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留言本  加入收藏夹
注册   |   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  >>  台剧  >>  幸福捕手
幸福捕手
0.0分(0人评分)
幸福捕手分集剧情(仅供参考,请以实际视频为准):

片 名:幸福捕手
片 长:25集
主要演员:
徐怀钰 饰 艾净  施易男 饰 程野
王怡仁 饰 羽蝶  唐治平 饰 黄杰
云中岳 饰 庄炎  汤兰花 饰 蕾蕾
蒋伟文 饰 财哥  吴震亚 饰 蛋头

分集剧情:
  第1集
  程野在育幼院帮院童拍照。院长看程野拍的照片,点出他拍摄照片的缺点…
  程野在家中拿出怀表,看着怀表中他小时候那张照片。羽蝶回到家身上带着酒气,程野心疼她为了工作而应酬。羽蝶拥抱程野,她说只要有程野的支持她就什么都不怕。
  艾净办书签名会,程野办摄影展”回忆的旅程”。艾净到展场前,收到门口介绍程野的展览照片时,深被照片吸引,因为照片中竟然有张令她记忆深刻的房子!艾净为之震憾!
  艾净签书会大爆满(母亲蕾蕾也来了),程野的展览却只来了位不起眼的老先生(庄炎)和气质高雅的妇女(春雪)以及艾净而已。
  程野的展览场,因为财哥的财务问题引来了黑道讨债;财哥逃到艾净新书会避难,意外破坏了艾净的心血。
  财哥被揍到送医,艾净则因昏倒送医,两人就在急诊室隔壁床。
  艾净等黄杰,黄杰却一直没来。她注意到一旁的程野竟然在看自己的新书。艾净很开心,岂料程野对艾净的小说提出看法,认为没有什么深度看了浪费时间,艾净听了很心碎。
  艾净担心黄杰会在今日求婚,因此在急诊室想补妆,却因右手打点滴没力画不好眉毛;程野看似冷酷,却很贴心为艾净画眉毛。艾净猜出程野一定是个很细心也懂情趣的男友…
  事实上,程野的女友羽蝶在拍摄现场出事了。一名女模欺负她,两人在摄影棚大打出手。化妆品老板黄杰出面阻止,才停止这场闹剧。
  也就因为摄影棚状况,黄杰不能来看艾净,他只好派亲信蛋头过来…蛋头一叫艾净的名字,程野这才发现原来艾净就是书的主人!
  蛋头不经意说熘嘴,艾净这才知道原来黄杰从来没看过她写的书,而是派蛋头看完之后心得分享…艾净很沮丧。
  艾净去公司找黄杰,没想到又听到她新书的编辑在跟黄杰抗议不能再骗艾净了,她的书写的不好一定要送她改换跑道去练基本功…黄杰不同意,不希望艾净走太远,因为他没有空跑那么远去照顾艾净。
  黄杰送了个礼物给艾净,他将公司的新产品命名为“艾净”,这令艾净很感动;但他也说出实话想要艾净放弃写作,听到这一段对话,艾净的世界破碎了…
  财哥人在医院休养;他嘴硬说没问题,公司一定撑的下去要程野专心创作,他已经把“幸福捕手”那个案子回绝了…程野看到财哥因为自己不愿接案子惨到被黑道逼债,心里很是难过…
  一个是为了向男友証明自己存在的价值,一个是为了解决经纪人的财务问题。艾净、程野同时打电话到出版社,两人同时答应接下「幸福捕手」一案。申主编表示要借用程野多年拍摄台湾地方的人脉,去采访的地方都是他在各地的朋友,请他好好帮助艾净……
  
  第2集
  艾净和程野两人在出发前往旅程时,看到合作对象是彼此十分惊讶,却又对彼此的合作充满期待及不安,个性与背景截然不同的两人,搭乘着幸福一号开始了幸福之旅。
  艾净兴高采烈地出发,却遇上程野车子抛锚,蛋头生气不已。程野跟路上的阿伯借了一台脚踏车,载着艾净赶紧前往清香婶家。清香婶家聚集了许多人都在等待艾净等人的到来,程野和艾净出现了,但因为程野因车速太快,煞车不及,差点撞到聋哑的小朋友小丽,但却让艾净受了伤…
  到花田之后的一切都不顺,艾净卡在妍如跟清香婶之间,她以为是清香婶太难相处,后来才知道原来二年前妍如跟先生阿国发生争执,妍如提出要离婚,争执后阿国出外却发生了车祸…清香婶认为是妍如不爱她儿子,害死她儿子,因此婆媳关系才会变成如此!她数度想把妍如赶出家门,岂料妍如就是不肯!
  艾净观察妍如,虽然她的先生往生二年了,但她每天总是会细心的插一盆桔梗花放到先生的牌位前…艾净总认为妍如还是爱着阿国的!
  相较之下,艾净离开台北三天了,黄杰却一直没有发现;他只是尽职的履行他定时打电话问安的工作…艾净对这份感情很失望。她总觉得热恋期过了,黄杰的心已不在他的身上!艾净不明白程野为何都不好好拍照完成工作进度,只是不停找藉口迴避,艾净只能自己每天照进度更新网站内容。
  光群和程野不断的帮助清香婶认同小丽,妍如对此感到愤怒,认为光群背叛当初答应妍如的约定…程野劝光群要赶紧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清香婶,光群没有勇气,他说一定要等妍如同意才行,这是他跟妍如之间的默契,而且关系到妍如的后半生,因此一定要尊重妍如。
  
  第3集
  艾净不明白程野为何都不好好拍照完成工作进度,只是不停找藉口迴避,艾净只能自己每天照进度更新网站内容。
  光群和程野不断的帮助清香婶认同小丽,妍如对此感到愤怒,认为光群背叛当初答应妍如的约定…程野劝光群要赶紧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清香婶,光群没有勇气,他说一定要等妍如同意才行,这是他跟妍如之间的默契,而且关系到妍如的后半生,因此一定要尊重妍如。
  艾净察觉到光群和妍如之间的微妙关系,也意外发现清香婶对妍如的不满…
  洋桔梗花田忽然传来艾净最爱的音乐,原来是黄杰来找艾净!慢好几拍的黄杰终于发现艾净不见了!他很忏悔自己没看艾净的书,也表示自己熬夜将着作全看完了…还发表了心得,艾净很感动。
  程野拍下自己正面和艾净背面的照片传给院长,原来今天是院长的生日,他照往例拍下自己和女友背面的照片,只是今年羽蝶不在身边,程野只好请艾净配合演出。
  艾净不懂程野为何要向电话中的人编织谎言,更不懂程野对她不知道的事一概不提,难过得跑到洋桔梗花田哭泣,听到妍如对程野的认知描述后,才稍稍平复,也愿意慢慢了解程野…
  
  第4集
  艾净受不了程野不交照片也不理会工作进度的态度,直接请黄杰帮忙再找一位摄影师来和自己配搭。
  光群发现程野原来在工作前把相机都变卖的事实,小丽走向光群时出了意外跌到坑里送到医院时,程野语重心长的要光群想想小丽的未来…
  羽蝶也出现了,程野以为羽蝶来看他很开心,没想到羽蝶却是来跟财哥解除经纪约。羽蝶这种落井下石的行为让程野很难受。
  财哥出院了马上赶来看程野;艾净这才知道原来程野为了经纪人因此接下这个案子!原来程野是个重义气的人!财哥自愿加入旅程,这个人宝气,倒是和艾净很合。
  羽蝶选上了在台北艾净化妆品的代言人后,赶到桔梗花田来见程野,不满程野不接受许多好的工作,对于财哥不负责任的行为也表明想和财哥解约,羽蝶态度强硬不吃财哥拖延战术的那套,程野无奈…
  羽蝶知道艾净原来和程野一起在桔梗花田工作时,主动且大方的去认识艾净且热心的要帮忙艾净带东西回台北给黄杰,艾净也想了一个有趣的点子,两人在互动和聊天中建立起不错的友谊。羽蝶回台北时提醒程野要对艾净好些,程野也藉机要求羽蝶不要和财哥解约。
  艾净和程野聊起彼此对于幸福和不完美之间的看法…羽蝶回台北后,主动拜访黄杰。拿出在桔梗花田艾净准备给黄杰的礼物,更趁胜追击继续制造机会,连黄杰都无法抵挡羽蝶的攻势,终于,羽蝶为自己得到工作机会。
  受到蜜蜂攻击的艾净,在程野的照顾下安稳的睡着…
  
  第5集
  艾净惊讶发现原来程野是去陪小丽。那个小女孩小丽原本因为听力障碍无法一起参加社区表演,却在程野的帮忙下有了起色!艾净不停询问程野究竟在做什么?还有小丽的身份?她跟妍如、光群究竟是什么关系?程野一概不说,令艾净气结。两人误会加深。
  黄杰找到的摄影师来了,他很合作,听艾净的话一直拍照,不过艾净还是觉得那个人的照片不对劲?至于程野,虽然看到有别的摄影师来了还是不肯好好拍照,仍旧待在桔梗花田里帮忙处理清香婶对光群和妍如的误会。
  新来摄影师拍的匠气,艾净觉得他根本在敷衍,一点都不爱他的工作…后来这位摄影师跟程野见面,他也很仰慕程野,还跟程野讨教了摄影技巧?最后那个人主动请辞离去了。艾净真的不懂,程野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魅力?
  终于要社区表演了,程野邀清香婶参加观看…所有的答案在社区表演时揭晓。小丽表演了一支手语歌献给清香婶!还有她死去的爸爸妈妈…原来小丽是阿国的私生女…当阿国跟小丽的妈妈谈判时发生争执,不幸发生车祸,小丽父母双亡…善良的光群将小丽带回照料,他对小丽的细心打动了妍如,也让妍如愿意打开心房接受了小丽这个意外的访客…至于程野早就洞悉了一切…艾净再次恍然大悟…
  艾净很后悔,因为她对光群和妍如的误会,更对于误会程野感到不好意思和难为情,对程野这个人开始有了新的看见…
  
  第6集
  终于要社区表演了,程野邀清香婶参加观看…所有的答案在社区表演时揭 晓。小丽表演了一支手语歌献给清香婶!还有她死去的爸爸妈妈…原来小丽是阿国的私生女…当阿国跟小丽的妈妈谈判时发生争执,不幸发生车祸,小丽父母双亡…善良的光群将小丽带回照料,他对小丽的细心打动了妍如,也让妍如愿意打开心房接受了小丽这个意外的访客…至于程野早就洞悉了一切…艾净再次恍然大悟…
  清香婶对妍如的误会冰释,成全光群与妍如的感情… 艾净很后悔,因为她对光群和妍如的误会,更对于误会程野感到不好意思和 难为情,对程野这个人开始有了新的看见…
  因为阿国的离去变得黯淡的桔梗花田,因为小丽的加入,重新变得充满生命力。看着那个小小的身躯在花田之中奔跑跳跃,清香婶开心的笑了…
  接下来大家都投入忙碌的农事中,艾净看着妍如一家人如此开心,跟着心情 雀跃…程野拿着相机记录一切。不可控制的,他的目光被艾净的笑容吸引,从两人合作以来,他第一次把镜头对准艾净,拍下了艾净灿烂的笑…
  清香婶也接受了光群,不再反对妍如跟光群两人的感情…当然,妍如还是每 天一早就奉上一束美丽的花到阿国的牌位前…
  为了报答艾净的帮助,程野拿出照片。艾净惊讶极了。原来在她熟睡的深夜、早晨,程野拿出相机记录下了桔梗花田及妍如等人的状况…程野说,一个好的摄影师,知道等待,也知道真正需要拿出相机的时刻…如同花农细心等待最美丽的桔梗花,在最好的时刻盛开…
  
  第7集
  为了报答艾净的帮助,程野拿出照片。艾净惊讶极了。原来在她熟睡的深夜、早晨,程野拿出相机记录下了桔梗花田及妍如等人的状况…程野说,一个好的摄影师,知道等待,也知道真正需要拿出相机的时刻…如同花农细心等待最美丽的桔梗花,在最好的时刻盛开…
  下一站的主人是程野的好友寿伯。到寿伯家却发现芒果园放着"果园出售"的看板…寿伯热情的款待他们,不住的和艾净讨论部落格的话题,庄炎的留言和芒果树里的一切美景都让艾净陷入回忆的里面…
  黄杰误会羽蝶别有心机接近他,后虽发现真相但骄傲的个性使黄杰拉不下脸像羽蝶认错。羽蝶照顾黄杰一整晚没睡,精神不济摔伤了脸使自己破相。
  羽蝶受了委屈打电话给程野,希望他能回来陪在她身边,程野口中的工作理由令羽蝶不能接受,因为她觉得在程野的世界中只是个背影,但现在连唯一的背影都被艾净所取代…
  
  第8集
  黄杰误会羽蝶别有心机接近他,后虽发现真相但骄傲的个性使黄杰拉不下脸向羽蝶认错。羽蝶照顾黄杰一整晚没睡,精神不济摔伤了脸使自己破相,黄杰不但不自责还在马克面前数落羽蝶的不是,羽蝶委屈但却选择什么都不说。
  春雪请申主编安排和程野碰面,两人对彼此都有一份特殊的感觉,春雪试探的想知道程野手中怀表的故事,却得不到解答,失落的离开芒果园,申主编看艾净还是记不起自己和妈妈为何喜爱桔梗花也落寞的离去。
  寿伯发现艾净在特定时间就会望着手机发呆,财哥说破艾净内心深处对黄杰的痛处。黄杰打来但艾净却不是开心、满足的神情,反而是担忧、焦虑的神情…程野细心观察艾净表情…
  在台北的家德因为爸爸对自己做出要接手果园决定的不谅解,心事重重也感染到女友小蜜,小蜜特地打电话给寿伯了解情况。家德在心里已经暗暗做出了要和小蜜分开的决定,就怕耽误了小蜜的青春和前途…
  程野收到羽蝶的简讯后心事重重,一顿晚餐下,寿伯、程野与财哥沉默,令艾净觉得莫名,晚餐后程野与寿伯在院子前继续上次的赌注对决,财哥藉此带艾净到外走走,回程途中艾净发现以它命名的化妆品品牌…
  
  第9集
  艾净从财哥口中得知了程野与羽蝶相恋的往事…以前羽蝶不红,两人贫困的时候他们好快乐,他们骑着摩托车搬家.自己粉刷家.吃同一个便当.一起做菜.一起看星星…捏陶笛;两人也到处去旅行,那时候程野帮羽蝶拍了好多的照片…但自从羽蝶出名之后,他再也没有帮她拍过照…
  艾净拍下羽蝶在门市专柜的照片,程野却压抑自己的心情…
  雨天艾净挂上可爱的晴天娃娃,寿伯却挂上小蜜送的雨天娃娃。寿伯分享从年轻到现在对芒果园的付出和爱,但却提出已经老了想退休的念头,众人疑惑不解…
  寿伯认艾净为乾女儿,艾净开心嘴甜的称呼寿伯”寿爸爸”,在欢笑中艾净忽然又回想到自己跟爸爸的往事。艾净在部落格写下寿伯成为自己爸爸的事,特别将”爸爸”两个字放大占满整个萤幕。望着那两个字,艾净心情复杂…
  家德和小蜜分手独自一人回到老家,寿伯生气家德想接手芒果园的想法,心疼他走上果农这条路,父子两彼此关心和爱护对方,却都不愿接受对方的爱。
  不捨家德的寿伯,在床前痛心流泪,也让一旁的艾净跟着难过,寿伯突然起身离开家里,艾净想骑脚踏车追上,却想到自己不会骑单车,后来程野载她一起去追寿伯,只见寿伯来到了庙宇前…
  
  第10集
  程野敎艾净重新学会骑单车,也让她想起小时候爸爸敎他骑单车的画面,程野默默的陪伴在艾净的身边,艾净透过骑单车和回想过往片段,找回自己和这个土地和人群更接近的方式。
  马克和羽蝶出游的新闻被媒体渲染成为大八卦,内容还提到程野…黄杰趁此机会聘程野回台北担任羽蝶的摄影师要制作羽蝶的摄影集,拉抬羽蝶的声势并宣传”艾净”品牌化妆品。
  寿伯和艾净鼓励程野回台北和羽蝶把话说清楚,但艾净和程野之间也开始瀰漫一股特殊的情愫…
  程野硬逼迫自己回台北拍照,他很痛苦,但他以为这样就可以留住羽蝶。但两人间的裂缝已经无法弥补,程野知道爱已远去了…
  
  第11集
  程野硬逼迫自己回台北拍照,他很痛苦,但他以为这样就可以留住羽蝶。但两人间的裂缝已经无法弥补,程野知道爱已远去了…
  小蜜来到老家找家德想和他把话说清楚,但家德不愿小蜜跟着她吃苦,毅然决然的拒绝小蜜,小蜜伤心的离开…
  寿伯透过仲介把芒果园卖了出去,本来准备好要签约但赫然发现买主竟是家德?!寿伯生气家德不明白自己的苦心,发洩怒气的在果园奋力工作…寿伯跑到台北把家德离开小蜜的真相告诉小蜜,希望她能重新接受家德继续当他们家的媳妇,但小蜜已被家德伤透心,无法接受寿伯的请求…
  
  第12集
  寿伯透过仲介把芒果园卖了出去,本来准备好要签约但赫然发现买主竟是家德?!寿伯生气家德不明白自己的苦心,发洩怒气的在果园奋力工作…寿伯跑到台北把家德离开小蜜的真相告诉小蜜,希望她能重新接受家德继续当他们家的媳妇,但小蜜已被家德伤透心,无法接受寿伯的请求…
  庄炎找程野谈,原来庄炎是出版社的幕后老板。庄炎为了请程野继续完成此工作,因此把事情真相告诉程野,请他一定要完成梦想…程野很惊讶原来庄炎是艾净的父亲?而这一次的幸福捕手计画,原来是庄炎精心策画出来给女儿的礼物!
  程野回到芒果园,艾净如同找到靠山一般告诉程野家德和寿伯在这段时间的争吵,在此同时又发生芒果园的花苞被蓄意破坏,使得女人国中的芒果树收成无望,家德仍然有信心的和寿伯说自己会陪着爸爸一起面对这些困难,程野则是觉得事情很可疑…
  艾净告诉程野,他摄影展拍的某张照片,就是她的旧家。那个家后来卖给别人了,因为她的爸爸去美国打拚,后来却另组家庭一去不回…从十二岁后,她没有再见过她的父亲。但小时后爸爸非常爱她,爸爸曾说过不管艾净怎么顽皮,就算是从悬崖跳下来,他都会捕住她,守护着她…爸爸失言了,艾净对父亲很失望…
  程野和艾净晚上在女人国里埋伏,想要抓出破坏芒果园的兇手,却惊讶的’发现寿伯带着汽油纵火芒果园!寿伯自己动手毁了经营多年的果园,痛不欲生的他留下哀伤的眼泪…家德崩溃不解父亲怎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宁愿放火烧了芒果园也不愿将女人国交给自己,寿伯只是哀伤的不说任何一句话。
  坐在焦黑果园里的寿伯,碰到来找小净的庄炎,庄炎态度亲切的关心寿伯的状况,寿伯不自主的对庄炎打开心房,倾吐内心的感受。原来寿伯不希望家德像自己一样,走上果农这条路心疼家德和自己一样吃苦,感嘆没当过农夫不能体会农夫的苦,庄炎则向寿伯感嘆;没失去过家人也无法体会有家人陪伴的幸福。两个父亲未了自己的儿女,一样忧伤着…
  
  第13集
  黄杰发现庄炎是出版社幕后社长后,亲自来见庄炎表明自己是小净的男朋友,但庄炎却丝毫不把黄杰放在眼里…坏消息不断,公司竟传出程野和小净在一起的消息,黄杰激动之余马上想到制造惊喜向小净求婚的招数。
  家德对芒果园的苦心始终不被寿伯肯定,而程野与艾净两人发现,原来家德在芒果园的每一颗树上,都刻下对小蜜的深情及思念,决定请小蜜回来解开父子俩的心结。
  程野和艾净请小蜜回来帮忙这对父子解开心结,父子终于重新接受彼此的爱,而程野也在这站中突破自己对人的冷漠,开始拍出有别于以往充满感动的作品,艾净决定不再被时间所限制住,留下手表请程野拍下见証照,艾净和程野满有收穫的踏上前往第三站的旅程。
  
  第14集
  程野和艾净请小蜜回来帮忙这对父子解开心结,父子终于重新接受彼此的爱,而程野也在这站中突破自己对人的冷漠,开始拍出也别于以往充满感动的作品。艾净和程野满有收穫的踏上前往第三站的旅程。
  春雪对程野身世背景的好奇令申总编数度怀疑,艾净看穿程野惯用相机去掩饰别人看他的眼光,虽然嘴上不承认但心里却默认。
  为了更进一步接近艾净,庄炎不顾身体上的不适仍冒险,程野知道却也不当场说破。
  黄杰公司恰巧接到陶博馆案子,与艾净行程相同,便想制造出一连串的惊喜给艾净,虽然失败但艾净感谢。
  
  第15集
  黄杰求婚失败,希望能压下厂商对公司形象的影响;而艾净在他身上看到与财哥相同的影子就是金钱与数字。
  羽蝶也被马克欺骗了,羽蝶跟黄杰两人同病相怜,两人凑在一起喝酒。黄杰难得对羽蝶说出自己的身世…他虽然白手起家,但是他一直很自卑,他脑袋中想的就是再也不要回到贫穷的生活,但他好像错了,他越是认真,就反而越是失去事业及爱情…
  艾蕾发现庄炎安排幸福之旅的目的,并希望能回复到以前生活,不希望艾净再受到伤害,但庄炎只希望能在剩下日子多看艾净。
  
  第16集
  两人出发到第三站到了莺歌。艾净很喜欢女主人尼塔的作品。而在相处过程中,程野发现小妮有点奇怪,因为母亲巧云的耳濡目染,她也有一手好技艺,她擅长做小小泥人,但她做的泥人却总是愁眉苦脸?
  羽蝶到办公室找黄杰,恰巧看见蛋头将黄杰的得奖奖盃一个个摆上,以激励自己的斗志,不禁让她回忆起程野,程野与黄杰不同是将得奖奖状摆在最不显眼的地方,顿时觉得自己和黄杰其实很相近,希望被看见的力量。
  程野与艾净的默契越来越好,甚至还挑出相同的照片,财哥见状直呼不可思议;财哥直觉尼塔的阴森古怪,而程野的个性也就像泥人一样,所以才会物以类聚。
  尼塔酒醉后,直把小妮错认小朗,还开心帮她剪短发,让小妮不禁难过落泪,却什么也没有说;而喝醉酒的中宇找上了泥人之家,大肆胡闹破坏,对着尼塔大喊杀人兇手,让尼塔几乎崩溃…
  
  第17集
  黄杰实在找不到方法只好寻求庄炎帮助,甚至以女儿艾净的幸福做为威胁…庄炎要他自行想方法,黄杰痛苦。
  其实程野以前也常跟羽蝶两人一起玩土,两人的定情处就是在莺歌,因此两人身上都有陶笛…虽然分手己久,程野还是难忘羽蝶,不过他知道人生总要前进,因此程野终于将羽蝶送的定情陶笛给丢了…
  为了拯救巧云一家,也为了让小妮重拾快乐的童年,艾净、程野两人希望巧云国柱能破镜重圆,开始不停的想方法…
  事实上,庄炎很担心艾净,因此他也住到了附近,只是想要远远的看看女儿…程野来向庄炎报告艾净的状况,意外发现庄炎的身体不太好?庄炎竟然在程野的面前倒下…
  艾净发现原来庄炎是自己父亲,一时间无法接受,对写作文章也提不起劲;而羽蝶的意外来访,也让程野与艾净讶异,羽蝶告诉艾净关于黄杰的事情,也向程野道歉对于过去所做过伤害他的事。
  看着一起捏陶土的羽蝶和程野,艾净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便称身体不适先休息;羽蝶也希望这次能再回到程野身边。
  
  第18集
  羽蝶希望和程野重新归零、重新开始,她向程野忏悔,要不是因为马克,她不晓得自己到底错过了什么?而程野喜欢的是过去的羽蝶,而不是现在她口中成功的女人。
  黄杰因公司危机累坏身体还是坚持亲自解决,而庄炎这时改变心意愿意伸手资助,也替黄杰度过暂时的问题,他也不希望艾净这品牌消失在市面上;谁知躲在一旁的艾净已全部都听到他与庄炎的协议,以及她的成就竟是黄杰用钱堆出来的假象,令她不堪及难过,并伤心离去
  欲追回艾净的黄杰,与她谈判破裂,艾净表明需要时间冷静;而这时申总编传了一封简讯给在莺歌的程野,告诉他艾净已看过庄炎,要他多注意她。
  艾净回到莺歌后,让羽蝶感受到她的不对劲,而程野知情却也没说,只是默默的跟在艾净后面观察她的动静;艾净则是再次回到小时候烧窑的地方陷入她以为已经遗忘的回忆,程野打破以往的冷酷,抱住伤心的艾净安慰她,并向她吐露他也是没有过去的故事。
  程野克服与人眼神对望的障碍,也因艾净逐渐接近也更能掌握住人的温度。
  
  第19集
  庄炎捏了一个笑脸陶土,希望让艾净看见,但艾净只是看完后又放下没多做反应;程野与艾净和羽蝶发现了小妮与中宇的关系后,便想让泥人之家重拾欢笑。
  程野与艾净替幸福捕手亲手做了泥偶的周边商品,羽蝶见状觉得不是滋味却也没说,只是默默在一旁做陶土;黄杰意外出现,让艾净不知所措;艾净打算将泥偶送给小妮,但意外发现小妮床边小朗的照片,艾净看见照片中的那面笑脸墙,直觉想用手把黑布后的东西掀开,却被尼塔制止;而程野与艾净及羽蝶试图找中宇,希望他帮忙小妮回复到她原有的样子及欢笑,并在她生日那天替她庆生。
  小妮生日会原在一片欢乐中进行,但因中宇无意提到小朗后气氛全变了,小妮更伤心难过,许下的三个愿望全是跟小朗有关,希望爸妈别再将她的生日及喜好记错…;程野与艾净安慰伤心的小妮,并偷偷把她带走。
  黄杰希望艾净能正视她与庄炎的关系,别管太多别人的家事;羽蝶与黄杰深觉都走不进程野与艾净的世界,无论怎么努力都像局外人;程野看不下去黄杰对艾净的态度,却让黄杰对程野敌意加深。
  
  第20集
  黄杰看到艾净如此投入在照顾小妮,感到不可思议,觉得照顾小孩并不是她的工作。艾净因为这样说出自己跟黄杰的价值观差异实在太大;决心跟黄杰协商分手!黄杰不同意,以为是程野在做怪,黄杰揍程野,程野承认他的确是爱上艾净了!
  黄杰表明他决不放弃艾净。因为工作需要他暂时离开,但他一定会把艾净抢回来!黄杰决定暂时回台北冷静一下,但羽蝶却不想再放弃程野了…不管程野怎么说,她都要等。因为程野的表白,艾净、程野两人变得尴尬。程野只好自找台阶下表示只是讨厌黄杰才故意说那样的话!原有的情愫又被隐藏起来…
  程野带小妮到溪边玩。艾净要小妮不要生妈妈的气,因为尼塔太伤心所以才会犯错…小妮竟然说不生气,因为害死哥哥小朗的人是她!原来妈妈从小就比较疼小朗,小妮很嫉妒;所以小朗要比赛那天,小妮故意跌倒让妈妈在家照顾她。小朗等不到妈妈,才被坏人捉走…小妮说她知道妈妈很想把她丢下来去找小朗…小妮也终于解释她做的那四个泥人,其实不是喜怒哀乐,而是爸爸妈妈哥哥跟她,她们四个都像泥人一样没有呼吸是死人…
  
  第21集
  程野回忆小时候被送到育幼院的情景,以及几十年来对妈妈的思念,育幼院的阿嬷送给程野玩具相机,小程野相信只要一直拍,有一天会等到妈妈出现的;但许多年以后,程野对这执着渐失望,但还是期许自己要丢掉过去悲伤,成为伟大的摄影师,并离开他从小到大的育幼院。
  春雪向申总编透露过去曾因财务问题不得已丢小儿子感到懊悔,申总编也愿意帮助春雪回育幼院找到事实真相;在返家的路上遇上欲离开的程野,但迫于真相未明,不敢开口和程野相认;而春雪向程野借看的怀表因照片遗失,使春雪感到失望及疑惑。
  程野不告而别离开,因他不确定能给艾净完整的爱,黄杰为悍卫自己的感情逼迫程野私下离开,而要拥有能力去爱人,程野决定回到原点找回自己的亲生母亲,让自己完整才有能力去给别人一个完整的爱。
  羽碟希望程野感受到家的力量,带他到处去看看,但程野只是无奈,因为他无法感受到羽蝶口中的爱;途中遇见一个失聪的小男孩在哭泣,进一步才发现原来是因小男孩父母问题,才让小男孩伤心难过。
  看见小男孩一家人又和好,程野和羽蝶默默离开。
  
  第22集
  艾净拒绝回到黄杰身边,因她始终无法接受黄杰为她所做的一切,而面对艾净质问程野去向,黄杰始终不愿坦承明说,直到后来程野为了救小孩发生意外,在医院里才向艾净坦承,被尾随在后的财哥听到,才被迫离开,艾净则是感到抱歉又懊悔不已。
  程野等待了十几年终于等到亲生母亲的出现,让他一时无法面对,曾强迫自己去忘记过去的程野最后还是决定接受,准备了康乃馨回育幼院,谁知途中却出了意外。
  知道程野出了意外,春雪老师及育幼院一行人全赶到医院,而春雪老师因受不了刺激而晕厥过去,看着程野未脱离险境的黄杰,其实心里满是愧疚;回到育幼院后艾净来探望春雪老师,面对她,艾净向春雪老师表明自己对程野的心意。
  庄炎到了育幼院遇到了艾净,育幼院院长大赞庄炎的爱心及慷慨,听到艾净耳里始终不屑一顾,忍不住说话酸他;后来庄炎也向艾净吐实,其实程野也是帮他完成幸福捕手的人,他才是幕后的真正老板,让艾净一时难接受。
  黄杰拒绝了庄炎的资助,因为在他们心里,都认为艾净是无可取代的,也别想用金钱来交换对艾净的爱,宁愿公司倒闭也不愿,令庄炎对他有不同看法出现;程野醒后,羽蝶迫不及待告诉程野春雪是他的亲生母亲,以及未来想与他成家的梦想。
  春雪赶到医院后在病床前,和程野互诉多年来的思年及煎熬…
  
  第23集
  程野还是走了,留给大家无尽的悲伤…春雪没有掉一颗眼泪,黄杰因愧疚而只在远处看着大家送程野最后一程。
  一年后,幸福捕手的出版计画确定是中止了,庄炎却紧急住院…艾净这时感到他与父亲的亲情…春雪要她不要有遗憾,不要像她与程野到最后一刻都没有相认…春雪陪她去探望庄炎,父女心结解开,抱在一起痛哭,春雪也哭了,彷彿看见程野出现在她身旁,搂着她,说妈妈不要哭了,我不怪你…
  其他人也是,大家都会来春雪的茶艺馆,茶艺馆是大家平常互动的地方,春雪在里面挂了许多程野的摄影作品。春雪倒是笑开怀,原来觉得会最悲伤的人却是在开导大家…
  这一天艾净来到茶艺馆,遇见羽蝶,两人相见互当陌生人。春雪想要打圆场,羽蝶丝毫不给面子离去,艾净生气,春雪说其实羽蝶虽然外表刚强,其实内心脆弱…她可能是我们这里面最悲伤的人…羽蝶拿着程野的日记,常常去程野常去的地方,也不再当模特儿了…艾净听了觉得自己说话说重了,心里过意不去…
  黄杰在洗车场、餐厅打工,靠自己的努力想要清偿债务,辛苦工作,就算被人认出来,黄杰都否认自己是那位以前呼风唤雨的黄总。蛋头已经是位高级特助,每天中午都会带便当来陪黄杰吃饭。他劝黄杰去找别的工作,可是黄杰不愿意,因为他想靠自己的劳力赚钱。艾净一直不知道每天为什么一早出门都会有鲜花插在自己信箱上,久而久之也就习惯每天看到那些花朵。
  羽蝶家里因家道中落,背负鉅额债款,羽蝶为了偿债努力赚钱,想让家人过更好的生活,于是当保险顾问,却因为模特儿的过去在外面谈案子时被主管吃豆腐,拉扯间羽蝶处境堪虑。
  艾净失神回家,刚好看到黄杰将花插在自己家信箱内,艾净看到变得憔悴狼狈的黄杰十分惊讶,才知道每天送花来的人竟是一年多未联络的黄杰,艾净哭了,黄杰苦笑说:我知道妳爱的不是我,可是我希望妳能够快乐,虽然这只是隔壁花店每天淘汰下来的免费花朵,可是却代表我的心意…
  
  第24集
  这一天艾净来到茶艺馆,遇见羽蝶,两人相见互当陌生人。春雪想要打圆场,羽蝶丝毫不给面子离去,艾净生气,春雪说其实羽蝶虽然外表刚强,其实内心脆弱…她可能是我们这里面最悲伤的人…
  黄杰在洗车场、餐厅打工,靠自己的努力想要清偿债务,辛苦工作,就算被人认出来,黄杰都否认自己是那位以前呼风唤雨的黄总。蛋头已经是位高级特助,每天中午都会带便当来陪黄杰吃饭。他劝黄杰去找别的工作,可是黄杰不愿意,因为他想靠自己的劳力赚钱。艾净一直不知道每天为什么一早出门都会有鲜花插在自己信箱上,久而久之也就习惯每天看到那些花朵。
  黄杰将花插在艾净家信箱内,艾净看到变得憔悴狼狈的黄杰,也知道每天送花来的人是一年多未联络的黄杰,黄杰苦笑说:我知道妳爱的不是我,可是我希望妳能够快乐,虽然这只是隔壁花店每天淘汰下来的免费花朵,可是却代表我的心意…艾净叫黄杰别再说了,她已经没办法再爱别人,她爱的还是程野……黄杰不相信艾净以忘记他,紧紧拥抱着艾净,亲吻她,艾净挣脱,狠狠甩黄杰一巴掌离去,黄杰惆怅……
  艾净与财哥到餐厅用餐,财哥拿出热心网友整理成册的幸福捕手资料希望艾净能继续写下去,但艾净不愿面对失去程野的痛苦而拒绝,之后将其图文全部烧毁;发现黄杰当泊车小弟的艾净,看见黄杰的样子忍不住伤心难过…
  决定离开这个伤心地。艾净准备悄悄出国,去机场前,庄炎坚持开车送艾净一程,不料庄炎却要司机开到洗车场,黄杰看到车内的庄炎与艾净,楞,庄炎摇下车窗告诉黄杰说,艾净即将出国,可能永远不回来了,艾净想阻止庄炎再说下去,庄炎说他觉得有义务要告诉黄杰这件事,艾净不该一声不响的离开台湾……黄杰终究还是开不了口挽留艾净,艾净与庄炎缓缓驱车离去。
  黄杰醒悟,追在车后大喊,希望艾净留下,庄炎让车停下,他缓缓告诉艾净,黄杰当年就是为了保护艾净,所以宁可倒闭也不接受庄炎开出的条件,艾净感动,庄炎告诉艾净她现在可以作选择:下车拥抱新恋情,或是选择不下车,远离这块伤心地……黄杰在车后大喊对艾净的心意,艾净听到后内心挣扎,又回想起对程野的回忆,最后她做出决定:开车!管家驱车直奔机场。
  黄杰看着车走远,急忙跑回洗车场,将客人的车开走,工头见状大骂,黄杰早已驱车远离……黄杰追到机场,却遍寻不着艾净,原来艾净躲着他,独自坐回车上哭泣,往日本的班机起飞……而艾净并未到日本,而是回到育幼院去,并要育幼院长帮忙隐瞒她到育幼院的事实。
  
  第25集
  庄炎与春雪两人夜晚的对话,两人都为自己的儿女担心,春雪了解装炎为艾净所做的一切,为庄炎的苦心称赞有加,也为黄杰的未来担心着,但庄炎告诉春雪他有信心黄杰会再站起来的艾净躲在育幼院回忆程野的过去,育幼院院长也和她聊起程野的过去,艾净告诉院长程野教会她学会等待,让院长感到又惊又喜,直觉告诉艾境,程野爱的人是她,但艾净却陷入苦恼隔天早上,一台黑头轿车驶入洗车场,一位大老板来找黄杰,工头说黄杰昨天因为偷开客人车子出去追女友,已经被他开除了,大老板请工头给他黄杰的联络地址……黄杰被重用,与蛋头相遇,蛋头仍叫他黄总,黄杰说自己只是个小主任,蛋头说黄杰在他心中永远是黄总,黄杰自信满满地说自己总有一天会爬起来的。
  春雪的新茶发表会,邀请大家齐聚,取名「幸福」的茶,每个人因心境不同,所嚐的味道也各有不同,庄炎感谢申总编的帮助,并坦言对她的感情,获得在场的祝福,而蛋头也鼓动黄杰向艾净表明心意,没了戒指,于是拿了桔梗花替代花述,而黄杰也在艾净手指上画上圈圈,他说自己一无所有,只有用一颗真心来打造全世界最幸福的一枚婚戒,艾净感动答应黄杰求婚。
  艾净去找育幼院长,院长回忆当年,他喊着程野的名字责备他,小程野坚决不说把小艾净的画藏在哪里,其实他有留下线索,告别式上艾净跟院长聊起此事,院长也记得,奇怪程野到底藏去哪里?庄炎得知后也想找,大家分头依程野当年留下来的线索去找,终于找到!那是个类似时空胶囊的铁糖果盒,里头是小艾净画的全家福笑脸,小程野还顽皮补一句:哈哈,你们一定找不到吧!开个玩笑而已啦,你一定要快乐哦!你的笑容很美,我好羡慕妳啊,你不要那么爱哭!艾净发觉自己还是忘不了程野……
  幸福捕手新书发表会上。艾净:本来以为程野走了以后,留给我们是无尽的悲伤,其实他给我们每个人都留了一份幸福的礼物。羽蝶重新回到最爱的伸展台,财哥成为牧师,蛋头成为主管,黄杰有了新事业,父亲与申总编的感情有了定谱,而我真的要把幸福捕手出版了,我找到了文字里真正的感动…我想我们每个人应该都归零了吧?…我想起程野日记里的那句话:人生有没有可能「归零」回到原点,如果可以,或许就能重新找到幸福了。我不确定我们人生是否归零了,但是我确定我们的幸福就要开始了,这就是程野留给我们最幸福的礼物,谢谢程野……

发表评论  | 回到页首  |  上一部:舞者   |  下一部:他们生活的世界

  评论载入中,请稍候.....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夹 | | 友情链接:乐惠族
说明:视频均为互联网搜索结果,本站不制作、上传或存储任何视频。
2004-2013 飞时网——精彩影视,就在飞时 www.flydays.com [鄂ICP备050144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