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留言本  加入收藏夹
注册   |   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  >>  新加坡剧  >>  活下去
活下去
4.9分(8人评分)
活下去分集剧情(仅供参考,请以实际视频为准):

片 名:活下去
片 长:20集
出 品:新加坡
主要演员:
林秀明--方子萱  苏东平--郑斌辉
潘志豪--陈汉玮  朱晓非--白微秀
MARTIN--许立桦 郑良一--黄俊雄
JANE --王爱玲  来发--陈国华
阿土伯--云昌凑  HELEN--黎俐君
潘志光--玖健   一条龙--洪培兴
  
分集剧情:
  第1集
  林秀明是肾脏透析中心的护士,为人积极乐观,常常鼓励和帮助新旧病患,很得病人欢迎,但她背后却隐藏了一段痛苦的经历。她与丈夫潘志豪在庆祝结婚周年的当夜,车子在回家途中出了意外。志豪因脑部严重受伤,变成植物人,林秀明同时发现自己怀孕。
  潘志豪一睡6年,复原无望。他们的孩子圆圆已经5岁了。林秀明除了照顾孩子外,还奔波于工作与医院间。生活费、医药费,都是沉重的负担,婆家还常常向她伸手要钱,生活的压力让她透不过气来。
  林秀明娘家隔邻,住了一家妙人。丈夫来发,妻子荷花在巴刹熟食中心卖咖啡,育有一对子女,加上一个70多岁的老父亲阿土,一家人都好吃,不是在家里大搞烧烤会,就是全家人去吃自助火锅,食量惊人。
  林秀明在肾脏透析中心工作,目睹很多病人因为没有控制饮食,得了高血压、糖尿病,最后导致肾脏衰竭,所以常常好言相劝,但荷花反说人生苦短,能吃是福,把她的话当成耳边风。
  阿莲是自助火锅店员工,早年丧夫,与女儿朱晓非相依为命。晓非在大学念书,为人好动,尤喜打沙滩排球,跳跃如飞,所以,大家都叫她“飞飞”。飞飞常常到火锅店帮母亲,母女感情很好。
  阿莲因丈夫有家族肾脏病史,所以,一直关心飞飞的身体状况,不时催促她去做定期检查,但飞飞却逃避。这天,她又从诊所偷溜出来,正准备踩脚踏车离开之际,刚好碰到大耳窿跑腿良一和阿忠在追烂帐。飞飞更被良一误打了一拳…
  
  第2集
  飞飞被良一误打了一拳,良一一声“不是故意”的,转身就走,气得飞飞四处找他,誓要打回他一拳报仇不可。她终于在熟食中心找到良一,打回他一拳。良一不防,被打得向后跌,撞到捧咖啡的荷花,被荷花臭骂了一顿。
  荷花闪到腰,被秀明扶回摊位休息。林秀明每逢农历初一十五,都到熟食中心的一斋米粉摊位帮忙。这摊位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旧邻居开的。米粉嫂的儿子苏东平自小与林秀明认识,两人无所不谈。苏东平是个癌病专科医生,已有一要好女友芬妮,二人是在林秀明和潘志豪的婚礼上认识的,已到了谈婚论嫁地步。苏东平与林秀明到医药探望潘志豪,遇见潘志豪的母亲和大哥潘志光也来。豪母冷言冷语,叫林秀明不要因为潘志豪昏迷不醒就乱来,令林秀明尴尬不已。
  在银行任要职的芬妮鼓励苏东平开专科诊所,但苏东平却想从事癌症治疗研究,芬妮一句:“能赚多少钱”,点出二人观点的不同。苏东平疼爱圆圆,到幼儿园接她放学,言谈中知道圆圆排斥潘志豪,不禁担心圆圆的心态。
  飞飞半工读,课余在海边雪糕店工作。正读法律系最后一年的Martin在与飞飞经过一轮沙滩排球大战后,对她留下深刻印象,展开追求攻势。飞飞不理睬。飞飞到火锅店帮忙,与良一冤家路窄,再次碰面,二人一言不合,冲突又起,飞妈担心飞飞得罪黑道,硬把她赶回家去。
  良一家有一对年迈祖父母,祖母长期卧病在床,良一虽整天打打杀杀日子,但对两个老人家却是照顾有加。
  林秀明在洗肾中心遇见消极的病人,总是设法鼓励他们要活下去,只要活下去,就有希望。其实,这是当年志豪说过的话,她一直祈祷志豪能早日苏醒,但看来希望渺茫。圆圆对长期昏睡的父亲毫无感情,但对苏东平却非常亲切。苏东平这次提前回国,原来还是圆圆的要求。圆圆希望他能陪她参与学校举办的游泳嘉年华会。林秀明知道后说苏东平不该顺着圆圆胡闹,但苏东平却说自己是第一个迎接到这个世界的人,对圆圆当然有一份特殊的感情…
  
  第3集
  林秀明亲自带圆圆参加游泳嘉年华会,但因泳术不精,拿了个最后一名。圆圆闷闷不乐,埋怨苏东平答应了却没出席,苏东平连声道歉,但其实林是秀明不让他来参加。
  林秀明接到一洗肾病人“一条龙”老婆的电话,说一条龙被大耳窿逼债,希望林秀明能相助。这一条龙曾经在潘志豪出车祸当晚,协助林秀明和潘志豪脱离险境,所以,林秀明对他一直心怀感激,即使自己经济拮据,也尽力帮他。这次,一条龙被良一和阿忠追债追得急了,抓了刀子追砍二人,但跑没两步,就心脏病发作,倒地不起,幸好林秀明和苏东平及时赶到,才不致一命呜呼。
  良一带年迈祖父母到庙里拜拜,又遇到飞飞。飞飞鄙视良一是个收烂帐的流氓,出言讥讽,良一也回敬,说只要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飞飞。飞飞把他的话录了下来,说他出言恐吓,报警抓人,但当她见良一对祖父母颇为孝顺后,又放了他一马,没有告发他。
  Martin继续展开追求攻势,骑脚踏车亦步亦趋跟着飞飞。飞飞忽然视线一阵迷蒙,跌翻在地,Martin赶快相助,搞到自己的手也划伤了。飞飞拿水给他清洗伤口。
  芬妮约了林秀明吃饭,要秀明帮她劝苏东平打消搞癌症治疗研究的念头,开专科诊所赚钱。苏东平却坚持己见,芬妮无奈。有个条件优越的珠宝行少东追求林秀明,但她不为所动。她的大姐林秀琴却一直劝她为自己的幸福着想,与潘志豪离婚,那就不用背着情感与经济上的包袱,但是,林秀明却做不到…
  
  第4集
  圆圆发高烧,林秀明忙于教补习,致电向苏东平求助。在苏东平的照料下,圆圆无碍。荷花见林秀明和苏东平相熟,笑问二人当年为什么没有来电。苏东平笑说林秀明追求者众,不会把他放在眼里。林秀明反唇相讥。原来,当年二人都互觉对方高傲。
  荷花爱吃如命,打牌中途还叫了面包咖哩鸡来夜宵。苏东平对她“吃得是福”的观点不苟同,反说现代人很多病痛都是因为不正确的生活习惯所引起。还举出一些诸如肺癌、大肠癌的例子。荷花等闻癌色变,连声说不要再提。
  林秀明为家翁的医药费苦恼,家婆和大伯还一直认定她“吞”了潘志豪的医药保险金,更叫她欲哭无泪。她省吃俭用,在巴刹买廉价内衣,被荷花看见,告诉苏东平知道。
  苏东平暗中买购物券要送给秀明。苏东平向芬妮求婚,芬妮逃避,没有答应。林秀明知道后,笑言苏东平一定不够浪漫,说下次让她来当军师。医院忽然来电,说潘志豪情况紧急。苏东平和林秀明赶去,得知潘志豪心跳停止,医生正在抢救中。
  良一和阿忠偷卖非法DVD,阿忠误报警察突袭,良一飞奔而逃,又撞见飞飞。飞飞气他撞翻她的电脑,要良一赔偿损失。良一竟抓了几片色情DVD给Martin和飞飞当作“赔偿”,气得飞飞扬言报警。果然,真警察前来突袭,良一和阿忠没命奔逃。良一以为是飞飞真的报警抓他,决心给她好看…
  
  第5集
  良一用汽水喷了飞飞一脸,飞飞气得用脚猛踢阿忠,良一上前一推,飞飞忽然倒地不起。良一起初还以为她装蒜,但后来发现她真的晕倒了,连忙把她送往诊所。飞飞醒来,担忧自己遗传了父亲的肾脏病,但却又不肯接受,不断告诉自己没事。
  荷花又去吃火锅自助餐,大吃特吃,正吃得起劲时,忽然胸口一阵疼痛,但她当是吃得太急,食物塞住胸口,不以为意,继续大吃大喝。
  良一到苏东平妈的摊位买斋米粉,苏东平妈认得良一的祖父母,问起他们的近况,知道良一祖母病倒,带了苏东平去看她。检查发现,老人家的脚已经因糖尿病而溃烂,急将她送入院。医生告诉良一他祖母不只要做截肢手术,还因肾脏衰竭要开始洗肾。良一忧虑庞大的医药费,萌起打抢的念头,于是拉了也走投无路的一条龙拍挡,准备抢劫钱币兑换商。
  林秀明拿着东平所送的购物券,带了苏东平的妈妈去购物,自己只买了一点东西。她知道苏东平有意帮她,但是还是坚持自己的生活自己过,不想接受别人的帮助。苏东平劝她不要承受太大的压力。
  当夜,林秀明梦见潘志豪苏醒,自己开心地投进他的怀里,但转眼一看,抱着她的人,却又变成苏东平,醒来后,不禁发怔。潘志豪上回心跳停止,在苏东平的奋力抢救下,又恢复了心跳,但是还是苏醒无期。林秀明握着潘志豪的手,轻唤他快点醒来,深怕自己会把照顾潘志豪当成是一种责任…
  
  第6集
  良一打劫钱币兑换商的计划,因一条龙临阵脱逃宣告无疾而终。他面对祖母的医药费和洗肾开支,本还希望能申请洗肾资助,但听一条龙说申请者要“对社会有所贡献”,良一心想自己是流氓一名,肯定申请无望。
  他心情烦躁,刚好碰见Martin等大学生聚集打沙滩排球,双方因误会起了冲突,良一借机发泄,用排球猛“炸”Martin等人,飞飞赶来相助,以牙还牙,反“炸”得良一昏头转向。
  飞飞上厕所,发现小便带血,震惊,连居民证掉了也没发觉。阿忠拣了她的居民证,冒充飞飞去向大耳窿借债助良一。良一不想害飞飞,但祖母的医药费如燃眉之急,终于收下这笔钱。
  荷花、来发和阿土在“三催四请”之下,终于跟随明妈到预防中心做身体检查。一查之下,荷花的胆固醇、高血压都处在高水平,而且,也出现了糖尿病的症状。荷花不但没有引以为戒,反而埋怨不该去检查。苏东平劝她及早治疗,否则小问题会变大毛病,荷花不置可否。
  芬妮向秀明坦言有了新欢,准备与东平分手。林秀明惊讶,见东平还蒙在鼓里,同情不已。林秀琴见妹妹被生活压得透不过气,再劝她与潘志豪离婚,林秀明厉声阻止。两姐妹起了冲突。
  一条龙欠下一身债务,两个儿子又不理他,贫病交逼,遂想一死了之,幸好林秀明发现,及时阻止。林秀明和苏东平了解一条龙的困境后,约了非法放贷者出来解决一条龙的债务问题…
  
  第7集
  苏东平叫林秀明帮他选一枚求婚戒指。林秀明虽已知道芬妮有了新欢,但是还是希望苏东平的真诚能感动芬妮,所以,也鼓励他要对芬妮说出心里最真诚的话。她想起当年与潘志豪结婚的甜蜜往事,也想起他跟她说过的生生世世爱她的誓言,就在这一天,她竟然发现潘志豪有外遇。更叫她震惊的是,潘志豪跟她说过的爱的誓言,也跟他外遇的对象说过。林秀明深受打击,苏东平不解,还以为她工作疲累,亲自下厨帮她准备晚餐。
  苏东平拿了戒指要向芬妮求婚,却发现她跟另一男人态度亲昵。至此,芬妮已经瞒无可瞒,只得跟他坦白一切。林秀明担心苏东平看不开,彻夜找他,苏东平感动。
  飞飞经检验后证实得了肾脏病,她决定在倒下前让Martin留下美丽印象,答应出席Martin的毕业舞会,还刻意打扮一番,大家突见飞飞穿得像个淑女,大为惊艳。飞飞与Martin共舞时昏倒,送院证实肾脏衰竭,必须靠洗肾维持生命。飞飞万念俱灰,向Martin提出分手,但Martin却坚持不离不弃。
  良一到医院探望祖母,意外发现飞飞也住院,而且病情不轻。他还误以为飞飞要自杀,冲上天台阻止她“跳楼”,反被飞飞当出气筒骂了一顿。
  中秋节到了,荷花大吃各式月饼,大家劝她月饼热量高,不宜多吃,她却说正在吃一神医的药,不必担心。林秀明忽接潘志光电话,说豪妈肚痛难忍,秀明与东平赶去,豪妈反说秀明故意带男人上门炫耀,把林秀明和苏东平痛骂一顿…
  
  第8集
  林秀明被豪妈指在外面偷男人,还被刮了一巴,心里委屈,但眼泪却往肚子里吞。回到家里,圆圆成了她的出气筒,当她发现母亲偷偷跟荷花去看“卢神医”,拿了一些不知名的药回来吃,也发了一阵脾气。
  圆圆暗中通报苏东平,苏东平劝林秀明放个短假,好好松懈自己,她不肯。说到底,林秀明还是面对经济问题,可是却不肯接受苏东平的好意。苏东平坦言要追求秀明,林秀明逃避。
  飞飞出院在家,情绪依然低落,偏偏这时大耳窿阿笑找上门要钱,大吵大闹,还好良一暗中跟踪阿笑而来,用计把阿笑搞走。此时的良一,对飞飞除了同情之外,也有了好感。飞飞对Martin没有因为她重病而离开她深为感动,Martin的父母也对她嘘寒问暖,还表示全力支持飞飞和他们的儿子来往,飞飞感激,但却在无意中听见二人要设法让Martin离开她的谈话。飞飞伤心失望,坚持要跟Martin分手。Martin黯然而去,这一幕被良一看见,暗骂Martin无情无义。刚好阿笑又来催债,飞飞气得抓了刀要砍阿笑,阿笑欲对飞飞不利,良一不得已出面赶走阿笑。飞飞见良一出现,恍然大悟,直指他嫁祸于她。良一唯有默认。
  林秀明鼓励洗肾病人Kate不要逃避爱情,还举出肾病患者也能结婚生孩子的实例。Kate受她鼓励,终于决定放开胸怀。林秀明想到自己对苏东平,何尝不是一直在逃避吗?她终于决定和苏东平带着家人一起出国度假…
  
  第9集
  林秀明和苏东平带着圆圆等到邻国度假。苏东平单独出去安排船只时车子出事,音讯全无。林秀明焦急出去,在斜坡乱草中搜寻苏东平下落。其实苏东平平安无事,只是徒步去找电话讨救兵。他听见林秀明的惊叫声,急赶往现场,原来林秀明被一条蛇吓的脸青唇白。二人至此对彼此的感情再无法掩饰,紧紧相拥在一起。
  良一战战兢兢带祖母去肾脏基金会,要求洗肾资助。他原担忧自己的流氓身份会影响申请结果,有意隐瞒,但后来还是听了林秀明的劝告,坦言自己是“大耳窿跑腿”。祖母获得部分洗肾费用资助,良一感激不已。
  良一关心飞飞,借机到火锅店吃东西,但飞飞却是“仇人见面”,泼了良一一脸的酒。良一因与阿笑结怨,大家决定来一场“决斗”解决彼此恩怨。阿笑是少林拳高手,大家都认定良一不是对手。良一也自知胜算不大,留下遗言,要阿忠代照顾他祖父母。飞飞不想在这个年代,还有人搞“决斗”这么幼稚的事,就跟良一去看个究竟,还暗中帮助良一击败阿笑。
  林秀明与苏东平的关系有了进展,但是林秀明内心深处,还是觉得自己如与苏东平在一起,潘志豪就“太可怜”了,结果,被丽芬当头棒喝,说可怜的不是潘志豪,而是林秀明自己。林秀明终于接受苏东平,二人双手拉在一起,但就在这时,沉睡中的潘志豪,手指开始能动了…
  
  第10集
  豪妈偷烧符水要喂昏迷中的潘志豪,被林秀明厉声阻止,豪妈大骂林秀明下蛊害潘志豪,还狠刮了林秀明一巴掌。林秀琴知道后,再劝林秀明要硬起心肠办离婚,否则,光明正大的事也会变成偷偷摸摸,这次,林秀明没有厉声拒绝。
  明妈继续瞒着林秀明与荷花去看卢神医。她偷吃药时被林秀明发现,一问之下,才知道明妈得了“妇女病”,在林秀明和苏东平的劝说之下,明妈去做了子宫颈检查,证实得了子宫颈癌,还好发现得早,痊愈机会很大。
  良一带祖母去洗肾,听护士在找飞飞不获。他碰见飞飞坐在天台上发呆,就讥讽飞飞是胆小鬼,只会逃避洗肾,飞飞反唇相讥,说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胆小鬼,马上可以从天台跳下,良一吓了一跳,急阻止,慌乱中说出自己死后愿意把肾捐给飞飞的话。飞飞意外,然后咒良一早死早好。
  飞飞见良一对祖母十分孝顺,对他印象有点改观,知道他被阿笑等大耳窿逼到走投无路,就出面安排雪糕店老板借出钱来,但条件是良一必须在雪糕店打一年的工。良一答应。
  明妈动手术之前坦言不放心林秀明,林秀明告诉她已经决定和苏东平结婚。明妈听后放下心头大石。林秀明亲自去面对志豪父母,提出要与潘志豪离婚的决定。豪妈大骂林秀明。林秀明意志坚定,终于在离婚后与苏东平步上红地毯。但就在她和苏东平结婚当天,潘志豪却张开了眼睛…
  
  第11集
  潘志豪在林秀明和苏东平结婚当日醒来,林秀明左右为难,一方面要照顾潘志豪,一方面却已是苏东平妻子。为了不想影响潘志豪复原,林秀明决定隐瞒一切,不让潘志豪知道他们已经离婚的事实。
  潘志豪知道自己已经昏睡7年,极力想把失去的时间争取回来。他积极锻炼身体,要恢复已经坚硬的肌肉,当物理治疗师要他停止训练时,他也不听警告。他的车祸后遗症逐渐显现,有时会产生幻觉,有时情绪不受控制。林秀明和苏东平都感到担忧。林秀明更不敢想象当潘志豪知道她已经改嫁苏东平后,会有怎样的反应。
  荷花吃卢神医的药多时,非但不能解决身体毛病,还出现了尿蛋白。在苏东平的安排下,荷花住进了医院,饮食受到严格监督。贪吃的荷花哪堪受此折磨,叫苦连天,只得向来发讨救兵,要来发偷带东西去给她吃,来发怕老婆惯了,只好惟命是从。
  良一开始在雪糕店打工。一日,有三个飞车党来撩拨飞飞,良一看不过眼,几乎与他们起了冲突,飞飞及时阻止,三个飞车党徒扬言当晚要良一好看。当天晚上,三人果然在店外出现,飞飞怕三人真的找良一麻烦,就假借要与三人看戏吃夜宵,转移他们的注意力,但是,反而自己身陷险境…
  
  第12集
  飞飞用调虎离山计,把三个飞车党带离雪糕店,良一发现,阻止不成,他担心飞飞的安危,骑了摩托车四处找寻。这时的飞飞,正设法摆脱三个飞车党。三人企图在飞飞的饮料里下迷药,飞飞早有提防,准备借机开溜,但此时良一赶来,与三人大打出手,搞得飞飞反要助他脱离险境。
  Martin再来找飞飞,说自己冷静思量后,还是觉得深爱飞飞,飞飞不为所动,反鼓励好友Helen去接近Martin。其实,飞飞对Martin还是无法忘怀,但是,一想起自己一辈子要靠洗肾机而活,就不想拖累对方。她意志消沉,甚至不想去洗肾,良一知道后,亲自上门把她拖出来,硬要载她去洗肾中心。飞飞气恼,说最讨厌人家强逼她,竟从良一的摩托车上跳下…
  潘志豪日以继夜的苦练,身体复原迅速,已经可以下床走路。这期间,林秀明还是不时到医院探望他。圆圆对这个爸爸感觉陌生,甚至逃避不肯去医院,但潘志豪却一直憧憬着“一家团圆”。随着时间消失,潘志豪慢慢也发觉有异,他更惊愕的发觉,夺走他妻女的原来就是他的好朋友苏东平。他约了苏东平在医院天台见面,苏东平见事已至此,只好坦言一切,希望只好能谅解和成全他们,潘志豪忽然发狂,想要把东平推下去…
  
  第13集
  潘志豪发狂欲把苏东平丢下楼去,所幸林秀明及时赶到阻止,还打了潘志豪一巴掌让他清醒。潘志豪知道母亲收了林秀明的两万块钱,马上叫潘志光去退还给林秀明。林秀明担忧潘志豪无法适应新环境,找工作有困难,苏东平暗中托人雇用潘志豪,但被潘志豪看穿,他拒绝苏东平的协助,并说永远不会接受他的怜悯和施舍。
  荷花从医院出来,又开始大吃大喝,完全没有把住院的教训放在心里。不过,她这次给自己制造了一个借口,说她跟阿土去做步行运动,所以食量大一点也无妨,天知道她只是走不到10分钟就打退堂鼓了。
  阿土天天要走好几公里的路,所以,认定自己百病不侵,更是天天少不了一碗卤猪脚,然而近来忽然常觉肚子不舒服,常常便秘的他变成老是跑厕所泻肚子。东平提议去做检验,以确定是否得了肠癌。
  洗肾中心的病人在Alex的号召下,决定搞演出为肾脏基金筹款,大家都积极响应,连良一都答应演出其中一个角色,但飞飞却冷淡对之,置之事外。一日,她去洗肾时,碰见一位叫安安的瞎眼小女孩,从言谈中,知道她不只眼睛看不见,还得了血癌,同情心不禁油然而生。
  潘志豪已经无法在IT界立足,转而当起水果小贩。林秀明无意中发现,大感意外,潘志豪反说林秀明故意来看他的落魄样,让她百词莫辩。潘志豪眼见苏东平和林秀明一家幸福,决心不让他们好过,他尾随苏东平一家,伺机有所行动…
  
  第14集
  苏东平一家到购物中心去,忽然不见了圆圆,焦急地四处找寻,后来才发现圆圆被潘志豪带走。潘志豪不顾圆圆的反对,坚持要送她东西,还要带她去吃晚餐,苏东平赶来阻止,二人起了冲突。
  潘志豪说苏东平无权阻止他和亲生女儿在一起,苏东平却扬言潘志豪再不声不响带走圆圆,就报警对付他。潘志豪不怕,还说出要同归于尽的话。苏东平大为紧张,想安排林秀明和圆圆到澳洲去,以避开潘志豪,但林秀明不肯,反决定去帮助潘志豪,让他走出困境。林秀明叫潘志豪回去医院做物理治疗,但潘志豪冷淡对之。林秀明锲而不舍,潘志豪终于答应随她到医院去。
  阿土的粪便检验报告显示他可能患了肠癌,荷花和来发大伤脑筋,不知道如何说服固执的阿土进医院,更怕一向自以为百病不侵的阿土受不了打击,但意料之外,阿土坦然面对事实,决定接受手术。
  Martin一直想办法要挽回飞飞的感情,但飞飞不断逃避。这天,飞飞又遇见安安,为了送安安去医院检查身体,飞飞终上了Martin的车子。二人把安安送去医院,却得知安安血癌复发的不好消息,二人见安安年纪轻轻,就要受癌症折磨,不禁流下同情之泪…
  
  第15集
  飞飞知道安安需要做骨髓移植手术才能挽回性命,就找Alex帮忙,原来Alex已经帮安安设立了一个网站,还在设法联络她父亲在中国的亲人,希望能尽快找到适合安安的骨髓。飞飞印了传单,与Martin四处派发,以期能扩大寻找骨髓的范围。良一也拿了一些传单要发,但被阿忠全扔进垃圾桶里,飞飞刚好路过看见,误以为是良一所扔,不值他的所为,冷言冷语对之。
  飞飞终于答应Alex,参与为肾脏基金筹款的演出,但只肯担任“打杂”的工作。Kate与男友结婚在即,满心欢喜,但医生却在这时告诉她,由于她有心脏问题,婚后不宜怀孕,Kate觉得如此对男友很不公平,竟想不结婚算了,飞飞知道后,鼓励一番,叫她坦告男友一切,如男友爱她,将不会在意她能否生育。
  在林秀明的鼓励之下,潘志豪定期到医院接受物理治疗,伤腿已经有了起色。林秀明也发觉潘志豪的性格转变了,不再像之前的那么暴躁,但苏东平却发觉这可能只是潘志豪的表面功夫,他也许有了更可怕的铺排。果然,苏东平发现潘志豪一直在跟踪他们一家。当潘志豪在偷拍圆圆之际,被苏东平逮个正着…
  
  第16集
  苏东平阻止潘志豪偷拍圆圆,潘志豪反唇相讥,指无人能阻止他接近女儿,苏东平愤而推了潘志豪一把,潘志豪假装受伤,博取林秀明同情,林秀明果然中计,对苏东平颇有微言,并说能理解潘志豪对圆圆的关心,苏东平感叹林秀明也许不了潘志豪。
  林秀明不禁想起潘志豪瞒着她与女人交往的事,觉苏东平说得没错,正想就此和潘志豪保持距离,潘志豪却又要求林秀明协助他搞饮食生意。林秀明见他确实需要帮助,不忍拒绝,遂瞒着苏东平与潘志豪继续见面。
  阿土动了手术后,康复得很快。荷花有前车之鉴,却不懂好好珍惜身体,依旧不戒口,结果终于中风倒下。她躺在医院里,半边身体行动不便,更甚的是,她的肾脏也已衰竭,必须依赖肾脏透析维持生命,后悔后悔莫及,放声大哭。
  安安的病情日渐严重,但始终找不到适合的骨髓移植。后来,医生只好选择最接近的良一骨髓。飞飞大感意外。良一临进手术室时特别交代一番,说自己立下了遗嘱,万一有任何意外,其中一颗肾脏要捐给飞飞。
  飞飞没想自己的一时气话,良一却如此认真对待,啼笑皆非之余,也让她对良一有了新的认识。良一动完手术当夜,得知三个飞车党又去找飞飞,深怕飞飞陷入他们手掌心,遂偷跑出医院,与三人大打出手。等他一身上伤回到医院,才发觉飞飞正无恙地等他回来…
  
  第17集
  安安移植了良一所捐献的骨髓后,一直没有出现排斥现象,大家都感到安慰。Martin对良一的义举大感佩服,决心交他这个朋友。良一自认是个流氓,对与Martin这种律师交朋友很不自在,但后来也接受了。
  不过,他很快发现飞飞已经和Martin和好如初,不禁又有点失落。当夜,良一被三个飞车党痛殴了一顿,飞飞不知良一是因为要救她才与对方结怨,还骂他死性不改,良一也没有强辩。
  荷花又中风又肾脏衰竭,深知此中的痛苦,她不禁担心一向好吃又不懂养生之道的家人也会沦为同样下场,遂下令全家人要开始每天定时做运动,而且,严格控制他们的饮食,亲自下厨准备无油少盐,多菜少肉的食物,一向大吃大喝惯了的家人无不叫苦连天。
  潘志豪忽然到访林秀明娘家,说是探望前岳母,但其实在暗中给苏东平压力。林秀明也觉得潘志豪的行为有异,决定在协助潘志豪开了小食店后就不与他见面。苏东平始终不放心,特别是当林秀明告诉他已经怀孕时,他更为紧张,于是,他密切监视潘志豪的举动,以防他做出不利林秀明的事;然而,却被潘志豪识穿。潘志豪用了一招调虎离山计,支开苏东平,然后开始他对方林秀明的计划…
  
  第18集
  潘志豪把林秀明骗回家,欲对她不利,林秀明识破他的意图,想要离开,但却被潘志豪阻止,正在危急时,苏东平及时赶到,林秀明才不致陷入险境中。至此,林秀明已经完全对潘志豪绝望,决定与他断绝关系。潘志豪对二人的恨意越深,随时准备再伺机而动。
  荷花对家人饮食的监控毫不放松,还督促大家要去预防中心做检查,一家人吃了好几天淡而无味的菜肴后,都大喊吃不消。
  荷花终于让步,答应开禁,当夜一家人出外用餐,原本以为可以解馋,但荷花却对厨师们指指点点,不是嫌太油,就是嫌太多盐,搞到人家忍无可忍,索性不做她的生意。
  Kate终于与男友结婚,肾友们纷纷道贺,飞飞祝福Kate幸福美满,Kate也叫飞飞和Martin快马加鞭,但飞飞对自己与Martin的感情始终有隐忧。果然,Martin的父母约见她,说要支持她出国换肾,但为飞飞一口拒绝。飞飞不想用钱去剥夺他人换肾的机会。飞飞知道Martin父母的暗示,答应离开Martin。飞飞正为感情之事伤心,医院又传来安安忽然病情转急的噩耗,这双重的打击,再把已逐渐对生活恢复信心的飞飞打入谷底…
  
  第19集
  飞飞因安安之死深受打击,她对生命又失去信心。另一方面,她也不断逃避Martin,甚至以和良一在一起为借口,阻止Martin再接近她,良一知道后,感到受伤害。
  飞飞知道自己伤了良一的自尊,心里不安,就在良一离开雪糕店当天,跟他道歉。良一一笑而去。当夜,三个飞车党有备而来,欲对飞飞不利,危急间,良一赶到,虽救了飞飞,自己也重伤入院。飞飞往探他,两人更约定在平安夜回到雪糕店去,到时大家都要以“积极面对人生的面貌”出现。
  荷花严厉监控一家人的饮食,来发等终于受不了,纷纷跑到外面偷吃,不想被荷花发现,荷花伤心不已,说来发等根本不了解她的苦心。林秀明等告诉她吃得健康不代表要吃得痛苦,劝她努力改善厨艺,煮出即好吃又健康的食物。荷花决定一试。
  苏东平忽然发觉有人贴“大字报”,中伤他和林秀明,偏偏潘志豪就在这时出现,苏东平当然联想到是潘志豪所为,气得要打他,但被及时赶到的林秀明阻止…
  
  第20集
  苏东平欲打潘志豪,为林秀明所阻止,林秀明拆穿潘志豪欲激怒苏东平,不惜两败俱伤的诡计,苏东平冷静下来,潘志豪冷笑而去,苏东平担心林秀明和圆圆的安危,再次要求林秀明到澳洲去,以避开潘志豪,林秀明却选择毅然面对,并决定以更强硬的手段来对付潘志豪,当潘志豪不听劝告,一再打扰圆圆后,她终于报警。
  但这并不能阻止潘志豪的进一步行动,就在为肾脏基金筹款演出当日,林秀明和圆圆忽然失踪。苏东平猜到是潘志豪所为,从蛛丝马迹中追寻林秀明和圆圆的下落。
  林秀明和圆圆被潘志豪所挟持,他准备与二人同归于尽,就在他要有所行动之际,苏东平赶到,但潘志豪已经失去理智,开车猛撞,潘志豪和林秀明双双受了重伤。林秀明危急之时还叫苏东平先抢救潘志豪,他终于良心发现。
  林秀明陷入昏迷中,情况危急,肾友们纷纷祈祷奇迹出现。
  良一决定不再当大耳窿跑腿,拜一印度友人为师,学做印度煎饼,平安夜晚上,他决心以新面貌去见飞飞,但事与愿违,就在这个晚上,他被阿忠牵连,遭受袭击。他倒在飞飞怀里,临终告诉她已经不再做流氓…
  也就在这一夜,奇迹降临,林秀明醒来了…

发表评论  | 回到页首  |  上一部:少女总裁   |  下一部:守望幸福

  评论载入中,请稍候.....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夹 | | 友情链接:乐惠族
说明:视频均为互联网搜索结果,本站不制作、上传或存储任何视频。
2004-2013 飞时网——精彩影视,就在飞时 www.flydays.com [鄂ICP备050144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