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留言本  加入收藏夹
注册   |   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  >>  大陆剧  >>  危情杜鹃(又名致命纠缠)
危情杜鹃(又名致命纠缠)
0.0分(0人评分)
危情杜鹃(又名致命纠缠)分集剧情(仅供参考,请以实际视频为准):

片 名:危情杜鹃 (又名:致命纠缠)
片 长:22集
主要演员:
赵燕、国彰、肖荣生、邓英、蒋欣

剧情简介:
悬疑惊悚电视剧《危情杜鹃》讲的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情感战争。一个痴情的美貌女大学生,暗恋一个成功的著名主持人,不惜以保姆的身份打入其家庭,最后演绎成疯狂的极度纠缠。而同样是一个痴情的富有男子,却对该著名主持人的夫人充满兴趣,并同样以极度的手段展开了疯狂追逐。最后,女大学生和富有男子竟然成了生死仇人……在《危情杜鹃》中,著名演员肖荣生扮演成功男人、某省级电视台主持人。从《保卫爱情》、《渴望激情》再到《危情杜鹃》,肖荣生扮演的角色都和婚外恋有关。这样的角色演多了,许多观众也对他有了深刻印象,有人还送他“背叛代言人”的称号。

第一集
省台记者张正军为了调查假奶粉事件不惜深入虎穴,在犯罪分子的枪口下拍到了第一手资料……他的妻子柳湘瑷是市台记者,对于这一事件的报道也毫不示弱。两人既是夫妻又是竞争对手,他们互相欣赏互相激励,和谐地生活着。奋斗了十多年,张正军一家三口终于搬进了160多平米的新居,洋溢在乔迁的喜悦中。
但是关注着张正军的不仅仅是他的妻子和女儿,另一双眼睛也紧紧盯着他。她用啼血杜鹃的名字发了200多封电子邮件给张正军,甚至在张正军走进“爱家家政”介绍所找保姆的时候,她也出现在大学生保姆的候选人中。主持人柳湘瑷接到台里任务,在她的节目里开展下岗职工再就业的系列报道。这个节目刚启动,为此设立的创业基金就神秘地收到了第一笔50万元的捐款。当柳湘瑷通过电话的线索找到了捐助人时,才惊讶地发现这个神秘的捐助人就是她的老同学戈云飞。现在已经改了名字叫罗德益。他小时候因为偷窥女生洗澡而被勒令退学,目前是一家娱乐总汇的大老板。

第二集
路晓娜曾经是某公司的部门经理,颇受老板赏识。但就在两天前,她突然留下了一纸辞呈,辞掉了经理职位来到“爱家家政”应聘大学生保姆。能言善道的她被介绍到了张正军家里。路晓娜把家事打理得井井有条,从打扫卫生、做饭到辅导张正军女儿张婷婷英文和电脑都做得非常出色。
一天,路晓娜买完菜回家的时候,突然一个男人向她狂奔过来。追她的人叫大头,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十几年来一直追求着她并因此来到东海当上了计程车司机。
路晓娜发现一家开在学校旁边的黄色网吧,并把这个线索提供给了柳湘瑷。柳湘瑷根据这条线索成功地做了一档节目。

第三集
路晓娜顺利地拿到了张家的钥匙,象征着成为了张家的一员。张家一家三口决定到青岛旅游,张正军却因为台里临时有事独自留了下来。当他回到家却惊讶地发现路晓娜的异样,剪短的头发,全新的装束,整个儿成了柳湘瑷的翻版。到了晚上路晓娜在洗澡,让他递浴巾,当他偶然瞥见路晓娜披散的头发和半裸的身体时,突然感到了一丝慌乱。
第二天晚上,张正军下班回到家里,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一开门就看到一桌精美的饭菜,满屋大红的杜鹃红。路晓娜化了妆,穿着性感的长裙迎了上来。她解释道:今天是她的生日,希望她崇拜的男人能陪伴她这个孤独的小女子一同度过。她殷勤地劝他喝了一杯又一杯……

第四集
张正军终于不能自持,两人激情地拥吻起来。路晓娜把她的第一次献给了张正军——她最爱的人。
事情过后,张正军极度悔恨,一直躲着路晓娜,向她道歉并希望今后保持距离。可是路晓娜不依不饶,从软言相劝到愤而威胁,最后到无言的哭泣。张正军终于心软妥协了,开始好言安慰她,但是却坚持不再与她有亲密的行为。

第五集
在一次金牌主持人的网络评选中,张正军落后柳湘瑷三千多票。路晓娜出于对张正军的爱和对柳湘瑷的嫉恨,跑了几十家网吧投票。终于张正军票数位居第二,顺利评上了金牌主持人。
路晓娜的举动越来越过分,她公开穿着和柳湘瑷一样的衣服鞋子。晚上偷听夫妻俩的谈话。柳湘瑷直觉感到了家中的诡异气氛,想让路晓娜走,被张正军劝阻。第二天路晓娜变本加厉到省台的办公室找张正军,指责他玩弄和侮辱自己,威胁要将两人的关系告诉柳湘瑷,要求和他私奔,并且放下狠话,给他一星期的时间考虑清楚。

第六集
张婷婷到医院检查被发现有严重的心脏病。夫妻俩约定好:无论出了什么事情都对婷婷报喜不报忧。张正军希望路晓娜离开他家,并愿意支付5万元。路晓娜一口回绝,表示一定要留在他身边。
晚上夫妻俩在房间又发生了争论。柳湘瑷坚持要赶走路晓娜,张正军却处处帮路晓娜说话。路晓娜又在门口偷听,正好被婷婷撞见拆穿。柳湘瑷再也无法忍受了,要求她收拾行李马上离开并且留下家里的钥匙。路晓娜愤怒地离开了,临走时不甘心地对柳湘瑷喊道:我和你没有完!她甩上门,转过身来另一只手中,赫然还有一把完全一样的钥匙。

第七集
路晓娜回到了原来的住处,开始整理房间,照顾她的杜鹃花,其中一束黄色的杜鹃开得格外灿烂。夜晚,路晓娜大胆地潜入张正军的房间,着迷地看着他睡着的样子。路晓娜不小心碰倒了一盆杜鹃花,惊醒了夫妻二人。家中多次发生不测的柳湘瑷心情紧张,要把杜鹃花全部丢掉。路晓娜在门外把一切都听在耳中。
第二天路晓娜又来到办公室找张正军,要求晚上必须见面,不然就要和柳湘瑷摊牌。张正军下班之后开车去路晓娜家的路上,接到柳湘瑷的电话得知婷婷发烧了,他连忙掉头回家送婷婷去医院。路晓娜准备了一桌菜等张正军,不断打电话催促。张正军干脆关了机……

  第八集
  路晓娜被激怒了,她又潜入张家,发现了当年张正军写给柳湘瑷的情书。路晓娜把情书上的语句和她昨晚偷听到的对话记在心里,打电话给张正军不时地重复其中的话,让张正军起了疑心,来到路晓娜家求证。路晓娜要求张正军收下自己的房门钥匙,张正军完全不予理会,这又惹急了路晓娜。
  第二天,路晓娜高高地坐在省台的电视塔边沿,大家以为她要自杀,引起了很大骚动。路晓娜打手机给张正军,要他马上到她家见面、收下她家的钥匙。张正军被路晓娜的疯狂所震撼,路晓娜告诉张正军,她之所以深爱着他,不仅因为张正军本人的魅力,还因为他长得非常像她的父亲,张正军不得已收起了钥匙,但临走的时候又偷偷把钥匙放回桌上。路晓娜发现张正军走时留下的钥匙,狂怒之下打电话给张正军要求他立即回来,并以死相逼,张正军没理会她的威胁。是夜,路晓娜盛装打扮,躺在铺满杜鹃花的床上,拿起她父亲遗留的剃刀在自己的手腕上深深一划,鲜血涌出……
 
  第九集
  张正军想起路晓娜说过的话开始心神不宁。他来到路晓娜家,敲门没有反应,他破门而入,在房间里发现了奄奄一息的路晓娜。他为她包扎好伤口,做完晚饭,安好门锁,带上那把钥匙,匆匆赶回家。 早晨,张正军在关门时拿错了钥匙,他对柳湘瑷解释说这是办公室新换的钥匙。柳湘瑷却在他的助手胡丽丽那里证实了办公室没有换锁。柳湘瑷跟踪张正军到了一个居民区,再跟上楼,发现他掏出钥匙开了门,听到门内传出路晓娜的声音。柳湘瑷满脸是泪地坐到了台阶上。张正军下楼看到柳湘瑷,在她的逼问下供出了和路晓娜曾有过一夜情。柳湘瑷崩溃了,爆发了,她不肯原谅张正军的出轨,坚持说要离婚,她的精神已经无法承受这么大的打击。

  第十集
  两人经过激烈争吵,柳湘瑷仍然不能原谅张正军,但为了婷婷,她答应暂时做表面夫妻。第二天在柳湘瑷的坚持下,两人来到民政部门领了离婚证书。 在办公室心烦意乱的柳湘瑷接到了罗德益的电话要讨论合作的方案。两人在餐厅吃饭时罗德益提到张正军的时候,柳湘瑷心情更加不快。罗德益为了让柳湘瑷散散心,带她到游乐场玩,终于看到了她的笑容。 回到台里,一直在停车场等她的张正军看到她和罗德益在一起,顿时醋意大发,但柳湘瑷完全不予理会。

  第十一集
  罗德益的娱乐总汇中的一个坐台小姐罗倩倩潜入他的办公室,不料发现抽屉中有几本记录,里面竟然是跟踪柳湘瑷的报告。原来他一直在雇人跟踪柳湘瑷。 路晓娜继续纠缠张正军,并到省台来骚扰他,威胁说要告诉柳湘瑷。但是这一招已经不管用了。路晓娜无奈之下打电话给大头,大头建议她设法怀上张正军的孩子来要挟他。 罗德益带柳湘瑷到他的夜总会参观之后,将她带到自己的别墅,百献殷勤,暗示想和柳湘瑷共结连理。柳湘瑷委婉地回绝了他的暗示,匆忙离开了。 柳湘瑷走掉之后,罗德益打开了一扇被锁住的门,里面原来排满了监视器,监视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甚至录下了柳湘瑷在洗手间的画面,他把监视录像看了一遍又一遍。

  第十二集
  跟踪罗德益的罗倩倩被他抓个正着。罗德益逼问她的企图,罗倩倩交待她只是想捉个大款来傍。罗德益拿出一笔钱打发了罗倩倩,将她扫地出门。 罗德益得知柳湘瑷和张正军仍然住在一起,推测出他们应该是为了孩子的病情而遮掩实情。这也更激发了他一定要把柳湘瑷追到手的决心。婷婷告诉父母,邻居曾看见路晓娜出现在电梯里,又引起了两人的口角。这件事促使张正军下决心不再把路晓娜的威胁放在眼里。这把路晓娜逼到了绝处,她独自一人来到酒吧拼命灌酒。
 
  第十三集
  张正军再次接到路晓娜的电话,约他在楼下见面。路晓娜宣布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她怀孕了,并把医院证明放进张正军的口袋,要求他负起责任来,并要求他继续留着钥匙,每两天来她家一次照顾自己。柳湘瑷在洗衣服的时候发现了张正军口袋中的医生证明。晚上,柳湘瑷不小心看到那把钥匙,不禁掩面流泪。 张正军劝路晓娜打掉孩子,路晓娜则逼他离婚,张正军拒绝了路晓娜。她开始歇斯底里,并且指着墙角的黄色杜鹃说要张正军好看。

  第十四集
  助手辰伟明在录制节目时发现柳湘瑷不在状态,此时,他向她表白了自己的情感。 罗德益告诉路晓娜张正军已经离婚的事实,张正军坚决地否认了。 晚上,路晓娜潜入他家,找到了那本离婚证书,复印了一张。张正军和柳湘瑷正在一个工程现场采访,这时路晓娜出现了,她拿出他们的离婚证书复印件给张正军看,并以孩子要挟张正军和她结婚……晚上回到家中,婷婷要求父母一起睡,他们无奈只好呆在一个房间里。在房间里张正军对柳湘瑷说了他对路晓娜的种种怀疑。

  第十五集
  张正军开始调查路晓娜。他跟踪路晓娜到了妇幼医院,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他只好又回到她的住处继续查找线索。这时,他发现洗手间的卫生棉少了一些。张正军起了疑心,他开车来到妇幼医院查找路晓娜的资料,结果证实路晓娜根本没有怀孕。张正军打电话给柳湘瑷告知路晓娜的阴谋,并说他怀疑路晓娜可能是有精神上的问题。柳湘瑷开始担心婷婷的安全,他们决心一起对付路晓娜的阴谋。

  第十六集
  张正军继续调查路晓娜的阴谋,在“爱家家政”介绍所,他查到路晓娜花钱买通家政中心推荐她的资料。在路晓娜家,他也找到了电脑的密码,并成功地获得了其中的资料。他发现路晓娜就是连续给他发了200多封邮件的网名叫做啼血杜鹃的女孩。他用相机留下了所有的邮件记录,回来拿给柳湘瑷看,还决定正式找路晓娜谈一次,让她去治病。 路晓娜见事情暴露,连忙找罗德益商量对策。罗德益提示她张婷婷是张正军的软肋。路晓娜行动了,她给张婷婷写了匿名信,告诉她父母离婚的事实。婷婷看完信又犯了病。她强忍着病痛回到家中,找到了那本离婚证书,开始嚎啕大哭。
 
  第十七集
  张正军、柳湘瑷赶到学校得知昨天婷婷曾收到过匿名信,便怀疑是路晓娜捣的鬼。 夜晚,大头开出租车来到张正军的小区里,见到张婷婷在外面独自徘徊,好言好语将张婷婷哄上了他的车。大头把想找工作的张婷婷载到一个偏远的县城,卖给了发廊当雏妓。张婷婷虽然有所警觉但还是没能逃脱魔掌。 路晓娜对罗德益说了自己报复的计划,想把事情扩大化,准备打官司,开新闻发布会,要彻底败坏张正军的名声。

  第十八集
  张正军接到匿名电话,对方说知道孩子在哪里并勒索10万元。罗德益跟踪大头来到公用电话亭,听到了他打给张正军的勒索电话。 罗德益蒙上面拿枪逼问大头,大头坚决不肯说出婷婷的下落,并来抢夺枪支。两人搏斗中,大头胸部中枪死去。罗德益为自己犯下命案心情极度暴躁,这时正好买下张婷婷的人再次打电话到大头的手机上,罗德益巧妙地问到了地址。 罗德益借口说自己得到线报,带他们来到婷婷被卖掉的发廊,但是希望此事不要声张,甚至对公安局也要保密。罗德益奋不顾身地闯入发廊,救出了张婷婷。这时婷婷因为心脏病发,在被救出的同时被紧急送往医院。张婷婷没事了,罗德益也在警察来到之前离开了。柳湘瑷十分感激,但是对于罗德益的过分谨慎,张正军还是起了疑心。

  第十九集
  婷婷需要进行心脏手术,但手术费用还缺20万没有着落。罗德益向柳湘瑷提出愿意资助手术费,柳湘瑷非常感动,但张正军和婷婷却坚决反对接受罗的资助。 路晓娜开了新闻发布会向外界宣称张正军始乱终弃,拿出了大量两人曾经在一起的证据,要张正军公开道歉,不然要把他告上法庭。 所有的人看到这场发布会都惊呆了,电视上、网络上都出现了大量不利于张正军的消息。罗德益再次教唆路晓娜将张正军告上法庭,她同意了。在张正军处境艰难的时候,柳湘瑷终于与他站在了一起。在法庭调查过程中,路晓娜的律师出示了一系列的证据,但均不足以证明路晓娜是受害者。张正军忍无可忍,自己站出来为自己辩护,承认了自己的过失,也以充分的证据说明这一切都是路晓娜精心设计的圈套。最后法庭以证据不足驳回起诉。但路晓娜仍不甘心,说她还有更厉害的证据。

  第二十集
  为了筹到婷婷治病的手术费,张正军想把新房子卖了换钱,但柳湘瑷却提出要向罗德益借钱。柳湘瑷和罗德益一起吃烛光晚餐和跳舞,罗德益等待了15年终于能和柳湘瑷共舞一曲了。在浪漫的气氛中柳湘瑷突然接到了张婷婷的电话……原来是张正军找借口,让婷婷把妈妈叫回来。婷婷固执地对妈妈说,父母必须在一起,哪怕不做手术也不能让第三者破坏这个家庭。 当天晚上,罗德益再次约柳湘瑷来到别墅。罗德益主动提出资助50万给婷婷做手术,之后又再次对柳湘爱真情告白,并向她求婚。柳湘瑷陷入了强烈的矛盾中,开始犹豫不决。
 
  第二十一集
  柳湘瑷看到手机上张婷婷发满了要她回家的短信,在亲情的呼唤下,她终于清醒了,她下定了决心,不能为金钱出卖自己。她和张正军商量决定把房子卖掉给婷婷做手术。 路晓娜一计不成又施一计,把她在网吧投了3000张票的证据拿出来,告诉大家张正军的金牌主持人是假的,张正军被撤销了金牌主持人称号。 婷婷在进手术室之前,再次叮嘱妈妈答应复婚,也要爸爸答应以后再也不要犯错,两人当着孩子都答应下来。路晓娜十分愤怒,她带上剃刀埋伏在楼道里准备给柳湘瑷致命的一击。正当她准备下手时,被罗德益拦住。路晓娜不小心发现了罗德益的手枪,她被罗囚禁了。 第二天,婷婷就要出院了,张正军、柳湘瑷必须面对复婚的问题,当张正军说到失去了才懂得珍惜时,两人终于激情相拥。婷婷回来了,明天又是柳湘瑷的生日,父女俩商量好要给柳湘瑷一个惊喜。但在下班的路上,罗德益却绑架了柳湘瑷。

  第二十二集
  在公安局里,张正军发现有一张名叫戴维戈的通缉犯的像片很像罗德益,此人在荷兰涉嫌谋财杀人案。张正军满腹怀疑再次去找罗德益,罗德益故意引张正军来到他的娱乐总汇,打晕了他准备携款潜逃。在别墅中,罗德益为了实现自己长久以来的欲望,准备强暴柳湘瑷,她奋力抵抗着……终于,柳湘瑷被随后赶来的张正军等人救出,罗德益落网。 在这次劫难之后,张正军和柳湘瑷终于办了复婚手续,三口之家又再度团圆。 精神病院里,路晓娜依然神志不清的念叨着:“如果有来生,我的灵魂依然追随你……”医生告诉张正军,黄色的杜鹃是有毒的,路晓娜曾经想把黄色的杜鹃花给他吃了,但她一直没下得了手……

发表评论  | 回到页首  |  上一部:欢天喜地七仙女   |  下一部:胭脂水粉

  评论载入中,请稍候.....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夹 | | 友情链接:乐惠族
说明:视频均为互联网搜索结果,本站不制作、上传或存储任何视频。
2004-2013 飞时网——精彩影视,就在飞时 www.flydays.com [鄂ICP备050144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