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留言本  加入收藏夹
注册   |   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  >>  新加坡剧  >>  钻石情缘
钻石情缘
1.5分(2人评分)
钻石情缘分集剧情(仅供参考,请以实际视频为准):

片 名:钻石情缘
片 长:20集
出 品:新加坡
监 制:廖明利、邬毓琳
主要演员:
林湘萍 饰 李善奇  方展发 饰 扬至耘
谢宛谕 饰 张美雅  金银姬 饰 陈宇春
陈澍城 饰 张铭生

分集剧情:
  第1集
  李善奇出生在一个单亲家庭,生性泼辣,母亲病逝后,善奇的生活无以为继,黑帮老大企图将她占为己有,善奇打伤老大,逃出魔掌,带着母亲的遗物离开家乡去新加坡寻找素未谋面的生父张铭生。如今的张铭生是一位颇有名声的珠宝商,和妻子陈宇春、女儿张美雅过着舒适富足的生活。美雅是个珠宝设计师,天资聪慧但心胸狭隘,一直钟情于杨氏集团的继承人杨至耘。至耘年轻有为,英俊潇洒,在香港打拼多年,刚刚回到新加坡,就在小贩中心险些撞上善奇,被善奇一顿指责。善奇初到新加坡,不仅被偷走了钱和护照,还被人误解,在警察局蹲了一晚。
  
  第2集
  善奇向警官陈树堂出示生父年轻时的照片,树堂和美雅熟识,认出照片上的人便是美雅的父亲,心中暗暗吃惊,在证实了善奇的清白后释放了她。善奇不知何去何从,遇到冷气公司的落魄小老板萧飞,得知萧飞没助手,便自告奋勇帮助萧飞,条件是要求萧飞帮他找人。杨家与张家是世交,宇春一直想撮合美雅与至耘的好事,希望借助杨家的财力,进一步拓展张家的珠宝生意。至耘的父亲已经过世,家族事业由至耘的继母玉涵掌管。玉涵早已萌生退休的念头,见至耘回来,将公司大权欣然移交给至耘。玉涵劝至耘关注自己的终身大事,暗示美雅是个不错人选,谁知至耘却反过来劝玉涵寻找新的感情归宿。善奇终于找到了铭生家,正赶上铭生要去参加美雅的珠宝展,善奇尾随铭生而去,却被人误认为窃贼被美雅当场羞辱。
  
  第3集
  善奇忍受不了美雅的诬蔑,和她据理力争,美雅下令搜查善奇,却把善奇身上的项链暴露在铭生眼前。铭生十分惊讶,私下追问善奇,善奇回答说那是父亲留给母亲的定情信物,铭生目瞪口呆。善奇看出父亲的疑虑,拔下一根头发让他去验DNA,随后拂袖而去。至耘、美雅、树堂三位好友出海滑水,美雅意外坠海,树堂将美雅救上岸。美雅故意支开树堂,让至耘送她回家,趁机接近至耘。善奇一直等不到父亲的消息,心中十分焦急,萧飞好心提议善奇去他家暂住,善奇接受了萧飞的提议。善奇回酒店准备退房时,与酒店职员发生争执。至耘恰好在酒店查看,认出了善奇,连忙替她解围,并和她亲切地攀谈起来。美雅与铭生路过,看见二人融洽的情形,都非常惊讶。
  
  第4集
  善奇眼见铭生与另外一位女子聊得起劲,对她的到来毫无察觉,心中很是失望。铭生终于拿到了DNA化验报告,在确认善奇和自己有血缘关系之后,铭生竟然有些茫然失措。萧飞的生意陷入困境,善奇给萧飞出了不少主意,萧飞置若罔闻。善奇决定替萧飞搞促销赠送,于是来到大街上散发传单,萧飞看到传单后,忙把善奇找回来,不但不感激,还把她臭骂一顿。铭生为了给美雅与至耘制造机会,让他们谈论合作事宜。美雅对至耘关心备至,但至耘却无动于衷,美雅若有所失。树堂约至耘外出喝酒,借机探听美雅与至耘的关系,至耘不明所以。
  
  第5集
  经过再三考虑,铭生终于找到了善奇,善奇十分开心,以为父亲要与她相认,谁知铭生只是交给她一张支票。善奇万分失望,丢下支票,怅然离去。玉涵看出美雅对至耘有意,便让至耘请美雅去听音乐会。两个人度过了开心的一个夜晚,临别前,美雅突然亲吻至耘的脸颊,令至耘措手不及。不久,至耘再度邂逅善奇,善奇告诉他自己即将回到家乡,至耘同情善奇的际遇,带她到圣陶沙游览,二人异常开心,互换了小礼物。善奇在一家餐厅打工,恰遇张铭生一家人和至耘在那里用餐,善奇心中难过,不小心打碎名酒,遭到了宇春的训斥。铭生沉默不语,倒是至耘挺身而出,替善奇解了围。善奇心有不甘,决定找铭生说清楚。
  
  第6集
  铭生终于承认自己不认善奇是怕善奇的出现影响自己的家庭幸福,他劝善奇返回家乡,答应给她一笔钱投资生意。善奇责怪铭生无情,倔强地离开了父亲,一个人到公园喝酒,被两个混混调戏,善奇打不过他们,向至耘求救。至耘赶到时,鼻青脸肿的善奇谎称自己跌倒了。美雅知道至耘在公司加班,买了晚餐赶过来,却看到至耘正在帮善奇敷药,登时打翻了心中的五味瓶。萧飞找到铭生,告知善奇为了成全铭生的家庭幸福做出的牺牲,铭生虽然表面上装作无动于衷,内心却深受触动。美雅在铭生的抽屉里发现了善奇遗留在那里的项链,心中万分惊讶,隐忍再三,才没有询问铭生。善奇终于决定返回家乡,临行前在机场意外看到赶来挽留她的铭生,十分激动。跟踪而来的美雅看到这番情形,大为震惊。
  
  第7集
  铭生让善奇对二人之间的关系暂时保密,以便寻找机会向家人解释。美雅误以为善奇是父亲的情妇,便将这个消息透露给至耘,至耘信以为真,颇感失落。美雅借机向至耘倾诉衷肠,至耘心有所动。铭生安排善奇去至耘公司工作,梁主任见善奇没有学历,便叫她做些跑腿的工作。至耘知道后,安排善奇当他的私人助理。萧飞知道善奇为至耘打工,不免心生醋意,决定努力工作,赢得善奇的心。美雅来杨氏找至耘,发现善奇在这里上班,不觉大怒,公然斥责善奇破坏她的家庭幸福,善奇啼笑皆非。
  
  第8集
  一天,善奇又在公司和美雅不期而遇。美雅冷言相向,善奇更觉受伤。至耘带善奇出去开会,见她有心自修英文,便帮她挑选课本和字典,善奇很是感激。至耘在停车场碰见路霸,善奇使出表现出泼辣的一面,厉声将恶人喝跑,至耘对善奇的勇气十分钦佩,更为她的忠心所感动。美雅邀请至耘出席铭生的生日宴会。宴会上,宇春向客人们隆重介绍至耘为美雅的男朋友,至耘颇觉尴尬。善奇突然打来电话约铭生在附近公园见面,铭生慌忙赶去,发现善奇是来为他送给生日礼物的,铭生责备善奇不懂事,二人不欢而散。这一幕刚好被至耘看到,他以为二人分手,心中有些高兴。
  
  第9集
  一连串不愉快的经历使善奇心灰意冷,她决定返回家乡。至耘执意挽留,安排她去上英文和电脑课。善奇感激,答应留下。美雅见至耘对善奇如此关照,心中不是味道,找到善奇摊牌。她斥责善奇利用卑劣的手段利用铭生,真实目的是接近至耘,善奇觉得可笑,却并不说明实相。美雅想用钱打发掉善奇,遭到善奇的断然拒绝。美雅十分生气,让至耘向自己表白爱情,至耘默然。萧飞想承包的工程属于杨氏集团,善奇思虑再三,终于向至耘开口,希望他用自己的影响力帮萧飞拿到工程。第二天来探听消息时,却发现至耘卧病在床。善奇彻夜不眠地细心照顾,至耘病情终于好转。至耘以为善奇照顾他是为了萧飞的事,善奇大受伤害,愤然离去。至耘歉疚,连忙拉住善奇,两个人的心靠在了一起……
  
  第10集
  美雅从意大利出差回来,看到善奇和至耘感情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心中更加嫉妒。为了帮助萧飞,善奇向至耘借了钱,辗转交给萧飞。萧飞发现后怒火中烧,找到公司骂至耘用钱收买善奇的心,至耘啼笑皆非。善奇不能接受萧飞的行为,不顾萧飞的道歉,毅然搬出萧飞的家。铭生终于想通,希望和善奇重新开始。父女一起逛街,却被宇春看见。美雅决定借宇春之手赶走善奇。一天,善奇正在看房子,宇春突然带着几个人冲出来大骂善奇是“狐狸精”,善奇气不过,和宇春扭打了起来。铭生再也无法沉默,说出了善奇的真实身份。
  
  第11集
  铭生提议把善奇接回家,遭到了宇春和美雅的大力反对。萧飞知道善奇被打,对善奇呵护备至,并趁机示爱,善奇委婉地拒绝了。美雅知道至耘心向善奇,借酒消愁,铭生见了,心里也很矛盾。善奇了解他的难处,表示她一个人可以活得很好。树堂向至耘说出美雅心情不好喝酒一事。美雅收到至耘的巧克力,心里乐开了花,不久便买了寿司给至耘吃,看到两个人的这番亲近表现,善奇心中很不舒服。
  
  第12集
  宇春听从朋友们的意见,同意把善奇接回家住,这样做一方面可以看住她,另一方面可以讨好铭生。美雅同意母亲的建议,还说要让善奇到铭生店里工作。铭生得知宇春和美雅答应让善奇搬进来,感到很欣慰。美雅陪善奇来到公司,公布了二人的姐妹关系,大家非常惊讶。美雅故意在善奇面前表现出与至耘极其亲热的样子,至耘很不自在。善奇搬进了张家,美雅当着铭生的面,对善奇很是殷勤,还故意邀请至耘一块吃饭,当着善奇的面对至耘关怀备至,善奇起身离去,至耘若有所失。美雅在至耘家为至耘精心准备了生日晚宴,至耘却约善奇见面,向善奇倾诉衷肠……
  
  第13集
  至耘对善奇的关爱,美雅看在眼里,恨在心上。但是表面上却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她热烈地邀请善奇到铭生的公司上班,还说会教她珠宝设计。善奇对美雅的这番盛情颇感奇异。至耘告诉玉涵自己喜欢的不是美雅,玉涵颇感吃惊。至耘约美雅见面,美雅知道至耘有意跟自己摊牌,对至耘柔情似水,根本不给他机会开口,至耘无可奈何,但最终还是吐露了心声……
  
  第14集
  美雅经受不住失恋的痛苦,日日借酒浇愁,宇春更是对善奇指桑骂槐,铭生也怪善奇搅乱了家中的平静,善奇十分痛苦。玉涵认为至耘和善奇差距太大,要至耘考虑清楚再做决定。善奇到珠宝公司上班,铭生要善奇好好学习,别再闹事,善奇很委屈。玉涵希望萧飞为自己当司机,萧飞有些动心。树堂责备至耘伤害美雅,至耘反过来鼓励树堂向美雅表达爱意。至耘与善奇感情突飞猛进,美雅看了又妒又恨。至耘带善奇出席同学会,善奇觉自己与他们格格不入。至耘表示自己有耐心等善奇适应,但如果善奇愿意,也可以一如既往,善奇很受感动。美雅开始在家中制造矛盾,她设计栽赃给善奇,使善奇在家中倍受误解……
  
  第15集
  在张家的遭遇使善奇痛苦不已,她忍不住向至耘倾诉心声,至耘趁机求婚,善奇虽然心中高兴,却觉得条件尚未成熟,需要再加思考。萧飞当上了玉涵的司机,他对玉涵的耐心陪伴使玉涵开心不已。美雅故意挑唆,让善奇对至耘产生误会,善奇看穿了美雅的用心,忍不住骂美雅无聊。美雅恼羞成怒,闯进善奇的房间寻衅滋事,善奇忍无可忍,与美雅扭打起来。宇春见状,不由分说对善奇破口大骂,铭生也责怪善奇难改秉性,善奇十分伤心。玉涵不小心扭伤了脚,萧飞将她背在身上,这个举动使玉涵有了异样的感觉。在美雅的一再设计下,善奇终于误会了至耘,二人为此发生口角,善奇一气之下竟然提出分手。
  
  第16集
  至耘不甘心因为小事和善奇分手,而善奇却觉得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太过遥远,彼此需要冷静一段时间。美雅向至耘展露自己手臂上的伤痕,说是被善奇所伤。至耘连忙去向善奇求证,善奇并不解释,当着至耘的面和萧飞一同离去,至耘非常失望。至耘难以隐忍对善奇的思念之情,再度向善奇倾诉衷肠,善奇向至耘讲述自己过去的不良经历,至耘十分惊讶,不知所措,善奇十分失望。玉涵和萧飞成了好朋友,玉涵想要出钱让萧飞经营生意,萧飞非常犹豫。善奇向父亲借钱替萧飞筹措医药费,被宇春阻止,玉涵得到消息后,主动为萧老付清了医药费,萧飞感到了心理上的压力。铭生要美雅送钻石给客户,美雅提议带上善奇。路上,美雅真诚地向善奇认错,善奇深信不疑,喝下美雅买给她的咖啡,不久便觉得腹痛难忍。等到善奇从洗手间回来,却惊讶地发现美雅昏倒在车上,钻石也不翼而飞!
  
  第17集
  名贵钻石失窃,宇春自然将怀疑的目标锁定在善奇身上。铭生也担心事情牵连到善奇,叮嘱树堂私下调查此事。树堂跟美雅回到案发现场,发现了蘸有迷魂药的白色手帕,不久又在善奇的房间找到一瓶迷魂药。铭生十分痛心,让善奇把东西交出来,善奇极力为自己辩解,无奈铭生认定是善奇所为,把善奇赶出了家门。玉涵约萧飞喝酒,向他表露了对爱情的渴望,萧飞默然。绝望的善奇回到萧飞家继续借住,至耘得到消息后连忙找到善奇,却被善奇误解,被善奇赶出了门。至耘伤心欲绝,借酒浇愁。酒醒时却发现自己与美雅躺在酒店的房间里。
  
  第18集
  得意忘形的美雅找到善奇,告诉她自己已经和至耘有了肌肤之亲,善奇痛苦不堪。萧飞知道善奇为至耘伤透了心,心里很不是滋味。玉涵打算为萧飞买下一处房产让萧飞经营生意,萧飞考虑再三,决定向玉涵辞职,玉涵十分失望。宇春责怪美雅与至耘去宾馆过夜,美雅却已经为自己计划好了下一步行动。不久,美雅假意自杀,被人救下,铭生与宇春大骂至耘伤害美雅,并向至耘施压,要他为美雅负责。而美雅却假惺惺地向至耘表示,自己已经决定离开这块伤心之地。至耘肝胆欲裂,不慎发生交通意外,善奇与美雅赶去医院探望时不期而遇,美雅趁机拿出与至耘亲密时的照片,善奇终于死心了。
  
  第19集
  美雅唯恐至耘对善奇旧情难忘,连忙告诉树堂自己已有身孕,假意要去堕胎。树堂怒火中烧,找到至耘对他大打出手,责令他对美雅负责。至耘将信将疑,向美雅求证,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至耘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他找到善奇,表示自己愿意放下一切跟善奇远走高飞。善奇十分动心,恰巧萧飞赶来,善奇犹豫之后,决定跟萧飞离去,至耘黯然。意大利著名珠宝设计师来珠宝设计学院参观,留意到善奇设计的作品,向铭生询问设计者。铭生找到善奇,劝善奇不要介入美雅与至耘的感情,善奇见父亲处处维护美雅,决定跟铭生断绝父女关系。萧飞向善奇求婚,善奇不置可否。与此同时,至耘也在众多的压力下向美雅求婚,美雅欣喜若狂。
  
  第20集
  意大利名设计师珠宝展开幕,至耘陪着美雅出席,没料到著名设计师竟然临时把善奇的毕业作品打造出来参展,至耘看懂了善奇作品中的深刻内涵,再次陷入矛盾痛苦之中。萧飞为善奇庆功,精心布置了烟花灯笼,同时送上戒指。善奇接受了戒指,萧飞欣喜若狂。至耘向玉涵倾诉内心的痛苦,说出了自己决定和美雅结婚的经过,玉涵发现其中的疑点,怀疑美雅在欺骗至耘。至耘对美雅说出了自己的疑惑,美雅恼羞成怒,不慎从电梯上滚落,送到医院后,至耘从医生口中证实,美雅确实没有怀孕。正在准备跟萧飞出国度蜜月的善奇意外接到了至耘的电话,不免犹豫不决。此时,铭生也已经获知真相,他来到机场寻找善奇,善奇激动不已……

发表评论  | 回到页首  |  上一部:爱要有你才完美   |  下一部:北平战与和

  评论载入中,请稍候.....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夹 | | 友情链接:乐惠族
说明:视频均为互联网搜索结果,本站不制作、上传或存储任何视频。
2004-2013 飞时网——精彩影视,就在飞时 www.flydays.com [鄂ICP备050144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