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留言本  加入收藏夹
注册   |   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  >>  大陆剧  >>  绝对控制
绝对控制
2.0分(1人评分)
绝对控制分集剧情(仅供参考,请以实际视频为准):

片 名:绝对控制
片 长:22集
导 演:张建栋
主要演员:
薛冰(王学兵饰)  朱琳(李涓饰)
楚晓明(苗圃饰)  仲大峰(董勇饰)
胡世生(王奎荣饰)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江城市,重案组队长胡世生正紧锣密鼓的布置捉拿毒犯的行动。被派在现场外围素有“警队疯狗”之称的薛冰认为他是故意刁难,不满的向搭档兼好友的罗海阳发牢骚,然后到路边小摊上买彩票博运气。同时,从包围圈中逃出来的毒犯杨军、老七逃到这里。四个人先后动手。垂死挣扎的杨军与紧追在后的薛冰展开枪战,终被子弹击中。
  大家都认为薛冰会记头等功,没想到胡世生却因他买彩票贻误战机致使杨军昏迷不能马上审问,而处罚他与罗海阳到医院守护,并被调到派出所专门抓小偷。公安部副局长唐子杰是他们在警队里的师傅。他一边责怪胡世生惩罚过重,一边又劝他们要理解队长,不要硬碰硬。这期间,薛冰对给杨军做治疗的女医生朱琳产生好感。
  开发区派出所所长仲大峰是薛冰、罗海阳的同学。薛冰一报到就扬言三天内会让当地的扒手全部消失。

  第二集
  市政府在金花宾馆举行工程招标会。文市长让唐子杰负责安全。六年前因车祸案、赌球案离开江城的黑白两道老大甘未冬居然在这时回来,对工程势在必得。与他有怨、有利益冲突的各路人对其虎视眈眈,暗藏杀机。如今,取代他地位的华氏集团总裁华十月上通文市长,下达唐子杰,几乎已成为内定的中标者,但在会议前竟自动退出竞争,谁也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因车祸、赌球案失去女友与事业的戴秉文在华十月的安排下带杀手住进金花宾馆。
  薛冰对付扒手自有一手,顺藤摸瓜查找幕后人。同时,他与罗海阳看护仍在昏迷中的杨军,并时常向朱琳示爱。
  对旧案念念不忘的胡世生并不认为当年的事是甘未冬一个人做出来的。但甘未冬以江湖道义为名,拒不透露任何风声。
  华十月告诉前来探口风的唐子杰,自己虽然退出,但笑到最后的未必是甘未冬。

  第三集
  甘未冬突然死在房间。胡世生调查所有人。最大的怀疑对象华十月却反过来要求保护。生怕在退休前出乱子的文市长也找到华十月问他与甘未冬之死是否有关,被否认。
  甘未冬的死因确定为心脏病复发,其家属坚决反对,胡世生也对此有很大怀疑。唐子杰恐吓施威,阻止事态发展下去。
  惯偷三节虾终于说出幕后老板是再回首酒吧的阿坚。薛冰放了他,让他转告阿坚在金花会议期间管束手下不再做案,并在他偷来的钱包中发现了一张金花宾馆的住房卡。
  朱琳对薛冰改观,当得知罗海阳的妹妹有自闭症时便介绍到北京治疗。薛冰高兴,让罗海阳去找胡世生请假的同时告诉了唐子杰。没想到胡世生接到唐子杰同意罗海阳请假的电话,而误会他是故意耍自己;罗海阳也生气的告诉薛冰别管自己的事。

  第四集
  杨军终于醒来,但拒不交代一切。薛冰以邪制邪令其开口。胡世生却又让他写违反审讯纪律的材料。两人的矛盾达到水火不容的程度。唐子杰护着薛冰让胡世生不要固守老观念。胡世生生气,甚至扬言要提前退休。
  戴秉文因甘未冬一案在华十月的授意下准备出门避风,临行前把一件重要的东西交给去世女友的姐姐――已经身为市部委副主任的白雪,让她保密。胡世生与仲大峰也因甘未冬死不能查清六年前的案子而遗憾,并发现戴秉文有许多相关的可疑之处。
  薛冰拿着三节虾偷来的钱包到金花宾馆还给失主,却发现身份证是假的倍觉可疑,决定追查。罗海阳劝他住手,怕因此与胡世生再次发生冲突,但薛冰不听,认为丢失钱包而没有报案的人很可能与甘未冬的死有关。
  华十月因唐子杰迟迟不给戴秉文签发出境证件而找到他。唐子杰说甘未冬的死虽然结案,但不能就这么凭空不再追究。

  第五集
  薛冰按三节虾提供的线索查找可疑人物。而三节虾却背着他找到钱包的失主戴秉文进行勒索。戴秉文答应给钱相约在废弃的水泥厂见面。
  罗海阳准备带妹妹去北京。出发前,他与薛冰按警队规定书写一年一次的遗书。好友情深,他早知道薛冰每次与自己猜硬币都使手脚,但还是故意上当。薛冰见他对将来消极遂拿出两枚两面都一样的魔术硬币送给他借运。罗海阳收下其中一枚。这时,胡世生因薛冰违纪调查把罗海阳叫去问话。罗海阳一回来就与薛冰发生争执,声称胡世生正要把他们调到派出所和看守所。薛冰认为他出卖自己,赌气离开。
  戴秉文对三节虾下杀手。三节虾向薛冰求救,却没料到他把手机落在了宿舍。罗海阳赶到水泥厂。三节虾已死。戴秉文怕罗海阳认出自己急告华十月需要灭口......
  同时,薛冰得知罗海阳并没有出卖自己,想回去又不肯输面子,恰巧与同样思念他的朱琳相遇,畅谈心事。

  第六集
  薛冰回到宿舍惊愕的发现罗海阳已死在地上!死因是用电炉煮方便面触电身亡!他无法接受事实,但面对法医诊断及唐子杰递到面前的结案书又无能为力。
  唐子杰为稳定薛冰的情绪,特意召开会议让他把所有的疑问都说出来。会上,激动的
薛冰质问胡世生在事发当晚与罗海阳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充满敌意的双方又吵了起来,幸亏唐子杰及时制止。
  其实,胡世生已意识到罗海阳的死与甘未冬的死有许多相似之处,甚至有某种联系。他告诉徒弟仲大峰只怕一场巨大的暴风雨就要来临了。
  唐子杰为减轻薛冰的痛苦特准他带罗海阳的妹妹去北京治病。悲痛与自责吞噬着薛冰的心,唯有朱琳可以安慰。两个人的感情在不知不觉中加深。

  第七集
  仲大峰真诚的希望薛冰能因他们同样为罗海阳流泪而放弃前嫌,成为挚友。朱琳思念薛冰也来到北京与他一起为海妹的病奔波。薛冰偶然发现从来不吃方便面的罗海阳怎么可能在煮方便面的时候触电身亡?他托朱琳照看海妹,然后赶回江城。
  事实证明了薛冰的猜测,但他没有向以前那么冲动,决定秘密调查,并有意与胡世生改善关系,接收了谁也不愿意要的楚晓明做徒弟。
  从海军路战队下来的楚晓明除具备军人作风外,还是一个假小子,经常弄得薛冰哭笑不得,无可奈何。薛冰为调查罗海阳的死因真相,行动谨慎,一切苦恼只能通过电话线与远在北京的朱琳诉说。经常被薛冰支开的楚晓明得到同事的宝训就是要想办法缠着师傅才能学到真本领。

  第八集
  胡世生责怪薛冰对楚晓明放任自流。仲大峰也对薛冰产生怀疑。薛冰无奈只得说出实情,并嘱托不要告诉任何人。但仲大峰知道如果任由他查下去,那么杀罗海阳的人最有可能的是警察内部的。他生怕薛冰因此走上不归路,而找胡世生商议。私底下的胡世生流露出欣赏薛冰的态度,认为没看错人,刑警就是要有走不归路的心。
  华十月中标在即,他告诉文市长不要因死去的甘未冬而影响他们多年的合作。白雪别有用意的告诉文市长,她妹妹的死与六年前的车祸、赌球案的内幕有关。
  薛冰在训斥楚晓明丢三落四的时候,突然想到罗海阳出事当晚自己曾把手机落在宿舍。他开始寻找给自己找电话的三节虾,但三节虾竟似失踪,哪里也没有他的人影。楚晓明在找人的过程中渐渐成为薛冰的好助手,两个人的关系渐融洽,却正被回到江城的朱琳看到,产生误会。

  第九集
  薛冰认出无名男尸是三节虾。仲大峰带他到案发现场。薛冰推测杀罗海阳的人很可能是胡世生。仲大峰反对,但却表示如果有证据证明,决不会姑息师徒关系。两个人开始分头秘密调查。
  薛冰知道前路荆棘,不愿意连累朱琳,除了道歉外说不出任何话。朱琳伤心。楚晓明虽不知道薛冰在做什么,但还是答应他不再与任何人谈论他的事。
  致罗海阳死于非命的电炉不意而飞。薛冰越来越坚信自己的猜测。仲大峰却认为杀害罗海阳的人也可能是警局内其他的人,甚至是唐子杰。其实,他已把这些情况全部告诉了胡世生。胡世生为薛冰担忧,让仲大峰保护薛冰之余,准备敲山镇虎把薛冰的某些行动告诉唐子杰,观察他的反映。
  别有用心的唐子杰开解薛冰,问他是否有其他人参与调查罗海阳的事。薛冰否认。唐子杰与华十月通话,让他小心,并叫来戴秉文一语双关。同时,薛冰正准备把自己掌握的情况向他和盘托出。

  第十集
  通过地图,薛冰终于在见唐子杰前发现他有杀罗海阳的可能。为不引起怀疑,他带着朱琳一起赴约遮掩。事后,朱琳问原因,但一无所获令她失望,有意冷漠。薛冰怕失去得来不易的感情,几经考虑讲出因果,两人和好如初。
  金花宾馆的监控带被人动过手脚,看过的人有胡世生、唐子杰。致罗海阳于死命的电炉竟然在胡世生家......唐子杰派人监视薛冰。同时他副转正的期望落空,新任局长萧长春上任。
  招标期限将近,华十月为进入政协,竟主动将工程降低30%。市委田书记与萧长春一致认为在宣布华十月中标前必须把甘未冬的案件彻底查清。
  白雪为洗脱戴秉文在甘未冬案中的嫌疑,特地找到阿坚收买他做假证,被薛冰看到。薛冰盯白雪被早就跟踪白雪的仲大峰发现。胡世生怕擅自行动的薛冰破坏整体计划,决定将他调出重案组。同时,唐子杰也发现盯着白雪的人是薛冰。

  第十一集
  原来唐子杰与白雪是情人关系。他故意问薛冰对罗海阳案有没有新发现。薛冰以求他给海妹照顾为名引开话题。他感到白雪是破案的关键,自己已被唐子杰怀疑便决定找其他人继续盯梢,但无人敢接。朱琳为他分忧,主动承担。
  薛冰被提名晋升探长,胡世生不惜与他翻脸,当众反对。唐子杰乘机利用电炉的事引导薛冰进一步怀疑胡世生。薛冰虽不再象以前那么冲动,但对身边的所有人都怀疑,不敢信任。
  唐子杰在薛冰值勤时带甲鱼汤探望,并告诉他准备安排海妹去北京儿童福利院。薛冰答应去照顾。其实他明白唐子杰这么做是要调开自己。朱琳了解他的心意答应在他离开江城期间会做好内应。薛冰为便于与朱琳联系找楚晓明借钱为朱琳买手机。楚晓明手边没有现钱,干脆拿出自己的手机借给他使用。

  第十二集
  唐子杰秘密派人监视带着海妹到北京的薛冰。朱琳跟踪白雪。唐子杰正要看看是什么人时,仲大峰奉胡世生之命把朱琳带走,并以她没带身份证偷用别人的手机为名将她“扣留”在派出所予以保护。薛冰联系不到朱琳向楚晓明求救,赶回江城,楚晓明已把朱琳保释了出来。
  胡世生与甘未冬的秘书取得联络,让他查出当年与甘未冬一起策划赌球、车祸案的同谋是什么人,并拿到证据。他要以此逼迫华十月、唐子杰窝里反。
  萧长春的车被偷。胡世生认为这是一个顺藤摸瓜的好机会派薛冰破案。薛冰与楚晓明直接找到扒手头阿坚以各种不合规矩的方式让他交出偷车贼。阿坚怕牵连只得交出泥鳅。泥鳅狡猾但禁不住薛冰的“花招”终于招供。

  第十三集
  泥鳅告诉薛冰,三节虾死前曾勒索戴秉文。薛冰为观察胡世生的反映,有意把泥鳅以偷车未遂罪交给仲大峰。阿坚以戴秉文的事要挟白雪让她想办法救泥鳅。唐子杰从中嗅到某种威胁,要亲审泥鳅,没想到仲大峰在胡世生的授意下已先一步将泥鳅遣送回原籍。
  甘未冬的秘书查出,当年与甘未冬一起操纵车祸案赌球案的人确是华十月。唐子杰察觉此事,转告华十月,但华十月指出当年的车祸案是他处理的,两个人是互相牵制,一荣具荣,一损具损的关系。
  薛冰“敲诈”戴秉文约他见面,同时他意识到问题严重,在无人可信的情况下铤而走险,让熟知领导层的楚晓明帮自己私下约萧长春。戴秉文在约会途中被唐子杰拦回。唐子杰有意点出害得他失去女友与事业的并不只甘未冬。薛冰没等到戴秉文,猜测原因,唐子杰却出现主动请他吃饭。

  第十四集
  唐子杰让薛冰看到白雪与自己关系,令他后悔,不但酩酊大醉,还庆幸与萧长春失约没做出对唐子杰不得的事。
  胡世生顶着各方面压力毅然让薛冰离岗培训,以期给他更多的时间进行调查。由于偏见,薛冰没有理解胡世生的目的。朱琳安慰愿以爱与他共同承担一切。薛冰告诉楚晓明自己要结婚,并准备为她换师傅。楚晓明虽表示恭喜,但拒绝当别人的徒弟。
  唐子杰认为戴秉文早晚会坏事。华十月不予理会,承诺在中标后一次性付清该给他的钱。白雪知道戴秉文的处境危险,劝他离开,但戴秉文拒绝,认为还有其他的仇人。
  薛冰与朱琳感情深厚,准备婚事,却在这时发现罗海阳在电脑中留下的记录:原来他早知道“最信任的人”竟然是一头披着人皮的狼!薛冰震惊难过,重新怀疑唐子杰,请楚晓明再约萧长春。楚晓明答应,但对他即将与朱琳结婚却忍不住露出酸意。

  第十五集
  薛冰和盘托出,要求萧长春给予方便。萧长春点出,你现在不是已经完全自由了吗?薛冰似有所语。
  戴秉文认为白雪有现瞒着自己而让阿坚查找。薛冰乘机渔翁得利抢先拿到证据,却是一串英文字母,让他难以索解。胡世生意识到薛冰抢了先机,以让楚晓明破此案为名要看他到底掌握了什么。白雪告诉唐子杰丢失的字母密码实际上是他们这些年来所得脏款的帐号。
  薛冰不肯交出自己掌握的证据。萧长春没有再逼,让他盯住该盯的人不要乱怀疑,并以组织的名义替胡世生澄清嫌疑。他与田书记为了尽快得到证据破案,主动约华十月,令唐子杰认为他们有交易,紧张的找来。华十月明白他的意图,承认六年前的车祸案、赌球案全是他一人操纵,唐子杰虽有证据在手,但他们必须同舟共济。唐子杰终于发现得到密码帐号的人是薛冰!

  第十六集
  唐子杰直截找薛冰要密码,恩威并重火药味浓重,幸亏胡世生“碰巧”出现缓和气氛。薛冰让楚晓明把密码拷贝后还给唐子杰。胡世生拿到当年甘未冬与华十月勾结的罪证,向萧长春汇报,誓要联手破案。
朱琳明白薛冰把工作看得比任何事任何人都重要,几经思考终于决定离开他随医疗队支援贫困地区。薛冰知道自己不可能给她任何承诺,无言地抱住了她。
  白雪从银行得知薛冰破译密码十分惊慌。唐子杰大骂薛冰没有师徒情义,冲突升级。胡世生看透唐子杰是在通过薛冰摸大家的底牌,责怪他自以为是,耍个人英雄主义。薛冰固执已见。胡世生气得昏倒竟然早就患有肝癌,时日不多。
  萧长春为薛冰的处境担忧,指出他内心对唐子杰即恨又敬的矛盾心情。薛冰交出密码,但白雪已抢先一步主动交代:密码上的巨额存款是戴秉文托她保管的!

  第十七集
  薛冰意识到自己一直被唐子杰玩弄,后悔莫及到医院看望胡世生。胡世生告诉他,自己从警三十余年唯一的遗憾就是六年前的车祸案到现在也没有还原事实,而唐子杰老奸巨滑,始终没拿到他犯罪的确凿证据。
  仲大峰接替胡世生做重案组副队长。原来,当年胡世生调他派出所的目的就是为摆脱唐子杰的控制,寻找他与华十月狼狈为奸的证据。
  曾被戴秉文雇佣的杀手归案。戴秉文为了华十月主动投案,但很快就以无证定罪而被释放。仲大峰把当年的案卷交给他,使他知道华十月也是他的仇人之一。他心灰意冷,向白雪承认甘未冬案是他一手制造,但此刻却不忍向华十月下手,唯有一走了之,但不会放过“警队里的败类”。白雪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人,劝他考虑后果。戴秉文说,他早就做好去地狱陪伴女友的准备了......窃听器里传出他们的谈话内容,旁边是唐子杰!

  第十八集
  唐子杰给白雪喝下安眠药、播慢表针制造不在场的证据,然后杀死戴秉文。华十月拿出他为自己保驾护航的钱,让他尽快离开江城。白雪为盼来远走高飞的日子而感慨,单方面的认为噩梦终于要结束了。
  戴秉文的死亡现场没有任何线索可查。田书记、萧长春自责没有保护好戴秉文使案情恶化停滞,但另一个契机就是白雪也因此失去了拥有巨额财产的证人,经商议对白雪实行双规,唐子杰主动回避。楚晓明被调过来负责白雪在双规期间的工作。白雪对这个结局虽感以外,但态度坚决,使众人无从下手。
  胡世生垂危。薛冰答应在他过生日时送上礼物:把唐子杰绳之以法!唐子杰嘲笑薛冰的举动,让他拿着证据去法庭上说话。转天,他果然像胡世生意料的那样在常务会上当众说出薛冰的“反常”举动,轻松的去掉威胁。胡世生不甘落败约唐子杰见面!

  第十九集
  明争暗斗三十余年的对手终于以赤裸裸的方式见面。胡世生面对唐子杰的嘲讽并不畏惧,告诉他,我的命虽不长但后继有人,然后带着遗憾在生日当天去世!
  唐子杰道貌岸然的约薛冰为胡世生送行。途中经过收费站,他以一元硬币结帐,被收费站的人追赶,引起薛冰的怀疑,找回来,得知硬币不但是假的,还两面都一样,也就是他在罗海阳生前送给他的那一枚。费尽周折,他终于在楚晓明的帮助下找回硬币,但上面的指纹模糊,依然无法确认唐子杰就是杀罗海阳的凶手。
  白雪怀疑戴秉文的死与唐子杰有关对他心冷,准备说出所有案件的症结,然后出国。田书记、萧长春等根据情况对她的要求予以考虑。唐子杰却在这时对白雪说,他已离婚,并倾诉真情向白雪求婚。白雪感动,下定的决心再次动摇。
  薛冰对唐子杰每走一步都赶在大家的前面而气愤,我就不信每一步能被他料中!

  第二十集
  薛冰出现在华十月的面前痛斥他的罪行,并要以因他而死的所有人的性命做赌注。他绑架华十月准备死缠到底。华十月拒绝说出与唐子杰曾经做过的各种勾当,对薛冰威逼利诱,以死相要挟,但全部失效。
  市政工程签约之日,华十月失踪。萧长春认为此事与薛冰有关,派仲大峰与楚晓明先后试探,但一无所获。薛冰与华十月苦斗心智,其实根本没指望他会说出什么,只是要通过华十月失踪让唐子杰露出破绽。
  萧长春与田书记决定利用白雪,假称她以硬币为要求离开中国,并有意透露给唐子杰观察他的举动。唐子杰果然震惊。萧长春故意把白雪移交给凌江市检察院,引唐子杰杀人灭口,并安排楚晓明冒充白雪做诱饵。薛冰担心楚晓明想阻止,但却回天无力。
  同时,唐子杰阴沉着脸,整装待发,把配枪放进了怀里......

  第二十一集
  薛冰怕楚晓明出事,关注前方的每一步行动,但......唐子杰竟出现在他的面前。唐子杰嘲笑他们的计划是小儿科。薛冰惊怒,誓要跟他下完最后的残局。
  华十月失踪六天。公安局派所有人限期破案,田书记故意指派唐子杰做专案组组长,
仲大峰做副组长。楚晓明早就怀疑薛冰的行动,百般劝问不希望出事。薛冰答应会在最后支撑不下去时找她帮忙。
  薛冰眼见华十月、唐子杰均是阴损老辣之辈,开始怀疑自己,决定放人,恰在这时传来一个关乎成败的消息,使他打消了放人的念头。原来,华十月的亲弟弟首先沉不住气,从北京赶来找唐子杰要他在三天内找到哥哥,否则把他的罪证公开。
  唐子杰知道事态严重,采取激烈行动,在与薛冰达不成共识后,竟逼迫萧长春,利用文市长对薛冰进行24小时监控。薛冰在煎熬中度过三天,终不忍看着华十月饿死,向楚晓明求救。

  第二十二集
  华十月求楚晓明放自己。楚晓明表示同情,但拒绝带他走,因为薛冰是以常人无法想象的代价在维护正义。她要把放华十月的机会让给薛冰,以减轻他的罪行,并声泪俱下的劝薛冰停止鱼死网破的行动,甚至要陪他一起背负“恶人”的罪名。薛冰明白她对自己的感情,更不愿意牵连她,答应在12小时后给她一个答复。
  有所察觉的仲大峰不顾个人利益要陪薛冰一起跳进火坑扑火,但薛冰宁愿被火烧得粉身碎骨也要承担所有的责任,并首次承认在他的心目中仲大峰与罗海阳一样都是他可以肝胆相照的好兄弟。
  12小时过去,薛冰让楚晓明放华十月。楚晓明意识到将要降临在他身上“灾难”,流泪承诺,无论结局如何自己都会等着他。
  华十月的弟弟终于等不下去,拿出了唐子杰的罪证!同时,薛冰带着自己绑架华十月的交代材料推开了纪委检举办公室的门......

发表评论  | 回到页首  |  上一部:站在你背后   |  下一部:阿旺新传

  评论载入中,请稍候.....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夹 | | 友情链接:乐惠族
说明:视频均为互联网搜索结果,本站不制作、上传或存储任何视频。
2004-2013 飞时网——精彩影视,就在飞时 www.flydays.com [鄂ICP备05014436号]