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留言本  加入收藏夹
注册   |   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  >>  台剧  >>  真爱诺言
真爱诺言
8.7分(3人评分)
真爱诺言在线观看列表1:
真爱诺言分集剧情(仅供参考,请以实际视频为准):
片 名:真爱诺言
片 长:45集
主要演员:
王美雪 饰 刘喜鹊  李进荣 饰 田 丰
李佳璘 饰 陈盈盈  张 亮 饰 李明德
林江国 饰 李明仁  傅 晶 饰 萧 静
馨 子 饰 田 恬  王伟华 饰 林登财
夏台凤 饰 方佩瑶  许榕真 饰 甄宝玉
分集剧情:
  第1集
  李家上下一片喜气洋洋,全村人也都赶来祝贺,只因在外打工多年的李家独子兴旺即将回乡。母亲王兰、妻子喜鹊、幼子明德及同村的好友登财、宝玉夫妻俩都难掩久别重逢的喜悦,唯独田丰的脸上闪过一丝落寞。深夜,兴旺与喜鹊互诉多年相思,深情相拥入眠。
  田丰与登财相聚痛饮,登财执意约兴旺共聚,兴旺盛情难却,喜鹊虽感担心也只能答应。三人酩酊大醉,回家途中兴旺不幸发生意外,溺水身亡。婆婆王兰把一切罪责都怪在喜鹊身上,不禁对其拳脚相向,田丰忍不住为喜鹊抵挡,却被王兰误会两人有奸情,喜鹊内心悲痛欲绝,但为照顾年迈的婆婆与年幼的儿子,喜鹊只有默默承受一切痛苦。宝玉有意撮合田丰和喜鹊,登财极力反对,喜鹊被村民指为克死丈夫的害人精,宝玉为其出头,并劝喜鹊考虑改嫁。兴旺去世后,田丰时常照顾喜鹊三人的生活起居,王兰不仅不领情还把田丰赶走,更警告喜鹊与田丰断绝来往。喜鹊验出有孕,王兰怀疑其与田丰有染,竟逼喜鹊喝下堕胎药。
  
  第2集
  喜鹊想起以往与兴旺的快乐时光和答应过兴旺的承诺,强逼自己吐出了刚喝下的堕胎药,终于保住了孩子。喜鹊本想瞒着王兰生下孩子,但还是被发现,王兰原本仍坚持要喜鹊拿掉孩子,在登财、宝玉的苦苦相劝下才勉强答应。登财向田丰透露喜鹊的近况,也说出近期村里盛传喜鹊腹中怀的是田丰之子的谣传,田丰承认至今仍然喜欢喜鹊。喜鹊早产生下一子,王兰却将婴儿偷偷送人,并向喜鹊谎称孩子已死,喜鹊发疯似地到处寻找,田丰说出早上目睹王兰将婴儿送走的经过,喜鹊伤心过度晕倒。
  田丰为了替喜鹊要回孩子,竟承认自己是孩子的父亲。在宝玉的苦劝下,王兰答应把孩子留下。村民的闲言闲语让田丰怒火中烧,与村民大打出手,幸而被村长制止。没想到村民不仅砸了田丰的杂货店,更把田丰打伤。田丰为了喜鹊的名节,黯然离开村子,并暗自发誓要努力取得成功来证明自己。转眼数年过去,王兰一心照顾明德,却对取名明仁的小孙子始终态度冷淡。
  
  第3集
  明德与明仁因小事争吵,王兰却只责骂明仁,明仁倔强地不肯认错,喜鹊为平息王兰的怒火重打明仁并罚他跪着反省。明德好心为在雨中挨饿罚跪的明仁撑伞并拿来食物,但明仁丝毫不领情,喜鹊看在眼中痛在心里。明仁高烧不退,更有可能转为肺炎,喜鹊为明仁的医疗费而忧心,登财、宝玉不仅拿出私房钱帮助喜鹊,还向村民四处筹款,王兰也变卖了首饰,明仁在众人努力下终于痊愈。明仁被同学嘲笑,明德为帮明仁出气与同学打架,同学家长上门兴师问罪,王兰为袒护明德直指是因喜鹊的不检点才会让明仁被所有人当成私生子,喜鹊与明仁母子俩相拥而泣。
  二十年后,明德、明仁都已长大成人。兴旺忌日,明德带着妻子盈盈姗姗来迟,一回到老家盈盈就向王兰声称为了发展公司要借一笔钱,虽然王兰爽快答应,但明德仍心感不安。明仁向登财、宝玉的儿子林诚抱怨明德夫妻迟到的不是,却意外从林诚的口中得知王兰变卖家产的消息。喜鹊极力反对,盈盈提出全家搬去城里,但喜鹊、明仁依旧坚持己见,更为此与王兰发生争执。王兰在一气之下竟欲咬舌以死相逼,喜鹊为阻止被王兰咬伤手指。
  
  第4集
  明仁与林诚外出散心,嬉戏时不慎将随父母到乡下游玩的都市女孩萧静撞落水塘,在以人工呼吸施救时被赶来的萧父、萧母误当成是流氓。误会冰释后,明仁和萧静对彼此留下深刻印象。喜鹊一家搬离旧居,宝玉全家赶来送行,众人回忆起各自在旧居的成长点滴难免感伤。明德、盈盈带喜鹊等人参观新家和公司,明仁在公司偶遇一名前来催债的女孩,两人争执之际盈盈出面化解尴尬。
  债主上门追债,公司和房子也被法院查封,喜鹊、王兰始知明德夫妻实已负债累累的真相,刚搬入新房的一家人不得不再次搬离而租借小公寓。喜鹊责怪明德好高骛远,王兰却始终偏袒明德。面对母亲和弟弟,明德内心不安,继而与盈盈发生争吵,喜鹊听在耳里决定找份工作贴补家用。
  明仁再次遇上之前到公司催债的女孩,没想到她就是公寓的房东,女孩因上次的冲突拒绝租房,明仁说尽好话才让女孩答应考虑。喜鹊在一家公司找到清洁工作,谁知该公司的董事长就是多年未见的田丰,喜鹊刻意回避,两人擦肩而过。明德为解决公司的困境去找盈盈的母亲方佩瑶帮忙,反被冷嘲热讽一番。
  
  第5集
  王兰外出后失踪,李家上下一片慌乱。田丰回到老家,眼前的物是人非令他愁绪万千,返城途中险些撞伤刚巧路过的喜鹊却只看到喜鹊离去的背影,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油然而生。王兰被好心人送回家,误会喜鹊等人故意弃她不顾,喜鹊说出打工贴补家用的事实,明德责怪喜鹊给他丢脸,倒是王兰体恤喜鹊的苦心,一场风波暂告平息。
  喜鹊巧遇发生交通事故的“催债女孩”并帮她解围,原来她竟是田丰的女儿田恬。后田恬在公司重遇喜鹊,表示会好好报答她,并把她介绍给母亲袁芳,袁芳的平易近人给喜鹊留下好印象。佩瑶为明德、盈盈之事向袁芳求助,袁芳答应尽量帮忙,困境的暂时缓解令明德松了一口气,佩瑶提出要掌管公司的财务。萧父、萧母到林家登门道谢,并拜托登财、宝玉向李家提亲,希望能促成明仁和萧静的进一步交往。
  
  第6集
  田恬同意将房子租给明仁一家,并为明仁和林诚在公司安排了工作。田恬在言行举止间都透出对明仁的好感,但木讷的明仁丝毫没有察觉。王兰提出先去萧家了解情况,双方相谈甚欢,但喜鹊、明德都不赞成在明仁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安排亲事,明仁得知后也表示反对,却在得知对象是当初那个落水女孩后改变态度。明仁向田恬请假,林诚一时口快说出明仁要去相亲,令田恬气愤不已。
  明仁与萧静见面后原本气氛融洽,但当王兰在言语中透露出似乎有意借明仁与萧静的交往为明德解决经济困难后,明仁拂袖而去,令萧静误会明仁对自己无意而暗自伤心。明仁等人从萧家邻居处得知萧静竟是个哑女,王兰、宝玉深感被骗而恼火,此时明仁却提出希望能和萧静进一步发展。佩瑶设宴招待喜鹊一家,明仁的缺席令王兰再次心生不悦,巧的是喜鹊和田丰竟在饭店意外重逢。
  
  第7集
  王兰目睹喜鹊与田丰交谈甚欢,不由分说地就拉喜鹊离开,这情景让一旁的佩瑶心生疑窦,向明德打听后明德的激烈反应让佩瑶更为不解,最终佩瑶从宝玉口中了解到田丰与喜鹊一家复杂的关系,心中似乎有了某些决定。明仁找萧静解释当日的误会,被萧静的好友小绮误当作色狼痛打了一顿,也从小绮口中得知了萧静不能说话的原因,明仁表示真心与萧静交往,两人跨出美好的第一步。
  登财按照当日田丰留下的名片找到田丰,兄弟俩难掩重逢的喜悦,田丰也从登财口中得知了喜鹊一家的真实近况。佩瑶到田家向袁芳致谢,在得知田丰当晚外出时,暗中吩咐盈盈注意喜鹊的一举一动。盈盈尾随喜鹊发现果然是与田丰相约见面,田丰想帮助喜鹊解决困境,被喜鹊婉言谢绝。佩瑶故意带袁芳来到田丰与喜鹊见面的餐厅,成功令袁芳怀疑田丰出轨,而盈盈也按照佩瑶的吩咐故意让明德目睹喜鹊与田丰在一起,不仅令明德与喜鹊起了争执,更令王兰对喜鹊产生误会。
  
  第8集
  喜鹊与田丰的见面令王兰大为恼火,明仁为维护母亲与王兰争执,更一吐从小受王兰冷落的委屈,王兰一气之下直指明仁是喜鹊和田丰的私生子,明仁顿感震惊。袁芳试探田丰,田丰隐瞒实情,袁芳虽然内心充满怀疑但暂时没有揭穿田丰。盈盈向明德谈及明仁的身世,更表示对喜鹊的强烈不满,提出要与明德、王兰另觅住处。明仁向田恬提出辞职,田恬劝阻未果,两人发生激烈争吵。王兰半夜惊醒,仍对喜鹊与田丰见面之事耿耿于怀,喜鹊虽再三解释仍未获王兰的谅解。
  明仁找林诚借酒浇愁,萧静与小绮寻至,暂时将酩酊大醉的二人安置在小绮家。登财向宝玉谈及田丰的成功,宝玉希望登财开口让田丰提拔林诚并帮助喜鹊解决明德的困难。明仁酒醒后向萧静倾诉心中苦闷,萧静对明仁的体贴关心羡煞旁人,小绮与林诚也不打不相识。袁芳向喜鹊诉说心中疑虑,并邀请喜鹊到家做客,此举让喜鹊发现袁芳的丈夫就是田丰,并再次与田丰相遇。
  
  第9集
  喜鹊匆忙告别,为避免日后可能产生的误会,喜鹊向田丰提出辞职。登财、宝玉参观田丰的公司,并希望田丰能提拔林诚,田丰一口应允。当登财、宝玉得知喜鹊在田丰公司做清洁工后,三人商量起帮助喜鹊的方法,登财提醒田丰别因为帮助喜鹊而影响家庭。明仁向宝玉证实自己的身世,宝玉虽想力证明仁是兴旺之子,但言语间仍使明仁误会自己的生父是田丰。
  盈盈带王兰、明德搬入佩瑶家,更以王兰为借口阻止喜鹊前往探视,喜鹊因王兰始终怀疑自己与田丰有染而伤心不已。佩瑶着手整顿明德的公司,并安排干儿子许志刚取代明德担任总经理,此举令明德心生愤懑,但面对佩瑶的驳斥和志刚的讥讽,明德也无言以对。佩瑶约见田丰,希望明德能进田丰的公司工作,田丰念及喜鹊答应会尽力安排。明仁因身世问题始终闷闷不乐,萧静在旁耐心安慰,目睹两人亲密状态的田恬醋意大发,与明仁再起争执。
  
  第10集
  盈盈就明德被取代一事质问佩瑶,但在发现对方是志刚后也无话可说,明德深感自尊受挫,决定暂时离开。萧静因自卑而不敢接受明仁的感情,小绮鼓励萧静要勇敢面对,更透露出对林诚的好感。王兰在家中烧纸钱令盈盈误以为失火,灭火时错手将王兰全身淋湿,王兰开始怀念喜鹊对自己细心的照顾。
  田丰找到喜鹊家,喜鹊哭诉满腔委屈,田丰好意安慰,却被刚巧来探望喜鹊的袁芳误会二人有染,与此同时明仁来到田家欲找田丰证实身世,这不仅令田恬难以接受,对袁芳而言更是火上加油,一场激烈战争在两个家庭之间爆发。
  
  第11集
  明仁不能接受身世“真相”在公园顶撞喜鹊而去,喜鹊气极晕倒。萧静与小琦来寻明仁、林诚却发现昏迷的喜鹊,两人急忙护送去医院并悉心照顾。佩瑶夜归安抚盈盈,道出斥骂明德以及帮助安排工作的“苦心”,二人发现王兰失踪分头寻找。心情低落的明德在家门口偶遇明仁,两人因明仁身世以及家庭矛盾发生争执并动手,最后不欢而散;明仁又遇见前来李家的田丰并加以阻挠,田丰悻悻离去却路遇劫匪并被打晕,明仁好心上前关心却被路人误会是凶手,林诚出现带其慌忙离去。王兰故意离开陈家希望得到更多关爱,却被盈盈、明德寻到轮流责备,王兰自感委屈露宿公园却导致高烧被送进医院。王兰醒来与明德相拥而泣,并回想喜鹊照顾自己的生活点滴。喜鹊醒来后担心明仁安危欲离去,萧静担心喜鹊身体并不断安慰。
  
  第12集
  小绮探望喜鹊,喜鹊认可萧静的为人,希望明仁能好好珍惜;林诚来电告知明仁“误伤”田丰一事。喜鹊等人赶到明仁暂避处商议解决办法。登财偶遇到处找工作的明德,登财借故回避,明德获悉佩瑶“苦心”从头再来。佩瑶母女探望王兰并陪伴出院回家,三人发现喜鹊未归且手机遗落家中,佩瑶言语间使王兰对喜鹊产生误解。志刚设宴款待佩瑶三人,席间流露对盈盈的关爱,盈盈借故离席得知明德工作一事大悦。喜鹊一行来医院探望田丰却受到田恬母女冷遇,袁芳质问喜鹊及明仁所为,萧静为二人解释求情,田恬向众人打听明仁安危并表露对其的好感,也表示相信喜鹊的清白。喜鹊为了明仁答应袁芳真相大白后再不和田丰相见。佩瑶一行探望明德,登财告知田丰的意外,众人哗然。喜鹊守护田丰回想过去点滴,明白田丰多年苦心但不想破坏别人幸福,袁芳支走喜鹊对昏迷的田丰哭诉心中苦闷。
  
  第13集
  王兰在医院怒斥喜鹊而去。萧静探访安慰明仁告知个人情况,明仁顿悟自己愧对母亲;林诚带田恬出现,萧静借故让二人独处,田恬让明仁在自己和萧静间做出选择并告诉喜鹊对袁芳承诺维护喜鹊形象。志刚探听明德工作事宜,向佩瑶列数公司问题并表明对盈盈的感情,佩瑶好言相劝但志刚坚持并露出自己的野心。喜鹊在田丰病房外久久不愿离去,袁芳身体不适嘱托喜鹊照顾后离去。袁芳突感强烈头痛,田恬担心母亲嘱其就医,袁芳以田丰安危推迟并告诉田恬当年田丰对喜鹊的深情,田恬探听母亲对明仁看法并答应暂不与明仁来往。萧家安排萧静相亲,萧静极力反对,萧母以田丰受伤以及对萧家财产有企图等缘由不同意萧静与明仁继续交往。盈盈处处回避志刚,志刚对盈盈坦白内心真实感情。
  
  第14集
  萧静向小绮表露自己对明仁的真情,小绮献计让萧静装病从家脱身。志刚与盈盈成功解决合同纠纷后喝咖啡庆祝却被受到公司嘉奖想与妻子庆祝的明德撞见并起疑心。喜鹊细心为田丰擦身,登财一时口快道出喜鹊与田丰的往事使王兰加深对喜鹊的误会并把所见所闻告知明德。小绮道出萧母的阻碍和萧静对明仁的爱,使明仁不再逃避自己的情感,两人勇敢地走在一起。田丰终于醒来,喜鹊央求其回忆案发当日情形为明仁脱罪还其清白,警察逮捕前来探望的明仁,田丰为了让喜鹊安心在众人前“承认”明仁是自己的儿子,袁芳带女儿负气离去,李家人加深对喜鹊的误会,众人不欢而散。袁芳收拾行李欲离家而去,田恬哀求母亲留下,母女抱头痛哭,袁芳此时突然头痛发作。
  
  第15集
  明德安排盈盈陪伴王兰,明德央求登财夫妇告诉自己父亲当年遭遇意外的真相,登财坦诚相告。在明德离开后王兰携盈盈赶到登财家,听见登财夫妇的交谈而加深对喜鹊的误会,并以种种原因误导明德认定田丰是杀父元凶。志刚以公事为由频繁接触盈盈。田恬来到医院说服父亲进行DNA鉴定并向喜鹊坚持自己对明仁的爱慕,警察及时破案终还明仁清白。佩瑶安抚袁芳并以姐妹相称,言语间加深袁芳对田丰误会并挑唆其分家。萧母阻止萧静与明仁见面,明确反对明仁与萧静交往并以一些现实生活问题质问明仁,萧静坚持非明仁不嫁的决心。
  
  第16集
  明仁的真情流露终感动萧母,答应支持明仁与女儿的婚事,但条件是明仁必须认祖归宗。袁芳母女与佩瑶来到医院当众提出要过户家产,田丰应允并承认心中一直挂念喜鹊。萧母带女儿等人出现,宣布明仁与萧静的婚事,为保护女儿一直追问喜鹊明仁的身世。田丰当众维护喜鹊母子却气走袁芳,田丰追上向妻子承诺会伴其一生但也不愿失去喜鹊这个好朋友。萧静为维护明仁与萧母发生争执。明德出现告诉明仁田丰是“杀父仇人”并要与弟弟划清界限,二人大打出手。林诚安慰在听说明仁与萧静婚讯后伤心的田恬并表达爱慕之情。盈盈献计明德指使明仁接近田恬找出田丰的“罪证”。佩瑶关心袁芳并引荐志刚来访,志刚与袁芳侃侃而谈并受到袁芳认可,佩瑶乘机撮合志刚与田恬交往。
  
  第17集
  袁芳母女带佩瑶与志刚参观公司,佩瑶刻意安排田恬与志刚独处并借故与袁芳离去,袁芳在购物中头痛发作而昏迷被送进医院。明仁送萧静回家,萧父母百般阻挠却不小心误伤萧静,明仁流露真情承诺照顾萧静一生感动萧父母,终于同意二人婚事并解释以前行径都是试探和考验并向明仁详述萧静丧失语言能力的原因。
  袁芳在医院醒来,志刚陪同田恬赶到,袁芳聘请志刚为公司顾问。喜鹊与田丰商议DNA检测后的相关问题,并提到会信守承诺在田丰痊愈后不再与其来往。袁芳了解自己头痛的原因,喜鹊跟随来医院探访的田恬发现袁芳并从医生口中获悉袁芳的真正病情。喜鹊关心安慰袁芳,答应帮其隐瞒住院的消息和真实病情。
  
  第18集
  喜鹊与袁芳冰释前嫌,喜鹊欲通知田丰让袁芳早日治疗,袁芳央求喜鹊在治疗期间陪伴自己并对其家人保密。田家终于消除一切猜忌重归于好,喜鹊为了挽救与王兰的婆媳关系及家庭矛盾坚持DNA检测并暗示田丰要多陪伴袁芳。田恬坚持自己对明仁的追求,喜鹊顾及袁芳感受而“应允”田恬与明仁交往。喜鹊回家后受到王兰谩骂,喜鹊下跪道出事情原委,王兰叮嘱明德对“田丰是害死兴旺元凶”一事保密。DNA检测结果揭晓,明仁身世真相大白,田丰决定亲自栽培明仁,明德向明仁认错赔罪,两兄弟重归于好,明德透露出田丰可能是杀父凶手,并指使明仁接近田恬找出田丰罪证。
  
  第19集
  田丰康复出院,为此前言行向喜鹊道歉,喜鹊道出心中顾虑。明仁致电萧静报平安并告知有新工作一事。盈盈质问喜鹊兴旺意外的原因并提醒婆婆少与田丰来往,婆媳发生激烈争吵,喜鹊训斥明德、盈盈的言行却引来家人轮流的指责,喜鹊深感不受家人尊重和信任。喜鹊督促袁芳早日接受治疗,佩瑶来访挑拨二人;喜鹊就盈盈问题与佩瑶沟通,却又受到冷嘲热讽。田丰安排明仁跟随田恬学习,田恬却为试探明仁而故意亲近志刚。登财夫妇陪同王兰、盈盈回到老家就兴旺死因展开问询,途中宝玉因喜鹊与盈盈起言语冲突。明仁爽约并音讯全无,小绮质疑明仁的诚信,却被萧静察觉小绮对林诚的好感并答应帮忙撮合。
  
  第20集
  林诚独自借酒消愁,小绮、萧静赶到安慰,却知道林诚心仪田恬的苦闷,二人刚欲离开却发现田恬等人到来。志刚对田恬大献殷勤,林诚愈加郁闷,明仁不为所动却想起明德嘱托上前却受到田恬冷嘲热讽。萧静二人把一切尽收眼底,带酒醉的林诚离去。田丰半夜醒来发现独自发呆的袁芳,二人一起回首过去幸福的生活点滴,袁芳追问当初田丰对喜鹊的承诺并提出一系列假设,田丰感觉妻子异常。明仁欲向萧静解释,二人相互联系却阴差阳错联系不上。志刚约盈盈一起外出洽谈客户,言语间再次提及二人感情问题,刚巧路过的明德目睹志刚对盈盈的体贴行为后一路跟随两人来到宾馆。
  
  第21集
  小绮刻意打扮却遭林诚嘲笑,她逼迫林诚带萧静去找明仁,林诚无奈答应。当他们来到明仁办公室时却发现他与田恬正亲密谈话,小绮为萧静鸣不平而与明仁争辩,被前来的田丰劝止。田丰劝明仁考虑和田恬在一起,明仁不愿伤害两个女孩。明德在宾馆门口徘徊,怀疑盈盈与志刚的关系非同一般,等待之际却被厂长召回。袁芳约喜鹊喝茶,说服她劝明仁与田恬在一起,喜鹊答应,可佩瑶却极力撮合志刚与田恬,袁芳感觉莫名。登财与宝玉劝王兰不要怀疑喜鹊,结果却反被王兰说出喜鹊陪袁芳而不陪宝玉,宝玉气愤地去找喜鹊兴师问罪。袁芳与佩瑶逛街时突然发病,佩瑶送她去医院时发现袁芳得了晚期脑癌,并欲撮合田丰与喜鹊,袁芳求她别告诉田丰与田恬,佩瑶答应保守秘密,可心中却盘算着不能让袁芳的财产落入喜鹊手中。
  
  第22集
  宝玉找喜鹊兴师问罪,喜鹊坦白感激宝玉,并一直视她为最好的朋友而使两人误会化解。明德想找盈盈问清其与志刚的关系,因此拜托宝玉夫妇支开王兰与喜鹊,去他们家调解误会。在宝玉家,王兰逼问喜鹊与田丰的事情,喜鹊答应过几天告知。萧静不确定明仁对田恬的感情而闷闷不乐,因为自卑产生了退缩的念头,小绮安慰她并表示愿意尊重她的决定。田恬向林诚坦白自己喜欢明仁,林诚无奈,表示愿意退出。明德怀疑盈盈与志刚偷情在家大吵一架并大打出手,盈盈找来佩瑶与其理论,而王兰也怀疑盈盈出轨,盈盈伤心欲绝提出离婚,喜鹊想劝阻,但盈盈坚持与佩瑶回了娘家。田丰煮了袁芳最爱吃的菜等她回家吃饭,袁芳感动落泪,向田丰说了许多诀别的话而令田丰质疑。饭席间袁芳再次病发。盈盈在家伤心委屈,可心里还惦记着明德。
  
  第23集
  田丰得知袁芳的病情而伤心欲绝,佩瑶告诉田丰是喜鹊故意隐瞒袁芳的病情而使她延误治疗。田恬赶到医院得知袁芳病情后激动得无法接受,田丰安慰她要坚强对待,别让袁芳担心。袁芳求明仁与田恬在她有生之年结婚,还她最后一个心愿,明仁不忍心拒绝,答应与田恬的婚事。宝玉与登财得知袁芳的病赶往医院探病,田丰责问此事是否喜鹊告知,宝玉否认却给佩瑶机会搬弄是非。萧母发现萧静闷闷不乐怀疑明仁变心,萧母放心不下,让萧静去约喜鹊来家里谈谈其与明仁订婚之事。明德为盈盈的事坐立不安,心情混乱,而盈盈却在家等着明德来负荆请罪。田丰在袁芳的病床前回想他们的点点滴滴,心痛不已。志刚来接盈盈上班,盈盈以为明德来赔罪却见到志刚而失望至极。王兰为盈盈与喜鹊不忠之事又气又恼。佩瑶常来医院探望袁芳,田丰也解除了之前对佩瑶的偏见。袁芳要求出院,田丰为其办理出院手续。
  
  第24集
  袁芳得知佩瑶撇下盈盈的事情不管还是坚持来医院探望她而对她表示感激。喜鹊得知袁芳住院后赶去探望却扑了个空。喜鹊到萧家拜访,萧父质疑明仁与田恬的关系而让喜鹊表态,她认为还是要问清明仁自己的意思才能决定。小绮道出明仁在田丰公司上班,萧父以为明仁贪钱而改去追求田恬,想找明仁出来谈谈清楚,萧静连忙为其解释。志刚劝盈盈与明德离婚,可盈盈还是心存希望想等待明德查明真相后回心转意回到她身边。志刚发现明德来公司看盈盈,故意送花给盈盈制造误会,明德误入陷阱决定和盈盈离婚。田丰为袁芳找名医治疗,可袁芳要求他答应她不开刀的请求,田丰无奈应允。袁芳要明仁与田恬三日后订婚,众人面色为难。正在明仁犹豫之际,萧母打来电话邀明仁下班后商榷与萧静订婚之事,而田恬要求明仁为其母的病而答应与她订婚,明仁不置可否。医生告诉田丰袁芳已无药可救,田丰痛苦不已,此时喜鹊来找袁芳却被田丰斥责没有及时告诉他袁芳的病情,喜鹊委屈不堪。王兰得知明仁即将与田恬订婚,为不让仇人的女儿进门而极力反对。田恬怕明仁心软,因此跟他一起去萧静家告知他们俩订婚的事情,并要林诚一起跟着做见证。
  
  第25集
  田恬在萧家宣布即将和明仁订婚的消息,众人惊讶,萧父要明仁当面说清,可明仁却无言以对。尴尬之际,王兰与喜鹊来到萧家,想和萧父萧母谈妥明仁与萧静的婚事。王兰表示若明仁与田恬订婚她将与他脱离祖孙关系,田恬逼着明仁当场做决定,明仁无法抉择而无奈离开萧家。明仁对田恬坦白只当她是朋友,而他心里爱的就只有萧静,田恬伤心离开。明仁在萧家答应三日后与萧静订婚,喜鹊为其高兴,可心里却担心无法和袁芳交代。志刚设圈套加深明德与盈盈的误会,明德忍无可忍,终于亲口向盈盈提出离婚。田恬心中难过,找佩瑶出来商量,佩瑶为了不让田家财产落入喜鹊母子手中,当面挑拨说喜鹊想取代袁芳的地位。宝玉口无遮拦说明德戴绿帽子,怂恿他早日与盈盈分手,王兰见状安慰明德,劝他与盈盈离婚。
  
  第26集
  志刚设计安排盈盈在酒吧里巧遇明德与其他女人跳舞,盈盈与明德两人暗自斗气,明德再次向盈盈提出离婚,盈盈答应,伤心离去。田恬回到家中告诉田丰喜鹊阻挠她和明仁订婚,此时,袁芳再次发病。明仁看出明德还是深爱盈盈,让他去接盈盈回来参加他的订婚典礼,明德心情混乱,答应考虑。喜鹊来医院看望袁芳,被田丰斥责驱逐。袁芳突然失去记忆,病情加重。明德邀请盈盈去参加明仁的订婚仪式,盈盈答应。田恬恨明仁,不愿去参加他的订婚仪式,托志刚代为表达祝福。佩瑶反对盈盈去参加明仁订婚礼,劝其尽快离婚。喜鹊劝盈盈搬回家住,盈盈对喜鹊之前被王兰误会表示感同身受。
  
  第27集
  盈盈告诉喜鹊明德误会之事的来龙去脉,喜鹊希望他们尽快化解误会,盈盈答应明德在明仁订婚礼后与其好好谈谈。明仁订婚仪式上,佩瑶与盈盈、志刚一同出席又被众人误会,王兰为志刚的不请自来感到非常生气,弄得大家不欢而散。明仁告知明德,志刚是他邀请来的,明德知道误会了盈盈想去追回而被王兰阻止。袁芳的记忆时好时坏,只记得起喜鹊而连田恬都不认识,田恬为此伤心欲绝。志刚在佩瑶面前挑拨说明德的不是,佩瑶表示赞同并让志刚去安慰盈盈。王兰送萧静项链,并希望他们早点有自己的房子住在一起,萧静表示其父已找好房子,等结婚后就搬去和明仁住,王兰欢喜。志刚陪盈盈在酒吧借酒消愁,盈盈喝醉不接明德电话,明德决定去找盈盈。志刚借盈盈酒醉强暴了她,并拍下亲热片段以此来威胁盈盈不得宣扬。
  
  第28集
  盈盈欲寻死,可是舍不得离明德而去,无奈只能受控于志刚的威胁,痛苦不堪。明德回到家中,喜鹊告诉他事实的真相,明德方知错怪盈盈,想挽回这段感情,王兰极力反对。志刚怂恿佩瑶劝盈盈离婚,佩瑶要志刚抓紧时间追田恬夺得田家财产。佩瑶阻止明德与盈盈见面,明德对佩瑶坦诚错怪盈盈请求她的原谅,佩瑶却逼明德签字离婚,盈盈及时赶到,明德恳求盈盈原谅,盈盈却因为感到愧疚而违心提出离婚。明仁担心田恬为袁芳的事情伤心,萧静安慰明仁并表示愿意一同去探望袁芳。田丰安排喜鹊与袁芳见面,希望她能帮助袁芳恢复记忆,田恬见状欲赶喜鹊离开,袁芳气愤离去却差点撞车。
  
  第29集
  明仁、萧静、林诚、小绮一起来到田家探望袁芳,却遭田恬下逐客令。田恬表示不愿意和他们交朋友,萧静却愿意等她打开心结接受他们。田恬约志刚商谈收购萧家公司,志刚早有准备,心里盘算着整垮明德与明仁。林诚看到明仁与萧静甜甜蜜蜜羡慕不已,告诉大家宝玉要他去相亲,小绮着急。萧静鼓励小绮建立自信去追林诚,小绮憧憬着他们两对新人一起步入礼堂。袁芳经过撞车一事恢复了记忆,可她一心想撮合喜鹊与田丰,只能假装不记得田恬。明德为求得盈盈原谅,每天在盈盈家门口等待。暴雨天气盈盈心疼明德淋雨,求佩瑶送伞给明德,可明德不愿离去,佩瑶不忍通知明仁来接走明德。明德淋雨后发烧,萧静决定去盈盈家跟她谈谈。志刚再次想对盈盈非礼,被萧静撞见,盈盈欲轻生,被萧静救下。
  
  第30集
  萧静听见了志刚与盈盈的对话,得知是志刚强暴了盈盈而使盈盈产生和明德离婚的念头,于是开导盈盈并告知明德淋雨后发烧,盈盈赶去李家劝明德看病,两人终于相拥而泣,和好如初。田丰到李家找喜鹊去陪袁芳,王兰极力反对,田丰痛哭哀求,王兰终于答应。田丰对喜鹊表示谢意而被田恬误会两人暧昧,大声斥责喜鹊不要脸,袁芳不得已出手打了田恬,田恬委屈地转身离去。田恬找志刚逛街买东西发泄情绪,正巧碰上萧静与明仁,萧静认出志刚是强暴盈盈的人而担心田恬受骗,故告知明仁要田恬远离志刚,明仁劝其别管闲事。袁芳送喜鹊一套礼服,并为其打扮,欲撮合田丰与喜鹊结婚,袁芳以头疼要挟田丰为喜鹊戴上戒指求婚,田丰为让袁芳开心无奈只能与喜鹊演戏。
  
  第31集
  田恬看到田丰与喜鹊用餐一幕,又与田丰产生争执,喜鹊痛哭离开。田恬为田丰不顾袁芳感受当面向喜鹊求婚而替袁芳悲哀,又想起自己对明仁付出许多他却只爱萧静而伤心,志刚乘机殷勤安慰。宝玉、登财跟踪袁芳,发现她假装失忆,袁芳说出苦衷,并请他们答应等她过世后撮合田丰与喜鹊。明德向佩瑶负荆请罪求她同意带盈盈回去,佩瑶答应。盈盈常做梦被志刚的威胁所困扰。志刚不经田恬同意而开除明仁,明仁找她理论,志刚以整顿公司为由示意让田恬开除明仁,田恬答应,明仁认定田恬公报私仇。萧父萧母崔明仁与萧静一周后完婚,明仁刚丢工作有点为难,林诚告知大家明仁被田恬开除,萧父邀明仁进自己公司学习管理,明仁则希望自己能自食其力找到工作。
  
  第32集
  明仁因为刚丢工作而犹豫着延迟婚期,但又怕喜鹊与王兰担心,要林诚替他隐瞒刚被开除的事情。盈盈发现自己怀孕了,怀疑这个孩子是志刚的,找萧静出来商量。盈盈听着明德对孩子的憧憬,对他感到愧疚。萧静劝明仁进父亲公司工作,但明仁不想被别人感觉自己靠关系,所以婉言拒绝了萧静的好意。萧静、明仁在咖啡厅巧遇田恬与志刚,萧静为找田恬私下谈谈而与志刚发生争执,明仁硬拖着萧静离开。萧父、萧母去李家拜访想商谈儿女的婚事,无意间透露出明仁被田恬开除之事,王兰气愤,又听说明仁想推迟婚礼,王兰着急,假装生病逼迫明仁答应尽快完婚,明仁无奈,答应他们,并勉强答应进入萧家公司上班。田恬与志刚骗田丰签下并购萧家公司的策划书。明仁不惜浑身淋湿冒雨赶去萧静家陪她,萧静感动不已。
  
  第33集
  盈盈怀孕了,要去打胎,遭到母亲佩瑶和丈夫明德的强烈反对。盈盈要萧静陪自己去医院,众人闻讯赶来,误会萧静唆使盈盈打胎,明德奶奶一气之下打了萧静。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盈盈还是留下了孩子,明德不知道孩子不是自己的,对于盈盈怀孕感到非常高兴。
  袁芳脑癌已经到了晚期,却坚持出院回家治疗,田丰寸步不离的守护着她。明仁和萧静的新房落成了,两人即将举行婚礼,众人赶来庆贺。林诚和小绮做伴郎和伴娘,这对欢喜冤家也终于走到了一起。
  
  第34集
  明仁和萧静的婚礼上,萧父接到一个电话匆匆离去,原来,田恬在志刚的唆使下收购了萧父公司的股份,将萧父赶出了董事会。萧父一气之下吐血晕倒,萧母闻讯后也引发高血压晕倒,萧静和明仁接到电话后赶到医院,婚礼不欢而散,明仁奶奶大为不满决定取消婚礼。
  袁芳病情恶化,晕倒。田丰打电话叫田恬回来见妈妈最后一面。田恬忙着开董事会没有听到电话,等赶到医院的时候,袁芳已经离开人世,田恬没有见到母亲最后一面。志刚来到萧静举行婚礼的别墅,告知众人萧家面临破产的情况,并且挑拨说是田丰主使,致使众人都误会田丰,明德也决定辞职。
  
  第35集
  田丰封锁了袁芳的死讯,所有人都找不到田丰和田恬。志刚告诉了佩瑶袁芳已经去世的消息,佩瑶开始有所打算。萧静和明仁商量卖掉别墅赎回萧父在公司的股份,明仁欣然答应并且和奶奶商量。奶奶坚决反对明仁和萧静的婚姻,明仁陷入两难境地。
  萧静找到志刚,希望志刚能够帮助她找到田恬,商谈赎回股份的事情,志刚看到萧静单纯,心生一计。志刚来到萧静家里,支走佣人,趁萧静洗澡明仁打电话来的时候制造了他跟萧静上床的误会,明仁一家赶到时看到志刚在萧静的床上,误会萧静。
  田丰还沉浸在袁芳去世的悲痛之中,父女两个决定搬家以减轻悲痛。在收拾东西的时候发现了袁芳的遗书,在遗书中袁芳希望喜鹊能够嫁给田丰。同时喜鹊也接到了袁芳律师送来的遗书,婆婆王兰知道后,坚决反对。
  
  第36集
  林诚和小绮不愿看到萧静和明仁因为误会而分手,决意撮合二人。明仁根本不理会萧静的解释,萧静伤心欲绝。看到伤心的萧静,明仁不忍心离去,暗地里跟着。在两个人曾经约会的咖啡厅里面,萧静遇到田恬和志刚,三人起冲突,明仁上前帮助萧静。
  田丰一直沉浸在悲痛之中,佩瑶假意前来安慰,借机勾引田丰,无奈田丰不予理会。喜鹊来安慰田丰,告诉田丰田恬收购萧父公司股份的事情,田丰大吃一惊。李家的人也赶到田丰家里,纷纷指责田丰,并且反对喜鹊继续跟田丰来往。田丰为了收购股份的事情责骂田恬,并且告诉田恬远离心术不正的志刚,否则断绝父女关系,父女争吵之间田丰动手打了田恬,田恬一气之下离家出走。
  
  第37集
  田丰腿扭伤,不肯去医院,喜鹊赶到田丰家里安慰他。萧父病情好转,萧母告知在他萧静和明仁没有结成婚。萧父让萧母去找李家赔礼道歉。萧母来到李家希望能够求得谅解,不料明仁奶奶坚决反对两人的婚事,并且把撞见萧静和志刚上床的事情告诉了萧母。萧母又羞又怒,一气之下回家打了萧静,并且将她赶出家门。
  萧静在小绮的帮助下租了房子,准备自力更生,此时却发现已经怀有身孕。林诚让其父母出面告知李家萧静怀孕的事情,正当全家人高兴的时候,明仁却怀疑孩子不是自己的,萧静伤心离去。明德为了替萧静出头找到志刚,谁知志刚却说出了自己才是盈盈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明德痛打志刚。志刚在医院里假装可怜,博取了田恬的同情。
  
  第38集
  志刚把自己的房子让给田恬住,田恬大为感动,决定替志刚出头,找律师告明德。萧母心疼女儿,找到萧静住处劝萧静拿掉孩子,遇到了来看望萧静的喜鹊,喜鹊告诉萧静明仁一定会娶她为妻。奶奶王兰尾随喜鹊来到萧静住处,又把萧静羞辱了一番。
  为了证明萧静的清白,盈盈约志刚见面,并偷偷带了录音机。志刚承认了是自己设计陷害了萧静,但同时逼盈盈承认了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跟随盈盈来到志刚住处的佩瑶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三人起了冲突,志刚动手打了佩瑶,并威胁佩瑶还钱。盈盈要把两人的对话录音公布,遭到佩瑶的阻止,盈盈左右为难。田丰要求田恬取消对明德的诉讼,田恬不但不答应还说要嫁给志刚,田丰大怒。
  
  第39集
  奶奶王兰因为喜鹊去看望萧静而气的高血压病发进了医院,明德和明仁赶来看望,正好又撞见了喜鹊找田丰商量关于田恬状告明德的事情。王兰再次警告喜鹊不许跟田丰来往,明德明仁也希望母亲不要跟田丰来往,甚至威胁要断绝母子关系。喜鹊忍无可忍。
  喜鹊分别送了盈盈和萧静两个金锁片给未来的孙子,留下一封信,离家出走。得知喜鹊离家出走的消息后,王兰带着两个孙子到田丰家找喜鹊,田丰百口莫辩,田恬跟王兰起冲突,王兰气急晕倒被送进了医院。众人赶来医院看望王兰,跟田恬再起冲突。
  
  第40集
  为了寻找喜鹊,明德明仁到处张贴寻人启事,但始终没有结果。王兰出院了,明德兄弟两个发现医药费已经被人付掉,两人认为是田丰付的,找到田丰家里。田丰也在托人四处寻找喜鹊,并且已经有了下落,正准备告诉明德兄弟,却被他们一番吵闹,终于还是没有告诉他们。
  喜鹊离家出走半年后,终于被田丰找到,田丰希望喜鹊能够按照袁芳的遗愿跟自己在一起,遭到喜鹊的婉拒。当年的老村长从美国回来,讲述了当年兴旺的死因,澄清了田丰的冤屈,李家终于明白了田丰的良苦用心,王兰也觉得对不起喜鹊。田丰将公司还给明德经营,让明仁管理财务,同时让志刚离开公司,田恬强烈反对,并且表示要嫁给志刚。
  
  第41集
  田丰同意田恬嫁给志刚,但是要他们先订婚,利用这段时间继续考察志刚的人品。志刚找到佩瑶要带盈盈出国,并威胁佩瑶不答应的话就抖出佩瑶欠债的事情,佩瑶跟志刚发生争执,被志刚打伤。盈盈赶到医院看望受伤的佩瑶巧遇来医院检查的萧静。萧静已经怀有7个月的身孕,在一家幼儿园工作。盈盈决定把自己当初和志刚的对话录音交给明仁,还萧静的清白。
  盈盈找到明仁,明仁告诉盈盈自己已经查到志刚做假账的证据,其中牵扯到佩瑶,被随后赶来的佩瑶偷听到。盈盈将录音带放给明仁听,并告诉明仁将录音带交给明德。明仁得知萧静是被设计陷害后,后悔万分,决定立即将萧静接回身边。正当明仁和萧静即将见面的时候,志刚派人绑架了明仁,并将他打成重伤,生命垂危。萧静短信通知林诚后去救明仁,结果自己也摔成重伤。两人被及时赶到的林诚、小绮送入医院抢救。看着生命垂危的名人,萧静竟然喊出了明仁的名字。
  
  第42集
  昏迷中的明仁似乎听到了萧静的呼唤,奇迹般的醒了过来。明德听到盈盈和志刚的录音后得知盈盈曾被志刚强暴,并且孩子也是志刚的,感到痛苦万分。盈盈接到佩瑶的电话,得知志刚杀明仁灭口。佩瑶在和志刚的争执中失手打伤了他。
  田丰告诉喜鹊明仁受伤的事情,喜鹊赶到医院,奶奶王兰也在田丰请来的专家的医治下康复了,一家人重新团聚。萧静为明仁生下了一个男孩,自己却生命垂危。明仁痛苦万分,跪在手术室前为萧静祈祷。田恬得知志刚做假账的事情,看清了志刚的为人。
  
  第43集
  走投无路的志刚来到田家挟持了田恬,要田丰帮助自己偷渡到美国去。危急时刻喜鹊愿意用自己替换田恬作为人质,田丰大为感动。混乱中,志刚刺伤了田恬。重伤的田恬失血过多,需要输血,由于血型罕见医院没有足够的血源,又是喜鹊站出来替田恬输血,得救后的田恬非常感动,跟喜鹊冰释前嫌,希望田丰能够娶喜鹊为妻。
  萧静在医生的全力抢救下终于转危为安,并且开口说话,萧父萧母非常高兴。
  佩瑶以为是自己杀死了志刚,惊吓过度,精神失常。明德看到了盈盈留下的离婚协议书,非常难过。奶奶出院后四处寻找盈盈,无奈之下盈盈只得说出事情真相,奶奶一时之间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盈盈带着精神失常的佩瑶离开了李家。
  
  第44集
  田恬伤好后找到萧静赔礼道歉,两人冰释前嫌,成为好朋友,田恬托萧静帮忙撮合喜鹊跟田丰。萧静让田恬转告明仁好好养伤,两人共同回忆从认识到现在发生过的事情,不胜感慨,约定以后以兄妹相称。林诚也正式向小绮求婚,两人约定跟萧静和明仁一起结婚。
  正在医院养伤的明仁得知萧静母子被萧家人接走,一家人赶到萧家,萧母将明仁赶出家门,并称萧静母子已经被送到国外,这辈子也不会答应让她们和明仁见面。失去萧静的明仁整天失魂落魄,将自己的存折交给林诚,并留下一封信,准备投河自尽。就在明仁准备自杀的时候,明德、喜鹊赶来阻止,小绮也带着萧母、以及萧静母子两个赶到,原来萧静并没有出国,萧母只是试探明仁对萧静的感情。明仁和萧静终于走到了一起,同时萧静告诉明德,盈盈也生下了孩子。
  
  第45集
  田丰父女把志刚被判终身监禁的消息通知在医院静养的盈盈,此时佩瑶突然病情发作,竟欲把盈盈刚生下的孩子扔下天桥,关键时刻明德挺身而出救下了孩子,自觉罪孽深重的佩瑶本欲以死谢罪,明德的大度宽容再一次救下佩瑶。
  明仁、萧静带着孩子探望王兰,四世同堂的喜悦让王兰老怀安慰,王兰希望明仁和萧静尽快举行婚礼,但明仁似乎另有打算。明德和盈盈对彼此毫无保留地坦承各自内心的真情实感,两人决定重新开始,明德的一番真情告白令全家人感动,一家人终于团圆。
  田丰希望能和喜鹊共度余生,但喜鹊始终有所顾虑。众人也想撮合二人,遂决定一起说服王兰,没想到王兰早已决定要祝福喜鹊和田丰。在众人的精心安排下,田丰向喜鹊正式求婚,王兰更是及时出现认田丰作干儿子,表示要以嫁女儿的心情祝福喜鹊,终让喜鹊点头应允。喜鹊与田丰、明仁与萧静、林诚与小绮三对新人共同举行婚礼,经历多番风雨的几家人终于共同迎来灿烂明天!

发表评论  | 回到页首  |  上一部:八两金   |  下一部:非常警示

  评论载入中,请稍候.....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夹 | | 友情链接:乐惠族
说明:视频均为互联网搜索结果,本站不制作、上传或存储任何视频。
2004-2013 飞时网——精彩影视,就在飞时 www.flydays.com [鄂ICP备050144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