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留言本  加入收藏夹
注册   |   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  >>  韩剧  >>  初恋
初恋
1.0分(1人评分)
初恋分集剧情(仅供参考,请以实际视频为准):

片 名:初恋
片 长:66集
导 演:李应振
编 剧:赵笑慧
出 品:韩国KBS
年 份:1997年
主要演员:
崔秀钟 饰 灿赫  裴勇俊 饰 灿宇
李成延 饰 晓京  朴相原 饰 锡振
崔智友 饰 锡姬  金泰宇 饰 亨基
李惠英 饰 信子  赵京焕 饰 李载河(晓京的父亲)
车太贤 饰 载源  宋彩环 饰 灿玉

分集剧情:
  第1~10集
  德培带着三个孩子,灿玉、灿赫(崔秀钟饰)、灿宇(裴勇俊饰)乘坐了一辆卡车把家搬到了汉城边上的一个小镇上。他为李载河(赵京焕饰)社长的一家电影院画招帖宣传画,以此来养活三个孩子。女儿灿玉料理家务,灿赫和灿宇学习都很努力。邻居家信子妈是电影院小卖部的服务员,下班后她悄悄到各家去卖点走私洋货,是个快嘴热心肠的大婶。
  转眼间孩子们都长大了,灿赫和父亲一样有绘画的天才。他和灿宇的同学、李载河的女儿李晓京(李成延饰)十分要好,两个人常在一起谈论将来上大学的事。灿赫一心想上美大,但是由于家境不好,很难实现这一理想。灿宇带着同学在剧场惹了事,爸爸被解雇。伤心的德培希望儿子能上大学出人头地,但是绝对不要上美大。
  德培为了养活孩子们又来到晓京家,并且跪下向李载河求情,李社长让晓京的舅舅旺基恢复了德培的工作。为了帮助灿赫考上美大,晓京为灿赫送去了一个石膏像。心情矛盾的灿赫不愿伤父亲的心,决心不考美大而去考公务员。灿赫把石膏像寄存在开旧货铺的同学东八那里。晓京十分生气,她找到东八的旧货铺将石膏像抱出来摔个粉碎。晓京哭着跑了,正去送煤的灿宇追上了她,晓京把灿赫放弃考美大的事告诉了灿宇,希望他能帮助哥哥。邻居信子(李惠英饰)和灿玉是一对好朋友,她悄悄地看上了灿赫,经常把灿赫叫到她家去帮她做英语作业。灿赫报名考公务员被晓京制止,灿赫在晓京、灿宇和东八的劝说下暂时放弃了考公务员,决心为考美大而奋斗。
  李载河的老朋友、国会副议长姜万熙突然去世,晓京随父母一同去了汉城。
  灿玉受到放映员秉泰的欺辱,灿赫替姐姐报仇打伤秉泰后逃走。灿宇又再次被旺基打伤,德培受儿子的牵连,也被冷酷的老板旺基赶出了影院,他只好去工地干活。
  晓京的父母和舅舅恨透了灿赫、灿宇。为了协助全女士和事业发展,他们全家离开春川搬到了汉城。
  永道终于要和信子妈结婚了,信子嘴上说同意心里很不是滋味,她悄悄地离家,偷偷跟着东八到汉城,决心要找到灿赫。东八去汉城在叔叔开的餐馆学厨艺,信子终于见到了在这里打工的灿赫。信子编造谎言骗灿赫,灿赫无奈只好留她住下。灿赫拿着灿宇托东八转交给他的晓京在汉城的地址和电话,心情复杂。
  晓京偶然从灿玉口中得知灿赫也到了汉城,责怪灿宇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她。费尽周折才找到灿赫住处的晓京,连忙跑去找灿赫。恰好这天灿赫还没有收工,而信子正准备要离开灿赫的住地,信子对晓京说自己是灿赫的女友,跟灿赫住在一起。晓京信以为真,伤心离去,正好跟接到晓京去找他而匆匆从工作地方赶回来的灿赫擦身而过。
  晓京因为灿赫的事,心情不好,考的很差,连大学分数线也不过,非常伤心,把自己关在房里。晓京母亲没办法,只好把锡振(朴相原饰)叫来安慰晓京。锡振的妹妹锡姬(崔智友饰)考上了英文系。灿宇考上法律大学,准备去汉城上大学。德培带着全家高兴地又搬回了汉城。他们终于又见到了灿赫。家虽然坏旧但是总算是全家又能团聚在一起,他们又将而临新的挑战。
  
  第11~20集
  信子不想跟再婚的母亲住在一起,于是也偷偷来到汉城。信子来到汉城后对德培一家人说自己是来美容院学习的。灿宇为了补贴家里,他一边上学一边利用课余时间当家教老师,而德培买了一辆流动售卖车,和灿玉一起利用小资本办了一个滚动小吃店,做起了路边生意。
  通过学长亨基(金泰宇饰),灿宇在学校认识了同是汉城大学学生、晓京的好朋友、全女士的女儿锡姬(崔志友饰)。第一次见面,锡姬就对灿宇有好感,但灿宇心里只有晓京,而且他知道亨基非常喜欢锡姬。
  灿赫故意逃避,不跟晓京见面。有一天,锡振帮晓京整理书本的时候,在晓京的书里发现一张晓京跟灿赫的照片。晓京向锡振坦白跟灿赫的感情,并请求锡振帮她打听灿赫的下落。锡振替晓京打听到灿宇和他的妹妹锡姬在同一所大学读书。晓京终在校门口等到了灿宇,当她得知灿赫是有意回避她时十分伤心。晓京去小工厂找灿赫,灿赫开车送货回来,在路边从远处看见晓京后,他慌忙地掉头把车开向别处,坚决不见晓京的面。
  晓京的舅舅旺基赌博把姐夫李载河的电影院也赔上了,他带着手下人从春川来到了汉城投靠姐夫。学厨艺的东八如今接管了叔叔的小餐馆,当上了厨长。信子为找工作到处碰壁,眼看着从春川带来的钱快用完了,于是她只好求小旅店的老板娘让她在旅馆做帮工来顶房钱。灿玉为了照顾两个弟弟,自己省吃俭用。这时,他们隔壁新搬来一个名叫周正南的单身男子,原来他专门在歌厅演唱,故德培称呼他为“演奏家先生”。由于是邻居,他们经常相互问好、相互帮助。相处久了,正南的歌声悄悄的打动了灿玉封闭已久的心。
  德培的流动小吃店经常遭到附近小流氓的捣乱,而且强蛮的要求他们交保护费。德培不想灿赫、灿宇为此烦恼,没有把事情告诉他们。一天,灿宇提早回家,正好遇见那些小流氓又来勒索,灿宇跟他们打了起来,后来灿赫、东八也赶到,终于把那群流氓赶走。为了防止他们再来捣乱,灿宇和灿赫决定每天早点下班来帮父亲。
  内心受到伤痛的晓京终于病倒了,她抱病再次去厂门口等着灿赫,两个相互想念的人终于见了面,灿赫仍然劝说晓京忘掉自己,晓京再也撑不住了,她病倒住进了医院。灿赫得知晓京生病住院十分焦急,想要去看他,但她的家人总在跟前。灿赫怕被晓京的家人看见,难以接近晓京。晓京悄悄溜出医院去工厂见灿赫,两人终于和好了。灿赫趁晓京母亲离开的时候偷偷进入病房。晓京睡醒,从特护那里知道灿赫刚刚来过,匆忙赶出去,终于在门口见到正要离开的灿赫,相互思念的两个人深深的拥在一起。这时,晓京的舅舅知道晓京一个人跑出来,连忙带人去找,晓京怕舅舅为难灿赫,叫灿赫躲起来。
  锡振是他们爱情的见证人,在他的帮助下晓京才得以瞒过父母去见灿赫。灿赫鼓励晓京好好恢复功课,争取考上名牌大学。
  一天,灿宇要求校广播室接他的点播放一首歌给老父亲。锡姬安排灿宇参加校园文化讨论的现场广播,灿宇因为下课后去打工根本就没有理会这件事。锡姬受到广播站前辈的批评,第二天见到灿宇后十分气愤地找他算帐。灿宇认为自己对校园文化根本不感兴趣,倒是为了上次点播老歌的事感谢锡姬。
  一天,上次勒索不成功、心生不忿的流氓趁灿宇和灿赫不在之机,又来到德培的小店前,把店内所有的东西都砸坏了。德培见维持全家生活的来源的小摊车被砸了,气得病倒在床。灿宇知道后非常气愤,不顾大家的劝告,发誓一定要找到那群混蛋。他到警察局报案,但警察告诉他,因为大家都怕了他们,受了欺负的人都很少报案,而且这样的小事,即使抓了他们,也定不了什么罪的。于是在学法律的灿宇设计下,那群流氓终于被绳之于法。
  
  第21~30集
  信子同店的另一女住客秀珍经营一家服装地摊,她见信子在旅馆工作辛苦而且经常遭到一些客人的无理骚扰,于是叫她到自己的店铺帮忙卖衣服。信子为了多挣钱,拼命干活。一天,东八到市场买货的时候,碰巧见到信子在卖衣服,信子要求东八别把她离家出走的事告诉灿赫。
  晓京鼓励灿赫重新拾起画笔,重新参加考试。看到家里的经济情况开始稳定的灿赫也希望重新读书。一天,晓京到家里找灿赫,被灿玉无意中发现两人的亲密关系。灿玉问灿宇,灿宇叫灿玉不要告诉父亲。德培见晓京找到家里,以为灿宇跟晓京有什么,于是教训了灿宇一顿,告诉他,晓京家跟他们家是两个不同世界,不可能结为亲家的,叫灿宇不要抱任何幻想。灿宇把父亲的话转告给灿赫。
  灿赫和晓京一起复习,晓京给灿赫买了关于高考美术的书籍,灿赫很感动,两人关系越来越好。灿宇要锡姬道歉,因为她忘了在广播中播放为贫困学生点播的歌曲,遭到锡姬的断然拒绝。灿宇认为锡姬根本不懂贫困学生的感情,还到处采访,并轻率地谈论他们的感情,简直叫人受不了。锡姬却认为这是灿宇的自卑所致,二人不欢而散。
  德培家的流动小吃车被人砸坏后呆在家里无事可做。他们的邻居在歌厅当演奏员的独身男子正南过来串门,他过去学过木工,就热心地为德培修车,德培和女儿灿玉十分感激他。
  锡振同情和关心晓京和灿赫的交往。为了让晓京好好复习,考上大学,晓京的母亲请求锡振当晓京的家教,锡振答应,可是遭到他妈妈的反对。全女士不答应儿子的康慨举动,她一心想让锡振将来接她的班做公司大老板,而锡振喜欢摄影、旅游是个自由自在、助人为乐的人。他明确向妈妈表示绝不当大老板。
  灿宇回家,刚好看到姐姐灿玉自己一个人在正南的家里学吉他。灿宇大为恼火,他怕姐姐又会象上次在春川时发生的事那样上当受骗。于是忍不住把姐姐骂了一顿,问她是不是忘记了以前被欺负的事,灿玉哭着说再也不敢了。德培为了表示对正南的感激之情让灿玉做红烧肉请他过来吃饭,灿玉反对。后来,正南亲自来灿玉家劝她学吉他,但灿玉突然说不学了,正南感到奇怪。德培知道后教训了灿玉,并说正南是个好人。灿宇听到,知道自己错怪姐姐,心情郁闷。
  灿宇的朋友载元(车太贤饰)等在汉城一家一个很气派的赌场当侍应生。他将他们的几个好朋友带到赌场。灿宇四处转悠,感到十分新奇。并对赌场老板的年轻、能干留下深刻印象。但也隐约感到了一些神秘的气氛。
  晓京要求灿赫带她回春川看看,灿赫以“在考试结束前不再见面”为条件答应晓京。两人重回春川。故地重游,感慨光阴似箭。他们又来到以前晓京和灿宇的学校,4年前的事,仿佛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但周围环境已经变得叫人认不出来了。晓京借开玩笑巧妙地向灿赫表达了自己的爱慕之情。后来,晓京又跑到父亲以前的电影院看电影,当他们出来时天色已黑。灿赫连忙开车回汉城。半途,晓京打电话回家,慌称跟锡振在一起。谁知后来车子在半路突然出故障,两人只好在车上过了一晚,等白天才请人来修车。晓京整晚不回家,全家人十分着急。母亲打电话给锡振,谁知锡振已经在家。晓京父母非常担心,于是到晓京房间找晓京的电话本,谁知却在抽屉里发现了她和灿赫的合照。旺基认出相中的男孩就是当年在剧场闹事后逃跑的灿赫,料定晓京一定在他那里。
  对门的演奏家周正南向灿玉求婚。灿宇知道后,他不满意正南那种颓废的卖艺生活,觉得他对姐姐只是一时的兴趣,所以大加反对。灿宇到工厂找灿赫,希望灿赫也和他一样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德培虽然有点犹豫,但经过跟正南的一番谈话,发现正南是真的用心去爱灿玉,于是也答应这门婚事。但这时灿玉突然改口说不要跟他结婚了。偶然在外面的灿赫也听到这番话,觉得灿宇的担心是没必要的。
  旺基召集人员到处寻找灿赫,终于查出灿赫一家早已搬到汉城,并查到他们在汉城的家和灿赫工作的地方。于是派人在灿赫工作的地方等候,准备捉灿赫。幸好晓京偷听了母亲和叔叔的谈话,连忙通知灿赫,灿赫得以脱身逃跑。旺基气急败坏地大声呵斥部下是一群笨蛋,眼睁睁地让灿赫跑掉了。旺基的手下知道正南是灿赫的邻居,于是把他捉了起来拷问,正南经不住他们的要挟,把灿赫在东八的餐馆的行踪说了出来。但他良心非常不安,于是趁他们一离开,马上打电话通知灿赫快点逃走。
  灿赫和东八慌张地开车出逃。当汽车飞奔的时候,灿赫突然叫东八停车。原来,灿赫对家里放心不下,要返回去看看。东八气得大骂他疯了,现在要回去只能是羊落虎口,如灿赫实在担心家里的状况话,自己可代他回去看看,却遭到灿赫的拒绝。最后,在信子的建议下,决定大家先回信子暂住的旅馆避避风头,然后再说。信子把房间让给灿赫,自己搬去跟秀珍姐住。
  晓京的父亲载河因不同意女儿和屡屡犯错的灿赫交往,怒气冲冲地进了灿赫家,找德培算帐。但折腾了半天,他们也没找到灿赫的人影,只好在临走时竭力侮辱德培,把德培骂得一文不值,威胁德培交出人来,人一回来必须立刻交给他们。灿赫的父亲不知儿子到底犯了什么错,但被旺基一伙人的蛮横态度气得浑身哆嗦,大骂他们是强盗……。受不住打击的德培住进了医院。
  
  第31~40集
  灿赫的出逃引起一片慌乱。灿宇关心哥哥的安全四处打听灿赫的下落,李载河非常生气,叫旺基教训一下灿赫的家人,以一警百。而旺基没有按他的指示,非但叫人绑架了灿宇,还把他监禁起来企图要挟灿赫出现。
  锡振无意中见到灿宇被旺基等人监禁,想办法找到灿赫,告诉他灿宇被人绑架了的事。灿赫听后不顾一切的要去救灿宇。锡振怕灿赫有危险,于是通知警察。当警察冲进曾经监禁灿宇的那所屋子后,里面已经空无一人,灿宇已经被旺基一伙转移到别处了。灿赫非常愤怒,想马上就去找旺基等人要人。锡振却认为:他应该先去跟晓京的父亲好好谈谈。灿赫没有办法只好同意锡振的办法。让锡振先去找李载河谈,做他们的中间人。
  李载河知道整件事中,锡振跟晓京他们是同谋非常生气,后终于答应锡振的要求,跟灿赫好好谈谈,以和平的方式解决这件事。当他知道旺基没有照他的指示放了灿宇非常生气,马上勒令旺基放人。被打得一身伤痕灿宇终于平安回到家。
  第二天,灿赫瞒着大家去见李载河。李载河要他保证以后不再见晓京,而让他们确信的条件就是:灿赫马上报名参军,离开汉城。为了晓京的前途,为了家人的安全,灿赫不得不答应这个无理的要求。他没有把这个结果告诉东八,自己偷偷的去办手续。
  经过几天的休息,灿宇终于回到学校上课。亨基告诉他,他和锡姬去医院采访、慰问灿宇的父亲。灿宇听到消息后非常感激。灿宇打电话给锡姬,对锡姬去医院看他父亲表示感谢。
  德培回家修养,正南站在门口不知如何是好。德培叫灿赫去请正南过来商量灿玉的婚事。灿赫正要过去,灿玉偷偷走出来,叫灿赫不要去了,因为正南对她说不会跟她结婚。灿赫非常奇怪,去找正南询问,谁知正南一看到他就哭着求灿赫原谅。原来他因为那件事觉得无脸面对他们一家,才对灿玉说出那样的话。灿赫原谅了他,并希望他把自己的真正心意告诉姐姐。正南约灿玉见面,把自己的心意告诉他,两人和好。德培决定这个月为他们办婚事。灿宇知道后,对姐姐说:如果她希望跟正南结婚,他不会再反对的。
  锡姬邀请亨基和灿宇去参加广播社搞的为孤独老人筹集基金的活动。两人加深了相互间的了解。由于在家休息了几天,灿宇原来的家教工作被辞掉了。为了给姐姐赚结婚的费用。灿宇到载元工作的赌场工作。
  晓京在父母的压力下答应不再见灿赫,并非常努力复习,决心履行跟灿赫的约定——考上大学。锡振也在母亲的答允下当了晓京的家教。锡振知道灿赫和李载河的交易,为了让晓京安心复习,不再受父母的压力,决定把她带到家里的一处别墅复习。临走前,他叫灿赫去见见晓京,但灿赫为了让晓京考好试拒绝了,并要求锡振不要把自己去参军的事告诉晓京。
  李载河打电话给锡振,告诉他,可以带晓京回来了。因为灿赫马上就要离开了。锡振想在灿赫走之前去见见他。但是又不能告诉晓京,只好慌说要回汉城拿点数据,锡振问晓京要不要一起去,晓京考虑了一下,还是拒绝了。晓京根本就不知道灿赫在她父亲的逼迫之下离家参军走了,这一去将是三年。
  经过努力,晓京终于考上了大学,李载河和妻子高兴得不得了。放榜的那天,晓京兴奋的告诉锡振要马上去找灿赫,告诉他好消息,锡振把灿赫已经去参军以及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详细的告诉晓京。晓京听到后,拒绝相信这些事,跑到工厂找不到灿赫、到学校又知道灿宇已经休学,他们以前的家又搬走了。经过很大的努力,晓京终于找到灿宇工作的赌场,灿宇恨透了晓京的家人对自己一家人造成的一系列灾难,于是对晓京说,不要再来打听灿赫的消息了,他不会告诉她的。而且,灿赫哥也说要忘掉她。晓京非常伤心,但是她相信这不是灿赫的真心话,她对灿宇说,无论多困难,她都会等灿赫哥回来的。
  信子得知灿赫去了参军后,一直缠着东八带她到部队看望灿赫,她对灿赫说:忘了晓京吧,她要拼命干活挣钱,为了能给灿赫攒一笔留学的费用,让他成为一名画家。回来后信子又悄悄地告诉灿玉,她一定要跟灿赫结婚。
  
  第41~50集
  为了不见晓京,灿赫放弃休假。晓京要去部队见灿赫,灿宇拒绝提供地址。锡振到巴黎留学,为了拆散晓京和灿赫的关系,李载河夫妇在锡振走前,让他帮晓京在那边准备一下以后出国的事。但晓京给锡振写信,叫他不用为她打听出国的事了。她不会任凭父母对她的摆布,她绝不出国,她一定要等灿赫回来。
  信子又跑到部队去找灿赫,希望他忘掉晓京。灿赫说他会努力忘掉的,但是他叫信子不要等他,尽早选个好男人结婚,对他别抱希望。信子气愤地离开军营。回去后,信子仍然拼命挣钱,为了给灿赫挣一笔出国留学的费用,终于累倒了。
  结婚后的灿玉一点生理知识都不懂,怀孕后不知情乱吃药,多亏灿宇提醒。医生担心胎儿不正常让她打胎,灿玉不肯。几个月过后,一个健康、活泼的男孩出世了。德培一家总算是添了喜庆和欢乐的气氛。
  晓京为了能见到灿赫连续两次去军营找灿赫,然而灿赫仍然是避而不见。全家送晓京去机场让她到巴黎留学,可是她并没有上飞机,她悄悄地留下来,靠当儿童家庭教师生活,她一定要等待灿赫。她写信给灿赫,告诉他,自己没有去巴黎而是留在汉城等他,并留下了地址和电话,希望他能来跟她见面。灿赫知道后非常担心晓京,连忙叫灿宇去信上的地址看看,果然看见晓京。灿宇为了准备检查官二试,和亨基在外面租了一个清净的小房子复习。锡姬去看望他们,并送了每人一支钢笔,祝他们考试成功。
  灿赫放心不下,打算当面劝晓京。他第一次向部队请求休假。好不容易熬到了休假的日子,一家人都为灿赫的回家感到高兴,连灿宇也回来了。第二天,灿赫给晓京打电话约她出来见面。晓京喜出望外地去见灿赫,没想到灿赫还是在说服她断绝和他的往来。灿赫说为了他的家人安危他必须这样做。灿赫用向东八借来的钱为晓京买了一张去巴黎的机票,让她去留学,答应晓京象她等自己服役一样,他也会等她留学回来。但晓京当着灿赫的面撕碎了机票,她的真情再次感动了灿赫。灿赫暂忘记了父亲对他的教诲。
  晓京的母亲要到巴黎看望晓京,并打电话通知锡振,锡振没有办法,只好说出晓京不在巴黎的事。李载河听了,气血攻心,一下子晕过去了。灿赫得知晓京的父亲被送进医院,于是叫晓京去看他。晓京开始不愿意,后来在灿赫的说服下终于答应回家。灿赫和晓京在东八的酒店里度过了一夜,第二天一早,灿赫便送晓京到医院。灿赫正要离开的时候,刚好被旺基的手下看到,冲过去要捉灿赫。灿赫慌忙逃命,受到前后阻截的灿赫一时心慌,拼命冲过马路,却被前面超速开来的卡车撞倒。旺基的手下见此,连忙驱车离开。
  
  第51~60集
  灿赫头部受伤,手术后昏迷不醒。灿宇从肇事司机那听说当时的情形,怀疑哥哥是因为被人追赶才撞车的,于是找旺基评理,反被他手下人打伤,还被送进警察局,结果没能参加检查官的第二次考试……。父亲因为担心,一下子得了老人痴呆症,不能说话,也不能行动。
  晓京的家人趁此机会骗晓京说灿赫已死,并买通正南,叫他在晓京来找灿赫的时候告诉她灿赫已死。晓京听后悲痛欲绝,当场晕倒。她的父母将她送到巴黎。晓京在到巴黎的第一天就放煤气想一死了之,幸好被锡振及时发现救了她。在锡振的帮助和安慰下,晓京慢慢恢复,并开始了巴黎的留学生活,暂时忘记了汉城的痛苦。
  灿宇为了给哥哥付医药费,去找罗室长,以在他手下工作为条件,向罗室长借一笔钱。罗室长非常看中灿宇,认为他是可造之材,于是带他到日本考察。灿赫的情况日渐好转,对外界的声音有了反应并可以发出轻微的声音。医生和灿宇、东八均大喜过望。正南立即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爸爸,并说灿赫不久便可下床了。爸爸的病马上好了,也能说话了,迫不及待地要去医院看灿赫。信子正在酣睡,秀珍慌慌张张地跑来告诉也,灿赫已经醒过来了。信子闻讯翻身下床,向医院跑去。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灿赫已能和人正常交流,大家盼望他能早日站起来。
  灿宇在公司的会议上,对在日本考察的内容做了报告,他精辟的理论、独特的见解受到全女士的好评,并对这个聪明英俊的年轻人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她想把灿宇介绍给锡姬,锡姬不知道母亲口中的小伙子就是灿宇,笑着拒绝。灿宇在报纸上看到亨基考上检查官的报道,为他高兴。两人见面,再谈到以前的事情的时候,亨基很惋惜灿宇没有和他一起考上,但灿宇说,他对检查官已经没有兴趣了。因为经过灿赫的事情后,他才发现原来法律不是用来保护大家的,这跟他以前的梦想有很大的差距,他要做的是更加有用的事情。
  依靠坚强的意志,灿赫终于站起来了,但是左脚残废了,只能依靠拐杖走路。东八也跟秀珍结了婚,信子依然等着灿赫、依然盼着赚够钱,送灿赫去巴黎的理想早日实现。灿宇在工作上受到重用,全家人的生活都好了起来,灿宇鼓励哥哥重新拿起画笔。
  晓京在锡振的照顾下生活得很好,与锡振建立了感情。她并不知道汉城发生的事情。离家四年多的晓京终于和锡振飞回汉城,他们回韩国准备结婚。全女士对灿宇非常有好感,在锡振回国的时候,就约了灿宇和家人吃饭。锡振惊讶的发现母亲盛赞的陈室长就是灿宇。全女士一再表示要请灿宇去法国巴黎旅游。但灿宇却没有听见她的话,自己陷于往事的回忆之中。锡姬因采访任务迟到,她到达餐厅,发现给母亲坐在一起人竟然就是灿宇,她连忙转身,悄悄离开。
  锡振偶然从旺基那听说灿赫还活着,非常震惊,于是打电话到他老家证实。锡振约灿赫见面,耿直地对灿赫说,大家都在下意识中当他已经死了。灿赫说,如果大家都这样感觉的话,那就对了。这样,晓京才可安心去法国留学,过幸福的生活,而不至于被他这个废人拖累。他还一再拜托锡振要对晓京继续隐瞒他仍活在世上的实情。当锡振问灿赫现在是否仍爱着晓京时,灿赫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觉得有太多的人需要回报,己没有太多的精力去想晓京,况且,他也十分希望能在晓京的心目中保留以往的美好形象,希望锡振能成全他。锡振很矛盾,不知道应不应该把这件事告诉晓京,让晓京自己选择。于是一个人跑到外地旅行。
  因为罗室长遭到宋旺基一伙的袭击,他决定把位子传给灿宇,全女士也很支持他的做法,于是,灿宇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公司的实权人物。通过调查研究,灿宇知道李载河现在的公司已经多处出现亏损,而这个招标工程是他翻身的唯一机会。为了报复,他半途加入该工程的招标,而他们公司的雄厚资金实力,令宋旺基非常担心,又想用老方法来对付灿宇,谁知反而被灿宇玩弄,并把他的手下都关进监狱。李载河见此,亲自去找全女士,表明自己公司现在的状况,希望她把工程让给他。全女士念在深厚的交情上,答应了李载河的要求。于是她叫灿宇放弃这次招标。灿宇心有不甘,于是去找罗室长商量,罗室长答应帮他说服全女士。
  信子依然痴情的等者灿赫,家里人也都希望灿赫能跟信子结婚。但灿赫不愿意信子为他耽误一辈子,信子非常伤心。
  
  第61~66集
  经过考虑,锡振决定把灿赫的事告诉晓京。晓京对灿赫死而复活感到万分意外,锡振对她解释说,你原来以为他已经死了,而灿赫是多么爱你,所以我们就一直不敢将事情告诉你。如今,你知道灿赫并没有死一定会十分高兴,因为我知道你对灿赫的感情是多么深厚。晓京听后双眼垂泪。锡振见状,慌忙起身离开了。
  晓京跑去向灿宇道歉,她说自己不仅误会了他,甚至还误会了灿赫哥。这全是因为爸爸说灿赫哥是已经死去的人。所以,她才在万念俱灰中跑去巴黎留学。她希望灿宇能原谅她爸爸,不要再刁难她爸爸的公司。灿宇见晓京对灿赫是如何变成现在的样子一无所知,心中十分不快,便将灿赫正是因为她才出了事故,变成如今的样子的真情合盘托出。晓京闻知,大吃一惊。
  李载河见到灿宇,灿宇对他冷嘲热讽。后来,李载河又接到晓京舅舅的电话后,急气攻心,当场晕倒,大家连忙把他送到医院。
  锡振知道事情后,偷偷去找灿宇,希望他能放过李载河,灿宇拒绝。晓京的舅舅旺基知道自己以前做了很多对不起灿赫、灿宇的事,但为了救李载河,不惜向灿赫下跪,求他原谅。灿赫终于原谅了他,把他扶起来。灿赫找灿宇说情,灿宇虽然表面上还是坚持己见,但内心已经开始动摇。
  灿赫来到医院,但又没有勇气进去,呆呆的站在医院门口。锡振到医院看晓京的父亲,正好看到灿赫,于是他进去告诉晓京,晓京连忙跑出来。灿赫见到晓京,自卑的他立刻坐上车离开了。晓京伤心极了,锡振出来安慰她。这时,医院中晓京的母亲突然接到灿宇放弃告他们的电话,惊喜万分的她正要把好消息告诉李载河,却发现,他已经停止了呼吸。
  晓京怀着沈痛的心情安葬了父亲,灿宇远远看着这一切,放弃了要报仇的心。他向全女士递出辞呈,回到老家,回到大家身边。家里,姐姐灿玉已经跟演奏家先生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儿子。而东八也和信子的服装店老板秀珍结了婚,并刚生下一个孩子。大家见到灿宇回来都非常高兴。因为晓京父亲去世的事,灿赫更加觉得无法面对晓京,于是他打电话给晓京,说要到另外一个地方。
  最后的镜头:从伤心中恢复过来成熟了的晓京来到她和灿赫经常去的一个湖边,突然发现旁边有个画架,晓京望着那些作画的工具温柔的笑了。当她转过身,看见远处一个拄着拐杖的身影——灿赫!两人遥遥相望,惊喜交集……(全剧完)

发表评论  | 回到页首  |  上一部:都市男女(韩剧)   |  下一部:起跑天堂

  评论载入中,请稍候.....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夹 | | 友情链接:乐惠族
说明:视频均为互联网搜索结果,本站不制作、上传或存储任何视频。
2004-2013 飞时网——精彩影视,就在飞时 www.flydays.com [鄂ICP备050144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