感染,情不自禁偷偷地拖起手来。
  
  第十二集
  学儒与心仪重燃爱火,两人偷偷再见面,更在夜深人静的街头热吻起来。学儒决定找机会向学礼说明一切。守仁的亲弟守义突然回来。守义与学礼感情特别要好,学礼带守义见心仪,守义隐隐感觉,心仪对学礼的态度暖昧,暗暗担心。张爱玲传叫好叫座,心仪一夜之间成了红星,学礼亦踌躇满志,准备完班人马开拍第二部戏。心仪见学礼满心高兴,无法开口道出与学儒之事。报张头条突然刊登学儒与心仪在街头热吻的照片,全城哄动。守仁震怒,学礼无法接受,学儒和心仪不知所措。学礼当众挥拳怒打学儒,责学儒撬墙脚,学儒无从解释,心思亦不能接受心仪背叛学礼,连素娟亦对学儒大失所望,学儒、心仪承受前所未有压力。明亮因为合约问题与经理人尚扬闹翻,尚扬乃有社团背景的人,派人恐吓明亮,逼令明亮签条件苛刻之合约,明亮进退两难。心思替明亮担心。守仁为逼学儒与心仪分手,以电子厂作要胁,声言要撤去一切章氏投放的资金,并收回电子厂厂址。学儒不肯就范,守仁怒赶学儒离开章家。
  
  第十三集
  学儒连夜离开章家,回到电子厂,发现凯琪竟已在等候着,她告知学儒,守仁已向各界发传真,表明电子厂与章氏脱离关系。凯琪不忿问为何要如此不顾一切。学儒道歉,凯琪劝学儒悬崖勒马,不果,怒掴学儒。学风陪素娟上门找心仪,希望劝她离开学儒,心仪坚拒,素娟气极,谓学儒会因此一无所有。心仪却指学儒有本事,总能靠自己打出一片天。心仪一番说话,反而令学风若有所悟。电子厂失去章氏资金,顿陷经济困境中,学儒不肯认输,拼命找出路,过程虽然艰苦,但庆幸有心仪伴在身旁。学礼找心思,要问清楚学儒与心仪之间的往事,心思如实告知。学礼指众人一直将他蒙在鼓里。明亮因合约问题与尚扬闹番,连累心思被挟走,要逼明亮拍完戏才放心思。心仪发现心思失踪,大为紧张,找美美帮忙打探,知道与明亮有关,即与学儒赶去片场。最后学儒扬言报警,尚扬又见有记者在场,才勉强放人。心仪无意中发现,当年的霍家大宅将被拆舍重建,大感伤心。学礼忽然找心仪,原来竟用张爱玲传赚得三千万买下霍家大宅送给她,为表示他对心仪的诚意和他的爱比学儒更甚,令心仪错愕不已。
  
  第十四集
  学礼要求与心仪复合,被拒。学礼无法接受,醉酒闹事,结果被控伤人。守仁、楚云闻讯大为紧张,学礼扬言会认罪。守仁见学礼自暴自弃,心痛之下怒掴他。章家二、三房接连出事,大房秀霞借机要其子学廉搏表现上位。学廉遂向守仁主动提出负责南沙发展项目之宣传工作。守仁其实最希望亲弟守义能进章氏助他,但守义生性好玩,婉拒。心仪得悉学礼醉酒伤人,既担心又内疚。学儒向学礼道歉之余亦劝他振作,学礼却痛骂学儒一顿。因为守仁的封杀,电子厂无法融资,面临倒闭危机之际,忽然收到银行通知,批了贷款,原来竟是凯琪找其父作私人担保。凯琪明言,要学儒一世欠她这人情。美美大肆报道黑社会渗入娱乐圈,尚扬以暴力手段逼明亮签约,引起轰动。尚扬大怒,声言不会就此罢休。报道令报纸销量激增,但同时美美收邮包炸弹恐吓,报警后美美仍觉不安,就是最心慌意乱之时,家强突然出现,原来当家强知道美美受恐吓,担心有事,赶来探看,美美感动。
  
  第十五集
  家强安顿美美暂住酒店房,美美感受其关怀,想起两人的往事,忐忑不已。家强约尚扬见面,威逼利诱之下,终令尚扬答应不再骚扰美美。美美得悉家强为他奔走,感动不已,两人爱火重燃。学礼被控伤人案罪成,楚云难过不已,守义在旁安慰。心仪偶然结识红色资本家洪昇,原来洪昇有意踏足电影界,投资拍戏,并对心仪十分欣赏,指定要由她主演新戏。两人言谈甚欢,心仪知道洪昇在内地生产电器,欲介绍给学儒认识。但洪昇拒绝,声言最不喜欢拉拢私人关系。心仪唯有作罢。电子厂来了不速之客,学儒未知其来历仍礼貌招呼。原来洪昇有意亲自视察电子厂情况,发觉果然潜力无限,笑言心仪眼光独到,学儒始知洪昇乃心仪的朋友。洪昇赏识学儒,决将首批生产cd机的LCD屏幕判给电子厂。学儒惊喜不已。学礼到社区中心履行社会服务令,竟遇上心思,原来心思有意来陪伴学礼。两人到一老婆婆家探访,学礼在心思的开解下,心情好转。学儒为赶起第一批货,在厂内通宵工作,心仪来探班,两人却遇上窃贼,学儒见心仪竟不要命保护其电脑资料,大为感动。
  
  第十六集
  明亮找人顶包一事被揭破,心思与明亮同被带返警署问话,最后明亮被检控,成娱乐头条新闻。守仁欲增加南沙楼盘的资金,希望找到更多内地合伙商家,家强介绍洪昇给守仁认识。心仪无意中知道洪昇与守仁聚餐,竟想出借洪昇与学儒的友好关系,企图令守仁接受她与学儒。守仁看穿心仪目的,事后着素娟警告二人,莫再搞小动作。明亮要求心思上庭时为其说谎,心思不肯,二人大吵,明亮赶心思走,心思伤心不已,学礼在旁安慰,两人成了对方最好的依靠。心仪客串的「上海情枭」开画,叫好叫座。洪昇寄望东南亚市场同样能大收旺场。岂料传来消息,因影片有歌颂黑社会之嫌,东南亚市场纷纷被禁,洪昇大失预算,心仪提出补拍几场戏,交待主角其实是卧底,就能扭转整部片讯息,洪昇大为赞赏。学廉负责洽商明星余德伟任南沙楼盘的代言人,德伟答应,签约之际,学廉误以为德伟是同志,向其示好,更出手非礼,德伟大怒,撕毁合约。学廉知闯祸,因曾口头承诺南沙合伙商洪昇,一定会找到德伟任代言人。守仁得悉德伟因为被学廉非礼而拒答约,怒火攻心病倒。同时洪昇指章氏违反口头承诺,临时换代言人,要追讨损失。
  
  第十七集
  心仪找洪昇商量,结果洪昇有见心仪人气急升,提出若心仪肯当楼盘代言人,或可有商量余地。洪昇找守仁,说出庭外和解条件就是章氏找心仪作代言人。守仁硬着头皮找心仪,要心仪说出任代言条件,但心仪只说希望南沙楼盘能在美美的新杂志落广告。守仁大为意外,心仪直言知道守仁以为她会利用此事要求入门,但她不会。守仁不禁另眼相看。心思毕业,拍毕业照当天,明亮一直没有出现,心思失落,最后终于能联络到他,明亮告知在一卡拉ok内,心思赶往,竟见明亮左拥右抱,更当场向她提出分手,心思伤心难过。守义知道章氏的南沙发展计划进展顺利,守仁心情大好,乘机为学儒与心仪作说客,指之前全靠心仪才能令计划顺利进行,劝守仁面对现实,接受她入门。守仁一番思量,刚好学儒主动找他,期望能得他同意婚事。终于守仁答应二人结婚。章家上下俱感愕然,楚云尤其不接受。反而学礼在人前表现大方,表示自己已忘记过去,就算二人婚后搬回章家住亦无问题。学儒、心仪筹办婚礼前,再找学礼,诚意向他道歉,学礼亦知一切无法再改变,只好接受,三人冰释前嫌,学儒稍松口气。
  
  第十八集
  婚礼举行当日,章家三房人各自抱不同心态参与,学盈不忘找机会奚落心仪,心思无意中听见,替心仪以后的生活担心。娱记亦不断追访学儒、心仪和学礼的三角关系。心仪面对各样压力,一一承受下来。学儒、心仪没时间到外地渡蜜月,学儒悉心安排返回当日的小石屋渡假,二人过了两天甜蜜的时光。顶包案继续审讯,明亮在庭上硬指心思因爱成恨,作假証供诬告他,心思知明亮为求脱罪不择手段,对他彻底失望。素娟要心仪陪伴出席阔太聚会,心仪勉为其难答应。聚会中心仪遇见旧日老拍档,两人相见甚欢,却被来采访记者拍下二人亲热照片。守仁看到报道,大为不满。心仪婚后到学儒电子厂上班,任公关经理,工厂上下的人都替学儒开心找得个能干老婆。心思因明亮的事一直郁郁不欢,学礼在旁安慰,成了心思的支柱。学礼鼓励心思振作,不要怕面对外人,积极找工作。心思见工,却不断独礁。最后学礼提议,在心思未找到正式工作之前,可以当他的新戏的助手,心思答应。学儒准备参加新加坡一个科技展,并参加当中的「活在未来」创意设计比赛,向心仪和学风兴緻勃勃讲他的LCD新概念。学风无意中向家强提起学儒的新概念,原来家强也准备以公司名义参加同一个比赛,为了探知更多有关资料,提议学风可以到学儒工厂上班。
  
  第十九集
  学风不知就里,以为家强体贴她独自在家苦闷,开心不已。学风开始到工厂工作,家强来接放工,学风惊喜之余,心花怒放。学儒见二人夫妻关系改善不少,亦替她开心。家强与助手Michael商量,都觉得学儒之新概念不成威胁。家强对奖项志在必得,因希望藉此宣传其公司星威廷新成立的IT部门。学儒夺得设计大奖,家强锻羽而归,心中极不忿,且因此失去一新加坡大客,更对学儒怀恨在心,竟借学风之手,将有问题的LCD元件引入学儒工厂。心仪无意中发现,美美与家强原来一直暗中发展婚外情,错愕之余,亦替学风担心不已。家强因要利用学风对付学儒,对她更显亲蜜,令学风喜上眉梢。学风认定家强浪子回头,心仪忍不住提醒,可能别有内情。但学风听不进耳,喜孜孜预备结婚周年纪念。纪念日当晚,学风在家中空等之际,无意中发现家强可能有外遇,学风根据线索寻至美美家楼下,果真见到家强与一女人亲暱步进大厦内,大受打击。回到家里饮酒仰药,其时素娟正好找她,大惊送她入院。
  
  第二十集
  经抢救后学风无恙,心仪致电美美家找到家强,要他赶往医院。但家强见到学风,竟指学风耍手段。学儒闻言大怒,怒骂家强没人性。守仁探问家强与学风之事,家强轻轻带过,守仁鉴于与家强有生意来往,没责备。学礼筹拍新戏,与心思四处睇景,心思发现学礼逃避返家心态,原来仍未能完全放下心仪。心思知学礼是长情之人,既感动又替他难受。守义到学儒电子厂探班,却因吸了水银气而过敏,揭发学儒的LCD元件含过量水银。学儒错愕,因担心其他工人安全,决报警。事件闹大,工厂要暂时封闭。洪昇欣赏学儒没隐瞒配件不合规格之事,答应给予工厂宽限期。明亮顶包案审结,成功脱罪,接受访问之时,竟暗示当日驾车的其实是心思。心思伤心不已,学礼安慰,两人在沙滩上一时情动,醉意下发生关系。学礼和心思发生关系后,两人都不知所措,尴尬不已。学儒收到化验报告,终于知道水银事件与学风之前入的一批货有关。心仪觉得此事可能同家强有关,学儒不愿相信,也不想令学风难受,没向学风提此事。学风出院,家强来接,其实是想看看学儒的沮丧神情,却知原来电子厂还保得住大客洪昇,不忿。学礼再到老婆婆家履行社会服务令,却发觉心思不再出现,忐忑不安下致电,但心思连电话都不接,学礼更彷徨。
  
  第二十一集
  学儒得悉,原来新加坡参展一事令家强失去大客,开始相信家强与水银事件有关,决报警。学礼为了弥补心中对心思的内疚,亦决定把之前买之下霍家大宅送予心思。心思大感受辱,骂学礼一顿后离去。学风自电子厂员工口中知道,家强可能同水银事件有关,错愕,质问家强,家强默认,更奚落学风一番。学风大受刺激,开始服食精神科药物。学风漤药,精神混乱下到章氏大闹,守仁怒极,指学风丢尽章家面子。学风再度被送院,素娟终明白学风所受苦楚,同样学风离婚。警方追查水银事件,带家强返警署调查。家强知是学儒所致,更怀恨在心。学儒与心仪离开公司之际,忽遇车祸,两人的私家车被另一辆车猛撞。学儒和心仪车祸,两人送院,心仪受轻伤,学儒却重伤昏迷,命悬一线,素娟等担心不已,守仁得悉事情可能与家强有关,开始对他存戒心。警察追查车祸原因,找不到与家强有关的証据。原来一切是其下属Michael自作主张所为。家强父兆棠担心守仁会老羞成怒,家强指章氏要在内地发展,都要靠岑家帮忙,对守仁毫不忌惮,令兆棠甚气。
  
  第二十二集
  心仪找来洪昇帮忙,在家强面前造成洪昇与守仁有秘密生意往来假像,令岑家父子相信,章氏与岑家决裂,仍不会影响内地发展。同时,心仪更出示家强与美美的床上照作要胁,如果家强坚持不肯无条件离婚,就将照片公开。家强终答应心仪要求。美美得悉心仪竟利用她要胁家强,与心仪反目。守仁见心仪竟能令学风离婚一事圆满解决,对她另眼相看。素娟邀学风返章家住,学风初感尴尬,但见众人对她都出奇地友善,搬返章家。学儒受伤一事,令学礼与他重修旧好。学礼知心思要搬屋,欲主动帮她,心思却指学礼上次在医院欲乘人之危向心仪示好,学礼气极怒斥心思小人之心,心思始知自己误会,内疚道歉。转眼过了数年,学礼在电影圈刚拿到最佳导演奖。同时心仪亦完成了大学商科硕士课程,而学儒更取得青年工业家奖。守仁见心仪毕业,主动邀她到章氏帮忙,心仪开心答允。心仪正式到章氏任公关及宣传部经理,甫上班就遇上到集团办公室闹事的楼盘业主温锦标,标指章氏旗下楼盘闹鬼,要求退回订金。学廉对此事掉以轻心。电影市道不佳,学礼筹备的新戏迟迟未能开拍,幸得心思在旁鼓励支持,两人发展着微妙的好友关系。美美的新杂志报道章氏楼盘闹鬼,章氏的新楼盘开售计划大受影响,楚云乘机揶揄一番,指心仪与美美的恶劣关系令章氏无端受牵连。心仪在会上提出一系列应对闹鬼事件的策略,守仁见心仪似对一切早有准备,怀疑她虽预知事情会闹大,但为令学廉出丑而坐视不理,心仪婉转说出早提醒学廉,但学廉没理会。守仁相信,并赞赏其工作能力,心仪开心不已。心仪无意中发现守仁的助手Vincent持有造市文件,怀疑他曾参与造市,将章氏股价托高,且事情极可能与守仁有关,大感惊讶,与学儒商量,学儒不信守仁造市,心仪不欲令学儒不安,只好作罢。原来Vincent将造市文件暗中交予家强。家强从Vincent手上得到造市证据后,开始展开对章氏收购计划。
  
  第二十三集
  守仁如常到集团上班,却被警方以怀疑造市之罪名带返警署助查。同日,美美的新杂志大肆报道守仁造市之新闻,章氏股价即时狂跌,章家大失方寸。警方向守仁出示掌握的证据,令其惊愕不已。心仪、学儒等千方百计保释守仁不果。学风知道Vincent出卖守仁,激动怒掴他。心仪发觉章氏股价跌幅不寻常,猜到有人欲趁机收购章氏,连夜拉学儒回公司急谋对策。守仁急召心仪和学儒到警署拘留室临危授命,要二人无论如何守住章氏。学儒高调宣布其科技公司加盟章氏,并临时接管章氏,令章氏股价调头回升,正打算向章氏发动致命一击的家强登时阵脚大乱。楚云和秀霞以为学儒存心侵吞章氏,到公司大闹,最终被心仪痛骂一顿,二人惊悉有人在收购章氏,愕然不已。反收购战展开,在素娟的带动下,众志成城力保章家股份。结果,学儒反收购成功,家强一败涂地。守仁最终能保释候审,但Vincent当污点证人指证守仁。秀霞欲联络Vincent劝止,守仁知悉即阻截。学风求Vincent,放过守仁,Vincent拒绝。原来Vincent受家强要胁会对付其弱智亲妹,才出卖守仁。收购战后,守仁开始重用学儒夫妇。学廉不忿。楚云担心守仁入狱后,三房在章家地位不保,苦劝学礼放弃电影,返章氏帮守仁,学礼拒之。学儒探问守仁造市之事,守仁直认不讳,原来九七金融风暴期间,守仁为保住银行贷款,逼不得以造市托住章氏股价,结果埋下计时炸弹。造市案开审,守仁眼见证供对自己极不利,开始为入狱后的章氏管理层作安排,学廉收到消息章家子女均被擢升,满心欢喜。岂料结果心仪升为营业部副总裁,学儒则为董事兼营运总裁,学风亦任营业部高级经理,唯独学廉一个职位不变,令他恨得咬牙切齿。造市案审结,守仁罪名成立,鎯铛入狱。
  
  第二十四集
  守仁入狱,学儒夫妇接掌章氏。家强以股东之一身份,带头向二人施压,学儒被逼许下承诺,年尾纯利会有所提升。家强拉拢学廉,学儒的减薪方案一出,学廉暗中发动罢工抗争,学儒、心仪最后想出将章家年尾所得盈利分出部份回馈员工,作为减薪条件。员工接受学儒新建议,终止罢工行动。楚云再劝学礼到章氏工作。学礼到章氏上班,向心思吐苦水。心仪见学礼未能适应写字楼工作,尽力帮忙,竟令学礼重燃对心仪的感觉。学儒知道内地商家洪昇欲招标内地环保城项目,提出智能家居设计概念,洪昇大表兴趣,打算与章氏合作投标,并计划投资拍电视剧作宣传配套。心仪建议找学礼负责,洪昇同意。守仁在狱中晕倒消息,正送往医院。守仁需要接受紧急输血,秀霞促楚云急召学礼来捐血。守义却发现楚云偷偷调走学礼。守义最终揭发楚云一直在隐瞒学礼的真正血型。守义找楚云出来质问,终确认他自己才是学礼生父。学儒眼见守仁无法适应牢狱生活,决为守仁申请假释,并着心仪帮忙。学礼邀心思帮手筹备电视剧剧本,过程中心思发觉学礼对心仪余情未了。家强知道章氏与洪昇投标环保城项目,决不择手段偷取其标书。守义决定离开香港。学儒因发现心仪一直拖延替守仁办理假释,与心仪吵架冷战。学礼与心仪在公司里通宵度桥,期间心仪倦极睡着,学礼竟忍不住偷吻她,心仪怒掴学礼。心思得悉学礼所为,痛骂之,学礼始知心思一直喜欢他。带醉回家的学礼,竟向学儒说刚与心仪过了一夜,学儒怒打学礼。学儒虽选择相信心仪与学礼关系清白,但心中有刺。学儒与心仪为章氏发展方向意见分歧。学儒接受检查,医生告知他不育。家强为取得章氏的环保城标书,找楚云帮忙。心仪发觉有孕,刚好遇上学礼,即将怀孕消息告之,借此要学礼死心。刚巧学儒经过,赫然发觉心仪有孕第一时间通知的人竟是学礼,而自己又不育,误会心仪怀着的是学礼的骨肉。学儒难以接受,又没勇气当面质问。
  
  第二十五集
  守仁终于成功获假释返家,心仪向众宣布怀孕消息,守仁、素娟等惊喜不已,学儒见守仁兴高采烈,终决定忍气吞声。学礼发觉心思不辞而别,怅然若失,这才知道心思对他其实很重要。心仪有感学儒态度冷淡,追问原因,学儒不肯回答,二人争持之间,心仪作小产,学儒大惊,急送心仪往医院。楚云趁机窜进心仪房间,偷去标书光碟。学儒发觉夫妻间仍深爱对方,决忘接受已发生的一切。心仪住院期间,学儒悉心照料,两人关系改善。环保城投标结果公布,竟是家强的星威廷集团中标。学礼终于向心思表达爱意,初时心思拒绝学礼。但最终被学礼诚意打动,二人开始拍拖。Vincent得悉家强偷章氏标书,不忿他再次对付章家,决定暗中对付他。心仪收到一张载有家强谈论偷标书的录音光碟,楚云刚好在房外听到,致电家强。家强逼她抢光碟,楚云情急下从后将心仪跘跌落楼梯。结果心仪小产,心仪急召学儒赶来见儿子最后一面。学儒赶到医院,由于学儒以为学礼是孩子生父,决定先让学礼见儿子。学儒来到时,孩子已断气,心仪激动质问原因,学儒说出已让学礼见儿子,心仪这才知道学儒一直的误会,竭斯底里。学儒开始意识自己铸成大错。家强猜到是Vincent秘密录音寄去章家,为销毁所有录音档案,派人到Vincent家搜查,Vincent为保档案,被贼人刺中重伤倒地。璧珠无意中发现楚云在偷偷销毁一只光碟,暗中拾回光碟残骸。
  
  第二十六集
  心仪半夜竟到医院殓房要看孩子一面。学儒到殓房找心仪,心仪死抱着孩子尸首不放。学儒哭求心仪放开孩子,心仪痛骂学儒。学风在旁听着,始知学儒曾怀疑心仪红杏出墙。学风忽然收到Vincent电话,要求到医院探他。Vincent求学风赶往妹妹的弱智人士宿舍取光碟,因内有家强犯罪証据。可惜学风已迟了一步,光碟被人抢走。学风问Vincent事情始末,Vincent道出真相。守仁得知心仪出事前曾收到光碟,但其后光碟不翼而飞。守仁问楚云有否见过光碟,楚云坚称没有。璧珠想起楚云之前销毁之光碟,知事情与楚云有关,却不动声色。心仪向学儒提出离婚,学儒呆住。心仪要离婚,学儒极力挽回,不果。楚云忽然收到挂号信,内里竟有她之前销毁光碟残骸,并约她见面之字条。楚云赴约,见是璧珠。璧珠勒索楚云五百万。学风探问心仪光碟在哪里,心仪竟已忘记了意外前发生之事。心仪忽然失踪,学儒等大为担心。美美无意中遇见心仪,见她情绪激动,将她带到酒店暂住。半夜,心仪恶梦中醒来,意外前一切事都记起来。心仪对楚云恨极,报复之心燃起。学儒来酒店找心仪,再次向她道歉,心仪答允与学儒重新开始。学儒带心仪返家,楚云暗自心惊,但心仪似对意外前之事无印象。心仪知心思与学礼拍拖,欲劝止。学风到医院探Vincent,Vincent对她渐生好感。守仁知学风与Vincent来往甚密,着她小心,学风替Vincent辩护。心仪发现,璧珠与楚云之间似有不可告人秘密,跟踪之下,更见楚云交巨款给璧珠。心仪逼问璧珠,璧珠和盘托出要胁楚云一事,因她外家急需要钱。
  
  第二十七集
  心仪教璧珠再勒索楚云,要其手上1%章氏股份。学儒打算发展新产品节能电路,心仪知悉,表示章氏新楼盘也想引入有关设计,要求要设计图。原来心仪欲借此对付家强,因知家强公司亦四处物色类似装置。学风向学儒推蔫Vincent代替退休的九叔到旭生工作。楚云被璧珠胁逼要股份,终向守义求救。守义与楚云秘密见面,楚云说出因帮家强偷标书而被要胁一事。守义怒极,但答应帮她一次。心仪从璧珠口中得悉楚云迅速交出股份,有点讶异。其后见守义忽然回来了,开始对守义与楚云之间关系生疑。守义知学礼与心思拍拖,大感安慰。学礼向心思求婚,心思欣然答应。学礼向家人宣布婚讯,心仪暗感不安。此时她却无意中发现,学礼血型与守仁和楚云不配,反而与守义一样,开始怀疑学礼身世。心仪决定要璧珠再向楚云敲一笔,以此试出在背后帮她的人是否守义。心仪知道楚云很快就再次交出股份,更肯定守义与楚云间的不可告人关系。家强的星威廷集团,忽然被章氏控告其新楼盘环保城采用之「悭电小露宝」侵权。家强追查之下,始知可能被人设计陷害。学儒得悉星威廷出事,心仪对学儒坦言利用其给她的设计图对付家强。美美得悉家强过去所作所为,错愕。家强向美美道歉,两人纠缠间,美美跌倒,小产。学风找心仪出来劝导,指当初学儒误会她,学礼亦有责任,
  
  第二十八集
  心仪对学礼不禁心生恨意,决定展开其报复计划。环保城计划延误,家强备受压力,家强觉一切是心仪所致。守仁打算退休,心仪借机向守仁揭发学廉暗里自组公关公司赚章氏的钱,守仁坦言早已知道。守义不肯再向楚云提供股份给璧珠,并会亲自向守仁说明一切,楚云决定暂离香港。守义找璧珠出来摊牌,璧最后说出一切皆心仪指使。守义质问心仪,心仪说出楚云令她小产一事。心仪决先发制人,向守仁说出学礼与守义的父子关系,并出示偷偷得来的DNA报告,守仁质问守义,守仁更赶守义离家。守义欲致电学礼告知好等他对心仪有防范,岂料却在半途遇车祸。同夜,守仁急召律师改遗嘱,突然守仁接到消息,守义车祸身亡,大受打击中风晕倒。众赶往医院,守仁将公司交托心仪和学儒。楚云接报回港,守仁见楚云,急怒攻心,没来得及责骂就断气。学礼痛失至亲,但仍坚持如期举行婚礼。美美决定再给家强一次机会,岂料却再次得知家强要对付心仪的说话,美美对家强死心。美美临离开香港之前,劝心仪收手,心仪不听。守仁遗嘱公布,学儒得到绝大部份遗产。楚云坚称遗嘱是假的,秀霞亦不能接受。楚云向家强求救,要求他出资请律师打官司,成功的话将得到部份遗产。家强答允。学儒向心仪提出分一份股份给学礼,心仪不赞成。学儒无意中发现守仁收藏了一份DNA亲子鉴証报告,故到化验所查探时,竟知道心仪曾来取报告。学儒追问心仪,心仪只说是验身报告。学儒疑惑报告中所指父子到底是谁。
  
  第二十九集
  学礼欲阻止楚云打争产官司,楚云一意孤行。学礼决婚后搬出章家。凯琪返港,与学儒相聚。学礼无意中发现之前遗失的电话内有守义死前给他的留言录音,要他防备心仪。学礼给学儒听录音,怒问学儒知否知道心仪在做什么,学儒说一定彻查。学儒多番追查之下,终証实学礼与守义为父子关系。学儒始明白一切都是心仪在背后操作,决定将其名下股份分一半给学礼。学儒要心仪收手,两夫妻又吵起来。心仪要学礼阻止楚云争产,心仪更将学礼与守义关系说出。学礼找楚云出来质问,楚云矢口否认,两人在街中争执,推撞间学礼跌出马路,被车撞倒。
  学礼因受伤太重,可能从此成植物人。楚云崩溃,心仪呆住。当学儒得悉心仪告诉了学礼其身世,学儒怒不可遏。心思在旁听到,与心仪决裂。心仪对学礼内疚,自觉无颜面留在章家,学儒认为彼此需要时间冷静。原来学礼出事前,已决定以学儒给他的股份成立慈善基金。家强得悉,决向心思埋手,将学礼股份骗到手中。有跨国基金会联络心思,可代为管理有关基金,心思不虞有诈,准备代表学礼签约。心仪欲阻止,心思不听。幸心毅回港,心仪托心毅帮忙,终将学礼之股份全转到自己名下。心思认定心仪存心侵吞股份,连心毅亦自觉被利用。心仪百辞莫辩。学儒欲将旭生脱离章氏,心仪因气不过凯琪常借旭生公务与学儒来往,以自己所持之学礼股份作股东投票反对,结果成功阻止。学儒、心仪为此大吵一场。
  
  第三十集
  学儒对心仪完全失望,找律师来立了一份遗嘱。学儒找凯琪诉苦,在她家中过了一夜。一觉醒来,学儒开始迷茫与凯琪之间关系,只好借返公司开会做借口离开。在凯琪家楼下,学儒突遭人掳走。其后凯琪出门口,赫见学儒私家车仍在,但学儒不见影踪,即致电学风探问,发现学儒失踪。素娟接凯琪电话询问学儒行踪,心仪认定凯琪是有心示威,不予理会。绑匪来电,声言绑架了学儒,要求十五亿赎款。心仪听到银码与她所持学礼股份之市值一样,冷笑,认定这是学儒要夺回股份的技俩,竟找凯琪,要她跟学儒不要再耍花样。凯琪怒斥心仪,心仪始知学儒真的被绑架。素娟担心学儒安危,要心仪无论如何赎回学儒,但心仪根本无法短时间调动十五亿,学风焦急之下说出学儒要另立遗嘱。心仪决定报警解决。岂料被绑匪发觉,绑匪寄来学儒手指作威吓,心仪悔恨不已,她终决定放出手上所有股票救学儒。原来一切是家强布置。同时,洪昇收到消息,毅然出手助心仪。心仪交出赎款,但绑匪却因事件惊动了警方而决定撕票。
  
  第三十一集
  学儒逃命,危急间学儒中枪,掉下悬崖。学儒音讯全无。洪昇找江湖朋友查探出藏蔘地点,但已人去楼空。警方追查不到学儒下落。心仪亲到现场看,发现学儒被掳时偷偷写下遗书,道出他对心仪的不悔的爱,令心仪哭得死去活来。绑匪收了赎金,却没分给家强,但家强欠下巨债,同时公司又面临环保城的索偿官司,面临破产。学礼终于醒来,心思大喜。心仪决尽力打理章氏,同时以信心等候学儒回来。绑匪落网,供出学儒被中枪掉落山崖,必死无疑。心仪绝望。同时家强因涉案被捕。数年后,章家三房人仍住在一起,楚云神志迷煳,但活得开心。学礼已有个三岁儿子。一天,心仪似碰见学儒,但其身影转瞬即过。学廉为要得学儒遗产,向法庭申请宣誓学儒已死亡,法庭接纳其申请,心仪不肯接受现实。学廉满以为学儒遗嘱会分给他遗产,但原来学儒有一先决条件。其实心仪根本不再介意遗产给谁。当夜,连心仪也失踪了……(全剧终)

发表评论  | 回到页首  |  上一部:原来我不帅   |  下一部:疯狂的背后

  评论载入中,请稍候.....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夹 | | 友情链接:乐惠族
说明:视频均为互联网搜索结果,本站不制作、上传或存储任何视频。
2004-2013 飞时网——精彩影视,就在飞时 www.flydays.com [鄂ICP备050144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